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章:重生 引子:史上最干净的黑帮

    二狗承认,自己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成了豹纹控。痴迷一切与豹纹相关的东西:女性豹纹内衣、豹纹泳裤、豹纹裙子、豹纹靴子、豹纹披肩、豹纹帽子……对所有穿有豹纹的姑娘都有莫名的好感,甚至对穿豹纹的男人……也有好感。可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二狗最近一直在反思自己究竟为什么变成了个豹纹控。尽管成为豹纹控并不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儿,但是对于二狗这样志趣高尚而且志存高远的人来说,的确值得认真思考。

    直到昨夜醉酒后,二狗才真的想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源于几个月前,也就是2010年5月份的一个普通的晚春的中午,二狗在家乡的游泳池里遇见的那一个人,偶遇的。

    二狗还记得那天,天气暖暖的。

    这个暖暖的午后,二狗偶遇的这个人叫黄总,他是我市两家大型的桑拿洗浴中心的老板,色情业的超级巨子。他当年有很多名字:黄中华、黄鼠狼、黄老邪、黄老破鞋……这些名字,对他来说,都是云烟,绝对的过眼云烟。因为,他是个通达的人,他不活在过去,不活在未来,只活在当下。在当下,他就是黄总,腰缠万贯且温文尔雅的黄总。

    黄老破鞋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人提起了。

    那天二狗看见黄老破鞋时,黄老破鞋似乎刚刚游完了一万米,湿漉漉的爬上了泳池的岸边,水里的浮力使他似乎一时很难适应地球正常的重力,所以他还在泳池边趴了一小会。

    他站起身,正午的阳光透过泳池的玻璃窗照在他那湿漉漉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亮晶晶的。当然,他身上最闪亮的绝不是身上的水珠,而是他那紧紧裹在身上的三角豹纹泳裤。这条泳裤虽然并不怎么反光而且属于暗色,但是却闪亮得一塌糊涂,闪亮得刺瞎了泳池里几乎所有人的眼。相信所有看到这个人身着豹纹泳裤的样子,都有想把自己的眼睛抠下来的冲动,都在幻想为什么刚才自己的眼睛没有暂时性的失明。二狗的眼睛有点贱,看了第一眼后,实在忍不住又看了第二眼。但正是这第二眼,才认出了此人正是黄老破鞋。

    毫无疑问,黄老破鞋就是这泳池内的焦点,焦点中的焦点。在众人的瞩目中,黄老破鞋矜持的微笑着走到了白色躺椅旁边,又悠然的躺下,点着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口,眯上了眼睛。他根本无视这些凡夫俗子们那庸碌的注视。曾经,他是全市最著名的装逼犯,但是到了今天,他可能已经不仅仅是装逼了,可能还有点牛逼。尽管“有点牛逼”这四个字似乎有些语法错误,但是二狗必须要坚持这么说,因为他似乎还没达到“很牛逼”或者“非常牛逼”的境界。但他有点牛逼却是无须质疑的。

    因为只有牛逼的人,才会只重视自我的感受,漠视一切和他相关或不相关的人的看法。装逼的人,都特在乎别人的看法。

    他不但已经从装逼迈向了有点牛逼,而且,似乎他的长相也不似当年那样猥琐了。曾有人说过:人在25岁时的长相取决于父母,而人在50岁时的长相取决于自身的修养。这句话似乎在黄老破鞋身上得到了验证,因为,如今的他,尽管长得还是不怎么样,但确实比当年看起来顺眼得多,他身上已经丝毫没有了江湖气,而且,还多了几分书生气。可能这一切,都来自于他经常吟诵的中国古典式律诗。诗歌肯定是能陶冶人的情操,即使是刻有黄老破鞋商标的烂诗。

    二狗确认了眼前这人的确就是黄老破鞋之后,战战兢兢的走过去打了个招呼,毕竟二狗跟他并不是很熟。先别说黄老破鞋已经混迹江湖小30年,就说他那桑拿中心,每天就接待恩客无数。要是他想不起来二狗是谁,那可真就尴尬了。

    “黄叔,最近还好吗?”

    “恩,还好,还好,你是?”躺在白色躺椅上的黄老破鞋欠了欠身,认真的辨认着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很眼熟的人。

    “我是那个孔……”

    “啊!二狗!孔二狗对不?!”黄老破鞋还是一惊一乍的。

    “是我,是我,黄叔,你看你记性真好!”

    黄老破鞋微微笑了笑:“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是二龙的哥们儿,赵红兵家的邻居,对不?!”

    “对,对,咱们还一起吃过两次烧烤呢。”

    “我当然记得,对了,这些年,你去了哪儿?有几年没见到你了。”

    “我不是后来去了南方工作嘛,一直挺忙的。”

    “去南方好啊!南方我有很多好朋友、小兄弟。那个老刚知道吗?他也去南方工作了。”

    “啊?!他也去南方工作了?”二狗认识老刚。此人连26个字母都认不全,真不知道在南方能做什么工作。

    “是啊,他一年赚40多万呢,去年不是回来了嘛,一下就买了两个房子!”

    “40多万?!”二狗惊了。

    “是啊!前几天他又去南方了,这次一下带过去了七个小妹!全是我给他找的!”

    “哦,哦……”二狗可算是明白老刚在南方是干什么的了。

    “你也在东莞吗?”

    “不,不,不,我在上海。”

    “在东莞多好啊!老刚说了,他带的小妹全在KTV当公主,夜总会一顿酒下来,经常就得个万八千的,要是带出台,那钱就更多了。你在上海,恩,上海行情怎么样?”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你一年大概赚多少?”

    “我?!这个……我收入也还可以了。”

    “怎么着?实在不行,我也给你介绍几个小妹过去?!”

    “谢谢了,我在上海不是干这个的。”二狗欲哭无泪。黄老破鞋还真以为二狗也在当鸡头。

    “哦,对,对,你后来上了大学。哎呀,其实干什么不都是为了赚钱嘛。只要能赚钱,干啥不是干啊。”

    “是啊,是啊。”二狗只能敷衍。

    “反正,你到时候要是需要,跟我打个招呼就行。我跟红兵那是没说的。跟二龙那小兄弟也挺好,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喝酒了呢。”

    “谢谢黄叔了,我的确是不需要。”

    “哈哈哈哈,需要就直说!”黄老破鞋用力的捏灭了烟头,爽朗的大笑。

    “真不需要。”二狗头上的汗要流下来了,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真怕身边真冒出个熟人听见刚才的对话。

    “反正了,别客气。”

    “好的,不客气,不客气。”

    “你一会儿去哪儿?”

    “我?没想好呢。”

    “要么,一会咱们去喝喝茶?叫上二龙。”

    “好啊!我正想和你好好聊聊呢。”

    “恩?!你看你,刚才问你要不要小妹,你说不要,现在你又说要!”黄老破鞋扯着嗓门喊。

    二狗快急哭了,赶紧拉了拉他胳膊:“黄叔,真不是这事儿,咱出去说,咱出去说。”

    “有啥不好意思的啊。”

    “出去说,出去说。”

    “好吧!那你换完衣服在外面等我,外面那Q7就是我的,尾号3个8。”

    黄老破鞋果然十分精致,换衣服的速度比正常男人慢三、四倍。当二狗换好衣服以后足足15分钟,黄老破鞋才施施然的从洗浴中心门口走出来。

    午后的阳光下,穿戴齐整的黄老破鞋的那一身装束依然十分闪亮,尽管不如豹纹泳裤般抓人眼球,但仍不失为泳池外几十个人中的最佳着装。

    这是一个运动版的黄老破鞋,尽管脚下踏着的一双匡威的白色运动鞋略显普通,但是衣着实在是不凡:一条嫩绿嫩绿的KAPPA运动裤再加上一条粉红粉红的KAPPA运动上衣!那粉红的运动上衣里面,赫然是一件比黄马褂还黄的KAPPA运动T恤!都说红配绿是绝配,可又有谁见过红黄绿三者搭配的?!黄老破鞋似乎是明白交通信号灯的原理:红、黄、绿三个颜色是最容易辨别的颜色,最显眼。就黄老破鞋这身行头,走在大街上肯定安全!

    上了黄老破鞋的奥迪Q7,二狗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跟黄老破鞋聊了几句。

    “对了,黄叔,你现在一身KAPPA,KAPPA给了你多少代言费啊?”

    黄老破鞋淡淡的笑了:“找我代言,他们付得起钱吗?”

    “这……”二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茬了。

    “我穿KAPPA,主要是姑娘们喜欢。我穿这身走在街上,挺多小姑娘都看。”

    话说着,茶楼到了,黄老破鞋下了车,带着二狗走向了茶楼。看着黄老破鞋那一如既往的一步三晃的背影,再想想他刚才那句“挺多小姑娘都看”。二狗忽然想起了仓央嘉措的一首诗,尽管仓央嘉措最擅长写的并不是黄老破鞋最喜欢的律诗。但是这首诗略加改编放在黄老破鞋身上无疑非常的合适。

    这首诗的原文很优美,是这样写的:“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多好的诗啊!

    放在黄老破鞋身上,这首诗应该这样改:“回到洗浴中心,我是全市的妓女之王。穿着KAPPA走在大街上,我是这个城市最美的情郎。”

    最美的情郎,这五个字,放在黄老破鞋身上尽管有些不合适。但是在黄老破鞋本人心中,肯定是十分认可这五个字。

    进了茶楼,找了个单间坐下。黄老破鞋发话了:“二狗,你到底要和我聊什么啊?!神神秘秘的。这里没人,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最近在写一些东西,想跟你聊聊当年的一些江湖往事,很多年前的事儿。”

    “写东西?写诗吗?”

    “不是,写诗我不擅长,那是你擅长写的东西。我只是想写小说。现在我认识的这些人,就数你的资格最老,而且到今天也混得最好。你看,我不来请教你请教谁啊?”

    二狗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还算没白混,起码懂得了昧着良心夸人。

    “恩?!也是,当年的那群老哥们儿,混到了今天,不剩下几个了,剩下的这几个……哎……对了,你也可以问红兵啊,他比我混的好。”

    “不是,我想问问更久远的事儿,大概发生在1982年前后。那时候,他好像才刚入伍。”

    “1982年,太久了。你得容我好好想想。”黄老破鞋似乎陷入了沉思。

    看着沉思中的黄老破鞋,二狗没敢打扰,怕一打扰,黄老破鞋的思绪就穿越到了1992年或1986年。

    沉默了半晌的黄老破鞋终于发话了:“你为什么要写那个年代的事儿。”

    “记录一个时代,记录一批人,记录这些人的爱和仇。”

    “那……你找我来聊,是想把我当成主角来写吗?”

    “这个……”二狗不愿意骗人。

    黄老破鞋似乎也看出了二狗的难处,淡淡的一笑:“说实话,那年,牛逼的人物实在太多。就好像三国一样,多少牛逼的人啊。我,顶多就是个配角,也就是个赵云……”

    “……”二狗本来想狠狠心再昧着良心说一句:其实你比赵云要帅一些。但是实在是狠不下这心来,看来二狗还是良心未泯。

    黄老破鞋继续说:“我成为主角,那已经是近些年的事儿了。如果你写一些近年的事儿,那倒是可以把我当成主角。”

    二狗明白了,原来黄老破鞋是在为自己的下一句打伏笔。二狗赶紧继续追问:“那时连你都只能是配角,主角又是谁呢?我以前也听过一些故事,比如东霸天、西霸天、刘海柱、张浩然……”

    “东霸天是哪年死的?”

    “就是那年,我就是想听你讲讲东霸天死以后的故事。东霸天死了以后,是不是江湖中就是西霸天独霸天下了?”

    黄老破鞋又沉吟了一下:“我李老哥当然是厉害了。恩,刘海柱当年也行吧。”

    “那就讲讲李老哥当年怎么一统江湖的,毕竟最厉害的东霸天已经死了。”

    “东霸天死了,恩,那一年李老哥的确是崛起了,不过,我觉得最精彩的故事,不是发生在李老哥身上的。”

    “那是谁?”

    黄老破鞋沉寂了半天,说出了三个字:“冯二子。”。

    “冯二子不就是那个在电视上朗诵诗歌的那个吗?”

    “对,就是他。”

    “恩。他完全就是个落魄文人嘛,听说他和他哥完全不一样,懦弱得很。”

    “为什么懦弱的人就没有精彩的故事?”

    黄老破鞋这一问,倒是把二狗问住了,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以前这些事儿你都是听谁说的?”

    “刘海柱啊。也有些是听其他人说的,不过听柱子哥说得居多。”

    “刘海柱,我们当年也交过手……不过,这个就不提了。刘海柱肯定不愿意提冯二子。毕竟,他们是情敌么。我倒是愿意讲讲冯二子,毕竟他也写诗么,虽然写的不太好。而且,挺多人说我俩长得挺像。”

    “恩……”二狗对黄老破鞋最后那句话实在没法相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冯家这哥俩儿是一等一的帅哥。

    “想听冯二子的故事,还是得听我来说。”

    说完,黄老破鞋用力的吸了口烟,目光望向了远方。时光顺着黄老破鞋那深邃的眼神,穿越到了1982年的初夏……

    那个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初夏,那个满大街的人都穿着黑、白、灰三色衣服的初夏,那个金戈铁马的初夏……

    这个故事,就从冯二子讲起。因为在接下去的几个月中,以冯二子为首组成的这个黑帮,是一个几乎全部由诗人所组成的黑帮,这个黑帮,不为利益,不为名头,只为亲情和友情。所以,堪称是史上最干净的黑帮。当然,从这个史上最干净的黑帮写起,并非是二狗非要向号称“史上最干净爱情”的《山楂树之恋》的电影致敬或者要从其身上借点光,而是二狗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当今社会能在看完“史上最干净爱情”《山楂树之恋》的电影后能够以实际行动实现这“史上最干净爱情”的恐怕也只有释永信、释道心等寥寥几人。但!它的票房却轻松在几天之内上亿,足可见其受众群体之广。既然有了这么个成功的先例,那么二狗在引子上使用“史上最干净的黑帮”这个名字以后,这本书必然会大卖。二狗的想法虽然有点鸡贼,但是效果估摸着应该还可以。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