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章:飞贼 3、飞贼

    据说二东子的确会轻功,虽然这轻功不是电视上那种一跺脚就上房顶的轻功,但是动作之飘逸,还是令人叹服。本来二东子背对着窗台,可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搭窗台,轻轻巧巧的翻了出去。翻窗户这一下还不算是太难的事儿,即使是普通人练个三两年也能达到。真正精彩的是二东子翻过了窗台之后的事儿。

    二东子翻过了窗台后表演的那一手,让目睹的人到今天还为之赞叹。因为这一手,无论是在杂技团还是电视上,都未曾见到有人表演过。

    据说张浩然家的窗户外面放了一只直径约一米的大铝盆,现在这种铝盆已经绝迹好多年了,但是当年却是家家户户都有。二东子是从房间里面翻出去的,根本不知道外面还放了个铝盆,结果翻出去以后,俩脚中的一个脚正好踩在了铝盆的沿上,在院子里的张浩然的弟子们都看见了二东子踩在了铝盆沿上,眼看二东子落脚不稳就要摔倒,可二东子却在一惊之后另一只脚也踩在了铝盆沿上,两只脚在铝盆的沿上连走了好几步,铝盆随着二东子前行了10几米后到了院子中间稳稳当当的站了下来。

    一只铝盆最多只有二斤,二东子起码120斤,居然能踩着铝盆跑了好几步,盆不翻,人不倒,这不是轻功是什么?!就算不是轻功,那也是超强的平衡本领。据说二东子踩着铝盆跑的那几步,就像是醉拳里的步伐一样,看样子仿佛随时要摔倒,但就是摔不倒。

    可轻功毕竟只是二东子作为扒手的必要的逃生手段,一旦要是真刀真枪的动起手来,二东子的确没有太大的本事。

    二东子刚刚站稳,院子里所有的张浩然的弟子都围了上来。就在二东子踌躇是回去救郝土匪还是自己先跑这么一小会儿,一群人又围了上来。二东子只能跑,二东子没有朝两米多高的院墙跑去,而是回头朝张浩然家那个足足四米高的房子跑了回去。

    据说二东子的身子轻得像只风筝,腾腾腾三步就上了房子的半腰儿位置,奋力向上一跃,抓到了房檐上的一块瓦片,黑暗中,二东子也看不见别的东西。

    该二东子倒霉,那块灰瓦年岁忒久了,忒脆了。哪经得住二东子这么抓啊!二东子刚抓到那片瓦,那瓦就断了两段!二东子连人带瓦一起跌落了下来。据说以二东子的本事,即使那片瓦是活动的而且一抓就掉的,他也能在借一下力之后再抓住别的东西掉不下来,可偏偏他抓到的那片瓦太脆,根本就没给他借力的机会。

    此时张浩然也从窗户里跳了出来,正好摁住了二东子:“你***还真是个飞贼!”

    二东子瞪着眼睛看着张浩然,一句话也不说。

    贼有贼的本事,不但得胆大心细活儿好,还得要出事儿以后能跑,即使跑不了,也得扛得住打!二东子是贼王,能怕挨打吗?!

    “王罗锅!把他给我绑上!我真要看看这个飞贼究竟有多大本事。绑结实了,看他能不能跑!”

    王罗锅先给了二东子一肘拳,然后才给二东子捆上。二东子一看王罗锅捆自己的手法就知道:这王罗锅,也是个贼!而且,还是个大贼!

    九、扎枪

    王罗锅可以说是张浩然在长春呆了小半年唯一的收获。自从农历二月二那天张浩然被刘海柱和郝土匪追得满街乱窜然后跑路以后,张浩然每每想到这件事,总会有些明媚的悲伤。尽管这悲伤尚未逆流成河,可张浩然身上的痛虽然只难受了几天,但心理上的创伤却使他难受了好几年。

    张浩然有些想明白了,虽然自己组织能力一流而且撒泼耍横能力超一流,但是武力不行就注定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他要找个高手,这个高手还同时还需要是个亡命徒,能跟刘海柱那种混人决一雌雄的亡命徒。这个团伙里,需要张老六这样的狗腿子,也需要王罗锅这样的亡命徒。

    在长春,有人跟张浩然推荐了刚刚刑满释放的长得像是一只类人猿似的王罗锅。据说推荐人一共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单打独斗他谁都不怵。

    第二句是:只要给他口饭吃,他啥都敢干。

    从此,王罗锅就跟了张浩然。张浩然不但给他饭吃,而且给他好饭吃。王罗锅是极少的几个混在我市的外地混子之一,而且他是个流星一般的人物,但就是这个流星般的人物,给我市的江湖带来了传颂至今的传奇故事。

    王罗锅这个人出生地不详,只能确定他是个东北人。年龄也不详,只能大概估计他在1982年时大概在40-50之间。他的履历也不详,只能确定他自从解放以后从没有完整的一年在监狱外面度过。都说他其实不是城市户口,是个农村人。在那个人口严格限制流动的年代,他却常年生活在城市。他还是最早被定性为黑五类的人。所谓黑五类,无非就是“地富反坏右”等五类,可他不是地主、不是富农、不是反动派更不是右派。对,他就占那个“坏”字。他有多坏?斗殴、盗窃、抢劫、**等案件,他犯过一遍!

    有人去过他农村的家,据说他家离长春不远。他家所有的家当就是一张落满了灰的炕席,连一床被褥都没有。再看窗户,那木头窗户扇子上也连一片玻璃都没有。据说家里还有一口水缸,可那水缸已经裂了大纹,根本没法装水。

    人家问他:“你家咋还能有口水缸呢?”

    他的回答让人家不知道该如何接茬:“这水缸是我爸被政府枪决前两天买的。”

    王罗锅十几年不回一次家,但是一回去,却发现全村的人都认识他!连7、8岁的小孩都知道他!一见他回村,所有人在外面乘凉的人全都回家,进了家院就把自己家拴着的狗解开,恨不得拿个二杠子把大门顶上。

    顶上也没用,难不成还不出来了?王罗锅在家里呆了两天,根本不生火,却天天好酒好菜。酒菜都是到了饭口,王罗锅看谁家烟囱冒烟就上谁家去端的。

    看了没?王罗锅就这么个玩意儿,纯光棍汉一条。那双虎眼一瞪,人见人怕。张浩然有了这么一个人在身边,那真是如虎添翼。东霸天就是死了,即使是活着敢再来跟张浩然扎中华烟,那张浩然就让这王罗锅给东霸天送去,东霸天敢要不?

    东霸天再有精神病,他终究是个人,可这王罗锅,根本就不是个人!是兽类!什么人能跟兽搏击啊?

    二东子这人永远都是不服不忿,被王罗锅绑上了还是棱着眼睛盯着王罗锅看。

    王罗锅根本也没废话,抡起胳膊肘子照二东子的胸口又是一下,二东子眼前一黑险些没吐血,但还是咬牙撑着,二东子还继续盯着王罗锅看,王罗锅又是一肘拳,二东子胸口一闷,彻底昏过去了。

    二东子刚昏过去,张浩然提着个镐把进来了,二话没说抡起镐把朝绑在长条凳上的郝土匪膝盖就砸了过去。郝土匪一声闷哼,膝盖骨被砸碎了。

    郝土匪咬牙说:“有种,你整死我。”

    王罗锅呲着大白牙笑了:“想死还不容易?”

    王罗锅接过张浩然的镐把,跟郝土匪说:“我就照着刚才那地方再来一下,怎么样?!”

    郝土匪疼得汗直滴答,说:“行!”

    王罗锅真不怕激将,抡起了镐把……

    张浩然伸手拦住了王罗锅:等等,先把二东子弄醒。

    两盆凉水泼了上去,二东子醒了,连咳了三口血,全是黑色的血。

    “二东子,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浩然说。

    “……”二东子气还没接上来,说不出话。

    “我面子是给够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咋了?说不出来话?你点头那就是答应,摇头就是不答应。行不?”

    二东子直勾勾的盯着张浩然,不点头也不摇头。

    “跟着我,没的说,我还把你当个人看。这郝土匪,我也马上给他送医院里去,医药费我全掏,营养费我也给的足足的。”

    二东子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我洗手了……”

    “洗手?!真***牛逼!”张浩然伸出了大拇指,转头跟张老六说:“小六子,点火,烧壶开水!我让他洗!让他自己洗!让他洗干净了!”

    “好嘞!”张老六拿着壶真去烧水了。

    一会儿功夫,水壶滋滋的响了,水烧开了。

    张浩然发话了:“张老六,水开了是吧?!快把水拿来,不用拿盆了,直接让他在水壶里洗就行了。”

    “好嘞!”

    “王罗锅啊!把他那手给我解开!我看着他洗!他洗完了我就放他走。”

    王罗锅真解开了二东子那两只手。

    滚烫滚烫的100度水摆在了二东子面前。

    张浩然说:“也就是用这水洗你的手,能洗干净。你那两只手,摸过多少不该摸的钱包,坑害了多少人?!你就说说你这手,不用开水洗,能行吗?”

    张浩然讲大道理,还是有一套的。他这几句话说完,连二东子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真是得用这开水洗手了。可这还冒着泡的滚烫的水,二东子怎么也舍不得把自己这双修炼了20年的手放进去。

    手放进去,离煮熟了就不远了。

    “你到底洗不洗啊?!再不洗水凉了,我还得重新烧!”张浩然点着二东子的脑门问。

    张浩然是恨透了让他栽面儿的刘海柱、郝土匪、二东子他们几个人,如果不是图二东子这手艺,张浩然早就按捺不住了。

    二东子几次想狠心把这双手插进开水里,但就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你这就是不洗了?现在再洗也来不及了,水凉喽。这样吧,水再烧开点儿,我带你去灶台,我帮你洗!”接着,张浩然又喊了声:“张老六,继续烧水!”

    二东子脸刷白,他知道今天要是不答应张浩然,张浩然肯定是要动手了。不管怎么说,张浩然也是个成名已久的大哥,虽然说是怕过东霸天又栽在过刘海柱手里,可毕竟顶个响名。今天既然在这些兄弟面前说要办了二东子,那肯定是要办了。

    张浩然话音刚落,外面的大铁门被敲响了,一听这敲门声,就不是个好动静。

    “张老六,出去看看谁在敲门?”

    “好嘞!”张老六颠颠的出去开门了。

    张老六边开门边问:“谁呀!?轻点敲!”

    “卢松!”

    张老六一听这俩字,赶紧又想把门闩插上。可是已经晚了,卢松已经破门而入,站在门口的张老六被一涌而入的卢松等人撞了个大趔趄。

    卢松等10来个人站在院中间,卢松喊:“郝土匪呢?!”

    “卢老大,干死他们!”在屋里绑着的郝土匪吼了一句。

    “张浩然,出来!”

    张浩然拖着镐把出来了,身后跟着王罗锅。张浩然说:“卢松你真牛逼,都打上门来了。这个门,是你说进就能进的吗?”

    张浩然这又高又壮的彪形大汉站在又矮又瘦卢松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完全像是巨人国的在欺负小人国的。

    可卢松这小人国的气势根本就不输给张浩然。“郝土匪,你出来!”卢松没理会张浩然,直接要往屋里走。

    张浩然说:“慢着,想进这个门,先过我这关。”

    张浩然的兄弟们都迅速站到了张浩然的身后,和卢松带来的人对峙了起来。张浩然的兄弟加起来大概20左右个,卢松的兄弟少一些,也就是10来个。而且,这里还是张浩然的主场,主场作战,总会有些心理上的优势。看似打上门来的卢松没任何优势。

    可卢松不慌不忙,慢慢的拔下了手中一个棍子状的东西的套子。

    在张浩然家那起码180瓦的门灯下,所有人都看见了:卢松居然拿的是一把红缨枪!点钢枪!这红缨枪比身高不足160cm卢松都高!这东西,除了在小说上和评书里听过,谁见过真的?!可卢松就拿了这么一把!而且,卢松身后的曾老癞也拿了这么一把!

    这绝对是我市冷兵器时代的巅峰之战!因为在中国古代,历来点钢枪都是战士们的首选,据说在元代之前,绝大多数的厮杀都是在钢枪、浑铁枪之间进行,直到明代以后,兵器才开始多样化。为什么战士们都用钢枪?原因只有一个:杀敌的威力太强,只要被抡圆了力气扎上,肯定是个对穿,非死即残。在医疗不发达的时代,根本就不必准确的扎在心脏上,只要扎到敌人的肚子上,即使当场不死,事后也必死无疑。

    自从卢松和东霸天一战过后两个月,满血复活了的卢松就开始反思为什么会输给东霸天。为此事,卢松去请教了张岳的爸爸,也就是老土匪。老土匪说:就你这1米5几的小个,要是跟人家干,肯定是吃亏,必须在兵器上多下功夫。卢松问什么兵器合适。老土匪就说了仨字:红缨枪。随后,卢松就找铁匠打了两把乌黑乌黑的红缨枪,除了没那装饰用的红樱外,和真红缨枪没任何区别。但是就因为这浑铁枪没有这红樱,所以大家给这枪取了个名字:扎枪!

    连王罗锅见到这扎枪都懵了。哪有打架用这个的?这***绝对是杀人的工具!东霸天死后,社会上最大的两个团伙就是张浩然和卢松两帮。今天,在张浩然家的这个大院里,决战就要开始了。

    张浩然虽然见到这扎枪也有点渗得慌,但是自恃人多势众,而且手里也有家伙,所以嘴上还不吃亏:“郝土匪和二东子都在里面绑着,有本事你就把他们带走。没本事,那你卢松也得给留在这。”

    卢松瘪着嘴说:“把我留这,你得有那本事。”

    张浩然拖着镐把迎了上来,指着卢松鼻子骂:“操你妈!”

    卢松连人带扎枪一起扑向了张浩然,卢松那天是习惯性的倒握着扎枪,径直朝张浩然的肚子扎了过去。

    张浩然情急之下,抡起了镐把一挡。可镐头哪儿有扎枪轻便灵活啊,虽然卢松的扎枪被荡开偏了方向,可依然从张浩然的腰部滑过,张浩然的腰上顿时多了条血杠子。张浩然吃痛,想抡起镐头反击,可卢松的扎枪又扎了过来,这次是直接照胸口扎了过去。张浩然一侧身,扎枪扎在了肩胛骨处。

    趁卢松拔枪之际,王罗锅双手攥住了扎枪的杆儿。王罗锅的力气绝非卢松可比,只一扭就险些把卢松的扎枪夺了过去。可就在这时,曾老癞的扎枪也扎向了王罗锅,王罗锅只好松手,侧身躲开曾老癞的扎枪。卢松抡起扎枪又朝王罗锅扎了过去,王罗锅转身躲开就跑。卢松又朝张浩然扎了过去,张浩然扔掉了镐把也转头就往屋里跑,卢松一扎枪又扎在了张浩然的屁股上,张浩然一声惨叫钻进了屋。

    张浩然的兄弟们逃跑显然都没张浩然快,历次逃跑都是张浩然占先,跑的快的跟着张浩然钻进了屋,跑的慢的在院子里被两杆大扎枪扎得四散而逃。整个院子里的人,就像是鸡圈炸了窝一样,鸡飞狗跳。

    两杆大扎枪带着7、8把枪刺,追着这群张浩然的弟子到处跑。张浩然的弟子们虽然手里也有砍刀等武器,可是在这两把大扎枪面前,简直像是玩具一样。身手好的跳墙跑了,身手差的也钻窗户进了屋。

    一分钟时间不到,整个院子里留下的全是卢松的人。屋门和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这群人手脚怎么灵活。

    卢松也不敢贸然进房间,因为自己这大扎枪虽然在院子里所向披靡,但是进了房间以后能发挥多少威力还未可知。卢松也注意到了王罗锅这个生面孔,虽然刚才自己手中的扎枪没被王罗锅夺去,但是进了房间却很难说。再说,刚才是两杆扎枪把张浩然等人杀了个措手不及,虽然现在张浩然的弟子跑了5、6个,可房间里起码还有15、6个。再进去,敌众我寡。

    卢松这人能成为土匪大院的大哥绝对不是光凭着讲义气,他的头脑也是绝对够用。

    “把窗户都给砸开!”卢松开始砸玻璃了。

    扎枪一抡,玻璃稀里哗啦碎一地,再一抡,又是稀里哗啦碎一地。2、3分钟时间,张浩然家的玻璃没一块完整的。

    “不开门是吧?!我们从窗户进!”卢松说。

    卢松话音刚落,只见王罗锅用铁锉子装满了烧红的碳奔到了窗前,一锉子的碳全从砸碎了的窗户里扬了出来。卢松等人赶紧躲。

    这时,张浩然说话了:“卢松,差不多行了吧!该砸的你也砸了,该扎的你也扎了!”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曾老癞!咱从窗户进,扎死一个算一个!”卢松继续吓唬张浩然。

    “行吧!你爱扎死谁就扎死谁,我就把二东子和这姓郝的弄死算了。”

    “你***敢。”

    “操,你都要扎死我了我还不找俩垫背的?卢松啊,今天这是在我家,差不多就行了。”

    “行个鸡ba毛!”

    “懒的跟你废话!王罗锅,拿刀来,我先扎死这姓郝的!”

    “你给我放人!”卢松急了,他也担心张浩然狗急跳墙。

    “放人,行啊!我放了人,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

    “别***废话了!放人!”

    卢松这人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他可不是癞皮狗。用他的话说,他那唾沫星子,也是钉子。

    二东子架着郝土匪出来了,郝土匪根本没法走路,单腿蹦,脸色刷白,全是汗。

    看着郝土匪的腿和被绳子绑的印,卢松扔下一句:“张浩然,这事儿没完!”

    “行吧!没完是吧?!没完我等你!”张浩然看似还挺硬。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