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九十九章 难道被坑了?【第四更!】

    “天下剑客第六,真是牛气”看着白衣雪离去,一名护卫撇着嘴,小声说道。

    “不知道第一如何”另一人翻着白眼。

    “看这位的架势,简直就如同那第一的一般。”还有个扭着脖子。

    “都别说了,人家能排到第六,那就是本事,咱们咋没排上呢”

    又一人叹口气:“幸亏眼下是站一条线上的;稍微容忍一下有什么所谓。”

    “大哥说的是。”

    真的是站一条线上的么

    白衣雪漫步走出客栈,一路前行,惟其眼中尽是一片冰寒。

    心头更是怨气深重。

    “本座从今开始,终此一生,决不再赌”

    白衣雪心中默念。

    白衣雪这几天跟着寒山河抛头露面,天唐城中很多人可是都知道这一劲爆消息,这人就是寒山河的贴身护卫,看着他一身白衣,欺雪赛霜的走过来,当真好似冰霜临头也似,每个人都早早闪开。

    却又都忍不住好奇地看着这家伙,这是要到哪里去

    怎么看这样子,仿佛是要往皇宫那边走呢

    但白衣雪并没有真正去到皇宫,而是走到了一座府邸前面,蓦然停住了脚步。

    白衣雪眼前这片府邸占地不小,而且还给人一种宛如新建的感觉,大抵是砌墙的泥巴还没有完全干透一般。

    此处正是何汉青何老大人的府邸。

    此时距何汉青的府邸被云扬一把火化作了焦炭已有一段时日,这地表部分的建筑,已然全面修建完成;而何大人从暂居别处到搬回来自己的府邸,迄今为止也只得三天的功夫而已。

    名副其实的屁股还没坐热。

    白衣雪站在门前,冷眼看着门内,静然不动。

    里面的人也都满眼好奇地望着这个突然来到,却又全无动作的家伙。

    这家伙咋了不是精神病犯了

    怎地站在咱们家门口不动了是不是羡慕这宅子太好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衣雪右手一动,竟是握上了剑柄,淡淡道:“对不住了,上命在身,不得不为”

    话音未落,一道雪亮的剑光,便如夜空闪电一闪而现。

    刷

    何老大人刚刚才盖好,竣工一共还没有几天的大门楼子应声轰然倒塌。

    随即,烟尘弥天而起。

    白衣飘飘,白衣雪仗剑而入:“闲杂人等闪开,今日只取何汉青一人性命”

    这就是云扬要他做的事情。

    本来云扬是要求跟随寒山河六天,然后,等寒山河离开之后,让白衣雪再来刺杀何汉青的;但是白衣雪实在是等不及。

    “赶紧将这件事了结,我立即抽身离开。从此以后,这天唐城,我绝不会再来。”

    白衣雪心中默念。

    “那个混蛋云公子,我终此一生都不想再见到他”

    所以白衣雪迫不及待的来了。

    而且直接光明正大,明目张胆的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杀进了何汉青的家里。

    里面的人哪里会当真闪开,立时便有一大队护卫怒吼着冲了上来。

    白衣雪脸色如冰,眼中杀机一闪,剑光刷刷刷疾速闪动,闪电般绕了整个院子一周,惨叫声不断响起、络绎不绝,所有冲出来的护卫,悉数惨叫着倒了一地。

    许多人头如同西瓜一般乱滚,纵然有些许幸存者,也都是残肢断腿,肢体不全了。

    鲜血滚滚,在地面上流成了一条小河。

    “何汉青”白衣雪一声长啸震动九重:“快些出来受死何苦让这么多人,无辜丧命我要杀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一个金铁交击一般冷硬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是寒山河要你来的”

    白衣雪长剑一圈,一道闪亮的光华化作了一个圈子,将自己护在了圈子里,淡淡道:“不是我想要杀谁就杀谁,难道还要受别人指使不成”

    那人冷冷一笑:“白衣雪,不管是谁要你来的,今天,你都得把命留在这里”

    一语未尽,一道尖锐的金风呼啸而来,半空中一把大刀的影子猛然闪现,刀芒瞬间拉出十丈有余,光芒璀璨的一劈而下

    “大言不惭。”白衣雪眸子中闪过一缕诧异,手中长剑却是轻描淡写的一顶,一送,跟着身子一闪,整个人已然冲了过去,却是强势出击,制敌机先

    噼噼啪啪

    两人战成一团。

    正在双方火拼正炽的时候,又有一人裹挟着一溜寒光斜刺里冲出来,直击白衣雪背部。

    这一击来得无声无息,如同鬼魅,端的暗送无常,死尤不知。

    不意那白衣雪如却好似身后有眼,手中剑一抖,早已将身后的敌人的兵器击偏,跟着剑光再闪,连带身后来袭之人一起裹入剑光之中。

    二人对战转为三人激战,白衣雪虽是以一敌二,仍旧不慌不忙,稳占上风。

    然而又有两道寒光,一左一右,联袂袭来。

    白衣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剑光却是再度一涨,宛如千丈瀑布倾泻一般,将新冲出来的那两人亦是笼罩在自己的剑光攻击范围之中。

    白衣雪虽然再度将战局控制在掌握之中,但心中的诧异却是大涨。

    何汉青不过玉唐帝国的一介老朽,就算薄有声名却又有何德能,拥有这么多的巅峰高手做护卫

    这,这貌似有些奇怪呀

    难道我又被那个什么云公子坑了

    但白衣雪心中奇怪是一回事,手下可是丝毫也不怠慢,委实不愧天下第六剑手的美誉;一把剑星光点点,寒光披靡纵横,将对方四人全数压制,在他剑下,仅能苦苦支撑、维系不败而已。

    然而天空忽而被一片昏暗遮蔽,一道势大力沉的破风声蓦然迎头而下。

    居然还有

    白衣雪这下子可是真正惊到了,终于感觉到事情不是不太对劲,而是太不对劲了。那混蛋到底是让我来做什么事情不是说好了只杀一个老朽儒生么

    怎么此际却恍如捅了马蜂窝一般

    这地方也太凶险了吧

    区区一老朽儒生,竟能得五名顶尖高手护持,这样的阵容,一国君主只怕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然而心下如何诧异也好,头顶恶招临门,总是要应对的,白衣雪剑光骤闪,剑尖直接指在了迎头而下的兵器上。

    噗

    白衣雪一个翻身,倒退七丈;脸色骤现一阵潮红。

    对方的武器,赫然一柄硕巨无朋的大锤,看样子,最少也得七八百斤的份量,自己委实是没曾想到从天而降的攻击竟然会是一柄巨锤;这一下料敌有误,顿时吃了大亏,五脏也感觉震动受伤了。

    不过对面那人也不好受,哼了一声之余,一口血也狂喷出来,整个身子更是因为剧烈的反震,不由自主的高高飞起,大锤更加显得触目惊心。

    使巨锤之人固然偷袭得手,造成了白衣雪的受损,但他本身修为逊色白衣雪不止一筹,双方在兵器接触的瞬间,高下悬殊的玄气级数差距,也造成了他的重创,伤势之重还要更在白衣雪之上。

    白衣雪意外受创,急于趋避调息,回复万全状态,他现在仍有强梁觊觎,可不敢有伤势在身,不意地下突然一阵山摇地动,一双手从地底下猛然伸出来,就如同是两把铁钳子,一下子锁住了白衣雪的两只足踝,用力扭动。

    而地面上,才刚被白衣雪击退的五个人分作五个方向,同时以不要命一般的声势扑了过来。

    白衣雪见状大惊,然而死关骤临,却已是不得不拼尽,但闻其沉声运气:“嘿”

    这一瞬,当真便如同是千山冰雪同时炸裂,沛然莫御的寒气乍然间掀天而出。

    这一下子的爆发,乃是白衣雪毕生修为的极限之能。

    而位于底下、掣肘白衣雪动作之人首当其冲,瞬时重创,一声惨哼之余,再也抓不住白衣雪足踝,两手鲜血淋漓的被崩开,更见一口鲜血从地底下喷了上来,宛如血泉地涌。

    还有四周同步来袭的那五个人也同时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应剑后退。

    人人都是脸色发白

    白衣雪虽然意外受创,更被地行之人掣肘,但其真实实力远在这六人之上,极限爆发之下,所收到的战果意料之中,彪悍至极

    不过白衣雪现在的状态却也非是很好,首先两只脚腕,满满的一片乌青,一阵阵钻心的疼痛,时不时的从脚踝传来,而刚才极限爆发,将用来压抑之前受创的玄气也一并鼓爆,内伤也因强大冲击而更剧。

    情知自己已经受了重伤的白衣雪,长剑旋身而转一闪,游目四顾,显然是想要赶紧突围而去,离开当前这个诡异的是非之地。

    哪里想到尘烟翻滚之中,赫然又有两道人影,带着犀利的劲风悍不畏死的扑了过来。

    这还有没有完,居然还有俩

    更可气的是,自己一番打生打死打到现在,连那位名叫何汉青的老儒生的面儿都没见到

    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

    地面再现一阵恍如爆炸一般的翻滚,却是底下那人冲了出来,此际,却自形成了八人同时围攻白衣雪之格。

    白衣雪竭力运剑对抗、勉励周旋、力保不失,但前后两次受伤,何止是伤上加伤,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

    对方八个人的兵器,有刀,剑,枪,锤,鞭,棍,短剑,还有一条丝带

    这八种不同的兵器,有长有短,有轻有重,有刚有柔,偏偏彼此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默契万端,越缠斗下去,越见精妙,白衣雪心下叫苦连天不迭

    恐怕真是被坑了

    apaplt今天四更爆发。求月票说句话:四十一万字上架,今天二十三号,二十三天,更新了二十三万字,保质保量。真不是我自己标榜,这么多年走过来还像我这样的,不多了吧

    希望大家也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正版订阅;偶尔投几张票,谢谢。。apapgt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