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章 朋友 3、商业计划

    这哪儿是个拘留所啊,这分明是个武林大会。走了个卢松,进来了个刘海柱,刘海柱刚要放出去,张浩然又进来了。而且,这里面还有个二东子。

    正在和二东子聊天的刘海柱,斜着眼睛看着张浩然和张老六。张老六的曲儿唱得的确不怎么样儿,一句也不在调上,可是张浩然却摇头晃脑的听得挺认真。看来这张浩然是个伪曲艺青年,根本没有任何艺术鉴赏力,还不如刘海柱呢。

    刘海柱哼了一声,他看不惯张浩然的跋扈,更看不惯张老六的谄媚。要是让刘海柱在张浩然和张老六之间选择一个揍一顿的话,那么刘海柱肯定选择的是揍张老六。就好比当年在东北,对中国人下手最狠的不是小日本,是朝鲜来的二狗子。让张老六这样的人有机会狗仗人势,他得比张浩然还过分。用二东子的话来说就是:我最恨狗腿子了。

    二东子又把耳朵捂上了,龇牙咧嘴地看着刘海柱。

    刘海柱乐:这小子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动不动就捂耳朵。

    张老六那破锣似的嗓子终于停止了干嚎,整个号子的人都松了口气,个个都偷偷地擦了把汗。

    “这就完了?”躺在铺上的张浩然眯着眼睛看着张老六。

    “完了。”张老六也知道自己唱得不好,讪笑。

    “那再唱个别的吧,我记得你会唱那叫什么来着?对,《白蛇传》!”

    那个年代没什么文艺活动,流行歌曲更是几乎没有,流氓们都喜欢小曲儿。

    “啊?还唱啊?!”张老六自己也唱累了。

    “唱啊!我就喜欢听你唱。”

    “那好吧!”

    张老六又摇头晃脑地开始唱了。大家刚才的汗还没落呢,新的汗又出来了。

    “调子起低了,高一点儿。”张浩然还能听出调子高低,不断地指导张老六。“再高一点!”“哎,对了!”“操,现在又高了,小六子,你这唱功怎么退步了啊?!”

    张老六不敢唱了:“浩然大哥,天太冷,感冒了。”

    “算了,算了,不听了,咱们大家唠唠。”

    “哎,好,大家都过来啊,跟浩然大哥一起唠唠。”张老六真是十足的狗腿子。

    除了倚在墙角聊天的刘海柱和二东子,大家都凑在张浩然旁边聆听江湖大哥教诲。尽管有俩人没凑到自己身边来,但是张浩然丝毫不以为意,开始了“浩然式”的训话,可能他觉得墙角那二位不过来听他“授课”是他们俩的损失,根本没必要非要他俩也过来。据说张浩然这人虽然岁数不是很大,但是总爱以长者自居。虽然文化不是很高,但是酷爱教育小兄弟们。尽管谁都比较烦爱教训别人的人,但是似乎都不太烦张浩然的话,因为张浩然这人似乎对党和国家的新政策了解得比谁都透彻,在他那看似粗鲁的谈吐中,总是不乏真知灼见。

    “你们这帮混子,成天就知道打架斗殴,成天进拘留所,知道丢人不?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成天没个正事儿。”

    一屋子的人没一个答话,可能大家都觉得没法回答,因为张浩然也进了拘留所,肯定也是因为打架斗殴进来的。可能张浩然在训话的时候忘了自己也是在拘留所里面。

    看见没人答话,张浩然自己开始滔滔不绝了:

    “现在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们还当是文革武斗呢?现在都去赚钱了,你们懂什么万元户吗?”

    “你们肯定不知道什么叫万元户,就算是知道,你们也没见过。”

    “现在国家有了新的政策,以后不再会有什么资本主义的尾巴了,资本主义的尾巴越长越好。万元户不就是靠资本主义的尾巴致富吗?”

    “你们肯定也听收音机吧?!可是你们成天在收音机里听《隋唐演义》,那些东西有啥用?你听100遍你能成了俏罗成?”

    “就算是你成了俏罗成也没用,当今社会,你敢杀谁去?”

    “我也听收音机,我也偶尔听听《隋唐演义》,单田芳那老爷们儿讲得确实不错,但那只是个消遣。我听收音机主要是关心政治。”

    “比如,前段时间我就听到一句话,听到这句话我就明白我将来要干啥了。你们知道我听到了什么吗?”

    张老六接茬:“浩然大哥你听见啥了?”

    张浩然面有得色:“收音机上说: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

    “你们知道啥叫必要补充吗?必要补充就是说:以后就必须要有个体经济。”

    “我就准备搞个体经济了,我就准备搞个公司。”

    大家都听迷糊了:“啥?公司?啥叫公司?!”的确,公司这个词太久没在中国出现过了,现在从张浩然嘴里说出来,大家都一时不懂是咋回事儿。

    听到张浩然说这些,刘海柱和二东子也不自觉的凑到了张浩然的跟前。

    “公司你们都不懂?公司就是一个人当经理,然后再找几个帮忙的,一起赚钱呗。我当了经理,你给我帮忙,我就给你开工资!”

    大家仿佛明白点儿了:“啊?这就叫公司啊。”

    “嗯,对!”张浩然是个好老师,起码不厌其烦。

    “那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呢?”

    “我想好了,卖点儿君子兰什么的,现在长春的君子兰挺赚钱。”

    张老六又接茬了:“我也听说了,长春那君子兰一盆好几百。”

    “好几万。”张浩然淡淡地纠正了一下。

    张浩然这几句话彻底把这群土流氓震了,好几万!好几万是啥概念?国家干部一个月工资不到40块,他一盆花就是好几万。天呀!要命了,要了亲命了。

    已经把大家震得五脏六腑都要颠出来了的张浩然又说话了:“不过我暂时手头没什么钱,还玩不起君子兰,我想我这公司先干点儿别的,干点儿来钱快的。”

    张浩然继续说:“我本来进来之前就想做个生意,先赚点钱,然后去搞君子兰。结果我和钢窗厂的陈卫东打起来了,就这么进来了,等我出去,一定把我的生意好好干干。”

    “你这个生意到底是啥啊?!”刘海柱是个急性子,忍不住问了。

    “我这个生意,不能说。”

    “说说吧,说说吧!”大家现在都挺膜拜张浩然。

    “不说,说了被你们学去怎么办?”

    “你就说吧,我们肯定不学!”

    “肯定不学?”

    “肯定不学!”

    “那好,我就跟你们透露透露。”

    “好啊,透露透露,你们可得给我保密。”张浩然虽然不懂“商业机密”这词,但是他早在30年前就有了商业机密的意识。

    “那肯定保密。”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说说。我呢,想在一中后面租个房子,房子窗户和门都拉上帘子,一点儿光也不让它进。在这房子里,我弄俩漂亮姑娘,让这俩姑娘一丝不挂躺炕上,然后我在门口收门票,门票2块。但是进来的人啥都看不见,因为有帘子把光挡着呢。这时候我拿个手电,进来的人如果想看这姑娘的脸蛋,我收3块,然后我拿我这手电照这姑娘脸蛋。进来的人如果想看这姑娘的胸,我收5块,然后再拿这手电照这姑娘的胸,如果进来的人想看那啥,我就收10块!”

    土流氓们听到张浩然这商业计划都纷纷拍大腿叫绝:“哎呀,浩然大哥就是浩然大哥,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张老六又答茬了:“那浩然大哥,我要是一下就出30块呢?”

    张浩然乐了:“小六子你这色狼,你要是出30块我把手电借给你!你要是出50块,我……我把电灯给你拉开!”

    “哈哈哈哈哈哈!”土流氓们都跟着淫笑了起来。

    连刘海柱都憋不住笑了:“这张浩然怎么这么能把握某些人那龌龊的心思而且还能利用这个赚钱呢?真是个商业的天才。就是不走正道。”

    那个年代,国人都已被压抑得太久,刚刚出现点儿松动,就都蠢蠢欲动了,张浩然这时机抓的,真不错。

    “你们别笑,谁要是出100,我关门走,这俩姑娘这一宿就归你了。我就是考虑到大家没那么多钱,所以才想到了这个办法。没钱的就少看点儿,过过眼瘾。有钱的就多看点儿,甚至那啥一次。”这张浩然还无师自通懂了细分市场,给所有不同收入的色狼机会。

    “浩然大哥的这个公司真好!”

    “浩然大哥你这公司啥时候开张啊!我一定去!”

    “哈哈哈哈哈!”张浩然大笑,他对自己的商业头脑最得意了。

    二东子小声跟刘海柱嘀咕:“知道张浩然他家以前是干什么的不?”

    “干啥的?”

    “解放前,一中后面那条马路,迎春院,就是他家开的,当时的老板可能是他爷爷。”

    刘海柱一听“迎春院”这仨字就明白了:迎春院是解放前我市最大的窑子铺,一楼是大烟馆,二楼窑子铺,一条龙服务,在东三省都小有名气。

    刘海柱又乐了: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