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十章 我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

    白衣公子一愣,这是什么话什么意思

    这个真不怪白衣公子听不懂,冬天冷虽然说得是人话,但话中含义,能够一下子听懂的正常人还真稀罕,起码这白衣公子就没听懂。

    “你一看我就是人中龙凤”冬天冷继续开炮:“龙在哪里凤在哪里你赶紧跟我说说我一直对这俩货颇为好奇,心慕久矣”

    白衣公子再度懵逼,蒙了一蒙才生思量,这货是人类么,他这是什么语言艺术

    “相见恨晚你的感情太特么丰富了吧”冬天冷脸皮拉得老长。

    白衣公子瞪起眼睛,终于明白了冬天冷是个什么货色,一双手已经在颤抖。

    这个混蛋怎么就能贱成了这样本公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但冬天冷还在继续:“与你共饮一杯你丫的算老几居然大言不惭要和我共饮一杯居然还你做东你觉得老子没有钱的人么就差你的几个酒钱凭你也配让老子纡尊降贵”

    白衣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忍不住了,但凡有些实力,有些背景的,这会都要忍不住的,不足为怪。

    他这边才刚要发作,不意冬天冷那边已经先发作了,他准备将今天累积了的一肚子闷气,全部发在了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货身上。

    这一肚子气,冬大少已经憋了八天

    再不发出来,冬天冷感觉自己能爆炸

    正好今天有这么一个傻鸟楞呵呵的凑上来,此等天赐良机,岂能不加以利用

    冬天冷噗地一声跳起来,一拍桌子,大怒道:“你个乡巴佬土财主,有几个臭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非要出来嘚瑟嘚瑟是不是有几个大钱是不是觉得自己人模狗样的了是不是觉得自己骨头都没重量了飘起来了就觉得自己可以进入上层社会了嗯居然还做东,做你妹的东啊老子认识你吗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知不知道老子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你他么闷头驴一样上来就触霉头,他么的你家里人没教过你出门在外的江湖规则么要不要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嗯”

    白衣公子又再度懵逼了

    这下子不仅他懵了,连他身边的黑衣老者也一道懵逼了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气度雍容,风度翩翩地含笑上前邀请,一腔热忱,却是搂头盖顶地吃了一个大热屁,而且还是带着屎的那种

    这真真是一桩人间惨剧,惨不忍睹

    “你”白衣公子嘴唇哆嗦。

    “你什么你这会就不会说话了不会说话赶紧回家学啊,说话都说不清楚居然还来装大瓣儿蒜你说你可笑不可笑可耻不可耻你还有没有点儿那个啥”冬天冷气势如虹,贱气冲天。

    “我”白衣公子脸色已经发青。

    “我什么我”冬天冷翻着白眼:“你丫的不是要发羊癫疯吧你不会气死吧你确定不会被我气死吧是吧没有吧没有我就继续骂你几句你瞧你结结巴巴的,话也说不清楚,一副油头粉面的德行,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是不是采花贼你是不是采花贼前几天天唐城的采花大案是你干的吧你这个人渣不说话就是承认了你这个万恶淫贼今天我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冬天冷一声断喝:“老庞”

    老庞唇青面白的惊恐抬头。

    怎么话说了没几句,人家就成了淫贼了

    咱家少爷这脑回路,老庞我实在是跟不上这个节奏啊

    就看到冬天冷一声大喝:“还不赶紧出手,给我拿下这个淫贼,速速押解官府治罪想不到我今天微服出行,居然破获一桩大案这个万恶淫贼你是叫草上飞吧是吧是不是叫草上飞我就知道是你他么的草上飞,我今天就抓定你了在你手上有多少无辜黄花大闺女的血债啊”

    冬天冷牢牢记住云扬某次的一句教导:想要惹事儿,一定要自己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反正冬天冷今天感觉自己是已经站住了、站稳了。

    “我今天要为民除害替天行道今天我豁出去了,拼将热血酬知己,挥洒青春谱传奇”冬天冷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巨响:“拿下”

    但,他这边才刚刚说完这句话,却即时感觉到了一阵窒息的杀气

    一股彻骨的寒冷

    那白衣公子的面容从最初和蔼可亲变成愣住变成懵逼变成发怒变成暴怒变成怒不可遏的脸色突然间恢复了平静。

    非但眸子中射出来慑人的寒光,身子也不再颤抖了,还有一股无形压力亦随之态度变化的显现,罩顶而下,目标锁定冬天冷

    “好胆”白衣公子冰冷说道:“自从本公子出生,就没有人敢跟我这样说话,来来来,小子,你很有胆色,再说两句来听听,让本公子多开一次耳界”

    感觉着沛然而至的杀气,还有别人毫无感觉、唯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庞然压力,冬天冷当场就尿了。

    刹那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的天哪,难道我又踢到铁板了

    我运气为什么这么背,怎地老是踢到这种坚不可摧的铁板呢

    眼前这块铁板貌似比那凌霄醉也差不了多少的样子

    再回忆回忆自己刚刚说出来的那些话,冬天冷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若是那些话能吞回去,自己肯定一张嘴脸盆那么大

    对方的话传进耳朵,冬天冷一个激灵之余,却犹有一股大无畏的光棍精神蓦然升起,反正已经骂了,死路一条就死路一条了,本公子豁出去了,你不是想要再开一次耳界么

    哦老子我我就成全你丫的好了

    但我要是真成全他本公子却又有点怕死

    “你你啥意思”

    冬天冷梗着脖子,色厉内荏:“你想让我再说两句我就说两句那我多没面子让你开耳界你给我多少钱我才不如了你的意,哼,今天少爷心情好,就放你一马,老庞,咱们走”

    冬天冷立即就想要脚底抹油了。

    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

    但这会儿想走已经晚了。

    冬天冷话音未落,余韵未绝

    砰

    砰

    冬天冷只感觉自己整个人有如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远远地飞出去,居然有一段奇异的飞行时间,径自重重的落在街上。

    浑身上下,无数的剧痛眼前发黑,浑身骨头也断了八九十根,勉强扭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护卫老庞,也正狼狈不堪的摔在自己身边。

    “老庞”冬天冷眼前一黑:“为什么你也打不过人家为什么我的运气就这么背”

    老庞挺了挺腰,想要站起来,但一听到这句话,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为什么打不过人家

    你也不看看人家他么的是什么级数我要是能打得过才叫见鬼

    我要是能打过这样的存在,岂不是面对凌霄醉都能叫板了

    至于你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

    他么你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被你自己心里难道就没点逼数

    你刚才那连珠炮一般熟极而流的骂人话天天挂在嘴边,你的运气能好起来那才真是老天爷瞎了眼

    “拎着他”

    白衣公子面寒如冰:“进云府”

    正愁着没有理由,这才纡尊降贵跟冬天冷攀交情,但这么做即便得手也还要迂回,而当下,虽然被这混蛋骂了一顿,却也已经将他打得半死,泄了心头恶气,而且还可借着这个理由,前去找云扬

    直接当面面对。

    看看这位云公子,会如何处理这遭突如其来的变故

    更要看看这位云公子,究竟与计灵犀有什么关系

    云扬这会正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调教玄兽。

    “英雄来,这边”

    “好汉嗯,这边”

    “王者跳一下,跳的时候腿不要瞎动”

    “嘘吁吁嘘嘘嘘”

    “看明白了吧”云扬问春晚风三人。

    春晚风三人一脸懵逼的点头。

    看是看明白了,但貌似还是不知道具体啥意思呢

    更加不知道这些做法能够起到啥作用呢

    “你们不用懂那么具体的事情,只要记住我的动作手势和口号就行了。”云扬安慰:“你们现在进步已经很大了,只要再稍加练习也就差不多了”

    三大公子一脸的悲催:我怎么就没感觉到有任何一点进步呢,真的差不多了么

    砰

    正在交流之中。

    云府的大门突然被猛地一脚踹开,两扇门板呼的一下子飞了进来,落在院子里,轰然作响。

    随即又有砰砰两声传来。

    触目所及,众人面前落下来两个昏迷不醒的人。

    冬天冷。

    老庞

    冬氏家族的高手们猛地跳了起来,一个个怒火三丈

    “谁干的”

    一声厉吼。

    “我干的”一个淡淡的冰冷的声音,从大门口响起。

    众人循声抬头看去,只见已经完全洞开的大门口,正自缓缓地走进来两个人。

    一白,一黑。

    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一个玉树临风,一个佝偻苍老。

    这两人才刚刚出现,那份压倒一切的庞然气势,就已经将整个云府完全笼罩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