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喜讯

    “沐翟鑫手中并无兵权,你却握着侯府的大权以你们林家与沐家那样的渊源,他们会不来找你你怎么敢说你对此事一无所知就算是你没有参与谋反,知情不报也是另一桩大罪”

    “臣妾真的对此一无所知,臣妾虽然知道林家与沐家的渊源,却更知道自己是谁家的媳妇,臣妾嫁入侯府,自然只会一心一意为侯府着想,处处谨小慎微,也约束着林家的人不得与沐家有所往来。虽然沐家对林家再三拉拢,攀扯那些几辈之前的渊源,可是林家从未有过回应啊臣妾和整个林家都一心一意效忠皇上太后,再无二心,求太后娘娘明鉴”

    谢文佳冷笑一声拂袖而去,空荡冰冷的坤宁宫中再没有了一丝声响,只有立在那里的西洋钟滴滴答答地数着时间,没人叫她起来,第二天她走出皇宫之时,整个沐家已经被以谋反之罪满门抄斩,林家侥幸得以保全。

    冰冷的春雨被寒风吹入领口,雨水打湿的衣裳贴在身上一片冰凉,林芷萱忽然觉得冷,彻骨的冷。

    前世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冷过,她跪在空荡冰冷的大殿上,门外也下着这样冰冷的冷雨,龙性初成的小皇帝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舅母,您该知道,母后总有老去的那一天,朕也不会永远都只是一个任她摆布的孩子。”

    林芷萱伏跪在地:“皇上,太后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您是太后嫡亲的骨肉,太后绝对不会做什么不利于您的事。”

    小皇帝魏延显冷笑着:“舅母说的对,也不对。”

    林芷萱仰头看着魏延显,只觉得一阵阵心寒,生在帝王之家,权利和骨肉亲情总归是有取舍的。权利握在手里久了,谁会愿意轻易交出去呢况且谢文佳本就是个贪慕权势之人。

    魏延显继续道:“朕是太后唯一的骨肉,可是太后毕竟不是谢家的骨肉。你看看如今朝堂之上,那些当初说死了的。灭了的,没了的,不是都回来了吗林家世代忠良,宁折不弯。连沐家都落得这个下场,舅母难道就不自危吗”

    “皇上”

    魏延显并不想再听林芷萱说什么,只是道:“太后已经老了朕却无意去认什么罪臣做外祖,朕只知道朕的舅舅是兵权在握的武英侯谢家,朕的外祖是战功显赫死在沙场为国捐躯的老侯爷。舅母,你该明白朕的意思了朕想提前亲政”

    秋菊给林芷萱裹紧了厚厚的披风,林若萱用尽全力扶着林芷萱,却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

    前世凄苦的一切忽然在眼前翻滚,林芷萱忽然觉得身心俱疲,头昏昏沉沉的,泛起一阵阵恶心,终于挨回了房中,秋菊急忙吩咐众人拿干净的衣裳,备热水沐浴。熬红姜糖汤,铺床,在床上放个汤婆子,传膳,请大夫。

    林芷萱看着她如此周到的安排,也是淡淡一笑:“我只是有些累了,不碍事的。”

    林芷萱沐浴更衣之后,喝了一碗姜汤,半碗参汤,没等大夫来便实在撑不住睡下了。秋菊服侍着林芷萱躺下。便一直跪在床上给林芷萱揉着膝盖,大夫来时,林芷萱已经睡着了。

    大夫请了脉说无碍,只是着了风寒。吃两服药就好了,又让多休息。

    顾妈妈这才送了大夫出去,又去抓药。

    次日清晨,紫鸢、柳香都来看林芷萱,柳香送来了半斤燕窝,说是林嘉宏和陈氏很是担心林芷萱。特意让送来的。

    紫鸢也道:“太太知道姑娘病了,晨昏定省也免了,让好生休养。”

    林芷萱看着紫鸢道:“娘真是这么说的”

    紫鸢犹豫了半晌才道:“太太可心疼了,只是又赌着气不肯说软话。”

    林芷萱也是淡淡一笑对她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好生服侍着娘,若她晚上睡不好,就点上安息香,饭食也务必劝她多吃些,与她说我没事儿,只是有点累,歇两天就好了。”

    紫鸢一一点头应着。

    四月初六,梁家请了媒人来林家提亲,王夫人和颜悦色地接待了,出了八字。是日,王夫人也跟远在济州府的林鹏海通了书信。林鹏海一听梁家来提亲,便告了假要回来一趟,毕竟如今朝局动荡,若是能从梁家探听到些什么,也是极好的事。

    徐姨娘一听自己那个窝囊废般的女儿竟然攀了这样的高枝儿,也是与有荣焉,成日里在老爷面前夸自己生的女儿好,也跟着要回来,如今她终于可以在王夫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那边商议着,便动身出发往杭州赶。

    梁家取回了林若萱的庚帖,在祖宗牌位前的香炉下压了三天,又请算命的先生算了,八字相合,是上上大吉。

    四月初十,梁家送来了“安心礼”,是上镌吉祥花纹的金玦、金锭和金如意,取“决定如意”的口彩。

    王夫人受了礼,又让陈氏还了礼。

    虽则家里的一应事情都是王夫人出面,也都礼节周全,只是这府里头的些事却都是交给陈氏去做的,陈氏只每日晚膳的时候来跟王夫人回禀,王夫人心中依旧有气,吃得很少。陈氏却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主持这样繁琐又体面的大事,这事儿若是成了,也算是历练出来了,想来日后王夫人便会将家里的大权统统交给她了。

    这几日又因着梁家与林家说亲的事,林家又成了杭州风口浪尖上的人家,登门拜访道贺的络绎不绝。

    陈氏忙得脚不沾地而,辅国公府家的李夫人却也是常来拜访,只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又看着陈氏繁忙,便让蒋氏时常来探望着,若是家里有客,也能来帮衬一二。

    而林家若是有客,陈氏每次都会请了楼家的乔大奶奶过来,三人也是有说有笑,乔家和齐家的婚事已经定了日子。

    林芷萱身上的病都好了,只是还称病不外出见客,只芦烟和雪安来探望了她一回,见她没事儿才放了心。林若萱如今是待嫁之身,要预备的东西还很多,也是不能见外客的,二人原本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在亲近些日子,可是林若如今要嫁人了,再住在林芷萱这里也不妥,陈氏便又将她搬回了花阆居。

    未完待续。

    ps:  感谢苏新照亲爱哒的打赏昨天晚上熬着夜做表内心崩溃的时候看到了爱茫然于心和绣韵倾城两位亲爱哒在书评区的关心真的是好感动果然发烧的时候人的感情会变脆弱今早烧已经退了,估计是炎症引起的发烧,表也做完了,可以为了亲爱哒们继续码字啦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