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战前一谈【第二更】

    水无音慢慢的道:“有些底层人物,也是能做到的。既然四季楼乃是全方位的超大规模组织,就绝不会放过那些阴暗面,或者说一些不被人注意到的地方。”

    云扬神色一紧,道:“比如说”

    “比如说青楼,妓院,赌场,混混,乞丐,镖行,金庄等甚至包括天唐城的混乱区”

    水无音缓缓地收拾着自己的思维,将自己所思及的想法,一点点整理、描述出来:“如果我是四季楼的掌权者,那么,一些红灯混乱区的主掌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必然要将之掌握在手中。”

    “因为那些地方,完全可以在一些特定情况下,发挥出意料之外的效果。”

    云扬沉吟着,又再度点头。

    听罢水无音一席话,只感觉自己的思路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水无音说的没错,自己一直以来,只是从大方向上着手,对于下层的所有人事物,并不特别关注。

    就以当日将门公案一事,若是早早注意民间声音,哪里还需要等到事情酝酿发酵,早就可以将之扼杀在更早的阶段

    这确实是自己的一个思路盲点之所在。

    “公子虽然为九尊智囊,智慧过人;但实际上,一直以来所有的注意力,全都着眼在两军对战之上”

    水无音道:“所以考虑事情的时候,往往也是从大开大合的角度着手。”

    “我刚才所说的两个错失,并不是公子想不到,而是公子在此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方面。”

    “但我们之后,却一定要面对这些东西无音只希望,能够随时为公子拾遗补漏,还是刚才的那句话,现阶段的我们,承受不起任何的意料之外,一切都得尽在掌握之中”

    云扬叹了口气,道:“无音,你也不用安慰我,没想到就是没想到,错失,就是错误。这一点,不能否认,也无须否认若是一味的粉饰过去,那么将来,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就像你说的,我们承受不起任何意外,而在这个世界上,随便任何一点犯了错误,就有可能是万劫不复,我们不可以错。”

    “所以,我的疏忽。”

    云扬沉沉的,一字一字说道:“我承认,而且我将记住,绝不再犯”

    他看着水无音,沉声道:“无音,多亏有你。”

    水无音眼中闪出欣赏和放心的神色:“公子能够这样想,我就放心了。那么我们现在第一个目标,就是米空群”

    “先将露出来的目标打掉”

    “然后我们再来找没有露出来的那些。”水无音道:“虽然我们现在手头的情报有限,可春寒尊主何汉青的手上,却必定有四季楼春堂的所有人员名单”

    “我们这次动作乃是火中取栗,要一步一步的进行,不能急,更不能错”

    水无音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终于分析完了,水无音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着实是太费脑力。

    “好”

    云扬吐一口气,眼中闪出锐利的神色:“既然定了目标,那么事不宜迟,说干就干”

    先搞米空群

    晚上。

    青云坊。

    云扬近来养成了一个很特异的习惯;每一次,在自己想要动手做点什么的时候,总会来到这里来落落脚,纵然什么都不会说,但,在潜意识里,似乎是在跟自己的兄弟汇报:我去干掉他们

    我去为我们报仇了。

    他甚至能说服自己,只要我这么做了,那么哥哥们就会知道,他们会一起保佑我、庇护我。

    只要我成功了,他们就会非常高兴

    只要我将奸细揪出来,将仇人杀死。那么,或许我的兄弟们在九泉之下,也会倾情一醉,为我庆功。

    纵使,明知自己的想法是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但云扬愿意相信,愿意受骗

    一个愿意自己糊弄自己的人,自然一切皆真,纵假亦真

    这一日,云扬见到云醉月的时候,蓦然升起一种直觉,隐隐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但一时间却又说不出来点具体因由。

    云醉月看着自己的眼神,似是比之前更多了几分亲切;还有怜惜。

    云醉月原本就对自己非常好,但现在却是明显的又再更进了一步。

    还有,青云坊少了许多人。

    云扬对于青云坊中人,可谓熟稔于心,只是一眼看去,便即确认,青云坊的人手,除了青山雪等几个老面孔,也就是云醉月最最亲密的几个结拜姐妹之外,其他的人手,居然都已经不在了,消失了。

    “人呢怎么少了这么多是青云坊出了什么变故吗”云扬对此自然表示纳闷。

    他在云醉月之前,颇能展现出几分真性情,心下诧异,直接问了出来。

    云醉月款款落座,微笑解释道:“人多眼杂,嘴也杂,所以,我干脆遣散了一部分人手,清净了许多吧。”

    云扬闻言一愣,旋即陷入了沉默之中。

    云扬瞬时便猜到云醉月的想法,大抵是因为前次菊晨的原因,将一切不能确定,或者说把握不大的那些走,统统送走了。

    将可能出现的隐患,全数消弭在萌芽出现之前

    “月姐这阵子的花费不小吧尤其是那些未必能有什么危害,却还要遣散的那些人手,月姐心中只怕也不好受。”云扬道。

    虽然之前曾经叫过嫂子。但在水无音提醒之后,云扬感觉到,自己的一言一行,还需要更加的严谨。

    就比如“嫂子”这两个字,万一当真叫顺了口,没准就会成为隐患原由,最终酿成祸端,若是云醉月因此罹难,不用别人,云扬自己就得把自己弄死,有鉴于此,遂又把称呼改回为月姐。

    “哪有那么严重。”

    云醉月微笑:“咱们姐妹们做这一行,本就无奈,身为女子,谁不希望能够有一个良人、安稳的归宿,或者,有一份自己向往中的生活。这一次,所有离开的姐妹,不管有没有去除,每人都分了一百万两银子,相信日后岁月静好,当属可期。”

    云醉月长长的舒了口气:“我衷心的祝福她们,每一个都平平安安,顺心如意,脱离这个场所过上她们向往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安稳日子,平安喜乐。”

    “这一行青春饭总是短暂,何能长久”

    云醉月苦涩的笑了笑:“姐妹们迟早还是要脱离的,我只是提前帮她们下了决心而已。”

    云扬默然道:“月姐说的有道理,只希望她们以后当真能够称心如意、平安喜乐吧。”

    云醉月明眸看着云扬,关切的说道:“小弟这几天是没休息好么怎地脸色有些不大好呢”

    云扬笑了笑,道:“哪里有什么不好,我的日子,其实比月姐还要更舒服自在一些的。”

    云醉月点点头,却是忍不住垂下眼帘:你的兄弟们现在都不在你身边,你一个人处在这漩涡中心,每时每刻,都在生死关头你却又如何能过得比我舒服自在

    “青云坊的许多姐妹们都走了,不知道月姐自己你”云扬转了话题:“什么时候也会有自己的恩,那种向往的生活呢”

    话才一出口,云扬就后悔了,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云醉月轻轻地笑了笑,道:“我若是也走了他回来的话,岂不是还要费力劳神的四下里找寻我至于我向往的生活现在就是啊”

    云扬沉默,心下伤感更甚。

    云醉月淡淡一笑,柔声道:“其实女人一生很简单,尽都是在等待;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如此。年轻时候,等待自己的良人,等待自己的归宿;有了归宿,还在等待,等待自己的男人下工回家,等待他吃饭,等待他团聚,等待年纪大了,便是等待自己的儿孙”

    “而我现在,也同样是在等待,等待我的良人。”

    云醉月道:“对于这份等待,这个过程,月姐始终甘之如饴。一个女人,一生之中,只要还有一个人值得她这样等待下去岂非也是一种幸福,真的”

    云扬喉头动了一下,干涩的咽下一口唾沫,干巴巴的说道:“是,是的。确实是一种幸福,月姐的话,我信之无疑。”

    云醉月笑了起来,便如百花绽放:“怎地总是不说我,这回说说你的事吧;云小弟,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你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天外云侯的世子吧”

    云扬闻言怔了一下,一时愣然,显然是没有想到云醉月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这般直接。

    “我猜的。”云醉月眉毛一弯。

    云扬轻轻叹了口气:“月姐果然冰雪聪明;猜得不错,我确实非是云侯亲子。”

    云醉月好奇地问道:“那么云小弟真正的身份来历,可方便透露么”

    云扬脸色如铁,木无表情,道:“这点连我自己也不知。”

    云醉月啊了一声:“嗯什么意思”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