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章:飞贼 5、肌肤之亲

    “柱子,这是郑丽,认识吧?!”老魏头介绍。

    “在家里见过一次,也总看见从这过。”刘海柱站了起来。

    “这孩子脸皮太薄,我昨天说有什么活儿要干就找你,可她这车子坏成了这样,也不去找你。我要是不把她带来,她还不好意思来呢。”老魏头说。

    “谢谢魏大爷。”

    “谢啥啊谢,要谢就谢这柱子吧!大的忙他也帮不上,帮忙干点体力活儿,扛个东西没啥问题。”

    “那谢谢柱子哥。”郑丽说话倒是挺大方的。

    刘海柱说:“啥帮忙不帮忙的,有事就说话。”

    老魏头说:“那你帮她好好修修,我回家了。”老魏头拄着拐棍又走了。

    刘海柱说:“你这车子得大修,没个3、4个小时下不来,你把车子就放这吧!下午来拿。”

    “行啊!那我先走,下午过来拿。”郑丽说。

    越来越接近中午,天气也越来越热,刘海柱开始修起了这个自行车。看来老郑家的确是太久没男人了,这个自行车从车闸到链条到论坛都是毛病,如果不修,这自行车已经完全不能骑了。刘海柱本来干活就细再加上觉得亏欠老郑家太多,所以修得格外认真,满头满恼都是汗。

    “柱子哥,喝口水。”郑丽递过了满满一大水瓢水。

    刘海柱擦了把汗接过了水瓢,此时他才仔细的看了一眼郑丽。郑丽高高瘦瘦、皮肤白白,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眼睛下方长着一颗不大不小的泪痣,传说中有这样痣的女人,成年以后将终日以泪洗面。不过,除了这颗痣以外,郑丽绝对可以算作是美女,尤其是气质,在这个以工人为主的工村里,显得与众不同。

    接过了一大瓢水的刘海柱边喝边想:以前真没敢认真看郑丽,想不到郑丽这么漂亮。转眼间,边想边喝水的刘海柱已经灌下了大半瓢。

    郑丽捂着嘴笑了:“你不用一口气把这水全喝完吧!”

    “哦,哈哈。”看到郑丽难得的笑了,刘海柱也笑了。

    “先给我吧!等过一会儿,我再给你接一瓢水。”

    刘海柱朝郑丽笑了笑,虽然郑丽看不太清刘海柱斗笠下的眼睛,但是却能感觉到刘海柱眼睛里的温暖。

    郑丽说:“你其实也没必要非在今天把这车修完吧,这么大热的天,休息一会。”

    “习惯了。”

    “你修了很多年车吗?”

    “恩……其实也没多久了,我以前是开车的。”刘海柱边认真的修车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郑丽对话。

    “开车那么好的工作,怎么不干了?”

    “我……因为打架,开除了呗。”

    “打架啊?真看不出,你这么好的人,还会打架。”郑丽蹲下了身子,跟刘海柱聊。

    “……”刘海柱苦笑。

    “你肯定是帮别人出头才打的架吧!我觉得你是好人。”

    “我……我不算。”

    “你就是好人!对了,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不戴个草帽啊?你怎么戴着这么个斗笠?”

    “以前打架的时候把头打破了,一直没好,斗笠硬,戴上安全点。”刘海柱再也不愿意说谎了,把自己以前干的那点破事儿都说出来了。

    “哎呀……打成这个样子。”郑丽很同情的看着刘海柱。

    刘海柱不知道该如何接茬,只好笑笑。

    “那我先走了,一会再给你送水来。”

    “恩……”

    简单的几句对话,刘海柱明显的感觉到,郑丽是个善良而单纯的人。只是可怜这个郑丽,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郑丽刚走没多远,林三又溜达了过来。林三还穿着早上那身衣服,唯一的区别就是把红背心脱掉了搭在了肩上。刘海柱虽然在低着头修自行车,但光看林三那双破黄胶鞋和那条脏兮兮的工作裤,刘海柱就知道是林三。

    刘海柱自从知道林三是因为救人才弄瞎的一只眼睛以后,对他似乎没那么厌恶了。说:“林三,又要借钱买止疼片?”

    “别以为我一来就是借钱,我问你,你刚才跟郑丽都唠啥了?”

    “没唠啥,我和他唠啥你也管的着?”

    “我管不着,但是我告诉你,你和那郑丽少来往啊。”

    “……”刘海柱冷哼了一声,没答话,继续专心的干自己的活儿。

    “我这是为你好,你知道郑丽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啊?”

    “她是倒霉蛋!谁认识她谁倒霉!”

    “你这么说人家干啥?!”刘海柱恼了。

    “哎,你看你,我真是为你好,你知道不?她以前跟我处对象,结果我被炸成了现在这德性。后来她又找了个对象,那小子跟倒霉,结婚仨月被炸死了!谁跟她说句话谁都倒霉!”

    “……”刘海柱默不作声。

    “知道了不?知道了就行了。”林三转身走了。

    林三走了不一会儿,已是乌云密布,看样子,闷了一天的大雨终于要下来了,此时自行车也修得差不多了,郑丽过来取走了自行车:“下雨了,赶紧回去吧!”

    刘海柱刚要答话,忽然想起了林三刚说的那句“谁跟她说句话都倒霉”,不禁迟疑了一下。

    “真的要下雨了,还不快走?我帮你收拾。”郑丽麻利着呢,直接动手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个人能收拾。”刘海柱觉得不好意思。

    “还说不用呢?这么多东西,雨马上就要下来了。”

    郑丽帮着刘海柱把东西全拿回了家,简单跟老魏头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走了。

    老魏头看着郑丽的背影说:“你看,郑丽这孩子,多好。”

    “恩……”刘海柱和老魏头边说话边进了屋。

    “怎么了?”

    “她以前跟林三处过对象?”

    “怎么这么问?”

    “林三说的。是不是林三的眼睛瞎了,然后郑丽就不要他了?”

    “他俩处没处对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林三以前喜欢郑丽。可林三眼睛瞎了以后性格也***变了,你知道以前林三是什么人吗?这孩子小时候过年时看我们家吃猪肉,叫他进来都不进来,他说他们家过年也有猪肉吃。他们家哪儿有猪肉吃啊,这孩子从小自尊心特强。”

    “跟你说过吧?他没事儿就跟我要钱,一要钱就去买止疼片。”

    暴雨“哗”的一下下来了,外面电闪雷鸣,才下午5、6点钟,却像是深夜一样。

    老魏头用他那一贯目中无人的眼神望着窗外说:“一般来说,人的性格一辈子也难变。但是有时候吧,人性格变化就是那么几天的事儿,本来他就瞎了只眼睛,然后再受点刺激,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

    “谁刺激他了?”

    “太多的人了。本来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儿,一下变成了现在这样,谁看见他不多看两眼?他自尊心那么强,肯定受不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就是他刚出事儿的那些天,挺多人都同情他,都去看他,可是过了些日子谁还记得他?都忘了,人这玩意儿,就是容易忘事儿。当时大家都给他捐钱捐物的,可也就是那么几天。现在忘了,都忘了。人能指望谁啊?只能靠自己,自己的罪,只能自己受着。”

    “那他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吧?”

    “他救那人,都个把月不看他一次。他救人的事儿那可是白纸黑字的在报纸上登着,奖状什么的一大堆,可那有个屁用?能当饭吃?”

    “那以后我还真得多帮帮他。”

    “帮?!你怎么帮?你看看他现在变成了个什么玩意儿。”

    “无赖。”

    “对,无赖。老天爷让他变成的无赖,没办法。”老魏头叹了口气。

    轰隆隆的一阵雷声过后,老魏头又继续说了:“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发现了,人有时候还不得不信命。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不管多小,哪管只是个村子,里面的人里肯定有一个傻子,肯定还有个无赖。咱们这大岳四工村里,以前什么都有,就是没无赖。现在好,老天爷给咱们安排了一个。”

    刘海柱认真的咀嚼着老魏头的话。

    老魏头继续说:“跟谁斗也别跟无赖斗,人家林三都说了,我就掐你媳妇屁股了,怎么着吧!你打死我?你打死我你得偿命。我就摸你家姑娘胸脯了,怎么着吧!你报官把我抓进去?好啊,反正我肯定不是死刑,等我出来,我给你灭门!就这大岳四工村里,谁敢惹他啊?他活腻歪了,咱可没活腻歪!”

    “那你还不收拾他?”

    “在这工村里,他也就是给我点面子吧。给我面子,也是因为我岁数大,敬着我。”

    “他敢不敬着你吗?”

    老魏头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七个字:“敢不敬我,我除害!”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照在了老魏头的脸上。刘海柱看着老魏头那双眼睛,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知道,老魏头真不是说笑,他是真敢除了林三。自己也干了坏事儿,一旦被老魏头知道,会不会也把自己除了呢?!

    十二、肌肤之亲

    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临到天亮,雨才停。

    第二天一早,刘海柱正要开门出摊的时候。郑丽又来了,一看郑丽那张疲惫的脸,就知道她昨夜又没睡好。

    老魏头说:“姑娘,怎么了?”

    “家里漏雨了,整个炕上都是水,我们一家人在凳子上坐了一夜没睡。”

    “那你们怎么不来我们家啊?”

    “这,不太方便吧!再说,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也没法修房子。”

    “柱子,你还看什么呢?还不去看看他家房子漏成什么样儿了?”

    郑丽说:“柱子哥,又得麻烦你了。”

    刘海柱笑笑,跟着郑丽走了。

    刘海柱推开门一看,外面的小巷已经成河了。本来这工村就全是些违章建筑,所谓的排水系统就是后来弄的几口下水井。下了这么大的雨,就靠着几口破井,显然是不够的。

    这本来就不平整的小巷,如此一来更是坑坑洼洼。即使刘海柱穿着齐膝的黑色大水靴,深一脚浅一脚的,也不免灌进水靴里不少水。

    郑丽没穿水靴,穿着凉鞋挽着裤腿走路,走着走着“哎呀”一声,脚一滑,眼看就要栽进水里。刘海柱赶紧一拉,郑丽才没栽倒。

    “没事吧?”刘海柱问。

    “脚脖子崴了。”

    “那……我搀着你走?”

    “恩。”

    刘海柱搀着郑丽在水里又走了几步,郑丽的表情实在是痛苦,疼得直冒虚汗:“柱子哥,我这脚……太疼。”

    刘海柱也看出来了,这郑丽的脚,是没法走路了,可自己也不方便背,找个女人背吧?!可刘海柱举目四顾,也看不到一个女人走过来。这大雨的天、泥泞的路,谁没事儿出来啊!

    俩人足足在水里站了三分钟,看样子,郑丽也不好意思让刘海柱背。郑丽是个寡妇,那个年代,别说背着,就说俩人像现在这样搀扶着,也有人说闲话。

    刘海柱琢磨着总不能就这么僵持在这吧?!狠了狠心,说:“郑丽,要么,我背你吧。”

    “这……”

    “来吧!”刘海柱弓着腰,凑了过来。

    郑丽没再答话,趴在了刘海柱身上。

    郑丽这软绵绵的身子往刘海柱身上一趴,刘海柱不禁心中一荡。夏天穿的衣服本来就薄,再贴得这么近,刘海柱的脸先红了。这么多年,他还没跟谁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呢。以前跟周萌是谈过恋爱,可是俩人一直以礼相待,始终未越雷池半步。可跟这郑丽才认识了一天,俩人就这么近的贴在一起,刘海柱也觉得害臊,尤其是怕被别人看见。

    刘海柱脸通红的背着郑丽走,郑丽脸红不红不知道。反正,俩人这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没说话其实更尴尬,只是刘海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说来也奇怪,刚才不背的时候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现在把郑丽背到了身上,路上的人却多了起来。可是人多了总不能把郑丽放下交给别人吧?刘海柱的脸都发烫了,根本就不敢看路人。

    这个工村一共就那么一万多人,就算是互相不认识,起码也是脸熟。跟郑丽打招呼的还真不少。无论别人跟郑丽说什么,郑丽都回答一句:“刚才,我把脚崴了……”

    刘海柱这一路,神智有点恍惚,不知道是怎么走到的老郑家。直到进了老郑家,刘海柱才缓过神来。

    一进门,刘海柱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老郑太太。这老郑太太穿着黑色斜襟褂子,满头白发,一脸的褶子,再加上一双浑浊的眼睛,刘海柱一看心里又是一激灵:这个本来就可怜的老太太,自己又给人家雪上加霜了。

    郑丽说话了:“妈,我脚崴了,是柱子哥把我背回来的。”

    “哦,脚崴了。”老郑太太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喃喃。可能是老郑太太遭遇过的苦难已经太多,已经无暇顾及崴脚这样的小事了。

    刘海柱把郑丽放在了椅子上,心还在噗通噗通的跳。

    大嫂也进门了,说:“这是魏大爷家的亲戚吧?在魏大爷家见过。”

    “是啊,昨天就是他帮咱们把自行车修好的。”

    刘海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大嫂说:“你看,又麻烦你了,我们家,现在也没个男人。”

    “没事,这都是小忙。”

    话说着,刘海柱不经意间转了下头,看到了挂在缝纫机正上方的相框里的一张照片:那张黑白照片里,一共三个人,左边的一个是大嫂,中间的一个是胖胖的宝宝,右边还有一个穿军装的。这个穿军装的,正是在火车上被二东子扒窃的那位。大嫂和军人,笑得都很矜持。只有宝宝,笑得夸张又甜美。

    刘海柱呆呆的看着这张照片,一动不动。他早就知道二东子扒窃的就是这个老郑,可当真亲眼看到这张照片时,还是觉得像是被电击中了一样。

    “怎么了?”大嫂问。

    “没怎么,哪儿漏雨啊?”刘海柱赶紧转移话题。

    此时刘海柱才开始抬头朝房顶望去,他发现顶棚上糊的报纸已经全湿透了,多数都散落了下来,放眼望去,黑洞洞的。再低头一看,整个大炕上积了不少水,这炕是没法再睡了,随时可能坍。

    人一旦倒霉起来,肯定不是一件事两件事倒霉,那是事事都倒霉。啥叫家破人亡?!看着这一家子,就明白了。

    情况比刘海柱想的严重多了。本来刘海柱以为只要修修房顶就行了呢,哪知道,三间房子里面漏了两间,只有最东边的一张单人床还能勉强住人。

    刘海柱说:“这活儿可不是一天半天能干完的,就算是我把顶棚今天弄好了,晚上你们睡哪儿?”

    “我们也愁这事儿呢,晚上不行就得睡地上了。”

    “别呀,我回去跟魏叔商量商量。要么你们去那睡吧。你们娘仨,还有个孩子,四口人,就那一张单人床,怎么睡啊?”刘海柱和老魏头骨子里是一样的人,所以连商量都不商量,就直接给老魏做主了。

    “这不太合适吧!那你们住哪儿啊?”

    “换房子住几天吧!我把我在魏叔那张单人床搬来,这样,咱们两家人不就住开了吗?”

    大嫂说:“你可真是个好人,要是没你们这样的好人帮忙,我们这家人的日子可咋过啊。”

    刘海柱一听这话,脸臊得通红,比背着郑丽的时候还红:“那就这样吧!一会儿我回去跟魏叔说一声,帮你们把行李搬过去。”

    “你们可真是……哎……”大嫂挺感动。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郑丽眼眶红红的。

    这时,老郑家的孩子走进来了。这孩子患上的“舞蹈症”可真不轻,不但比别的孩子瘦上好几圈,而且走路还像唐老鸭似的,看样子随时可能摔倒。

    大嫂说:“这是我们家孩子,晓峰。”

    “哦,你们孩子……”刘海柱也不知道说啥好。

    “来,这是……柱子叔叔。”大嫂也不知道刘海柱的全名叫啥。

    “柱……子叔……叔。”晓峰怯生生的说了一句。这孩子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使劲听才能听懂他说的是啥。

    刘海柱看着这一家人,心都要碎了,他觉得自己再在这个家呆下去就要崩溃了。他不敢再多呆了。

    “我先回去,跟魏叔说一下,然后就回来帮你搬行李,也回去拿点东西。”

    刘海柱回去的路,比来的时候走得还恍惚。脑中是那个黑洞洞的顶棚、是那个马上就要坍塌的土炕、是老太太那一头白发、是那镜框里的那一家三口的合影、是郑丽那双发红的眼睛、是那个患有舞蹈症的晓峰……

    到了家里,刘海柱跟老魏说:“老郑家没法住人了,就一间房子还能住,也就能住俩人。我跟他们说,咱们换房子住。”

    老魏喊了一嗓子:“咋了?!这是你家还是我家?!你替我当家了?!”

    刘海柱背老魏这一嗓子吓楞了:“我……”

    老魏头看到刘海柱窘迫的样子,十分难得的笑了笑,斩钉截铁的说了句:“你这个家,当得好。”

    刘海柱这才缓过神来。老魏头又朝刘海柱笑了笑,那双向来目中无人的眼睛里,居然有了点人味。

    刘海柱说:“那我就搬我这单人床了啊。”

    “甭搬!”

    “那我睡啥?”

    “你该睡哪儿睡哪儿,我不睡寡妇家。我去我姑娘家睡!”说完,老魏头拄着拐棍走了,头都不回。

    刘海柱现在算是看透了老魏头了,这个人看起来比谁都横,说话也比谁都难听,但是那心眼,真是比谁都好。

    从那天开始,刘海柱白天修自行车,晚上修房子。这修房子可是个浩大的工程,就算是找个小施工队来干,恐怕也得干上一个礼拜,可刘海柱从拉砖到和泥,全是自己一个人干!

    白天刘海柱修10个小时自行车,晚上再点着门灯在院子里干上4、5个小时。累!刘海柱就是想让自己累,和泥用最大的力气去和,打水用最大的力气去打,本来用两分的力气就能完成的活儿,刘海柱非用12分的力气去做。他就是要累到自己,惩罚自己,用自己的汗弥补自己的过失。

    身体太累,晚上就不容易做梦。在这个破败的家里,能做什么样的好梦?刘海柱晚上根本就不敢去挂着相框的那个房间里,因为他一进那个房间就忍不住看那个相框,那黑色的大相框里不仅有那一家三口的照片,还有老郑头、郑大、郑二……看着这样一张张照片再看看这房子,什么人能踏踏实实的睡着?

    郑丽对刘海柱还是不错。自从和老魏头换了房子以后,每天都往刘海柱的修车摊送饭。刘海柱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郑丽总给自己送饭,被人看见怪不好意思的。可人家郑丽好像根本不这样想,管有人没人呢,送完了饭还不走,还蹲着跟刘海柱聊聊天。

    郑丽说:“我妈说在魏叔家住的挺舒服的,你不用非着急把活儿干完。昨天你又干到了几点?”

    “10点吧,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边听收音机边干活儿。”

    “今天这饭好吃吗?”

    “好吃!”刘海柱狼吞虎咽。

    “我妈就喜欢能吃的小伙儿,我妈觉得,能吃就是能干。”

    “啊,我……”刘海柱再迟钝,也听出了郑丽话中有话。郑丽就是在说,她妈妈喜欢他。

    “不能吃的人,肯定也不能干活。一个男人,不能干活怎么撑起这个家啊。我那俩哥哥干活都不行,都不如你。”

    “我其实干的也不好,瞎忙活呗!”

    “我真挺想帮帮你的,有什么活我能帮上忙,就找我啊!”

    “好,好。”

    郑丽走了,刘海柱又开始心神不宁了:郑丽显然是对自己有意思,可自己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跟郑丽真的成家呢?

    男人和女人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感觉明显就会不一样。现在刘海柱一看见郑丽,就会想起那天她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从那天以后,郑丽就经常去帮刘海柱干活。刘海柱干活的时候一般都是晚上,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外人还以为他俩真搞对象了呢。接触和了解也越来越多,刘海柱也越来越喜欢郑丽。郑丽的性格活泼开朗,爱说爱笑。即使是家中遇上了这么多事,可还是很乐观的看待人生。如果老郑家没郑丽这么个姑娘,可能真的维持不下去了。

    郑丽的工作是会计,有时候也挺忙,但是再忙,她都忘不了按时给刘海柱送饭,都忘不了晚上回到院子中帮帮刘海柱,即使帮不上什么忙,那也陪刘海柱聊上几句。

    刘海柱也不知道将来会跟郑丽怎样,就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反正,一天要是见不到郑丽,就觉得心里没着没落的。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老魏头去看刘海柱的时候,郑丽不在,刘海柱正一个人在玩命的和泥呢,他那和泥的架势恶狠狠的。

    “你***会不会和泥?!”老魏头拄着拐棍骂。

    “来了,魏叔。”刘海柱停下了。

    “泥得罪你了?你用那么大的劲儿。”

    “嘿嘿。”刘海柱讪笑。

    “你这几天在哪儿吃呢?自己做?”

    “郑丽给我送饭。”

    “哦?!给你送饭?挺好啊!”

    “郑丽是挺好的。”

    “对,我最见不惯这工村里那帮闲逼扯淡说什么郑丽是灾星了,哪儿来的灾星?谁这么说我就骂谁,都***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还有挺多人喜欢郑丽啊?”

    老魏头打了个冷哼:“就这矿上,啥都缺,就不缺长着根鸡ba的爷们。”

    “那郑丽怎么一直不找对象?”

    “她那对象不是没死多久嘛,再说,林三说了:我林三吃不到的东西,我给你在上面吐口唾沫。我林三喝不到的东西,我给你往上面撒泡尿。谁要是敢跟郑丽搞对象,我抱着雷管把他们家给炸平了!”

    “他还真敢炸?!他也太不是人了吧!”

    “敢不敢咱就不知道了,但是他把话撂这了,还谁敢打郑丽的主意?对了,你,是不是挺喜欢郑丽的?”

    “我?我……”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