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 莽汉 2、办年货奇遇记

    1982年的马路上,开着一台大解放那是相当的神气。刘海柱好久没这么神气过了,其实以前他每天都这么神气,只是让自己给折腾得没有了,刘海柱也悔。

    到了厂子门口,刘海柱接到了周萌。周萌美丽如昔,手里还提着个大兜子,兜子上海写着俩大字:上海。现在的刘海柱见到周萌觉得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周萌从谈吐到举止一点儿都没变,陌生的是自从被厂子开除以后,接触周萌的机会越来越少,而且周萌的心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却离那个冯朦胧越来越近。

    其实周萌也有压力,她的确是挺喜欢刘海柱,但是刘海柱现在没工作,在那个年代“没工作”对于搞对象来说,的确是特大的障碍,因为那时候“个体户”少,没工作就意味着没收入。谁能跟一个没工作的人结婚生子?刘海柱也明白周萌这么想,所以,他那天在拘留所里听到张浩然的那番“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言论之后大受鼓舞,这是他最近一两年里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虽然刘海柱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在那个连农村老奶奶都懂得讲政治的年代,刘海柱太明白这条政策的意义了,赶紧把这消息告诉周萌,好让周萌继续对自己抱有希望。

    “周萌,我想自己做点生意,你看行吗?”在从厂子去百货大楼的路上,刘海柱问周萌。

    “你?什么生意?”显然周萌对新政策缺乏理解。

    “现在广播里不是说了嘛,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我就是想搞点儿个体经济。”

    “是吗?我倒是没听说,那倒不错,你想干什么啊?”周萌也希望刘海柱能有个营生。

    “干啥不行啊,我准备跟我爸商量商量。”

    “那要是将来国家政策不允许这样了怎么办?”

    “不可能,这么多待业青年,国家肯定是要给出路。”刘海柱还是很有眼光的。

    “那就好,那就好。”

    “你爸最近没揍你啊?”

    “……我爸,没有。”

    刘海柱他爸爸最近确实没揍他,因为刘海柱过去十多天被关进了拘留所,他爸总不能追到拘留所里揍他。按理说刘海柱已经二十六七岁了,不该再被爸爸揍了,但是刘海柱这人总是犯浑,弄丢了工作还不思悔改,在街头斗殴,不打不行。别人家的爸爸打儿子,最狠的是用鞭子抽,可刘海柱他爸揍他直接拿二杠子打,那是真打啊,这二杠子要是别人挨了一下非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可这刘海柱一身钢筋铁骨,挨一下似乎真没什么事儿,每次刘海柱他爸揍他的时候,他家邻居都扒在墙头上看,因为这简直不是打儿子,简直就是在打鬼子,热闹。刘海柱从小也在躲爸爸的二杠子的过程中练就了一身闪转腾挪的好本领,虽然他爸那二杠子抡得虎虎生风,但刘海柱总是能以凌波微步似的身法躲开,就算一不小心挨了一下,也能扛住。

    据说刘海柱他家里养的鸡能比别人家的鸡飞得高一倍,身手都特别好,飞行高度都已经接近鸟了,等宰了发现,鸡身上全是腱子肉。为啥啊?因为刘海柱他爸那二杠子实在太威猛,一旦飞得慢点儿,直接就被打死了。鸡的生态环境太恶劣,不使劲飞不行。有时候鸡一激动能飞到邻居家去避难:老刘家太危险,我还是去老张家避避吧。

    周萌对刘海柱家还是很了解的,做为一个上海姑娘,她觉得很难理解刘海柱父子的行径。

    “呵呵,那你最近就是没出去惹事儿了?”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刘海柱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那我看你腿怎么一瘸一拐的?”

    “喝酒摔坏了。”

    “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东北人怎么这么爱打架,动不动就动刀子。咱们厂子那个小冯,你知道不?前段时间在厂子门口也跟人打起来了,被打得还不轻,现在还没出院呢。”

    “嗯,我知道,那天我也在厂子门口。”

    “你也在厂子门口?那你怎么不帮他?你不是能打架吗?”

    “……我……”刘海柱心说,我怎么可能帮他?我恨不得他被那四个野蛮人给捅死。

    “你成天打架,结果碰见我的朋友被打了,你也不帮忙?!”周萌有点生气。

    刘海柱看周萌这么关心冯朦胧,也有点生气,不过刘海柱不敢表现出来:“我隔着条马路看他们打架,等我看清楚是谁被打,已经散了,一共打了连一分钟都不到。”

    刘海柱难得说一次违心的话,他知道,现在周萌和他恋爱结婚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了,要是自己哪一句话说得不对付,说不定周萌真就再也不理他了。周萌在刘海柱心中就是个女神,平时刘海柱张口闭口全是粗话,可是一见到周萌,刘海柱是半个脏字也说不出口,说出了口就会觉得亵渎了这女神。

    “也不知道小冯会不会毁容。”周萌说得忧心忡忡。毕竟,房二那一板砖太狠了。

    “应该不会,应该不会。”刘海柱心说:冯朦胧你快毁容吧!毁容了看你这小白脸还怎么勾搭我们周萌。

    “我前天还去医院看他了呢。”

    “哦。”刘海柱有点不悦,尽量掩饰着。

    “怎么了?”

    “没怎么,没怎么,你哪天回家?”刘海柱赶紧转移话题。

    “腊月二十六。”

    “火车要很久吧。”

    “嗯,我也好久没回家了,我家人身体不太好。”

    “你家在上海那叫什么地方?”

    “静安区。”

    “哦,对,对。”

    刘海柱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萌聊,不一会儿,就到了百货大楼。刘海柱真恨这段路太短,现在的刘海柱也只能找帮周萌采购点年货帮忙提提包之类的借口才能和周萌见面了。换在平时,刘海柱根本就没见周萌的机会。

    不过话说回来,刘海柱和周萌俩人肩并肩走在百货大楼里,倒还真挺像小夫妻的。周萌那么漂亮,回头率不低,刘海柱既觉得有点美,又觉得有点失落。毕竟,身边儿这美人并不真是自己的。

    当时的百货大楼并不像现在的什么太平洋百货、百盛之类的所谓百货,那时候的百货是真百货,一楼烟酒糖茶副食、二楼布料,几乎所有的日用品都可以在这里买到。东北有句俗话叫:“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这话说得一点错也没有,东北人对春节实在是太看重了,一年攒下的钱、布票、肉票都恨不得在这个时候用上,再穷的人家,过年也得来一趟百货大楼,像模像样的过个年。所以,春节前的百货大楼真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刘海柱和周萌来这里,主要是买一些上海没有的东西让周萌带回去。所以,刘海柱和周萌总在一楼晃悠,在烟酒副食柜台逗留的时间比较长。毕竟工资就三十多块,不能乱花,一包中华烟一块六,听起来是不太贵,可买一条半个月工资就没了。

    所以,刘海柱和周萌俩人逛了挺久,却没买什么东西。虽然刘海柱以前最厌烦逛街,但是他今天却很享受这感觉,他希望逛得越久越好。

    正当刘海柱享受这感觉的时候,忽然听见旁边卖酒的一个柜台大声吵了起来。

    本来其实在百货大楼里吵架挺正常的,但是这次吵架似乎格外与众不同,动静忒大。别看现在大家都觉得百货大楼的售货员工作挺一般的,可是那时候谁家要是有个亲戚在百货大楼卖货,那是相当值得自豪的事儿。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限量供应的,谁有关系谁能买到,要是没关系,有钱有票也买不到。

    写到这里,二狗算是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追求那么疯狂了。别看现在什么路易威登、爱马仕什么的品牌经常玩儿什么限量版供应,那都是咱们中国几十年前玩儿剩下的了。咱们中国几十年前,基本啥新鲜商品都是限量版的。

    最近几十年我们中国也不限量了,所以某些国人骨子里还是犯贱,非要找回几十年前那感觉,所以才拼命地花血本买限量版的东西。

    由于售货员骨子里有那种限量版的骄傲,又是国家职工,所以总对买货的人带答不理,经常跟买货的人吵架。以东北人的火暴脾气,这架肯定是天天吵。

    刘海柱这么爱看热闹的人这样的场面怎么能错过,扒开人群就挤了进去。周萌也挺爱看热闹,不过没能挤进去,在外围伸着脖子看热闹。

    刘海柱挤进一看:嗯?吵架这个顾客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使劲一想:我靠,这不是曾老赖吗?这售货员和曾老赖一样,也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

    按东北人的性格,吵上四五句应该动手了,但是这俩人中间隔着个玻璃柜台,所以还迟迟没动手。

    曾老癞手里左手攥着八块钱、右手拿着供应票朝售货员嚷嚷:“你凭啥不卖我这茅台酒?!”

    售货员眼睛都不愿意抬:“我说了几次了,这酒已经卖了。”

    “胡扯!那货架子上摆的是啥?!”曾老癞指着货架子上那瓶高高在上的孤零零的茅台酒。

    “那瓶已经卖出去了!你有完没完!”售货员太不耐烦了。

    “我不信!”

    “爱信不信!”售货员看样子有点恼了,不搭理曾老癞了,转头问:“这位师傅,你买什么?”

    “你跟我耍赖?”曾老癞也恼了。

    “就跟你耍赖,咋地吧!”

    “我……”

    看热闹的刘海柱已经意识到了,这售货员要倒霉,因为他居然耍赖。他耍赖倒也没什么,关键是站在他面前的是耍赖的祖宗!关公面前耍大刀,能不倒霉吗?就好比曾老癞是个职业九段围棋棋手,这售货员是个业余三段棋手,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把耍赖当业余爱好的怎么能跟耍赖的职业选手比呢?

    当然,刘海柱虽然意识到了曾老癞要耍赖,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儿仍然让刘海柱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麻烦你让开,别人还要买东西呢!”售货员隔着柜台就伸手拨拉癞土匪。

    “你拨拉我?!”

    “咋地吧!”售货员还真是耍赖上瘾了。

    只见曾老癞略微停顿了一下,并没直接做任何过激的反应。事后刘海柱认为,曾老癞停顿这一下,就是在思索该如何对付这售货员。耍赖的七十二绝技曾老癞全会!他就是在思索该用哪一种。

    售货员略带得意地招呼下一个顾客:“这位同志……”忽然,售货员那略带得意的表情凝固了……

    只见,曾老癞这个三十来岁的老爷们儿一屁股“咣当”一声坐在了地上,左手攥着八块钱,右手攥着供应票,开始嚎哭了!

    所谓嚎哭肯定不是林黛玉似的默默流泪,肯定也不是小声抽泣,那是可着嗓门嚎啕大哭!“嗷,嗷”两嗓子就把百货大楼一楼的几乎所有顾客给吸引住了。

    就这两嗓子已经够吸引人的了,够让售货员和观众崩溃的了。但是谁也没想到,嚎这两嗓子只是个序曲!精彩的在后面!

    这癞土匪号了大概三四嗓子把人都吸引过来以后,居然嚎哭中还有说辞,边哭边说。

    不但有说辞,还有调!!!

    那个调大概是哭丧的调,结尾处借鉴了二人转的尾音,在这喜气洋洋的百货大楼里,那是相当的震撼。

    据刘海柱回忆,当时癞土匪的唱词大概是这样的:

    “你有酒你不卖给我,你缺德啊——啊——啊——啊。”

    第一个“啊”发一声,第二个“啊”发四声,第三个“啊”发三声,第四个“啊”发轻声。大概和二人转的小拜年差不多,但是跟哭丧的调搭配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你肯定是要把这酒送给你那小破鞋,你搞破鞋啊——啊——啊——啊!”

    “你那小骚腚子喝完这酒,出门就得让车撞死啊——啊——啊——啊!”

    “买你的东西就得走后门,你臭不要脸啊——啊——啊——啊!”

    “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啊——啊——啊——啊!”

    “……”

    观众都惊呆了,就连刘海柱这样见过大场面的都惊呆了。刘海柱赶紧擦汗:这癞土匪真给面子,要是那天把他打了他这样哭这样闹,刘海柱那面子往哪搁?

    根本没用唱十句,三两句唱完这售货员就挂不住了,大过年的,在柜台前面坐着哭丧,谁受得了啊。售货员从柜台里蹿了出来,抓住曾老癞的胳膊:“出去,你给我出去!”

    “你不卖我东西,还打我,无法无天啊——啊——啊——啊!”

    “你把我打坏了,我就睡你媳妇被窝啊——啊——啊——啊!”

    癞土匪根本不管售货员拉他,坐在地上就是干嚎。虽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一滴眼泪也没流。

    这售货员哪见过这阵势啊!他还哪敢用手拉癞土匪啊,要是再拉说不定真给他讹上,就看癞土匪这两下子就知道了,要是给他讹上,说不定去他家住个三年五年的。他知道这是碰上硬茬子了,倒了血霉了。

    大冬天的,这售货员满脑袋是汗站在跌坐在地上哭的癞土匪身边,不知所措。

    可癞土匪不管这些,继续唱,而且,越唱越离谱:

    “我买不着酒,我就吊死在你们大楼门口算了啊——啊——啊——啊。”

    “我死了以后,我让我儿子抬着棺材来找你啊——啊——啊——啊。”

    几百名癞土匪的粉丝听得都起鸡皮疙瘩了:不就没买到酒吗?至于搞这么大吗?都要上吊了?还抬棺材?

    “你个缺德鬼,早晚有天出门就被大解放卡车撞死啊——啊——啊——啊!”

    “……”

    有些曾经在百货大楼受到过售货员欺负的癞土匪的粉丝鼓掌了、叫好了:“好!”“好样的!”

    据说东北唱二人转的都是人来疯,这癞土匪显然也是,越有人鼓掌,他即兴表演的能力就越强。

    “你这丧良心的东西,鼠疫早晚要到你家啊——啊——啊——啊!”

    “好!”“好!”观众鼓掌的越来越多。大家都由开始的惊诧变成了现在的对癞土匪的欣赏和鼓励。

    “你媳妇要是成了小寡妇,那肯定是千人骑万人跨啊——啊——啊——啊!”癞土匪哭天呛地的。

    “哈哈哈哈。”围观群众们都乐,逛百货大楼,有热闹看还有曲儿听,换谁谁不乐啊。

    癞土匪哭归哭,一滴眼泪都没掉,可是傻站在他旁边的售货员眼泪是真快下来了,脸色发青,估计癞土匪要是再唱一会儿,这售货员肯定得晕过去。

    终于,百货大楼的经理跑出来了:“兄弟,平静平静,不就一瓶酒吗?我做主,卖给你了。”

    “这根本不是一瓶酒的事儿,是这畜生欺负人啊——啊——啊——啊!”

    “拿着,拿着。”百货大楼的经理把酒放在了癞土匪的手上。

    “哦?给我了?”

    癞土匪一看酒到手了,二话没说就站了起来,把八块钱和供应票往柜台上一放,抱着酒转身就走。

    “好!”“好样的!”大家朝癞土匪的背影鼓掌。

    癞土匪抱着茅台酒,回眸一笑,翩然离去,留下了一大群围观的人和呆立在柜台外面的那个售货员。

    癞土匪赖是赖了点儿,但的确也是个斗士,以自己的赖皮功夫跟当时不正常的供销体制做了一次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比如前几天二狗在腾冲某酒店里,临上飞机退房时发现自己的酒店押金单丢了,结果前台小姐吓唬二狗说没押金单就不能退180块钱押金,当时二狗一看表离登机还有时间,反正无聊,本来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哭了,可是刚想好两句词准备往地上坐的时候,二狗的朋友就已经冲上前去三言两语就把那180块钱要回来了,让二狗精心准备的诸如“没那180块钱我可咋活啊——啊——啊——啊。”“我养了一年猪,就赚了这180块钱啊——啊——啊——啊。”“……”这样精彩段子无从施展,当时二狗恨不得揍这朋友一顿。碰见赖皮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比他还赖,这真理是二狗从癞土匪那学来的。

    又扯远了,话说看完了热闹的刘海柱一回头,看见周萌正在找自己的钱呢。

    “咋了?周萌?”

    “钱找不到了。”周萌听得太投入,钱包不知道啥时候丢了。

    刘海柱是老江湖,他知道,肯定是有人趁着刚才乱,把周萌的钱给偷了,每年春节前的这个时候,百货大楼是小偷最猖獗的地方。

    刘海柱没去让周萌再找找,而是举目四顾。他知道,小偷肯定还在附近。果然,刘海柱看到了大民、二民这哥儿俩,这哥儿俩当时也就是十七八岁,是知名的惯偷。水平跟二东子比是有云泥之别的,但是似乎名声更大,因为他们没少被抓过现行。

    “大民!你过来!”刘海柱喊了一嗓子。常在街上跑的,互相都认识。

    “柱子哥。”

    “她是我朋友。”刘海柱指了指周萌。

    “哦,柱子哥。”大民笑嘻嘻地凑到了刘海柱旁边。

    “知道为啥叫你吗?”

    “知道,知道。”

    “那就好!”

    “……柱子哥,我走了。”大民消失在了人海中。

    刘海柱一摸自己的裤子口袋,多了鼓鼓的一包钱。

    “你行啊,刘海柱。”周萌似乎没什么失而复得的喜悦,这句话更像是挖苦。

    “咳,我认识的人多。”

    “你就认识这样的人吧!”

    “我……”

    “你就跟这样的人混吧!”

    “我这不是暂时没事做吗?我可没和大民这样的人交朋友,我就是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刘海柱心说:我连二东子都认识,这俩小扒手算什么。

    “那你说做生意,你想做什么生意?”

    “嗯……君子兰。”刘海柱其实暂时也没什么想法,顺口又说出了张浩然的商业计划。

    “卖花?”

    “嗯。”

    刘海柱忽然发现,自己受张浩然影响挺深,自从出来以后,从口头语到想法,都是张浩然老师那天授课时的那套东西。

    周萌和刘海柱俩人逛了整整一下午百货大楼,大包小包买了不少东西,天擦黑了,俩人才从百货大楼出来。

    周萌先上了大解放,就在刘海柱把大包小包的往解放卡车的驾驶位后面扔时,听到了一声有些耳熟的声音:“刘海柱!”这一嗓门可不小。

    刘海柱一回头,看清楚了叫他的这个人:张浩然。

    张浩然居然在拘留所里待了两天就出来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