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十八章 什么鬼?

    方适放下杂志看苏佳:“不,有一种情况可以让死咒生效。一个人极度怨恨另外一个人,但是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杀死对方,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借用死咒。如课本上描述,就是为了达到自身无法达到的目标,和恶魔交易,出卖灵魂取得力量。通常使用死咒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

    苏佳眨巴眼睛:“为什么很严重”

    方适道:“这种死咒,是以寻死,自杀为代价进行的诅咒,绝大多数教派都反对自杀。各种书籍记载,自杀者死后的代价非常高。如果有高人指点,死咒作用非常强大。我在想小芳的事”

    “我不要听。”苏佳钻回被窝,她刚才就预感方适要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不听就不听吧,好一会后苏佳钻出头,双手死抓被子:“和小芳有什么关系”女生看恐怖片的套路。想看又怕看。

    “也许没有鬼。小芳的母亲是神婆,小芳耳闻目染知道一些东西。假设小芳母亲神婆是真的,小芳在生无可恋,愤恨非常,又无力复仇的时候,有可能会以自杀来布置死咒。一旦真的下了死咒,一出头七,她诅咒的对象会立刻出事。”

    苏佳松口气:“你意思是没鬼,只是自杀换取的对周全的诅咒”

    方适点头道:“小芳姐姐涂抹狗血,也许是死咒的补充手段,我对这方面了解的不多。就你作为女生看,你如果是小芳,你怨恨的对象是周全,还是周全的父母”

    “肯定不知道。”怨恨周全吧,周全似乎对小芳有情义,但是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放弃小芳,这是杠杠的正能量,现代公众主流舆论中孝顺是第一位,老婆和父母比起来一文不值,虽然支持舆论的人自己未必孝顺,只是喜欢站立在道德高度去批判别人。说怨恨周全父母吧,主体是周全。如配偶婚外不忠诚,你不能去责怪第三者,只能去责怪自己的配偶,但是偏偏大多数人会去责怪第三者。

    于是两人就此话题进行了讨论,当方适一定程度上否定鬼的存在后,苏佳情绪大好,反而方适有些疲劳。考虑到晚上还要折腾,于是就随便靠躺在床上小睡。苏佳没有其他念头,将被子分盖给了方适,等同是一个被窝,苏佳也在思考中慢慢的入睡。

    爱情定律:孤男寡女,单独接触,恐怖气氛,最容易擦出火花,但是依赖多于爱慕,分的也快。此定律与本书无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到了晚上11点。

    毕竟是城市,即使是晚上11点,即使住的多是明天要上班的人,还有两三成的房间灯光是亮的。

    方适对子时非常敏感,时间一到就醒了过来,由于方适是靠躺在另外一边,首先感受到手放在一条腿上,手感反馈到大脑的感觉非常好。方适一瞬间迷惘了,他立刻知道是苏佳的小腿,应该要离开。但是他又舍不得。平时没有邪念,但是肌肤接触总会产生邪念。

    据说国外心理学家团队得到一个结论,超友谊只存在在幼年和老年阶段。所谓超友谊,指男女之间的完全纯洁的友谊。

    这么迷惘好几秒,方适还是收了爪子,心中大骂自己不是个东西,人家把自己当兄弟,自己竟然想睡她。但作为一个不是纯男的年轻男子,有时候脑中会禁不住的幻想一些东西。

    方适正准备悄悄下床避免尴尬,苏佳先醒了,发出恩的声音,坐起来,双眼微闭,看了看另外一头方适还处于入睡状态,掀开自己这边被子,手一撑,双脚落到鞋子上。苏佳也没看时间,朝洗手间走去。聊天时候喝了太多水了。

    打开门,苏佳感觉到一股阴冷,带有睡意的她也没在意很多,走向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走到卫生间附近,苏佳停步,感觉这风不太正常,突然的转头,走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

    这时苏佳也清醒了几分,想到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心情紧张的进入洗手间,进入坑位。坑位的门下方是空的,刚脱了裤子蹲下,苏佳就看见下方位置有阴影出现,似乎是电灯照射某物投射出的阴影。接着苏佳听见隔壁坑位的门轻轻的关上。苏佳疑虑,有人在自己后面进入洗手间,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苏佳开念耳倾听,听不见隔壁有任何声音。苏佳心跳加快,口干舌燥,看向下方。两个坑位下方都是空的,大概三十厘米高。苏佳死死的盯着,这时候一小块红布闪过,苏佳立刻跳了起来,撞开门,提了裤子撒丫子没命的跑。

    头也不回一口气跑回房间,咻的钻到被子中,死死的抱住方适,全身发抖,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时候方适反而没有邪念,翻身要坐起来,苏佳抓死,无果。方适温和安慰:“没关系,没关系,我在”说到这里,方适心有所感,转头看向门口,一个最少冤鬼级别的东西正在慢慢通过走廊靠近。

    方适侧身过来,右手轻拍苏佳后背,静静看着苏佳忘记关上的房间门。

    慢慢接近,很近,停住了

    方适感应到那冤鬼就在门边,只要再朝前一米,自己就可以看见它,但是它停住了。就这么僵持了大概三十秒后,方适大惊,冤鬼突然消失了。这太不迷信了。远近应该是有过程的。方适静心呼吸,又心有所感,转回头看向正对门的窗户。

    这不是铝合金窗户,而是早年木框玻璃窗户,窗户是打开的。方适看见了一片红色的布料,布料随风飘荡,有一块恰巧就在视线中。方适想移动看个清楚,但是苏佳情绪还没平复,力量完全不对等,只能静静等待。

    又过了十几秒,方适的感觉和布料一起消失。

    五分钟后,苏佳好容易恢复了理智,坐起来,大口喘气,被窝里太闷了。苏佳面无人色看坐在身边的方适:“我看见了,看见了。”

    “看见”方适反问。

    “恩”苏佳又否认:“没有看见,但是”

    苏佳努力镇静,组织好语言后道:“我进去洗手间之前,前后我都看了没人。我进入洗手间,没有听见任何的声响,却听见了隔壁坑位关门的声音,可能是风”

    方适不知道怎么说了,确实有鬼,但是现在说实话,苏佳得炸。他现在充分理解了校长为什么打算安排不同理念的人一起实习。因为出现这种情况时候,多一个苏佳,没有提升任何战斗力不说,苏佳简直就是鬼的帮手。

    又来了感觉从走廊深处出现,慢慢的接近,到了门边在刚才那位置后消失,似乎在寻找什么。

    奇怪了这是什么鬼。

    不行,不搞定苏佳,今晚没法做事。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