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七十六章 遗憾不再,将门犹在!

    在最后时刻乍现,护住傅报国的白色身影,自然是白衣雪。

    当然只能是白衣雪!

    进入铁骨关,秋剑寒老元帅凭着多年养成的危险感知,即时感受到了那种紧张到令人窒息的氛围,马上要求白衣雪前去相助傅报国,确保其性命安全。

    以白衣雪今时今日的境界修为,说到逆反当前的战局,那是力有未逮,但说到保护一个,乃是护着一个人自当前战阵之中全身而退,还真不是回事,这才有了之前在空中箭雨中飞腾而去,强势入战,救下傅报国之举。

    现在白衣雪的能为才大抵可以真正称得上是当世十大剑客级数,他跟君莫言相比较……嗯,还是不能比较的,他跟君莫言之间的差距,咳,还是……

    不过,已臻是不够形容!

    现在的铁骨关,整个被打烂了,满目尽是残破衰败的景象!

    无数的伤兵尽都倒路边呼呼大睡,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疲惫,身上的伤口仍旧在流淌着鲜血,可是他们睡得如此香甜,真不忍心将他们唤醒,给他们疗伤。

    还有那些在街上活动的老兵们,说是行走活动,却也是每一个都拖着腿,似乎两条腿有千斤重,根本就抬不起来一般,每个人的脸上布满了难以言喻的疲倦与麻木。

    这个时候要是能让他们坐下来,立即就能打起呼噜,连睡三径自让把自己带来的一条五百年老参给傅报国赶紧的炖了汤,才让浑身是伤,疲累交加的傅报国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当前战况如何?你快点说完,然后赶紧去休息!”秋剑寒问道。

    傅报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知道秋老元帅必然会问到这个问题,早有心理准备,然而当真被问及这个问题的瞬间,心中那股锥心刺骨的痛苦,又再一次袭来。

    他沙哑着声音,闭上了眼睛。

    “卑职在初来到铁骨关时,带有兵甲十万,亲卫一千人,原铁骨关守卫将士三十万,合计四十万一千五百零三名弟兄。”

    “后续辎重运输后勤人员,十万零八千六百人。”

    “再之后来,陆陆续续的接收到援兵,包括江湖客乃至自发组织前来的百姓;两个月以来陆陆续续有了六万多各路好汉到来。这些人包括有各地地方武装,门派中人,江湖义士,残退老兵,青壮百姓……合计六万三千一百四十八人。”

    “及至西线十五万弟兄万里驰援来至……我方总兵源共计,七十二万三千二百五十一人!”

    “截至如今……”傅报国惨然如泣,一时涩然。

    “十五万铁骑,目前仅余九万三千数人;三万拳头部队,没有动用;剩下的守城主题力量……所有军种,全部算上……仅余十七万九千四百零九人!这其中还包括身有伤残的病患!”

    傅报国此言一出,秋剑寒与在场所有来援将士齐齐变色!

    “四十二万人……?!!”秋剑寒声音都嘶哑了。

    “不!是四十二万……零,八百四十二人!”傅报国脸色木然,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下来。

    整个大厅突然寂静了下来,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紧紧地攥住了,仿佛呼吸不出来一般。

    “这个数字,目前……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之中。”

    傅报国道:“我们之前储备的伤药,早就用完了,现在每一道。

    “是!”

    秋剑寒转头,看着孙子虎,淡淡的说道:“孙子虎,你若是此役还能够有命回去,告诉你们王云铸王大帅一句!他手下的兵,硬是要得!没有给老子丢脸!西军精锐之名,名不虚传,保国安民之心,亦是不落任何人后!”

    明明只是很平淡的一句赞许话,却让孙子虎的眼泪瞬时间有如决了提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连声音都哽咽了:“多谢老元帅!末将一定一字不漏,一字不错的向大帅禀报!”

    “嗯。”秋剑寒嗯了一声,出神 (www.52k.hk)的想了半都说了,索性就再多说一句,告诉你们王大帅,此战之后,不管老夫彼时是死是活,让他回京时,去秋家磕头,还有你这个孙子,也一道来吧。”

    “是!”

    孙子虎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径自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头:“孙子在此替大帅给老人家磕头了!他朝您必然能够在京城受大帅的响头!”

    秋剑寒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个传闻中的“孙子”还是个聪明人,闻弦音而知雅意,很好很好!

    别人喊孙子虎“孙子”这个雅号的时候,孙子虎都会不高兴,包括已经喊了差不多十年的王云铸大帅,然而当今之世唯有一人喊孙子虎“孙子”,孙子虎会倍感荣宠,欢欣无限!

    这个人就是秋剑寒,秋老元帅!

    倒不是孙子虎特别愿意给秋帅当“孙子”云云,而是这里边别有一层渊源,玉唐高层几乎无人不知,那西军主帅王云铸,原来本是秋剑寒秋老元帅的得意门生。

    而在十多年前,王云铸还只是一名军中副将之时,违抗军令逾期不归;之后更得知,这家伙居然在那段期间偷偷成亲了,更有甚者,他的新娘子还是抢来的!

    令行悖逆,临阵招亲,同是军中大罪,王云铸同时犯下两条大罪,身为其师的秋剑寒勃然大怒,重责军棍一百,发配西疆从苦力小兵做起,更将其逐出门墙,喝令其从此不得再也秋帅门人自居!

    就一般情况而言,王云铸这辈子九成九是再没有出头之日了,那时候最讲求出身,而一个被逐出师门,而且师傅还是军方最高层的弃门弟子,断断无能再起风云!

    是以谁也没有想到,王云铸在西线逢战必前,生死不顾,不过只得十数年时间,一步步积功而上,居然坐到了西军主帅的位置。

    虽然到后来秋剑寒也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乃是王云铸的未婚妻被一富家纨绔看中,欲要强娶为妾;而当时他的老丈人贪慕富贵,背信弃义地答应了那人的求娶。

    面对如斯事态,王云铸如何能忍,一怒之下,直接带着人冲进老丈人家抢了老婆跑路……而且当非等闲可以收回,那个时候的师傅,是不可以错的,错也是对的!

    之后王云铸只要一回到京城叙职,都会到秋剑寒府门前长跪不起;可是秋剑寒自始至终也没有开过门。

    这件事情,可谓是王云铸心头的最大遗憾!

    从那之后,王云铸打仗悍不畏死,爱兵如子,却是粗口不断,满口尽是亲娘老子云云,这亦是学着他老师秋剑寒的做派。完全可以这么说:现在的王云铸,几乎就是将年轻时候的秋剑寒完全复制了一遍!

    随着逐年升职,每一次王云铸回京之前,总要与心腹手下们商量一番:你们一个个的帮老子想想,老子要怎样才能进老爷子家门?

    然而任王云铸出尽了千般手段,万般计较,每一次还是不能如愿;这也导致了王云铸始终存有一份自卑的心理。

    师门弃徒!

    西线众将都知道大帅的心病。

    而作为头号心腹的孙子虎,自然更加知道自家大帅的痛苦源头。

    即便是亲身面对秋老元帅的一刻,孙子虎也没有想到,自己不是才刚刚见到秋老元帅,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呢,老爷子居然已经允许了大帅的回归呢?!

    这一刻心情当真是激荡起伏,恨不得嚎啕大哭一场,籍此宣泄胸中郁气。

    秋剑寒叹了口气。

    就为了当初这么点事,自己羞刀难入鞘,怎么也不肯收回成命;一直蹉跎到现在,苦了自己,苦了云铸那孩子,还苦了他身边的一干人,都是自己的罪过啊……

    孙子虎心念忽转之际,尽是再也急不可耐,出声告了个罪,就出去写信,飞鹰传书,将这个重磅消息即时发了出去。

    他能想到,大帅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而现在正是兵凶战危之刻,自己万一在此役中死了呢,自己死了也就死了,但这么劲爆的好消息怎么也得要在第一时间传回西线,这可是此次西军的杰出表现为大帅争取到的福利啊!

    “那家伙,肯定要哭了。”孙子虎想起自己写的无比煽情,顿时嘿嘿的笑了两声,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两眼。

    “不知道大帅哭起来不知道啥样子?得丑成什么样,现在想想就开心,我这辈子就指望这个活着了,不行,怎么就死了也就死了,我一定争取活过此役,那才有希望亲眼看到大帅的熊样,刚才秋帅可说了,让我这‘孙子’也随大帅一道去拜会,我可是拥有近距离亲眼敢看大帅熊样的资格,历时时刻的见证人,一定要活下去……”孙子虎遐想了半女人的心思 (52k小说网)你别猜,男人的心思 (52k小说网)也不好猜,谁能想到,看上去又高又壮虎背熊腰的孙子虎,竟又这么细wo腻cuo的心思 (52k小说网)!

    ……

    上官将门的旗帜,徐徐升起。

    这是许多年以来,将门旗帜的首度再升!

    而所有还醒着的老兵在看到旗帜之后,不约而同的都站了起来,即便是再如何的力不能支,仍旧是勉力支撑,鼓尽点滴余力,占了起来。

    那面绣有血色飞龙骑的旗帜之上,犹有一杆直欲刺破苍穹的长枪,早已在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www.52k.hk),全部的注意力!

    老兵们的脸色瞬时间严肃起来,将站姿调整好,维持最标准的站姿,这才举手郑重敬礼!

    眼中,都是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上官将门的旗帜,终于又再出现在了玉唐的战场之上!”

    …………

    两更七千。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