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秘藏宝

    沈玉石大叫一声,却从口中喷出来一股火焰,带着被烧焦的粉末;他纵然玄功高强,却又怎么禁得住火焰在内脏燃烧

    倍受无尽烈焰烧灼,他闭着眼睛,狠狠地将脑袋向着密室地面砸下去:“求求你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啊~”

    又是一股火焰,从他身上升腾起来。

    他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痉挛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火焰突然间嗖的一声,从他的身体上离开。

    连半点烟雾也没有了,在空中一阵盘旋,重新化作了云扬的样子,落在了地上。

    只不过落地的刹那,云扬亦是站立不稳,踉跄了一下,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显然是化身火相,拼力一搏,成功克敌制胜,但付出代价却也不菲,所幸总算值得,毕竟是将人留下了

    其实这一战,云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会失败;他虽然清楚知道对方的修为要高出自己刚刚突破的六重山,或者是高出不止一筹,却仍旧有绝对的把握克敌制胜。

    在云扬修为精进的当下,各相化体的威能也有了惊人的进展,只要底牌一出,就算是面对九重山级数的高手,也是必败无疑。

    真正让云扬纠结的是:真实实力差距仍存,胜则胜矣,却无法将目标留下

    正如沈玉石所说,这个密室之中存在不少暗道可供逃脱,而以对方的修为实力,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够即时脱身而去。

    面对对方比自己高出不止一筹的强横修为,云扬根本拦不住。

    而沈玉石一旦跑出去了,就有可能会泄露秘密,至少也要打草惊蛇,后患无穷。

    所以,云扬刻意营造出这样的场面,一来乃是为了套话;但套话只是附带;真正目的是要接近沈玉石于五尺之内

    唯有如此,才有万全的把握、十成的胜算

    果然,一举功成。

    但云扬也是累得不轻。

    地面上,沈玉石已经被烧得成了半截焦炭一般,一双眼睛,也被烧成了两个黑洞;若是常人处于这个状态,早已死了不下十次,可是沈玉石功力深湛,仍旧一息尚存,口中兀自在发出无意识的惨呼声,身子也在不断抽搐痉挛

    云扬一招手,一股冰冷的风吹在了他的脸上。

    激灵一下,沈玉石不动了。

    一张嘴,嘴里面冒出来一股黑烟,异常虚弱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一边咳嗽,一边有黑烟不断从嘴里冒出来。

    “玄气八重山的高手,果然是非同凡响,都这样了还能不死啊真是了不得啊”

    云扬淡淡的说道:“沈玉石,你还能听到我说话么”

    沈玉石此际的神智早已经迷糊了,但脑海中的最后一股执念,却汇聚成了不可相信:“不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火尊”

    他的声音微弱,但声音里面那份不可置信,无法相信,仍旧是那样的清晰。

    云扬只看一眼就已经确定,这位沈大人这会已经烧得神智几乎都没有了,现在,就仅余一股残留的执念而已。

    但让云扬感到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这么确定我不可能是火尊

    甚至我进来这么久,他都从不怀疑我是九尊之一

    这一点,可说是极为反常。

    毕竟自己的火相攻击就是火尊的星火诀,丝毫不假

    “怎么可能是火尊我我亲眼看着他们死我亲手”沈玉石的声音微弱的传出来;到了这等时候,还是强烈的不可置信。

    云扬突然身子一震,霍然转身。

    看着沈玉石即将断气的身体,突然间一股空前杀气爆裂而出。

    一股强烈至极的狂暴恨意,蓦然蓬勃而出。

    亲眼看着他们死的

    亲手

    云扬愤怒的举起刀:“既然如此,你还要什么来生”

    天意之刀刷的落下

    刀落瞬间,绿绿的能量已然附着在天意之刀上面,随着咻的一声,沈玉石那颗早已被烧焦的脑袋骨碌碌掉下来;其灵魂能量刚刚离体就被一团绿色光芒击中,刹那间消散无踪。

    神魂俱灭

    魂飞魄散

    万劫不复

    “亲手亲眼”

    云扬深深吸气,兀自感觉身子在簌簌颤抖。

    眼前这个死人,乃是云扬迄今为止找到的,当时天玄崖之战那些蒙面人之中的第一个

    怪不得他一点都不会怀疑自己是九尊之一;

    唯有当日里亲眼看着九尊死去,亲手杀死九尊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才会有这样的把握

    “该死至极”

    云扬呼呼喘息,良久良久才勉强平复了下来,突然仰天大笑:“兄弟们,我找到了一个我杀了一个”

    他心情变得很激荡。

    “我只恨,没有实力真个活捉了他;若是能够活捉我定然能知道更多的线索而且,我会很努力的让他长命百岁,长久的活下去”

    云扬狠狠咬着牙,突然飞起一脚,狠狠将沈玉石的残尸踢得粉碎

    挫骨扬灰

    人死为大,折辱尸体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做,平素的云扬更不屑做;然而此刻的云扬却恨自己只能踢这一次简直恨不得将这沈玉石复生过来,再一遍一遍的杀

    让其一遍一遍的重复体验粉身碎骨的滋味

    甚至就算如此,犹不解其恨

    “呼”

    又过了良久之后,云扬缓缓走到桌子前面,缓缓的坐了下来。

    这个密室,定然大有文章

    云扬勉力平复心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注意力聚焦在那张桌子上,却见那桌子的桌面,乃是一整块平平的白玉;压住了下面的纸张等东西。

    云扬顺手就将这块白玉给了绿绿。

    白玉下面的,乃是一块破旧的,不知道是什么玄兽皮子制成,看起来似是一幅类似残缺地图一般的物事,满目尽是烟熏火燎,年代肯定很是古老,颇有些年头。

    云扬拿起这一块皮子,用手尝试着拉了拉,出乎意料的没拉动;不由得感到奇怪,又再多用了几分力量,使劲儿的拉了拉,却还是没有拉动

    再用力,再加劲儿

    一直到云扬将自己六重山的修为全部用了出来,这块奇怪的皮子仍旧是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皮”云扬都惊诧了。

    要知以云扬现阶段的肉身力量,就算是九品玄兽的皮,也难以负荷,刚才那么连番拉扯,这会早被撕成了不知道多少片了。而这一块皮,居然丝毫无损,连稍微延展一下的痕迹都没有

    这下子云扬可是大大的动容了,光是这块皮子就已经是一件难得的宝物,那么记载在其上的内容势必价值更高,仔细观视之下,发现这一块皮子,就只得整幅图卷的一个角而已,边缘位置很光滑,似乎是被某件利刃切断的

    “能够切割这么坚韧皮子的兵器,绝非寻常利器”

    “记载于皮子之上的内容又会是什么呢”

    “藏宝图”

    “神秘之地”

    “又或者是什么洞府”

    “上古遗迹”

    云扬脑洞大开,浮想联翩。

    “难道这就是刚才沈玉石说的所谓的一步登天的机会”

    但是,只是凭着这一张不知道是几分之一的残图想要找到图中所标示的地方,显然是有所可能的。

    既然无法即时化作有用的资源,那就暂时搁置,云扬径自将这一块皮子塞进了怀里,毕竟还有许多后续要跟进,以后另有大把时间研究这块古怪的皮子。

    再接下来,乃是沈玉山亲笔手写的一些东西;但这沈玉山行事也是非常谨慎,居然全部都用了代号来书写。

    这些信息让云扬看起来一肚子的胃酸。

    “某月某日,初九接东活;收银七十万两;代号柒仟玖佰三十八次任务完成;秋字报之”

    “某月某日”

    全是诸如此类的信息。

    云扬看得两个眼睛全是圆圈。

    唯有最后一页,压住了一摞纸,最上面乃是:“十六方准备,十面埋伏,九路夹攻;驱入天玄崖;四方出手,乾坤反复,天地逆转,二百四十玄者合力,击杀九尊,除却后患,以此记之;年座威武。春夏秋冬,千秋万代。”

    这番话,记载得分明就是四季楼对付九尊的事情。

    云扬咬咬牙,接着看下一张;一看之下内容居然完全一样。

    而且一张一张的笔迹清清楚楚,一笔一划,认真严谨。

    这位沈玉石应该是感觉这件事情极为得意;居然用这张纸上的内容不断练字,练了何止一遍。

    接下去的几十张记载,都是如此。

    然后是换了内容:“卑职不过左右提点,上下接洽,为楼主千秋万代鞠躬尽瘁,未敢居功也。”

    然后又是一连串的重复。

    这货就是一个四季楼的铁杆

    “谋害九尊,阴谋诡计就让你这么有快感么”

    云扬怒从心头起,啪的一巴掌将这厚厚的两摞纸拍得粉碎,跟着又拉开桌子其他抽屉,一一仔细查看。

    在其中一个抽屉里面,找到一张很是完整路线图,;但由于上面什么标识也没有,并不能确认这是什么地方的路线图。可是看折叠的痕迹,似乎是已经重复打开折叠过了许多次了。

    云扬敏锐的感觉到,这张图似乎颇有用处,同样小心的收了起来。

    然后看到其他的没有什么线索之类的东西,云扬开始大肆搜刮

    搜刮到后来,云扬被自己的收获吓了一跳。

    不作死了,安安稳稳码字。求票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