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56章:狗,儿子

    我问怎么了,钟先生告诉我,昨天中午他和老婆出去给儿子选墓地,开车过马路的时候忽然看到有条大黑狗凭空窜出来,钟先生下意识打方向盘,正巧旁边是个施工现场,刚被挖开一个大坑,汽车直朝坑里开进去。好在钟先生踩刹车及时,车就横在坑边缘,像跷跷板似的摇摇晃晃,如果不是几名工人手快,拉开后车门跳上车把汽车压回地面,再晚几分钟可能就得掉坑里。最奇怪的是,交警到后听了钟先生的叙述,旁边有店铺老板说在门口一直坐着,根本没看到有什么黑狗跑过去。

    我说:“看来,这应该就是那阴灵发怒的结果,在它眼里,此事根本没结束,所以会始终缠得你,得尽快解决才行。”随后,我又把高雄教我的解决方法转告钟先生。听了之后非常生气,吼着:“这是什么狗屁方法让我儿子躺在装狗的棺材里,你是骂人吗再说我儿子已经没命了,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难道这个棺钉里的阴灵还不放过我他妈的老子活人都不怕,为什么要怕鬼你让它出来跟我打一架”

    “钟先生,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还是那句话,千万别跟鬼斗气。”我劝道,“之前几年你十赌九输,后来怎么每次都赢就算出老千,再厉害的赌神也有失手吧但你没有,而且谁也找不到你的毛病,这就是鬼神之力。鬼当然不会从阴物里跳出来跟你打架,但它会用阴法的力量让你升官发财、出名和转运,同时也能让你倒霉、送命、一文不名甚至家破人亡,这就是鬼的能力,而你从头到尾都看不到它是怎么做这些事的,因为你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听我一句话,钟老板,不要跟鬼斗。”

    听完我这番话,钟先生沉默半晌,最后大哭起来。

    本来我不想参与此事,但高雄给我发短信,给我详细讲了整个过程都要注意什么,让我最好能在现场监督,以免再出事,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告诉钟先生,如果怕出意外,我就到广东现场监督,但机票钱要他出。我知道钟先生家里出了这事,再向他要钱有些不太好意思,但临近年底,沈阳到广州机票基本不打折,来回就得三四千,我买给他棺钉才赚五千,太亏了。

    好在钟先生并没多跟我计较,只催促我快点儿到汕头。

    一路无话,从广州来到汕尾市,和钟先生约定好在陆丰以东的某村镇碰面。我搭了辆货车,先来到这个村庄,基本都是水田,打听本地村民,他们都不太会讲普通话,好不容易才找对地方。我看到了那个孤零零的小坟,墓碑斜放在旁边,坟土也还是被挖开的样子,坑里有口小棺材,棺盖斜搭在上面,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那村民告诉我,前些天有个从汕头来的老板在这座坟前祭拜过,烧的都是跟真钞票一样的假钱,没过多久又来了,非要把这坟挖开,看到里面是狗骨,他就跪在地上大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等了两个多小时,钟先生一家开着两辆车来到,其中一辆是长厢车。一对年轻夫妻下了车,估计就是钟先生两口子,脸色都很难看。我硬着头皮上前跟钟先生握手,他没回应,只问我要怎么办。而他妻子上来就揪我的衣领,问那四根棺钉是怎么回事。钟先生不耐烦地用广东话说她,虽然我听不懂,但估计内容应该是“人家是牌商,我是自愿买的,又没人强迫”之类的话。

    “你是什么商人,买的又都是什么东西这不是坑人的吗”钟先生妻子用生硬的普通话质问我。我本想辩解,但又想想算了,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争论谁是谁非的场合。我和钟先生从长厢车的后厢中抬出那口小棺材,来到坟前。棺盖还用钉子封着,钟先生取出一根撬棍扔给我。

    我简单无语,心想这事怎么能让我来干,我招谁惹谁了,长这么大我连爷奶的棺材都没碰过,凭什么给你一个陌生人做这种事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客户自愿,那阴物也是我卖给钟先生的,说出去很多人都不会理解,靠卖棺材钉发财的商人,谁能同情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拿撬棍把棺钉撬开。

    好几名村民闻讯赶来看热闹,边看还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好在这只是口小棺材,钉得不紧,没几下我就撬开一根钉子,六根钉很快就撬完了。和钟先生共同开棺的时候,我心想那装的可是尸体,虽然是小男孩,但也是死人,广东现在的天气就算没有夏天热,也有二十几度,会不会已经发臭我有些打怵,看钟先生倒是没什么,当然,那是他亲儿子,不害怕也正常。

    棺盖慢慢移开,我努力把呼吸屏住,看到小棺里躺着一个小男孩,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除了男孩皮肤惨白之外,就像睡着似的,眼珠也很正常,估计是妆尸工给安的树脂假眼。身体两旁堆了很多祭品,如银锞、金箔元宝和儿童玩具,底下垫着厚厚的白布。

    可能是心理作用,虽然没闻到有什么异味,但总觉得有。我掏出两百块钱,让刚才跟我聊天的那村民把坑里那具狗尸骨弄出来。那村民找了个帮手,他们俩一起将坑里的小棺材抬出,在远处挖了个小坑,把狗尸骨倒进去埋好,然后再跟我和钟先生四人共同拽着小男孩身底下白布的四个角,将男孩遗体兜出来,慢慢安放在坑里的小棺木中。钟先生夫妻俩含着眼泪,把白布和小男孩从上到下整理好,这才把棺盖给盖上。

    钟先生把四根棺钉递给我,我让那村民找来锤子,将小棺木的四角都用钉子钉牢,把土回填,重新培好坟堆。钟先生又来到车后厢,朝我招手,我们四人抬出一块墓碑,看到上面刻的字是“爱子钟明明之墓”,旁边有年月日。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