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十章 第一股功德力

    ps:感谢yangzhigang、稻草人、eagle周、登娃娃爸、聆素居士打赏,感谢清琝的月票鼓励。那啥,明天去杭州出差一周,不知道能不能及时更新,先给道友们打个预防针,当然,我会尽力而为的。

    赵然捉妖未成,还被妖捉着烤了一夜野猪,闹了个灰头土脸,讪讪下山。不过他此行也不算白费力气,见到了卓腾云、卓腾翼两位道门行走。

    对于自家的根骨问题,两个华云馆的师叔左看右看打量了半天,然后告诉他看不太清楚,似乎根骨正了一些,但又不太显眼,这种情况道门通常称为“废根骨”,也就是说或许可以试着修行,但炼炁的效果极差,要赵然做好别人修行一年他修行十年的心理准备。大卓、小卓师叔劝解赵然,说此事切莫放在心上,人之一世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一定非入修行之途才是正道。

    赵然面色沮丧,实际上心里并不在意,只不过这两位道门行走心中却比他本人还要遗憾。赵然服用散骨丹后如果没有得正根骨,其实并不是最差的情况,因为他还有机会再尝试服用第二次,可如果“正”出了废根骨,就意味着他最后的机会也丧失了。两位道门行走原本对他的阵法天赋还是很看好的,所以对此反而更加可惜。

    大卓、小卓师叔临走之际传了赵然一套修炼功法。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如果赵然勤奋修行的话,能够更好地配合他布设法阵。当然。在这两位师叔的眼里,赵然注定一辈子是过不了羽士这一阶了。

    赵然得了一套自己根本用不上的修炼功法,心里有所不甘,厚着脸皮讨要关于炼制法器的道书,借口当然是要自己炼制一套阵盘。或许是这种道书并不是什么珍贵之物,又或许是两位师叔单纯的同情心泛滥,总之赵然的要求没有被拒绝。小卓师叔说回华云馆后给他找几本寄来。

    赵然最后的收获便是,他证实了自己前夜梦境的真实性。只不过因为无法内视,暂时还看不到气海深处的情形。

    回到前山后,赵然会合了在村子里等候了一宿的关二和鲁进,面对手下这两个巡查的提问。他当然没有脸皮将昨夜的经历重复一遍,只是含糊其辞的蒙混了过去,搞得关二和鲁进满腹疑窦,却碍于身份没法追问,只好把这份好奇强自压了下去。

    回程的路上,秋雨再次扬扬洒落,三人快马加鞭,一路赶到羊马驿避雨。这回赵然没心气再和李驿丞闲谈了,更衣洗漱后让李驿丞上了热汤熟食。和关二、鲁进两个坐在厅中吃喝,一边吃一边望着屋外牛毛般的秋雨发呆。

    忽听驿站外传来几声喝斥,其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哀求。赵然起初并没在意。后来声音越来越吵,便忍不住起身出去一看究竟。关二和鲁进则飞快地从厅中取了斗笠和蓑衣追了出来,跟在赵然身后,顺便给他戴上斗笠、披上蓑衣。

    驿站外,一个衣裳褴褛的妇人跪在满是泥浆的官道边,她身子前倾。尽量护住怀中襁褓里的婴儿不被雨水淋湿,同时苦苦哀求李驿丞:“大人行行好。我这孩子要淋雨了,让我们娘儿俩进去避避雨吧。”

    李驿丞不耐烦道:“这里是官驿,只接待官面上的差事,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你赶紧去别处,莫在这里多所滋扰”

    妇人语带哭腔:“大人求求您了,孩子受不住啊”

    李驿丞喝道:“都与你说得很清楚了,快滚我这驿站里今日有贵人,你进去冲撞了贵人怎生是好,别再纠缠不休,否则不客气了”

    赵然看不下去了,指了指关二:“去和李驿丞说,让那母子进来。”自己返身回转正屋。

    很快,妇人抱着孩子进了驿站,却不入屋,只在檐角下避雨,看身上的破衣都快湿透了,还沾着泥浆,冻得浑身瑟瑟发抖。

    李驿丞进屋后弯着腰来到赵然面前,陪笑道:“赵方主,实在抱歉得很”

    赵然摇头:“别说了,我懂驿站的规矩。可这娘儿俩不容易,孩子还小,让她们继续在外面冻着,我于心不忍你让她们进屋来,站在外面算怎么回事嗯,再给上些热汤和吃食。”

    李驿丞笑道:“您老慈悲,算她们今日走运。”一边转身去安排,一边心里叫苦,这个月的支应又超了。

    母子俩个进了屋,先冲赵然磕了头以示感激,然后忐忑不安的坐在角落里一张方桌边,见热汤和面饼端上来时还兀自不敢相信,直到赵然一再点头微笑示意,这才狼吞虎咽地开始吃喝,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喂怀里的孩子喝汤。看得赵然心中暗自叹息不已。

    正在此时,赵然心中一动,只觉脐下三寸气海之内忽然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热息,这丝热息在气海内飘来荡去,时隐时现,若不留神的话,几乎感觉不出来。

    赵然稍一转念便想明白了,敢情功德力的获得就是那么简单

    等妇人吃饱,赵然将妇人唤过来问话,一问才知,这妇人竟是带了孩子去谷阳县伸冤的,走到半路上下起了秋雨,故此才有刚才那一幕。赵然忙问究竟是何冤屈,这妇人便详细讲述了一遍。

    此事说起来也很简单,因为去年收成不好,这妇人的丈夫向村子里的富户借钱度日,可因为生息太高,如今还不起,已经被富户告到了县衙,县衙来了差吏将她丈夫带走了,如今已经投了大牢。这妇人是要到县里喊冤,请求县令从宽发落自己丈夫的。

    “你说喊冤。冤情何在”

    “县里抓了我男人”

    “你家借钱是否属实”

    “是借了五贯钱可那张家索要月息两分,实在太高了”

    “借的时候知道月息那么高么知道还借”

    “不借就得饿死啊,道长。您老人家帮我说说话,救救我那当家的吧我给您做牛做马了”

    “别激动,别哭,好好说话官府有青苗仓,专为你这等青黄不接人家的所设,为何不去青苗仓借钱”

    大明在各府均有青苗仓,专为向遭了灾。或者生计艰难的农户家提供借贷,息钱也低。多不过本钱的四厘,农户可到县衙里申请,由县里帮忙代办。说起来,青苗仓的设置也是道门于五十年前督促朝廷施行的善举。其中至少一半本钱都由各府道宫所出。这妇人放着常平仓的钱不借,反而去借高利贷,赵然很是不解。

    妇人稍一解释,赵然就明白了,青苗仓是有的,但想要借出钱来,却相当困难,从申请借贷到最后发放,其中的时间跨度往往会相当漫长。短的至少一年半载,久一些的等个两三年也毫不稀奇。穷人家的经济保障最是脆弱无比,一旦发生困难。一两个月间就会家破人亡,哪里有时间等那么长。

    妇人欠的钱并不多,统共九贯多钱,其中真正的本钱只有两贯,其他的都是高利贷生息。难怪她家还不上,若是没有赵然。一辈子都别想把钱还清,最后的结局注定是卖田卖房。运气好的话成为佃农,运气背的话,多半阖家就是一个死字。

    略一沉吟,赵然从扳指中摸出一个大银锭子,差不多二十五两,直接递给那妇人:“这些钱你先拿去,还了债后还有剩余,应当能让你家宽济些日子了。”

    那妇人呆了一呆,随即千恩万谢,又一番下跪磕头。赵然又感到气海内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热息,心中欣喜莫名,暗道原来如此。

    雨停后,妇人怀抱幼儿离去,赵然也把关二和鲁进唤到身边,从扳指里取出两个小银锭,各有二两上下,直接赏给这两位,只说此行辛苦,算是一点酒钱。关二家底豪富,看不上这些小钱,不过仍是恭恭敬敬接过;鲁进则喜笑颜开,他是全凭一身功夫进入的道院,没有什么背景,二两银子也算一笔小财。

    赵然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发赏的,他在寻找规律,看看做什么事情能获得功德力。发完赏以后他仔细感受了良久,气海中并没有增加新的功德力。同样是给钱,给了那妇人便为功德,给了关二和鲁进便谈不上功德,其中的差异一望而知,赵然心中算是有底了。

    赵然琢磨了片刻个中滋味,眼珠子一转,又把主意打到了李驿丞身上。

    “李丞,来。”赵然冲李驿丞勾了勾手。

    李驿丞还沉浸在对那妇人、关二和鲁进的各种羡慕当中,互见赵然唤他,脚步飞快,连忙跑了过来,满脸期盼道:“不知方主有何吩咐”

    “你这羊马驿有些什么难处,说来听听。”

    李驿丞大喜,他适才见了赵然往外掏银子时的那股子随意劲儿,知道眼前这位是个大方的主,干脆也不客气,直接将自己的难处抖了出来。羊马驿是朝廷兵部所辖,并不属于县中编制,所以经费得不到县里的补足,又因为所在之处不是川省的主道,所以也不受兵部重视,典型的姥姥不疼爷爷不爱,当前最实际的困难就是没钱。

    李驿丞甚至苦着脸指向桌上的面饼,说即便是这些饼子,他们哥仨平日里也不怎么吃得起,只能用来侍奉上差。他继续指向几间漏雨的破屋,说就因为没有钱,这几间屋子哥几个只能寻些茅草用湿泥敷补,雨一大就漏水。

    赵然思忖良久,其实问题都不大,只要给钱就能解决,但关键是这种钱给出去能得到功德么赵然觉得多半不能。事实也证明了他的猜测,试探着给出一锭银子后,气海内并没有增加半分热息,给李驿丞的钱算是白给了。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