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十章 都是我的事!

    看得出来,计灵犀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恢复了,不管是精神还是体力,全部都恢复到了完满地步,此前被追杀,在逃亡过程中不断累积的偌多恐惧,在发现了自己身在何方之后,亦随之烟消云散,全都没有了

    或者对于计灵犀而言,只要到了这里,那一切,就全不是事儿。

    安心,安逸,安稳,安定还有安全

    “这丫头,你可真是没心没肺。”月如兰莞尔之余却也感觉自己放下了一桩心事。

    费尽了千辛万苦,你们,终于团聚了

    “你的那位云公子呢”月如兰问道:“这次可是人家出大力气救了咱们,我们可得好好的感谢人家才行。”

    计灵犀点点头,嫩脸一热道:“那是当然的。”

    月如兰揶揄说道:“当然你说的倒轻巧,这么大的人情怎么感谢,我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感谢的办法,要不你就干脆以身相许好了。直接跟云公子说,大恩无以言谢,唯有以身相许”

    她学着戏剧里的说话还没说完,就被计灵犀又羞又怒的捂住了嘴巴:“兰姐你还说”

    月如兰急忙求饶。

    两女闹作一团。

    咚咚。

    敲门声传来:“我可以进来么”

    计灵犀翻身而起就要去开门。

    “你等等”月如兰急道:“把我盖住”

    计灵犀:“哦哦。”

    随即:“你这不是穿着衣服么”

    月如兰:

    门口。

    一个身着一袭紫衣的少年负手而立,正在看着院子里皑皑白雪。

    从背后看去。

    那少年人身躯挺拔,临风而立;黑发如墨,紫衣飘飘;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傲然而立,卓尔不群,超逸出尘。

    计灵犀只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的跳了两下,一时间只觉口干舌燥,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云”计灵犀咳嗽一声,道:“云扬,是你出手救了我们吗”

    云扬转过身,微笑道:“小事而已。你没事吧”

    计灵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这块木头,居然可以用这么暖心的口音说话

    这还是云扬吗之前总揶揄我的那个云扬去哪呢

    这么对话怎么这么的不习惯呢

    顿了一顿才道:“我是没啥事,就是兰姐的腿有些麻烦。”

    云扬看了她一眼,道:“放心,兰姐的腿我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处理,决计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留下,最多三数天便可痊愈;在我这里,一切麻烦,对我来说都不会是麻烦。”

    这句话说得好霸气。

    不过,让人听了之后感觉心里好有安全感。

    但是

    计灵犀感觉云扬的眼神貌似怪怪的,无论是看向自己,还是偶尔偷瞄兰姐的时候,眼神都是古怪异常的说。

    就像是

    计灵犀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明白云扬古怪眼神的真意。

    可是月如兰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云扬眼神怪异的意向

    云扬此际的眼神,非是觊觎,非是窥伺,而是关切,关怀,只不过对于自己与计灵犀的关怀之意,又有所差别

    云扬看向计灵犀的眼神,就像是一个哥哥,在看着自己调皮的、而自己却没有照顾好的妹妹,因而充满了歉疚,更兼充满了宠溺

    甚至于就像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幼被自己抛弃,十八年后回来的小女儿带着歉疚,与慈爱

    是的,就是慈爱

    而这种慈爱,月如兰看得出来,计灵犀却难以明了

    计灵犀出身之本家于她乃是收养,非是亲生,彼此间的亲情氛围自然也就难如寻常人家一般,这等亲人之间的情意,于她而言当然陌生,一时懵懂。

    但明白这感觉的月如兰对这一感知却更是懵然。

    你觉得灵犀受伤了,被人欺负,是因为你没照顾好,个中因果虽然是有些牵强,但用来解释你的眼神里面的宠溺和歉疚倒也面前说得过去,毕竟灵犀对你情意,我们姐妹都是知道。

    但是这慈爱是什么鬼

    还有,你对我也有类似的歉疚是个什么说法

    灵犀跟你有所渊源是真,可我跟你可是第一次照面好么就算是爱屋及我,因怜悯歉疚灵犀的遭遇对我也有类似的情绪,勉强说得通,但对我更增一分对长辈的敬意又是如何

    难道我看起来年纪很大,大得足够当你的长辈了么

    就在月如兰思忖之间,云扬已然迈步走进了房中。

    月如兰心中有疑,勉力撑持着自己,在床上半坐了起来,一双秀眸注目云扬,微笑道:“此番多谢云公子相救。”

    云扬眼神更加复杂,恭声道:“不敢当,这本是云某该做的事情。”

    云扬顿了一顿又着,道:“我找来了几个仆役,恩,据说伺候人还是挺细致的;还买了四个丫鬟一会就到。到时候,让她们照顾你们,你们需要什么,就吩咐她们就是,千万不要客气,来到云府就是到家了。”

    月如兰道:“其实不用这么麻”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云扬道:“今后,云府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就在我这里住下来吧,不管如何,我这里总算是安全一些。而且,大家都不是外人兰姐和灵犀,千万不要有什么顾忌。”

    云扬此言一出,两女登时愣住了。

    虽然云扬知道月如兰的存在,但两人之前没有正式照过面,这会才是第一次见面对话好么。

    你就这么直接做主的口气,咋让人听起来这么熟稔

    咱们之间,貌似并没有这么熟吧

    你这一副一家之主。凡事儿可以一言而决的意思到底咋回事

    再说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全名”

    计灵犀震惊的问道。

    她很肯定

    自己跟云扬说的是:我叫计灵。

    绝对没有说过后面其实还有一个字。

    但现在,云扬却是以这么熟悉的,这么顺理成章,张口就来的叫了出来

    而且还是直接亲昵的叫出“灵犀”二字

    这这咋回事

    云扬揉揉鼻子,道:“刚才我听见你们的对话了,所以就知道了”

    两女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

    就算如此,但也不是你这么熟稔的理由吧

    至少感觉氛围还是很奇怪的说

    但两女都是冰雪聪明的人,虽然感觉有异,但却非常默契地将所有疑惑都压在了心里。

    云扬明显不愿意说个中真相,那么就让他保留这份秘密吧

    相信时候久了,等到自己两人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无谓急于一时

    只要确认了云扬对自己两人不存歹意便已经足够

    不过这位云公子的秘密倒是挺多的。

    比如说那卷走自己两人的龙卷风,乃是怎么回事

    那断了腿的伤,却又是什么灵丹妙药

    这些,都是目前无法解释的事情。

    但两女却是很默契的都不问。

    “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情况恶劣,我直接出手介入,然此事并未完结,只怕尚有后续,我明白始末缘由,相信于后续有所助益”云扬问道。

    这一问不要紧,顿时勾起了两女心底强烈的愤怒与委屈。

    计灵犀眼中喷火:“也不知道是哪里钻出来一个疯子,为人行事尽皆变态,偏偏人力财力更是变态”

    旋即将之前发生的一应事情全都诉说了一遍,话里话外尽都是愤愤不已。

    在一边的月如兰赫然连插嘴补充的机会也抢不上,所有的一切,全都被计灵犀一个人一个竹筒倒豆子的倾诉出来。

    说及两大家族的时候,月如兰本想阻拦,不欲说破家族丑事;但计灵犀哪里管这个,不管不顾的就全说了。

    云扬只感觉心头怒火瞬时间升腾三千丈

    计家

    月家

    竟敢如此欺凌八哥的妹妹和未婚妻

    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偌大罪过

    其实就天玄大陆的时代背景而言,两家的处事方式方法虽然于两女不近人情,却是大势所趋,无可厚非,先不说那青衣少主将诸般礼节做齐,迎娶诚意十足,给出的聘礼更是两家难以抗拒的丰厚。

    更有甚至,那青衣少主本身实力惊人,更偕同有同等实力的随从护卫,两家力有不及,又岂敢置喙更多,莫说人家给出了偌多资源好处,就算一毛不拔,直言强娶两女,两家纵使有所犹疑,权衡之下,最终仍旧会妥协

    世家子女之存在,本就有很大程度的利益联姻成分,非止两女,又或者该说是绝不仅止于两女,两女只能算是运气不佳外加大时代背景之下的悲剧角色而已

    但这时代趋势,大背景、历史惯性云云对于云扬来说,全然的不成立,在云扬眼中,他直接认定,这就是奇耻大辱,一定要追究到底的奇耻大辱

    嗯,这大抵就是自己人与其他人的区别

    对于云扬而言,八哥若是还在,那么此事自己或者仅止于从旁协助;有一份力出一份力。

    但,八哥如今不在了,却有人欺凌他的妹妹和未婚妻。

    那么,这件事就是自己的事情,所有事情,全都由我云扬一肩扛了

    都是我的事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