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衣冠冢【第二更!】

    以此推论,岂非说摧毁青云坊之人的程度,乃是超出天玄大陆所有人的认知层面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不啻是说青云坊里面的人,注定全灭,决计不存生机

    “还有呢”

    “我仔细检查了整片废墟,所有细微物事无一放过”水无音道:“最终找出来了一些破碎的饰物”

    说着,将一个小小的布包放在云扬面前打开。

    云扬一眼看去,脸上登时就是一阵抽搐。

    小布包的内中,有破碎的玉镯碎片,有弯曲的金钗,有断成好几节的簪子,有

    “还有么”

    “还有现场遗留的所有细碎血肉,我都收集了起来,确认没有完整的肢体碎片咳,在这样的威力之下,人的身体太脆弱,绝对不可能咳咳。”

    水无音察觉到云扬即将爆发的蓬勃怒火,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从总体来看,应该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被打得粉身碎骨”

    “而且,从头发,还有破碎的肌肉纹理来看,死者应该是女子年轻的女子”

    水无音道。

    云扬只感觉心脏被紧紧地攥住了,一时间竟至喘不过气来。

    他红着眼睛转头看着水无音:“你查了一天半,就查到这些我想要问的是云醉月还有多少活着的希望”

    “我想要知道的是,她还有没有可能活着”

    云扬咆哮起来。

    他期许水无音能够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就算没有,也不要这种近乎直接否定全面生机的答复

    “根据当前的情况综合分析看若是云醉月与青山雪当时就在青云坊的话那么”水无音咳嗽一声,道:“必死无疑”

    若是当时就在青云坊的话

    她们俩当时又怎么可能不在青云坊

    云扬大口喘气。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云扬心底何尝不知道云醉月生机渺茫,触目所及,在在尽是已然死亡的讯息,但云扬仍旧希望自己看走了眼,希望水无音能够给出一点点侥幸的余地

    但水无音给出的,却是更加绝望的必死无疑

    “你的判断我知道了但我总感觉,她没有死她那天晚上还在和我喝酒,还给我整了在这世上绝对吃不到的好东西,还跟我说保重,还送我酒,还”

    云扬急切的道:“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在说明了她对青云坊的毁灭,早有准备。她其实是知道这件事所以她的做法才如此奇怪。”

    “按道理来说,我为她安排以后去处这件事,她不可能提前知道,若非是提前知情,就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对不对”

    “她既然这么做了,既然早有准备,又怎么会当真就死对不对”

    “还有还有,无音你想她等了我五哥这么久都没有寻短见,却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寻短见对不对”

    “所以说,她她其实是诈死埋名对不对肯定是这样的”

    “你说她有可能还活着,对不对”

    “回答我啊,无音,对不对”

    云扬急切的想要找一个赞同自己所言的人

    他从心里就不愿意相信,云醉月就这么凄惨的死了

    他盼望着有人给自己论证:云醉月没有死

    这种做法,很滑稽,很天真,甚至很不可理喻。

    这种事,也本不应该是云扬这样的人做出来的事情。他一直冷静,一直冰雪一般的清醒头脑,但,此刻他却根本冷静不下来。

    修为境界因为累积太浑厚而突破,心境也因为一连串的杀伐得以锤炼,然而骤来的心障,还有九尊诸多兄长陨落的阴影始终潜藏在云扬心底,此次另一个与九尊渊源至深的云醉月也同陷死亡阴影之中,彻底引发了云扬的负面心理,这份心障,或者已经可说是心魔

    水无音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很明白云扬此刻的想法,他更加知道,云扬接受不了当前现实的心态。

    事实上,云扬类似的心态他也有,在当初他得知风尊陨落消息的那一刻,他也经历了类似的心理心态过程,他可说是最为理解、了结云扬的人

    然而但他还知道,云扬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是一回事,但现在该给予的不是细语舒缓,而是雷霆棒喝。

    因为四季楼的大举来报复随时都可能到来,没时间给云扬慢慢缓解,若是云扬这个主心骨状态如此,己方当真就只有全军覆没一条路

    必须要让云扬面对现实,直视真相

    “公子”水无音沉声道:“现在的事实现场的情况,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她们,已经死了”

    水无音的话,让云扬暴怒的瞪起了眼睛,森然杀机笼罩水无音。

    “收集到的所有的饰物,都是云醉月和青山雪两个人原本就戴着的;戴在头上,手上”

    “所以,她们就是死了再没有任何的侥幸。”

    “所谓的诈死埋名,只是一个自己糊弄自己的不入流说词”

    水无音极为冷酷的说道:“我知道公子无法接受她们的死;但既成事实,不接受也要接受。所以我收集了所有的散碎血肉,和,碎裂的衣衫。”

    水无音道:“我想,作为这个世界上,她们唯一的亲人,公子您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为她们建立一座衣冠冢,让芳魂入土为安,不为无主孤魂”

    云扬缓缓的抬头,冰冷的眼神看着水无音,半晌之后,露出一个无力的苦笑,道:“水无音,你知道么,有时候我真的想杀了你你是这样的残酷没有半点人情味我甚至怀疑,你对八哥的忠心从何而来,以你的人心,怎会对任何人忠心”

    “所有残酷的事情,在你嘴里说出来,竟都是这样的顺理成章,却更显扎心”

    水无音毫不畏惧的看着云扬的眼神,道:“死者已矣,我们要做的,不该是为他们哭泣,更不该是执迷,我们要做的乃是报仇,还有让她们入土为安,然后,让活着的人,更好的活下去长久的活下去”

    “所有的悲伤与愤怒行径,都不该是我们应该有的情绪所谓的人之常情,不该出现在我们这些复仇者的身上”

    水无音冷漠的说道:“我觉得公子应该赞成我说的话若无此心,谈何矢志复仇”

    云扬黑着脸长身站起,冷漠异常的说道:“你去干活吧,那是你该做的”

    “诚然,属下告退了。”水无音恭敬行礼,连行礼仍旧一丝不苟,一如平日,半点无异。

    “快滚”

    云扬暴吼一声,额头上青筋都绽了出来。

    接下来,云扬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自己的云府花园中,造了一座异常精致的衣冠冢。

    整座衣冠冢通体皆是用白玉打造。

    触目所及,地面上就只得一尊小小的玉石隆起。

    “月姐,这是我家,也是你的家。以后,你和五哥,就在这里陪着我,这也算是一种相聚吧”

    云扬喃喃地说道:“月姐,你知道么,其实我也是个孤儿,经常幻想着,这个世界上还有我的亲人存在自从遇到了你。我就感觉,自己真的有了姐姐,若你不是我的五嫂,我一定认你当我的姐姐,但嫂子也行,也是我的姐姐。”

    “这段时间以来,我经常往青云坊那边跑,明知道不应该,明知道去得多了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但却总是为自己创造各种各样的理由跑过去。”

    “因为去了,见到你,就如同见到了家人。”

    “你的口音,口气,都让我生出一种,这就是我家人的感觉。”

    “我高兴了很久,幸福了很久。因为我在这个世上,有了自己的亲人。”

    云扬点燃一炷香,默默的说道:“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界的温暖,终究是不属于我的。”

    “今后,我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你们都抛下了我你们都走了”

    云扬惨笑一声:“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祝福你,与五哥在地下团聚,天上地下,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云扬凝视着衣冠冢,蓦然感觉,似乎五哥和月姐并没有死,他们正并肩而立,就在自己面前,手牵着手,微笑着看着自己。

    云扬猛地晃晃头,瞪大了眼睛。

    眼前一片黑夜。

    当天晚上。

    风声呼啸,如诉如泣。

    天唐广场。

    火尊的雕像之前,一团火焰熊熊燃烧。

    风声细细,催动着火势,既不狂暴,也不熄灭,就一直这样长久的燃烧着

    “五哥,嫂子找你去了。”

    “你记得要去迎接她一下啊。一定要照顾好嫂子,嫂子可是个好女人。五哥,你这辈子错过了她,真的很可惜。希望你下辈子,再也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了。”

    “对不起。我没有能保护好她,又一次对不起你”

    风声细细,天唐城的夜空,越来越是寒冷了,

    火焰在雕像前不断的燃烧着燃烧着

    傅报国在自己的府邸之中,只感觉心烦意乱。

    连静心入定以求安稳,竟也是幻相丛生,心魔重重。

    一副魁梧高大的身躯,在书房中踱来踱去,方正的脸上,显现出掩饰不住的恐惧恐慌。

    这几天里,他每天睡觉都很晚。

    他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将是什么。

    他盼望早一点等到,但却又盼望自己迎不来,等不到。

    都死了

    傅报国细数着一连串的数字。

    就自己所知道的,四季楼在玉唐帝国天唐城之内安置下的人手,合共二十一个人;而现在已经死了二十个

    沈玉石死了。

    姜中死了。

    韩无非死了。

    连春寒堂主何汉青都死了

    如今,再没有其他人了,就只剩下最后一个。

    就是自己。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