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 真爱 3、传道、授业、解惑

    啥叫老师?!初中要么就是高中的课本上说过: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谁是老师?张浩然就是!成天传道授业解惑,他不是老师,那谁敢说自己是?!

    虽然没有菩提树,不能坐在菩提树下讲法,但是这根本不影响张老师授课的心情。柳树下、杨树下甚至榆树疙瘩上,都能见到张老师率领流氓弟子三十的身影。他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放飞的是希望,洒下的是公理。走到哪儿就讲到哪儿,像是播种机。

    最近这段时间,张老师对企业文化建设和企业经营理念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虽然不怎么深入,但也形成了自己独立的一套商业理论体系。他的这套自悟的商业理论,即使拿到了今天,也是极具参考价值的。他总是能深入浅出的讲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来,而且经过其典型张氏风格演绎之后,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如果说张浩然老师的企业经营理念是其理论的皇冠的话,那么他的企业文化建设就是其理论皇冠上的明珠。

    这不,这天二月二,一大早上张浩然老师就带着七、八个弟子在书店旁边的一个国营理发店旁边等着理发店营业。二月二,剃龙头么。每年就这天理发店门口最热闹。那个时代电视普及率不高又没有网络,没工作的年轻人总爱往一起聚。张浩然今天身边只有七、八个弟子是比较少的,平时张浩然身边总是十来个。他那三十来个弟子,轮番听讲。比如在拘留所和张浩然拉上了关系的张老六,自从出来真跟张浩然混在了一起,现在就是张浩然的铁杆粉丝。由于张老六的狗腿子功夫做得比较足,所以也颇受张浩然“赏识”。

    看着理发店还得十多分钟时间开门,张浩然老师就又授课了,他珍惜每一分钟。这天,他上来先讲企业经营理念。

    “我们现在虽然只开了一个这样的店,只养了两个姑娘。这肯定只是一个开始。只要收入好,我们还可以开第二个,第三个。”张浩然的经营理念一直是产业化、集约化、集团化。

    “现在咱们这个开在转盘街附近,既然以后咱们还要继续开,两个点儿的距离以两公里左右为佳。最好选在热闹的居民区。”张浩然在告诉弟子们他的“选址”原则,很符合西方商业的理念。

    “开的点儿越多,咱们的生意就越红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点儿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如果我们有了七个点儿,那么一个礼拜内这七个点儿的姑娘轮流换,每天来的姑娘都不同,这样,回头客就多,觉得新鲜。”

    弟子们鼓掌,的确张浩然的经营理念非一般人所能及。

    张浩然更加得意:“咱们这现在就是个试验田,只要在咱们这开好了,以后咱们开到长春去,开到哈尔滨去!让全国都有咱们的点儿!”

    得,都开连锁店了,估计再下去起码是创业版了。如果那时候股市开了,那张浩然肯定在第一时间把公司包装上市。人们都说:张浩然就是死的早,要么现在早就是中国企业界的大佬了,因为他的经营理念和思维模式,都极其现代,甚至超越现代。

    弟子们听得都挺癫狂,他们虽然没有原始股,但是毕竟即将见证一个伟大公司的诞生。听众也越来越多了,爱凑热闹的黄中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听了。

    “其实我爷爷那辈,就基本达到了这个地步。你们知道不,以前我们家的家业,那可是真大啊!你知道我们以前怎么去北京吗?只要过了老边,我们老张家的人一点钱不带、一点干粮不带也能到北京,你们知道为啥吗?”

    “为啥啊?!”大家也都充满困惑,咋这么牛呢?!

    “因为我家的铺子,从老边一直开到北京,最多走五十里,肯定有我们老张家的铺子!”

    “哎呀!真的啊!”弟子们开始膜拜张浩然了,难怪张浩然这么有经营头脑,感情着张浩然有优秀的遗传基因啊。

    这时,一向爱在公共场合笑出声的黄中华又笑出声了。

    “恩,你笑啥?!”张浩然很得意的问黄中华。

    张浩然以为这是佛陀与摩诃迦叶间拈花一笑的心领神会,是孙悟空听菩提老祖传道时手舞足蹈的情不自禁。

    这正是师徒交流的最高境界啊!张浩然以为自己在不经意间就达到了,十分兴奋。

    “我……我没笑啊!”黄中华也为自己刚才的失声后怕。

    “你笑了,你说,你笑啥?”张浩然看黄中华是个新面孔,所以穷追不舍。

    黄中华看躲不过去了,只好说了:“我……我就是想知道,你家以前那些铺子都是干啥的?”

    黄中华这么一问,大家也犯嘀咕了:对啊!张浩然他家以前是开窑子铺和大烟馆的,要是从老边一直到北京,天天住自己家的店住,一年只要去四、五次北京,那即使不弄个精尽人亡也得抽大烟抽死了。

    张浩然这才明白黄中华为什么笑,不过张浩然反应速度快,马上就说:“我……我家是开大车店的啊,咋了?”

    “哦。大车店啊,大车店!大车店好。”黄中华赶紧敷衍。

    张浩然老师也发现这个议题似乎有点不利于自己,赶紧转移话题:“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带你们来一起理发吗?”

    “为啥啊?”

    “因为以后只要我开始弄君子兰了,那我们就是一个公司的,咱们既然是一个公司的,就要有点一样的地方,今天,咱们就在这里理个一样的头发!”

    “好,好,这样太好了。”

    “前两天咱们不是看见东霸天了吗?看见他剃那头了吗?听说他跟卢松他们在解放公园决战的时候,集体剃了个秃子。这样多有气势!?咱们可得学学他!”

    “对,还是冯哥他们厉害。”

    “那是,那是,所以即使是卢松也被他干趴下了。”

    张浩然老师开始讲自己理论体系那皇冠上的明珠了,也就是企业文化、团队精神部分了。

    黄中华听得如痴如醉。

    “对了,浩然大哥,为什么二月二咱们都要吃猪头肉啊?”有弟子问。

    这问题还真把张浩然问得难住了。张浩然擅长的是商业理论和政策研究,对于传统文化和习俗没什么研究,不过张浩然是老师,不能露怯,张浩然反问:“这你也好意思问?!”

    “我……我真不知道啊!”

    “那谁,那小六子,你告诉他!你告诉他为什么咱们二月二要吃猪头肉!”

    “啊?又是我啊?我不知道啊!”张老六愁眉苦脸。

    “操!你这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无知!”张浩然好像很愤慨。

    “浩然大哥,你快告诉我们吧,我们都不知道。”

    “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因为猪头和龙头很像。这个世界上又没有真的龙,所以我们就只能吃猪头肉了,二月二,龙抬头嘛!没龙头我们吃猪头!”

    张浩然也是情急智生,瞎编的。不过这结论似是而非,好像有点儿道理。

    “是这样啊!”大家都恍然大悟。

    “龙头和猪头像吗?”张老六怯生生的问。

    “哪不像啊!”

    “猪眼睛大啊!”

    “龙眼睛也不小啊!”

    “猪脑袋上没角啊!”

    “那也不能处处都像!”

    “猪也没有胡须啊,龙是有胡须的!”

    “谁说猪没胡须?”张浩然一直在城市里生活,的确也不了解猪是否有胡须。

    “猪真没有!”

    “公猪有吧!”

    就在张浩然已经没法对答如流的时候,理发店门开了,理发师傅都到了。张老六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站在了理发店门前。

    “张老六,你给我回来!”

    “为啥啊?早进去咱们早理发啊?”

    “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啥吗?”

    “啥啊!”

    “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有你这么插队的吗?!”

    “对,对,闹革命,灵魂深处闹革命……”

    看了没,张浩然是学高为人师,德高为人范。难怪受到这么多弟子的尊重。

    黄中华看着张浩然等人进了理发店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要做就做个张浩然这样的人,要做就做全市最大的鸡头!全国最大的鸡头!

    黄中华仅凭偷师张浩然这么一点儿理论,十年后就成了我市色情业的一代巨子,可见张浩然的经营理念有多强大。当然,这是后话。

    立了宏图大志心潮澎湃的黄中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扬,从口袋里略带颤抖着掏出了一盒中华烟,掏出了一根,点上了,缭绕的烟雾后面,是黄中华那张满带理想与冲动的脸。

    镜头拉近,黄中华的烟杆上写着俩字:握手。

    握手烟,一毛五一盒。

    一个身材消瘦头带斗笠身穿黄色军大衣的邋里邋遢的人从黄中华面前走过。

    黄中华一惊,手一抖,烟险些掉在了地上。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人的杀气。

    这个人,当然就是刘海柱。

    为什么戴斗笠?!因为他虽然全身的伤都养好了,但是头盖骨却没长好,头盖骨上有个小窟窿,现在只长上了一层头皮。如果有人知道了他这个弱点,只需用食指用力一捅他这个窟窿,他就死了。

    今天,他春节后第一次上街,就是为了找张浩然。他怀里,揣着的是一把五寸的三棱刮刀。

    这浑人,可能是要犯浑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