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27章 舔包再死

    移动靶是每一位狙击手最深通恶绝,却又是最能显现出精湛枪技的不二法门。

    在绝地求生里,你无需考虑风速和风向的影响,但要对射击距离的把控有着严格的计算,以及对移动中的物体进行精准的位置预判。

    弹无虚发那是绝无可能,能够有两到三层的击杀率,你就能成为世面上大多数战队眼中的香饽饽。因为狙击手,通常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战队核心。

    喜静不喜动的宫莫良有着一个优良的狙击手最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那就是世上少有的耐心。

    在浮躁充斥着社会每一处角落的现代,越来越多的人们习惯了随波逐流。

    就拿汉江大学里的图书馆来说,除了考试的那段特殊时期,原本以史为鉴的读书圣地,却沦为了谈情说爱的风月场所。

    明亮的落地窗,和煦的阳光,拂面的微风,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书香。古代的才子佳人似乎只剩下了肤浅的表皮,真正的以才会友早已被欲望满身的人们遗忘的消失殆尽。

    可宫莫良,就是污浊里的一股清流。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来形容有些太过矫情,堂堂七尺男人,用乱葬岗里的一把剑来形容,最为贴切。

    一书,一人,一晌午。

    每次看完,宫莫良都能将书原封不动放回原来的位置,这一借一还,就是半年,从不间断。

    甚至事后被宋一杰调侃道,“古有悬梁刺股,凿壁偷光,今有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莫良,你这是要立地成佛呀”

    宫莫良当时嗤笑了一声,“一日放不下手中的枪,成佛的说法就遥遥无期。我看你是存了让我剃度为僧,以此来成全你的泡妞大业吧。”

    被宋一杰痛斥没有七情六欲的宫莫良一如既往的扮演着杀人本色,一万次地抬枪,一万零一次的扣动扳机,九千八百次的击杀。

    当杀戮成为了数字,这款游戏也就成了随心所欲的乐园。

    警局的敌人到死都没明白,没到一处就会再三谨慎的借着掩体前进。都已经将这款游戏玩成潜行游戏了,怎么还是成全不了主角的命运。

    c字楼的战火已经燃烧了许久,迫近的毒圈,让原本坐山观虎斗的人们也不得不加入到了这场原本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战斗。

    游戏中的残酷也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人人都想赶在毒圈前面进圈,可通往安全区的路就那么为数不多的几条。当你碰上一同赶路的道友,几乎每个人都会想到相同的一句话:死道友不死贫道。

    枪声离宫莫良所在的卫星楼越来越近,这也预示着几乎所有的幸存者,都已经聚集在了周围。

    右上角的数字已经突破到了个位数,算上宫莫良自己,也只有可怜巴巴的七而已。

    下一波的安全区已经完全显现了出来,宫莫良所在的卫星楼有如神助,屹立不倒的矗立在了正中心。只有一旁两座视野极差,既不宜攻也不宜守的工厂还在死命跟随着。

    这样一来,宫莫良的藏身之处,已经由风景宜人的打靶位一瞬成为了其余六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本该有所警觉的宫莫良此时居然算起了自己目前所拿的人头分,13乘10,不知不觉中,宫莫良已经遥遥领先,并将第二名甩在了可望而不可即的位置,连跟在屁股后面吃灰尘的希望都堪称渺茫。

    比赛还要继续,已经半只脚踏进电竞社大门里的宫莫良,决定不浪费任何能够迅速站稳脚跟,并向上不断发起冲击的机会。

    既然已经看出了电竞社里的风波,而孔青松好死不死的再一次站在了对立面。身为棋子,又自知是棋子的宫莫良,突然想要感受一下身为棋手的滋味了。

    宫莫良行动了起来,也向所有人关注到这场比赛的人,展现出了何为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他居然主动放弃了卫星楼”

    大厅里再一次响起了惊呼,这也使得从未感受过热闹气氛的电竞社里的一些老成员啧啧称奇,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一潭死水,恐怕要被搅得满城风雨,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是的,大跌眼镜的宫莫良没有依仗地利的优势,而是将这处兵家必争之地果断的让了出来,转而走到了之前击杀过一名选手的小山丘上。

    “不知不可为而为之,愚人也;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贤人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圣人也。你觉得他是愚、是贤、还是圣又或者,你心中有着另外一种答案”

    王杰除了苦笑只剩苦笑,“你是想让我退贤让位吗”

    徐寒倒没有想到,一向恋权不放的王杰居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思想觉悟。看来人都是给逼出来的,潜力这个东西,还真得靠激发才能压榨出来。

    “放心吧,他不是管理那块料。你见过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几句的领头羊吗”

    王杰更是苦不堪言,“那你是嫌我废话多咯。”

    徐寒对着突然开窍过后的王杰后悔了起来,“自己是不是下药太猛了点,别把好好的一棵树给整蔫了,人是自私了点,也蠢了点,但好在心肠不坏,看来得适当的鼓励一下了。”

    “这样吧,之后不是有一个网吧联赛吗,也是今年我们电竞社能够争取到的最高级别赛事了。我想把到时候战队领队的重任交到你的手上,让你全权负责队员的招募和赛后的奖励分配,你觉得你能够胜任吗”

    一提“全权”两个字,王杰瞬间打了鸡血一般,也不悲风秋画凉了,头点的跟土拨鼠似的一样快,“这事交给我你就一万个放心吧,往常哪次带队出征,不都是我一手操办的。我还好奇今年怎么就与众不同了呢,原来是在这等着。不过迟到总比不到好,我保证出色的完成所有领队应尽的任务。”

    事实也正如王杰所说,但那也是脸上贴了不少金。以往的带队出征,顶多也就是个体网吧的线下赛,协商问题有电竞社的专门负责人去洽谈,后勤有随行工作人员的保障,也就插科打诨、吹牛放屁算的上唯一的突出贡献了。

    但矮子群里拔将军,经验不足总要好过没经验,也算是一石二鸟的最佳选择了。

    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权力,王杰开心之余自然也就心胸开阔了起来,当即履行了领队的第一个职责,钦点着出征队员里首发第一人,“我看宫莫良这小子各方面条件都实属优秀,既然社长把人员招募这个神圣的职责放在了我的头上,那我就不讲客气的板上钉钉了。宫莫良,就是此次出征的队员之一。”

    虽然有着借花献佛的嫌疑,但已经达到目的的徐寒也不做那煞风景的坏事,“行,之后的人你也不必请示我,到时候把大名单复制给我一份就行,那我也就在此,祝你马到成功,勇夺佳绩。”

    王杰没有立马道谢,而是将茶杯举了起来,示意徐寒跟着举杯以后,轻轻地撞了上去,“这才是真正的完美,也借社长的吉言,让电竞社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见证不落的辉煌”

    看着稍显孩子气的王杰,徐寒也第一次流露出了正儿八经的笑容。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即使没有回眸,也让王杰的眼睛看直了。

    还不知道已经实现了小目标的宫莫良将整个身子藏在了小山丘后面,利用第三视角的优势,不露脑袋的观察着前方的局势。

    在有限的空间里,宫莫良已经获取到了三名敌人的位置信息。分别是最远端的工厂里一个,右边的小仓库一个,还有一个在杂乱无章的集装箱后面。

    至于另外三人,始终找寻不到影踪。

    然而,宫莫良并不知道的是,第四名敌人恰巧和他打了一个时间差,说是擦肩而过也无不可。就在宫莫良撤离卫星楼的几秒之后,一个猫着腰的敌人就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一楼的房间里。

    因为并不知道楼里是否有人,在本着大多数人都信奉的凡事以最坏结果考虑的原则,这名敌人并没有鲁莽的选择直接冲楼,而是躲在了一楼的拐角小房间里。

    正是因为没有上楼的缘故,使得宫莫良没有机会发现他的存在,这也使得他差点葬送在了这名阴差阳错的敌人手下。

    宫莫良的耐心实属罕见,可另一种名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杀手本能时刻叮咬着他的内心。两股水火不容的情绪在宫莫良的脑海里相互交织着,时而静观其变占据上风,时而宁杀不错更胜一筹。

    就在两股情绪纠缠不清的顶峰,变故突生,第五名敌人出现了。

    而这名小白鼠误打误撞的闯进了集装箱后面那人的地盘,玩过这款游戏的人都知道,在决赛圈里,方寸之地就是所有者的禁脔,如同龙之逆鳞一般,触之即死。

    以有心打无心,以好整以待打措手不及,集装箱后面的那名选手,不出意料的打输了

    宫莫良也没时间感叹这货有多菜,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战,在有掩体的巨大优势下,被人三枪点爆了脑袋。也不知是该赞叹来者一声“骚年好枪法,尽得吾的真传”,还是怒其不争的说上一句,“你丫活该苟活不到最后,就这水平,给你一百次的天命圈,你也能死上一百零一次给人看”。

    完美的时机,完美的地形,完美的血量,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完美到不开这一枪,吃鸡都会索然无味。

    “嘭”

    熟悉的98k再一次的咆哮,而那名惊魂未定的挑战者还没来得及庆祝,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宫莫良似乎从空气中听到了一声哀嚎,那声音仿佛在说。

    “尼玛,让我舔 完包再死不行吗”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