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八章 恩怨 1、煤油灯

    刘海柱在南山上准时等到了二东子。

    眼睛失去了以往的机灵劲儿的二东子显然一夜没睡,显得格外疲惫。

    “跟我走吧!”

    “去哪儿?”

    “不远。”

    二东子说是不远,可刘海柱和二东子走到了黄昏才走到。

    这是一座荒山,刘海柱记得小时候曾经来过,但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马上到了。”

    “这里?”

    刘海柱知道这山本来是一座接近于原始森林的山,但是在大跃进的时候 树都被砍光了,现在成了一座荒山,这荒山的方圆十里都没有一家人家。

    “这里有山洞?”

    “有人家。”说完,二东子向前一指。

    刘海柱果然看见了两间土房,这土房连个院子都没有。

    “这是谁家?”

    “我师傅家。”

    刘海柱瞪大了眼睛。刘海柱早就知道二东子有个师傅,可是刘海柱始终不知道二东子的师傅究竟是谁,因为二东子始终没提起过,刘海柱还以为二东子的师傅早已不在人世了呢。

    这小土房子盖在山脚下,虽然房子不是很小,但是已经简陋得不能再简陋,墙上已经掉坯了,屋顶上也长满了草。已经是春天了,可这房子窗户上的塑料布还没拆。如果不是墙上贴着几张还没怎么褪色的对联,刘海柱还真不敢相信这房子有人住。再说,就在这山村老宅如何生活?

    二东子没理会刘海柱,“笃”,“笃”,敲了敲木头房门。这房门可不能用力敲,敲得力气大点儿非得把门敲倒了不可。

    “嗯,听见了。”里面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可刘海柱等了5分钟,还是没人开门。

    “我师傅走路不方便。”二东子说。又过了至少5分钟,门才“吱”的一声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架着拐的老头出现在了刘海柱面前。

    刘海柱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呆了:这老头右腿少了半截,右胳膊少了半截,左手就剩下了食指和大拇指。大概170cm左右的个头,可是看起来没有80斤,脸皮已经包在了骨头上,根本看不出年龄,两只眼睛已经浑浊得分不清黑白眼仁。虽然是个活着的人,但是似乎应经没有一丝生气。穿着一套土布的毛氏制服,但是已经根本分不出来究竟是灰色还是蓝色。

    “柱子,这是我师傅。”二东子说。

    “师傅。”刘海柱也跟着叫了一声。

    二东子的师傅没说话,架着拐慢慢地转过身进了屋,刘海柱跟着二东子进了小土屋。

    这房间也太埋汰了,炕席上全是灰不说,连被子上似乎也全是灰。墙上糊的报纸早就被熏得焦黄,连墙上贴着的毛主席像不仔细辨认也和墙上糊的报纸分不开了。刘海柱还定睛看了看报纸,那报纸上日期居然是1969年。敢情这房间已经快13年没糊过新报纸了?二东子这徒弟是怎么当的?

    二东子把这老头扶到了炕上,帮这老头点着了根烟。刘海柱定睛一看:我操,中华烟,住这破房子抽中华!

    二东子说话了:“师傅,这是我朋友,刘海柱,犯事儿了,来您这儿住一段时间。”

    “哦……”

    这老头用他那浑浊得不能再浑浊的眼睛盯着刘海柱看,浑身上下地打量。刘海柱被看得直发毛,还不知道说啥好。

    二东子好像挺尊重他师傅,老头儿不说话,二东子也就坐在炕沿上不说话。刘海柱晾在地中间,这个难受。

    “他那手指头折了吧,找点红花油给他涂上。”老头说。

    谁说老眼昏花啊!这老头眼睛比谁都贼!居然从刘海柱的手型上就看出来刘海柱的手指头折了。现在刘海柱愈发觉得这老头有点儿神叨。

    “坐下啊,傻站着干啥?!”二东子对刘海柱说。

    刘海柱这才如梦初醒。

    二东子从房间里仅有的一个红色破柜子里摸出了瓶红花油,给刘海柱涂抹,刘海柱咬着牙,一声没吭。

    老头咳嗽了两声,问:“犯了啥事儿啊?”

    “把人砍了。”

    “死了没?”

    “……不知道,应该没死。”

    刘海柱说这席话时贼眉鼠眼地看着二东子,二东子却面无表情。

    刘海柱这一路上也没说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他不好意思说,因为他先跟二东子说他杀人了,如果现在又说没杀人,他真怕二东子跟他恼了。

    “二东子,不好意思啊。”刘海柱挺愧疚。

    二东子没搭理刘海柱,转头跟他师傅说:“他肯定没杀人,但是肯定犯了不小的事儿。”

    认识二东子这么久,刘海柱这才发现自己真是低估二东子了。二东子虽然一路上没说,但是早就看出来了。二东子那眼睛是啥眼睛?那是贼眼睛!比谁的眼睛都亮!

    老头没啥表情,吧嗒着烟对着刘海柱说:“我跟二东子说过了,别往我这儿带人,这十来年他没带过,不过今天带你来了,你就在这住吧。”

    二东子说:“柱子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来了也给您做个伴。”

    老头笑了笑,没说话。

    “师傅,他就留这儿了,我下礼拜过来给您送东西,您该使唤他就使唤他,跟使唤我一样就行。我先走了,天不早了。”二东子起身告辞了。

    刘海柱觉得挺愧疚,把二东子送到了门外。其实他昨天真是想杀人……

    “以后好好照顾我师傅吧,你叫他师傅就行。”

    “那一定。”

    “他现在老了,腿脚都不灵便。”

    “嗯,对了,你走着回去?今天你咋不骑车子?”

    “我今天早上哪儿知道你犯了多大的事儿,骑自行车上公路安全吗?”

    “咳……”

    “我每礼拜都来这,你那边的信儿我帮你打听,你到底犯了啥事儿?”

    “我把知青办主任给砍了。”

    “……知道了。”二东子转身走了。

    看着夕阳下二东子那疲倦的背影,刘海柱胸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感动:谁说贼不可靠?二东子就是最大的贼,可他对自己就是那么可靠。看来每个人都会有人性辉煌的一面。

    回到了土屋,房间里已经太暗了,看不见什么东西了。

    “掌灯啊!”老头指了指柜上的煤油灯。

    那煤油灯上的煤灰起了起码半指厚了,即使刘海柱最近开始邋遢了,但是依然觉得拿在手里够脏的。

    “师傅,晚上咱们吃啥啊?我下地给您做去。”

    “箱子里有蛋糕。”

    “就吃蛋糕?”

    “嗯,我就吃这个。”

    “……那我给你烧点水去吧。”

    “不用,有酒。”

    刘海柱抓狂了,这是什么生活?蛋糕加白酒?蛋糕固然挺贵,但是着东西没油水啊?像是刘海柱这样的小伙子。要是真几个礼拜不进点儿油水,那非饿瘪了不可。而且还喝酒?不过一顿两顿的显然还没啥事儿,刘海柱拿来了蛋糕和白酒,摆在了炕上的八仙桌上。

    这一老一少坐在八仙桌两侧面对面蛋糕配酒小酌了起来。老头几口酒喝了下去,说话利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这烟啊、酒啊、蛋糕啊都是二东子送的,每个礼拜他都来。”

    “他这人就是仗义。”

    “要是没他,我早死了。”

    “师傅您今年高寿了?”

    “73.”

    刘海柱掐指一算“这老头还是清朝生人呢!”

    “哎呀,哎呀,真不容易。”

    “73、84,是个坎。我看是够呛能过去了。”

    可能是这老头太久没说话的缘故,跟刘海柱越唠话越多。

    “您肯定能过。”

    “你犯了啥事儿?”

    刘海柱把砍张主任这事儿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老头半晌不语。

    “咋了?师傅?”

    “你把这姑娘害了。”老头抿了口酒。

    “咋了?”刘海柱这才缓过味来,但是刘海柱还是补充了一句:“可是我帮她出气了啊。”

    “出气了?我看这姑娘以后想在市里搞对象都难。”

    “又咋了?!”刘海柱听到老头这么说快跳起来了。

    “你这么一弄,满城风雨,就算是谁笨也该知道是咋回事儿了。以后还有人愿意要这姑娘吗?”

    “……”这些事儿,刘海柱可从来没想过。听到老头说这些,刘海柱才发现自己做了多蠢一件事儿,现在刘海柱觉得自己练呼吸都困难。

    这老头老归老,但是可真不糊涂,每说一句话都似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要是被抓住肯定得判了,你才这么年轻,就在这儿过一辈子吧。这儿安全,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死了这房子就归你了。”

    刘海柱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今天早上的行为是害人害己,与其说是为周萌出一口恶气,倒不如说是在为自己出气。这样的事儿,刘海柱以前真是没少干。

    现在的刘海柱虚汗直流,当了27年浑人,到了今天才意识到自己有多莽撞。尽管过去的几个月中刘海柱有所收敛,但是愣头青本色根本没变。

    “师傅,我……”

    “你看这油灯没?”

    “嗯,咋了?”

    “这油啊,如果不用灯芯子直接点,那马上也就烧光了。用了灯芯子,它能烧挺久。灯油就这么点儿,就看你怎么用了。”老头又抿了口酒。

    刘海柱从来都是一把火,先烧光了再说。

    “我是快油尽灯枯喽,睡吧。”老头看样子是累了,吹灭了灯。

    刘海柱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夜,刘海柱又和老头喝酒。老头白天不怎么说话,就是喝了点儿酒然后话多一点。

    老头跟刘海柱说:“我以前就是没省着用,你看看我现在……”

    刘海柱硬着头皮问:“腿是咋弄的?”

    老头说:“被人按在汽车轱辘底下轧的,来回轧了好几次。”

    刘海柱无语……

    老头接着说:“胳膊也是。”

    刘海柱继续无语……

    老头又接着说:“手指头是被人堕去的。手指头是先被剁的,胳膊和腿是在这5年以后才断的。我现在这样,已经17年了。”

    是夜,刘海柱继续辗转反侧,睡不着。

    第三夜,刘海柱又和老头喝酒。

    老头跟刘海柱说:“其实我有老婆也有孩子。”

    刘海柱问:“现在在哪儿呢?还好吗?”

    老头说:“房后有仨坟,看见了吗?我老婆孩子就在那儿。”

    刘海柱虽然早就看见那坟了,但是听到老头这么说还是毛骨悚然:“他们怎么……”

    “被人杀的,30年了。”

    “被谁?”

    “不知道。”

    第四夜,刘海柱又和老头喝酒,刘海柱现在已经 很怕跟老头就了,但是没有办法,每天晚上必须喝点儿。不过这天,老头说了点开心的事儿。

    “二东子现在在外面混的挺好吧?”

    “嗯。”

    “我觉得应该是,他应该学到我八成的本事。”

    刘海柱当然相信他说的话,因为他见到二东子的本事就知道他师傅有多大能耐了。但刘海柱还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张浩然嘴里的“老逼灯”居然有如此丰富的过去。

    现在刘海柱懂了,这房子,就是这老头给自己盖的坟,他在这里等死。

    第五夜,二东子来了。

    他带来了俩消息:

    1.张主任没死,但是现在公安局在抓刘海柱,

    2.周萌不但无法回城了,而且躲在集体宿舍里

    不敢去上班,这几天都不敢上班。

    周萌的行为太容易理解了。众所周知的两个追求她的人,一个进了看守所,另一个逃之夭夭。只剩下她这样一个姑娘,每天被人指指点点,流言飞语铺天盖地而来,怎么承受得了?再说,周萌回上海的机会肯定是没有了。

    二东子走后,刘海柱跌坐在土屋前,看着眼前这片荒山,他茫然,他不但对未来茫然,也对自己这27年来的信念茫然。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