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 真爱 5、还有一把镐

    郝土匪的一只胳膊打着绷带,而且腿还是瘸的,怎么能跑得快?而且刘海柱已经追了将近半分钟了,快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郝土匪肯定是追不上了。

    不过郝土匪怎么错过帮刘海柱报仇的机会?只见郝土匪倒拖着镐把,一瘸一拐的朝刚才被刘海柱打散了的张浩然弟子们跑了过去,据目击者说,瘸了腿郝土匪跑动的姿势跟以前的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巴西球星加林查似的,虽然一瘸一拐,但是速度也着实不慢。

    镐把这东西又长又重,郝土匪虽然力气不小,但单手抡肯定不能抡得虎虎生风。再加上行动不便,其实没什么杀伤力。可是张浩然的弟子们刚才已经被玩命刘海柱吓破了胆,一看眼前这个胳膊上打着绷带的倒拖着镐把的郝土匪显然更是个亡命徒,他们连想都不想就各自朝小胡同跑去。

    转眼间,刚才在商店前耀武扬威的张浩然等十来个人,全都消失在了大家都视野中。

    一个人都没打到的郝土匪不依不饶,拖着镐把站在街中间骂:操你妈,有种你们都别跑!

    打不到人的郝土匪开始郁闷得骂街了。

    郝土匪也是个好光棍,有人见过胳膊上缠着绷带打架的吗?而且还是单手拖着个镐把打架!

    街上的行人们都吓得躲得远远的,尽管我市在八十年代街头斗殴不断,可今天这么离奇的斗殴的确是没人见到过。一个头戴斗笠手持的铁锹的人在前面追,一个人追打十几个。本来大家都以为结束了,结果后面又杀出来一个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倒拖着镐把的同伙,这同伙又彻底把人全都打散,然后,还站马路中间骂街。

    这场架虽然不怎么血腥,但是却似乎比解放公园的那场人尽皆知的大决战还有名。不仅仅是因为有太多的市民看到了这场架,而且还有两个很特别的因素:

    首先这场架在这人数上就不对称,但是却先后出现了一个人追打十来个人的场景。而且使用的武器也绝非常规武器,混子们上街打架当年都是菜刀、枪刺什么的,可这俩人使用的却是铁锨、镐把这样的农具。那时候大家都在听评书,成天听到的都是程咬金的板斧、罗成都铁枪什么的长武器,但是在现代生活中却没见过。到了今天,他们终于在街头见到了所谓的长武器。

    其次是这俩人的造型实在是忒别致:前面的那个又高又瘦戴的斗笠应该是全市仅有的一顶,而后面那个缠着绷带上了战场的瘸子显然是有决一死战的劲头,绝对是光棍中的光棍。

    基于以上两点,观众们能不记住吗?见到了这么好玩儿的热闹能不传播吗?所以,这场离奇的遭遇战在短时间内迅速传播,成为了热议的焦点。刘海柱和郝土匪这两个当年三流的混子,迅速声名鹊起。

    郝土匪的骂街功夫虽然跟癞土匪有差距,但是毕竟是土匪大院长大的而且还是癞土匪的邻居,耳濡目染了太多癞土匪撒泼骂人的东西,所以郝土匪站大街上舌绽莲花的怒骂,也成了本次街头斗殴的一景。

    在郝土匪的怒骂中,大家都听明白了:这俩造型别致的人打的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张浩然!

    “郝大哥啊,快上车吧!追柱子哥去,他今天是非搞出人命不可!”三扁瓜是真没记性,郝土匪是拉架的人吗?

    郝土匪上了三扁瓜的车,俩人开着车朝刘海柱和张浩然俩人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且说这条街是我们全市最长的四条大街之一,即使在当年,这条街的东西走向就起码有六、七公里。三扁瓜一直开到了街的尽头,才终于看见了刘海柱。

    这刘海柱正自己一个人往回跑呢。

    这是咋了?刘海柱刚才撵别人,现在又被别人撵了?

    三扁瓜把车一刹,一瘸一拐的郝土匪就跳了了车:“柱子别怕,我来了!”

    刘海柱连推带搡把刚跳下了车的郝土匪推上了车:“快走!”

    “咋啦?!”

    “三扁瓜开车!”

    原来,张浩然这厮特聪明。别人跑了都是没方向没目的,可张浩然自从看见刘海柱开始玩命了他就知道自己只有跑到一个地方是安全的:军分区。即使跑到了派出所也不安全,刘海柱或许连派出所都砸了。

    张浩然跑这一路,可真没少被刘海柱的铁锹拍到,肩膀上、后脑上都挨了好几下。如果不是刘海柱在高速奔跑中吃力吃不准,或许张浩然早就被刘海柱拍倒了。

    到了军分区门口,狼狈不堪的张浩然一闪身就钻到了卫兵后面。据说早已红了眼的刘海柱还要抡铁锹拍的时候,卫兵举起了枪:别动!

    刘海柱不知道这枪里是否带弹,但是他却看到了四个大红字:“军事禁区”。当过兵的刘海柱看到了这四个熟悉的大红字的时候一下想明白了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这地方,可真不是他撒野的地方,此时的刘海柱虽然是见到了阎王爷也不怕,但是见到这几个字却怕了。毕竟,刘海柱接受了党国这么多年的教育,他觉得冒犯了这个地方,那跟冒犯了亲爹没啥区别。

    所以,不管有没有人追来,刘海柱是转身就跑。跑了没多远,就上了三扁瓜的车,顺利逃脱。毕竟这是个治安案件,不归军队管。张浩然也没敢跟卫兵说太多的东西,看见刘海柱跑了,张浩然也跑了。军分区的人其实并没追。

    郝土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刘海柱坐他腿上。被一个大男人坐在腿上的感觉肯定不怎么样。

    郝土匪说:“我看没人追来,咱们下车吧!”

    刘海柱说:“对,把车开回市区,然后咱们下车!”

    三扁瓜问:“干啥啊?”

    刘海柱说:“接着干啊!”

    “啊?!”三扁瓜彻底被刘海柱击败了。

    “对,接着干!”郝土匪大力支持刘海柱的决定,刚才他一个人都没打着,正郁闷呢。

    “啊!?”

    到了刚才开战的地方,刘海柱和郝土匪又下车了。刘海柱还是提着铁锹,郝土匪还是提着镐把。

    三扁瓜连车都不敢下了,趴方向盘上发愁:这俩浑人究竟想干啥?!是不是不打死一两个人不罢休?

    刚才的围观群众们还没等散去呢,这俩人就又回来了,真热闹啊!人们都老远看着有没有新的热闹发生,人是越来越多。

    刘海柱和郝土匪这俩浑人根本不畏惧群众的眼光。刘海柱在前面倒拖着铁锹走,郝土匪倒拖着镐把一瘸一拐的在刘海柱身后跟着,铁锨头子和镐把头子和油漆马路的撞击声很刺耳,嘎巴嘎巴的响,让人听起来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在这个二月二的下午,这俩人着实的风光了一把。他俩在街上又溜达了一大圈,才离去。街上,一个张浩然的小弟也没了,都吓跑了,连围观群众都噤声不敢大声呼吸,他们的确被这俩人的气势给震慑了。

    他俩那别致的造型和亡命徒的范儿,深深的烙在了当天所有围观群众的脑海中。这一天,刘海柱和郝土匪俩人真就立了棍!

    如果当时相机、摄像机普及的话有人把这俩人给拍下来,那会是一个多么经典的镜头啊!不过没有相机和摄像机也无妨,因为这样能给后人以更多的想象空间。

    此战过后,曾有人做了一句简短凝练的评价:刘海柱一杆铁锨平XX。(XX是我市的名字。)

    不知道做这评价的人是不是受当时热播的《隋唐演义》之类的评书的影响,所以才说出了这么雄浑的一句总结语。

    可以确定的是,有了“刘海柱一杆铁锨平XX”这句话以后,此事传播起来更加方便快捷了,而且,被赋予了传奇的色彩,让其它的小混子听起来更加悠然神往。

    其实更准确的应该是:一杆铁锨一把镐,一路平XX。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海柱和郝土匪俩人一起立了棍,张浩然是彻底被撅了棍。如此看来,架似乎真的没必要打太多,只要打几次能让自己迅速成名的就行了。刘海柱在农村打的那次架,虽然比这次更凶险,但是显然这次更有成就。

    其实当天晚上刘海柱还跟郝土匪俩人还砸了张浩然的那个涩情窝点,只是张浩然的人早已跑了没能打到,刘海柱只是砸了些玻璃什么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

    张浩然老师是彻底被刘海柱吓破了胆,跑路了。他没拍死刘海柱的胆子,但他要是留下来早晚得被刘海柱拍死。没有杀人和不怕死的胆子就不要混社会,更别当社会大哥,否则下场一定很凄惨。张浩然老师现在应该是很明白了。

    不过张浩然老师再怎么说也是破鼓顶着个响名,虽然被刘海柱追得满街乱窜,但是毕竟成名已久而且拥有流氓弟子弟子三十。所以,他还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在跑路之前,张浩然老师还召集了弟子开了个会。看来传道授业的搞不好就得颠沛流离,即使当年的孔老夫子也是如此。所以张浩然自认为跑路也没啥丢人的,正常现象。

    在这个有点悲怆的告别讲演中,张浩然主要讲了以下几点:

    “我可能是要去长春,但是还未必真去长春。”张浩然可能是怕小兄弟们走漏风声,所以没敢说得很绝对。

    “我如果去了长春,主要目的还是想先把公司开起来,公司主要就是卖君子兰。前段时间我听广播说了,现在国家严禁第一农副产品倒买倒卖,但是对于第二、第三农副产品还没什么限制,这对于咱们公司来说,的确是个机会。现在看,咱们的公司要快点整。”

    张浩然研究国策还真下功夫,他这种文化程度的人能理解什么是第二、三农副产品,忒不容易了。尽管张浩然在这次斗殴中是彻底栽了,但是他的商业理念还是很能折服他的三十个流氓弟子的。

    “咱们那个点儿最近几天还是先别开了,刘海柱这疯狗说不定哪天还来。等过段时间,咱们换个地方,还是把这个点儿再开起来。大家都注意点儿。我觉得我们这个东西和搞君子兰一样有前景,我过三、四个月回来,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能开了七、八个点儿。或许将来,咱们全市的男人上街时就连白天都提着个手电筒!”

    “为啥白天上街要提手电筒啊?!”张老六不解。

    “养成习惯了呗!以后来的顾客越来越多,咱们哪有那么多手电筒啊?只能让客人自己带。”

    “啊?!”流氓弟子们都被张浩然的宏伟蓝图给惊呆了。

    “怎么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你们连想都不敢想怎么能赚钱呢?”

    “恩,恩,恩。”流氓弟子们觉得张浩然说得有道理。

    试想一下:全市的男人大白天的都提着个手电筒上街,这是一个多么宏大的一个场面啊!尽管张浩然有吹牛之嫌,但这毫无疑问是个伟大的突破,是个壮举。敢于这样想的人,本身已经很伟大了。

    因为,张浩然在不经意间已经达到了营销的最高境界: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

    张浩然的流氓弟子们,佩服张浩然的也正是张浩然的头脑。即使张浩然在斗殴中败北,这流氓弟子三十还是对张浩然不离不弃。

    “小六子!”

    “我在。”

    “我走以后,咱们点儿的事你负责。”

    “啊?咋还又是我啊?”

    “你有头脑。”

    “我……我不行啊!”

    “你行!”

    看来,张浩然很欣赏张老六。不过现在这关节上,谁被张浩然欣赏谁倒霉。现在张浩然的意思明显就是:我撤了,兄弟们上!你们当炮灰去,我在后面看看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冲还是撤退。

    张老六是个很好的狗腿子,但是怎么可能是刘海柱的对手呢?张老六听到张浩然的人事安排以后吓死了。

    “我真不行,那要是刘海柱再打上门来怎么办?”

    “你怕他干啥?再说他还没完了?过段时间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张老六肯定心说:你张浩然不怕他你跑啥?!让我抗雷我行吗我?!

    张浩然似乎也觉得刚才那句话说得有点不妥,他沉吟了一下,说:“小六子啊,前两天东霸天让咱们给他买点儿烟抽,你给他送去了吗?”

    “送去了啊,送了一条中华烟。”

    “东霸天怎么说?”

    “冯哥说他太喜欢你了。”

    “哈哈,是吗?!”张浩然好像心情好了很多。

    只要是个正常点儿的男人,被另外一个大男人说“喜欢”,肯定的起一身鸡皮疙瘩。但是此时的张浩然不同,他是病急乱投医想起了东霸天,此时一听说正如日中天的东霸天“喜欢”他,颇有些喜不自胜。

    “是啊,冯哥还说了,啥时候跟你聚聚呢。”

    “哎呀,我这要出去开公司了,怕是没时间啊。”

    “那咋办?!”

    “这样,小六子啊,你明天再给东霸天拿过一条烟去。”

    “好勒!”这样的狗腿子活儿,张老六最爱干了。

    “你让他帮个忙,跟刘海柱说说,这事儿就这么拉倒吧!架打到这份上,不能再继续了。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该拉倒就拉倒吧。”

    “啊?我去说?我哪能跟冯哥说得上话啊。”

    “你就说是我说的啊!”

    “还是你去吧,我怕我不行。”

    张浩然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事儿去求东霸天去,只好让张老六代劳。

    “我马上就出去开公司了,真没时间。”

    “我真不行啊!”

    “你好好跟东霸天说说,他肯定帮忙。”

    “他认识刘海柱吗?”

    “都是在东边玩儿的,肯定认识。就算不认识也没事儿,东霸天说话,刘海柱只要想继续混,肯定得给他面子。”

    “要是刘海柱不给面子呢?”

    “呵呵,这就不是咱们操心的事儿了。”张浩然说完,很诡异的笑了笑。

    还得说张浩然是个识时务的俊杰,当他发现自己的确没那跟刘海柱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胆子之后,他就主动放下身价,把自己当成二流,然后去求东霸天。而且他还让最能阿谀奉承的张老六去讨东霸天的欢心,可见张浩然的确是个擅长玩头脑的人。

    “那……那我就去了。”

    “恩,多说点好听的。这点小忙,我相信东霸天还是愿意帮。”

    “恩。”

    张浩然把“公司”的事儿安排好了以后,就彻底消失了。他再回来,已经是七个月以后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