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工村 2、战略撤退

    第二天一早,院子里面3、5个壮小伙子在那用玻璃腻子给窗户腻玻璃,老魏头拄着拐棍,自己坐在了老郑家门口。老魏头一大早上就让刘海柱继续去修自行车了。他跟刘海柱说:事情,由他来解决,他这张老脸,还能管点用。

    老魏头了解犯罪心理,一般干了坏事儿的人,总是会忍不住跑回犯罪现场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老魏头就在这等着,林三早晚会来。

    到了中午,这些小伙子弄完了玻璃,老魏头把他们都打发去了自己姑娘家吃顿饭,然后自己不吃,继续等林三。

    东北夏天的太阳毒啊,尤其是正午的太阳,照在人脸上,火辣辣的像是针扎的似的。可老魏头不怕,虽然顶着正午的大太阳,却看似悠然自得,像是在夏天的黄昏在大树下乘凉似的。

    路过的人跟老魏头打招呼:“老魏,这么热的天,在外面坐着干啥?还不快回屋?”

    “心静自然凉!”老魏说。

    老魏可能真的达到了心静自然凉的境界。连午饭都没吃,专门坐在这等着林三。

    终于,林三出现了,不是贼眉鼠眼的出现的,是大摇大摆的出现的。虽然那仅有的一只眼睛朝老郑家瞄,但是,还假装大大方方的。不过,林三看见老魏头坐在老郑家门口,还是一愣。俩人眼神对上了,林三想不打招呼也不成。

    “魏叔,这大热的天,在这坐啥啊?石头都要烤化了。”

    “石头要烤化了,那玻璃呢?也都烤化了吗?”

    “玻璃,啥玻璃?”

    “你别***跟我装傻冲楞,你自己干了啥你不知道啊?”

    “魏叔,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

    “听不懂是吧?来,你往前走,走我跟前儿。来我跟前儿我跟你说。”老魏头招呼林三过来。

    林三知道老魏头要抡拐棍揍他,他才不往前走呢。

    “魏叔有啥事儿说呗!你底气那么足,你说啥我肯定听得见。”

    “你不是说你听不懂我说的玻璃的事儿吗?我今天非让你明白明白!!”

    “魏叔,真不是我砸的!”

    “啥?!啥砸了??玻璃砸了吧!你咋知道他们家玻璃被砸了?”

    “不是,不是,我……”林三一下说走嘴了,还没想好咋解释。

    “三儿,我看你从小长到大,觉得你小子本性不坏,谁知道你现在变成这样!人家老郑家这一家几个寡妇?!你数数!你还砸人家玻璃,也太***没品了吧!你不是想当流氓吗?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就没你这样的流氓!”

    “魏叔,真不是我……”

    “还嘴硬,是吧!?你也是个可怜人,你这可怜人都不知道同情人家老郑家的可怜人?!就因为人家不跟你搞对象你就干这事儿?我告诉你,你要是就这样,一辈子你也找不到对象!修车子的柱子是我侄子,亲侄子,他就跟郑丽搞对象了!我今天把话撂这,你要是敢再打郑丽的主意,我轻饶不了你!”

    林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说:“魏叔,你别说话那么难听。”

    “什么难听不难听的,看你也是个可怜人,今天我饶你一次。你要是有下一次,只要我老魏头有一口气在,肯定弄死你!我***为民除害!你知道我为啥没去你家找你吗?就是想给你留点面子,别让你们家人再替你操心。”

    林三恨恨的说:“魏叔你教训完了把!教训完了我走了。”

    “滚吧!”

    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的林三觉得十分不爽,顺口说了句:“你这么大岁数了,脾气还这么暴,看你们隔壁那老梁头,那身子多硬棒,比你硬棒吧?!就是脾气暴,一下子得了脑血栓,现在半身不遂了,拉屎撒尿都不能自理了。”

    “我*你八辈祖宗!我就算是半身不遂了也有人替我整死你!你信吧?!”

    “我信,我信!反正你小心点脑血栓!”林三忿忿不平的走了。

    “小兔崽子,我*你八辈祖宗!”老魏头拉着长音骂。

    事实证明,虽然林三敢跟老魏头穷对付几句,但是老魏头这恩威并施的几句话还是相当管用的。因为老魏头一向说到做到,老魏头说敢整死他,那一定是真敢把他弄死。

    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林三始终没敢再干坏事儿,甚至都没去刘海柱那要钱买止疼片。刘海柱变化也挺大,又恢复了以前的形象。白天修车子的时候戴斗笠,晚上就摘了斗笠再换上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深蓝色的裤子、白色的衬衣,再配上一双布鞋,看起来清清爽爽。

    大家都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刘海柱的活儿也干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了往墙上糊报纸的活儿了。糊报纸这事儿,郑丽可真是帮得上忙,每天晚上都和刘海柱俩人一起,刘海柱负责往墙上糊报纸,郑丽负责打面浆打下手,俩人颇有点夫唱妇随的意思。这孤男寡女互相又情投意合,大晚上在一个房间,想不发生什么事儿似乎都很难。

    老魏头也看出来了,刘海柱好像是和郑丽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老魏头说:“柱子,你是不是把人家郑丽给睡了?”

    “这个……?”

    “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娘们?”

    “我就是想,以后咋办呢?我也没法跟人家结婚。”

    “咋没法跟人家结婚?”

    “我在家那边不是犯了事嘛,我总不能把户口本拿过来跟人家结婚。”

    “那也得结!”

    “咋结?!”

    “该办酒办酒,该办啥办啥!登记什么结婚?有我老魏头在,我亲眼见着你俩结婚了,那就是结婚了!领什么证领证。在这大岳四工村,我看谁敢管?”

    “那不领证,以后咋生孩子啥的啊?”

    “现在不领,以后还不领啊?就你犯的那点小破事,在外面躲个一年半载的,回去该送礼送礼,该打点打点,没事儿。”

    “那……就结婚?”

    “结!我说结就结!那么一大家子人,没个男人怎么行?你就倒插门吧!”

    “行!你说吧,啥时候,我跟郑丽商量商量。”

    “你们再处俩仨月的!没啥问题就结!”

    “行!对了,魏叔,我想问你件事。”

    “说。”

    “你既然知道是我和二东子偷的粮票,为什么你不问我们粮票到哪儿去了?”

    “我还用问?二东子那样的老手,看见偷的是军用粮票,肯定是直接灭迹了。即使没灭迹,他看见我那天发那么大的火,也该给人家还回去了。他要是想还回去,肯定有他的办法。”

    “我们都扔河里了,早烂了。”

    “要是二东子,或许还真能骗过我。但是你,呵呵,差点儿。”

    刘海柱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行吧,柱子,以前的事别多考虑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那一家老小都照顾好。”

    “我知道了。”

    把秘密说出了以后,刘海柱终于解脱了。他万万没想到,跑路来到了大岳四工村,居然还抱得美人归。

    刘海柱在大岳四工村活得很滋润,但李老棍子等人的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他们一大群人守着一个残棋摊,再能偷能赚几个钱?要不是李老棍子带着的这群西郊的混子普遍吃苦耐劳,恐怕早就跑光了。再说,如果不是李老棍子的堂哥在公安局任职,恐怕李老棍子他们早已被抓起来七八回,甚至连马路对面的铁路公安局都找了市区的公安局几次,明告诉他们那两个残棋摊是连骗带偷。

    李老棍子的堂哥找来了李老棍子,说:“灿然,你们那个残棋摊,还是别摆了,再摆下去我这边肯定是撑不住了。”

    “那不干这个咋办?我们那群兄弟都喝西北风去?”

    “喝西北风也比在监狱里吃窝窝头强吧?你们再这样一个礼拜,肯定被抓。我可救不了你们。”

    “哥,给我出个主意吧。”

    “出啥主意?你们就不能干点正常的生意?”

    “做啥啊?我老婆卖瓜子花生,那倒是正常生意,可一天赚的钱还不够我烟钱呢!”

    “你爱干啥就干啥去!反正,你要是下礼拜还出那个残棋摊,别人不抓你我也抓你!我干了这么多年警察,就没贪赃枉法过,除了为你!你就那么愿意看我跟单位里的同事低声下气的说小话?再说,以后我再说,可能也真不管用。”

    “大哥,你看你说的,不摆了不就行了嘛。”

    “行啊!再让我看见,我肯定轻饶不了你们!”

    李老棍子做事就是果断。跟堂哥谈完话后,李老棍子去了火车站,直接让大家收了象棋摊,连他老婆李主播那卖瓜子的小摊都收了。

    回去的路上,老五问:“李老哥,咱们钱还没赚多少,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去了?”

    “以后不摆这个摊了。”

    “啊?!为什么?那我们吃什么?以后我们还回去当农民?”

    “当农民怎么了?以前你当了20多年农民,不也活得挺好?”

    “那我们以后就继续当农民了?可我愿意在市里过日子啊!”

    “以后的事儿,晚上咱们再聊!晚上让你嫂子给咱们炒几个菜,咱们边喝边聊!”

    大家听着老五和李老棍子的对话,都默不作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残棋摊摆不下去了,连本来很惨淡的生活都无法继续下去了。来到市区吃不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拿着命跟东霸天等人拼。本来想站稳脚跟以后就在市区生活,可以后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李老棍子看着这些不言不语跟着自己这么久的兄弟,也是一阵心酸。他的这些兄弟普遍朴实、不善言辞,不会城里人那么多花花肠子,都像是农村里的那种不嫌家贫的土狗,不管主人多穷、对它多差,它都一心一意的给主人看家。谁要是欺负了主人,它肯定冲上去就是一口。这样的土狗,忠诚得可怜,可怜的忠诚。

    做为主人的李老棍子看着这些情绪消沉的“土狗”兄弟们,实在是心酸。毕竟,他是主人。

    李老棍子想给兄弟们提提精神:“兄弟们,咱们回去好好商量商量,赚大钱!”

    “赚大钱?!打家劫舍啊?抢钱啊?”黄中华说。

    李老棍子一时语塞,因为他也没具体想好究竟要做什么。

    此时李老棍子的贤内助李主播吼了一嗓子:“黄中华,你***会说话吗?就算是打家劫舍,肯定也不要你去!”

    黄中华嘟囔:“打家劫舍谁不敢啊……”

    李主播怒了,唾沫星子横飞:“你就不敢!你就看看你这bi样,出门不让人抢就算了,你还想抢别人?!”

    “嫂子你别骂人啊。”

    “骂的就是你!你成天除了装逼还会干啥?!吹牛逼你顶七八个,真正需要干事儿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我,我,我……”黄中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你,你,你什么你!看你长的,跟个黄鼠狼似的,还好意思叫黄中华?中华什么中华?你可别埋汰中华了!你麻利的给我改名叫黄鼠狼!”

    “我……”黄中华面红耳赤。

    “大家听了没?以后就管他叫黄鼠狼!!大家都听了没?!”

    一路上闷着的大家都笑了,连李老棍子也难得的笑了。因为黄中华天天吹牛装逼,大家也都比较烦他,可是碍于情面,一般人也不好意思像李主播这么呵斥他。而且,大家也没李主播那唇枪舌剑的本事,即使想损黄中华几句,说不定还反过来被黄中华挖苦。

    老五又伸出了大拇指:“嫂子,真有你的,黄鼠狼这个名字怎么就这么好呢?”

    “好个ji巴?!有你啥事儿?!”黄中华不敢跟李主播较劲,可敢跟老五较劲。

    “好就是好,那还用说吗?你长的就是像黄鼠狼。李老哥,你哥不是在公安局吗?能不能把黄中华在户口本上的名字也改成黄鼠狼啊!”

    李老棍子说:“哈哈,改!再麻烦也给他改了!”

    黄中华说:“大哥,嫂子,你们不能这么损我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念过几天书的人,你们要是都管我叫黄鼠狼,我还咋混啊?!”

    李主播说:“就你也好意思说你是念过几天书的人?谁还不知道你?一年级念了两年,两年级也念了两年。”

    “那是开始!后来我学习就好了!”

    老五说:“黄鼠狼啊,咱不吹牛逼行吗?你要是出去吹牛逼,咋吹都行。但是在咱们自己人面前,你还是省了吧!就你那半瓶子醋,就别成天瞎ji巴晃荡了。”

    “你管我叫啥?!”黄中华气得脸通红。

    “黄鼠狼!”

    “你再叫一次?”

    “黄鼠狼!”

    “我*?!”黄中华看样子是想去揪老五的衣领。

    “别闹了!”李老棍子发话了。

    黄中华说:“李老哥你管不管,他凭啥管我叫黄鼠狼。

    李老棍子还没等说话,土豆也说:“你长的就像黄鼠狼。甭解释,没用。越解释越操蛋。”

    大家纷纷附和:“对,以后就叫你黄鼠狼吧!”

    就好像电影《盗梦空间》里的一句台词对白似的。

    问: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不要去想大象,你第一个想象到的是什么?

    答:大象

    要是李主播给黄中华起了黄鼠狼这么个外号后黄中华不辩解、不反对、不出声,可能大家还真忘了这茬。可是黄中华却非要嚷嚷,非要跟李主播、老五等人掰扯这事儿,反而加深了大家对这个绰号的印象。从此以后,黄中华这个名字逐渐被大家忘记,而黄鼠狼这个名字逐渐成为了黄中华真正的名字。在黄鼠狼之后,黄中华又有了黄老邪、黄老破鞋等名字,一个比一个难听,堪称全市绰号最多的混子,不知道其原因是不是因为他的每个都据理力争而得来。

    李主播这个虎娘们儿专门克黄中华这种装逼犯,一物降一物。黄中华虽然跟别人交流时总是能占据上风,可是一见到李主播就犯迷糊,找不着北。

    但李主播也不是总所向披靡,比如说李老棍子的手下虎将房二,就能克制住李主播。其原因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山不容二虎”。李主播的确“虎”,但是房二更“虎”,房二是“虎”到了直接就敢杀人的地步,李主播显然还没达到那个境界。

    黄中华想找房二帮忙说话:“房二,你帮我说说理,咱们都是自己人,他们凭啥这么挤兑我?”

    房二闷了半天,吭出了一句话:“黄鼠狼这名字和你真挺配。”

    “房二,我*……”

    大家又是哄笑。

    笑归笑,可大家心里还都是很惆怅:以后,该靠啥生活呢?

    晚上,7、8个兄弟聚在了李老棍子家。李主播给他们备了一桌菜,可这一桌菜里连个肉星斗没有。唯一的热菜就是一盆用荤油炖的豆角,其它的凉菜是大葱蘸酱、辣椒酱、拌茄子,连个油星都没有。酒是从酒厂打来的最廉价的原浆白酒,主食是白菜小米饭包。

    不过毕竟是顿饱饭,和在市区里连吃都吃不饱相比还是好多了。尤其是老五,吃得直打嗝。

    心情不好容易喝多,大家都喝了不少,话也开始多了,都开始骂骂咧咧了。喝酒就这好处,喝多了可以骂人发泄。李老棍子一晚上都没怎么发言,直到大家都发泄得差不多了,才说话。

    李老棍子说:“兄弟们,残棋摊是不能再摆了,我哥那边已经撑不住了。铁路公安都跟他们局里说了,要是再不治咱们,那他们就该告状了。我哥也就是个副队长,咱们要是再干下去,要么是他被撤职,要么就是咱们被抓。所以,咱们还是想想别的路数吧!”

    老五说:“以后不管干啥,我们还听你的!你说干啥,我们就去干啥!”

    “对,你说干啥我们就去干啥!”土豆也这么说。

    李老棍子看着他们,觉得特欣慰。因为虽然暂时是困难了点,可是毕竟自己有这么一支稳定的“团队”,只要找到发财的路子,这支团队会有所作为。

    李老棍子说:“今天大家就畅所欲言,想说啥说啥,没啥对的错的,只要是能有赚钱的路子,不管是不是能干,先说出来。”李老棍子这是采用了“头脑风暴”法,毕竟自己一个人的见识和想法都是有限的,多发动发动别人,无限制的进行讨论,或许就会有崭新的理念出现。

    老五说:“我看见现在周围挺多农村都修了自来水管道,那管道都挺长,咱们干脆去拆自来水那铁管卖吧!”

    黄中华冷笑:“有多少个农村自来水管让你偷,你偷完人家肯定就报案,报案了以后你还想偷第二个村的?肯定得把你摁那!”

    李老棍子说:“黄鼠狼啊,你别说人家的想法不好,我刚才都说了,有什么想法就提,只要提出来的想法就没有对错之分,咱们只是讨论而已,别说着说着说急眼了。”李老棍子说完又转过头跟老五说:“你的这个想法其实不错,但是不是长久之计,要是咱们干一票就走,那还没问题。可现在咱们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没必要去冒那个险,对吧?”

    “对……”

    “老五这个想法呢,以后实在不行了也可以用用。不但可以卸自来水管,我看那些电缆什么的也可以卖!大家说说,还有什么其它的来钱的路子吗?”李老棍子说。

    土豆说:“我不是最近天天在火车站那吗?我听说现在咱们这有倒腾文物的,那钱赚的才真叫多。”

    “是吗?文物咋倒腾?那文物是哪来的?”李老棍子问。

    “应该是传家宝什么的吧。”

    李老棍子乐了:“哪来的传家宝?破四旧的时候早给毁了吧!我也看过他们在火车站那偷摸卖的文物,估计全是从坟里挖出来的。”

    “啊?盗墓?”好几个人齐声问。

    因为自从解放后,盗墓现象好像已经彻底从中华大地上消失了,但自从80年代初,似乎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当时在我市倒卖文物的人还不是很多,而且交易也十分隐蔽,只有像李老棍子他们这样成天在火车站前混的人才略知一二,普通市民当年对此是闻所未闻。

    “对啊!盗墓这事儿以后咱们也可以干。只是咱们现在摸不到门道啊!我听说这东西的确是有讲究的,真正的高人,只要转一圈,就知道地下有没有东西。要是有人认识懂这方面的人,就赶紧的介绍过来,咱们就去干!”

    “对!干!”老五永远支持李老棍子。

    此时,李老棍子又发现黄中华在冷笑。李老棍子有些恼火:“黄鼠狼你又笑啥?!你有啥牛逼的主意啊?!大家都在这出主意,就你!不但不出主意,还在那笑!”

    黄中华说:“我怎么就那么不信你说的那种高人呢?只要转一圈就知道地下埋没埋东西?你说的这样高人要是真有,也让我见识见识。”

    “这样的高人的确是有,因为人总是希望埋到风水好的地方,只要这人懂风水,知道这块风水好,那这地方下面就可能有东西。要是再打个洞下去,勾点土出来,就知道下面是不是曾经埋过人。”

    黄中华继续冷笑:“不信。”

    正在收拾碗筷的李主播看见黄中华又在装逼,忍不住又开火儿了:“你懂啥啊你?!你没见过就说不信,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你都不信?你说你不信也就算了,那你告诉告诉我们,干啥能赚钱?”

    黄中华继续保持冷笑的表情,看起来特自信。他抽了口烟,又悠然的吐了个烟圈,:“你们知道张浩然吗?知道张浩然咋赚钱吗?”

    “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卖什么关子卖关子?!”李主播继续开火。

    黄中华不理会李主播的怒骂,又深深的吸了口烟,朝李老棍子说:“李老哥啊,赚钱这事,还是人家张浩然在行。你知道人家干什么吗?人家找了俩姑娘关小黑屋里,你要是想看人家姑娘都得拿手电进去,随便看看就得5块10块的。这半年人家赚了不少钱,而且,听说人家张浩然还要在市区里开好几家,还要开到哈尔滨、长春去!最近我又听说了,张浩然又要倒卖君子兰,不用说,肯定又赚一大笔。”

    土豆插话说:“前些天听说卢松杀到张浩然家去了,把张浩然家砸了个稀巴烂,还把张浩然给捅了,张浩然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怎么知道张浩然连个屁都不敢放?”黄中华说。黄中华虽然只见到过张浩然一次,但却是极其钦佩此人的商业智慧。

    “他就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黄中华冷笑:“那你要是被卢松欺负了,肯定就敢放屁了?!”

    李老棍子说:“你们俩都给我闭嘴!多大的人,怎么还跟孩子似的?黄鼠狼你认识张浩然吗?你要是认识他,哪天让我俩也认识一下,我好好跟他讨教讨教。”

    “我和他也就点头之交吧,就说过两句话。不过你要是想找他讨教,估计他没时间啊!人家忙着赚钱呢?”

    “你到底认识不认识?!”

    “……就算是认识吧。”黄中华多少有些露怯。

    “行,那这个任务交给你,你必须负责把张浩然给我请来!”

    “那人家要是不来呢?”

    “不来,我就揪着他头发让他来!”

    李老棍子说着话,嘴角又开始抽动了。大家又都知道了,要是黄中华不能把张浩然请来,那李老棍子肯定自己出门去“请”。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