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工村 3、头脑风暴

    老五提醒李老棍子:“李老哥,人家可是成名已久的大哥!”

    “爱鸡巴鸡巴几哥几哥,到我这都不好使。好了,这个事儿咱们就先不说了。黄鼠狼,这任务就交给你了,你一个礼拜内把张浩然给我找来。你要是找不来,我先收拾你!再收拾他!”

    “李老哥,这……”黄中华悔死了刚才吹牛逼说认识张浩然这事儿。

    “这事就由你来办!好了,大家再说说,还有没有别的路子?市区里的那些混子,手头比较宽裕的,都是干啥的?总不是都跟张浩然似的开个窑子铺吧?!有干别的吗?”

    老五说:“有啊!人家二东子那才叫有钱呢,成天除了烧鸡就熏猪蹄子!天天好吃好喝!”

    “我成天听说二东子长二东子短的,可就是没见过这个人。谁认识他?”李老棍子环视大家。

    没一个人说话。二东子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群西郊的土流氓谁能认识他啊。

    李老棍子看大家都不说话,只能自己说了:“行!我负责找二东子!大家再说说,还有没有别的路子?”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大民二民哥俩手头也挺宽绰……”“倒腾君子兰其实也行……”

    正所谓“穷则思变”,已经快要山穷水尽的李老棍子终于开始想变通了。而且,一下子获得了一箩筐的主意。这次头脑风暴会议还是很成功的。

    这次头脑风暴确定了李老棍子团伙的三个主要发展方向:

    1、首先要和商业奇才张浩然取得联系,希望从张浩然那得到好的意见和建议。如果可能,甚至可以考虑和张浩然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但如果张浩然不给面子,那张浩然到时候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2、找到一些有本事的小偷,通过以威逼利诱的方式和他们合作。李老棍子等人提供武力保护,他们负责偷。把江湖上这些零零散散的小偷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庞大的盗窃集团。

    以上两个方面是比较靠谱的,还有不靠谱的。

    3、希望能找到懂风水、懂盗墓的高人,盗墓是虽然没本但却利润丰厚的生意。最适合李老棍子他们这些没赚钱的本领却啥都敢干的人了。

    第1、2点是短期内必须实现的目标,而第三点则是当做长期战略来做。

    从以上三点可以看出,李老棍子他们当下唯一赚钱的本钱就是自己的这条命。除了人命以外,这群人什么都没有。

    李老棍子不但是个街战天才,同时也是个组织犯罪的天才。他以前虽然只摆了个小象棋摊看似小富既安,其实是为了更大的生意做准备。现在好了,连象棋摊的生意也没了,李老棍子也只能谋求一蹴而就了。

    可能连李老棍子自己当时都不知道:收了个象棋摊,但自己却赢得了江湖。

    还躺在病床上的张浩然也不知道,居然自己已经被一个来自西郊农村的土流氓看中。

    尚在养伤阶段张浩然也是十分的烦恼,他不但烦被卢松捅和没能成功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这两件事,他那个手下王罗锅也总在给他制造麻烦。

    王罗锅和大岳四工村的林三虽然都是无赖,但是这俩人赖得不太一样。林三是属于癞蛤蟆型无赖,他咬不疼你但是他能恶心死你。而王罗锅则是林三的超级升级版,他是毒蛇型无赖,不但恶心人,他还咬人。

    人们都说,王罗锅这人要是一天不干点违法乱纪的事儿,他肯定浑身痒痒。通常情况下,流氓都是分类型的,有的专门打架,有的专门偷东西,有的专门抢劫、有的专门性骚扰和**。很少有王罗锅这么全面的流氓。人家王罗锅,小到抠女厕所的墙,大到**,全干。小到偷谁家门口挂着的一串大辣椒,大到入室盗窃,全干。小到在街边上欺负个中学生,大到跟卢松这样的江湖大哥交手,全干。

    而且,他还偶尔还跨界干干诈骗之类的事儿,这更是跨领域了,可这根本就难不住王罗锅。因为人家王罗锅觉得只要是犯罪,都是触类旁通的。

    二狗听说过王罗锅的一次偶然在我们那大街上溜达时,遇上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男子被一台大解放撞飞,生死不知。开大解放的司机赶紧抱起伤者上车,赶往医院。那个已经被撞得连车圈都弯了的自行车和这个年轻人的黄色军挎掉在了地上,围观的众人纷纷摇头,唏嘘不已。都在惋惜这个年轻人。

    可就在等交警来的这么一小会儿,人家王罗锅涌进了人群。扶起自行车,背起军挎,蹬上那已经基本不能骑了的自行车车就走:“他是我侄子,我得赶紧去医院。”王罗锅假装比较焦急。

    “哎呀,要么把我自行车借你?”

    “不用,不用。”王罗锅蹬上自行车就走。

    可怜这个年轻人,不但生死不明,而且天上还掉下来王罗锅这么个叔叔骑走了他自行车,你说冤枉不冤枉。

    按理说王罗锅跟着张浩然混,不缺那点钱。那快碎了的自行车到了王罗锅手里也没法骑。可人家王罗锅这么干是习惯,只要是干了坏事儿就兴奋。

    就这事儿,连张浩然都看不过去了。

    躺在病床上的张浩然说:“咱也不缺那点钱,也有路子赚钱,你能少干点这样的事儿吗?

    “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王罗锅唱着说。

    “那你拿死人的东西,多不吉利啊?”

    “有啥吉利不吉利的,谁还不死。”

    “那是横死的人的东西!你还真敢拿!”

    “你这人怎么这么迷信呢?我都不迷信。”

    “操!”

    王罗锅哼哼着小调,溜达出了病房。现在王罗锅一出门张浩然就担心,谁知道他出去又去敲哪个寡妇的门了还是又去谁家偷老母鸡了?这王罗锅涉猎的领域实在太多,张浩然觉得真是防不胜防。说不定哪天这王罗锅就又进去了,到时候自己都脱不了关系。可张浩然又完全无法控制这王罗锅,因为王罗锅这人实在是太坏,坏到了骨头里,说不定哪天他一旦哪根筋搭错了,就连自己都给宰了!

    话说这王罗锅,还真没去敲哪家寡妇的门。因为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里,有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姑娘,根本没必要去敲寡妇门。王罗锅在逛公园时,就发现这公园里有挺多姑娘都不错。尤其是几个成天在公园里练扎枪的小伙的女朋友,各个都如花似玉。

    没错,王罗锅盯上周萌等姑娘了。自古都说才子配佳人。诗人泡妞有先天的优势,身边的姑娘肯定都不错,不但周萌长得不错,冯朦胧的其它几个诗人朋友的女朋友长得也都不错。

    冯朦胧等人在苦练武功,这几个姑娘就在他们旁边嬉戏。坐在凉亭上的王罗锅看着这几个姑娘笑。这几个姑娘看见王罗锅这么个人不像人、猿不像猿的的不明生物朝自己笑,不禁有些害怕,赶紧回身就跑。她们一跑,王罗锅笑得更狂妄了。他琢磨着,就这几块天鹅肉,早晚得到自己嘴里,现在她们害怕,将来有她们更怕的时候!

    周萌她们过来找冯朦胧:“刚才凉亭那有个罗锅在看着我们笑,好像不怀好意。”

    “谁让你们长得那么好看。”冯朦胧还没当回事,继续练拳。

    “真不是,他好像不是好人!”

    “哪儿呢?我们过去看看。”

    周萌指向了凉亭:“就是那个罗锅,还在呢!”

    冯朦胧顺着周萌的手指远远的看过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背心、黑布裤子、懒汉鞋的又高又壮的一个罗锅的背影。

    冯朦胧嘟囔了一句:“这人看背影怎么跟大猩猩似的。”

    “长的更像大猩猩。”周萌说。

    “有我们在呢,别怕。”张一零说。

    “我们每天练武,你以为我们都白练呢?”杨帆说。

    “就是,练武就是为了对付那些坏人。”冯朦胧说。

    光天化日的,王罗锅也不敢干什么坏事儿。但是,王罗锅可惦记上这几个姑娘了。

    天黑了,公园开始赶人了。冯朦胧一行六人,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他们谁都没注意,身后还跟了个也推着一辆自行车的王罗锅。

    走了一会儿,张一零到了,剩下了五个。再走了一会儿,杨帆和他的女朋友也走了,剩下了三个。这三个年轻人也没什么大事儿,干脆推着自行车走。

    那一年,街上姑娘们裙子的颜色多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都以黑白灰为主,开始有了鲜艳的颜色。周萌穿了条橙黄色的裙子,张一零的女朋友颖颖穿了条大红色的裙子。从后面看,身段格外的婀娜。

    当然如果不是这么婀娜,恐怕王罗锅还不会如此动心,也不会有从市中心一跟就跟到东郊的恒心。和熙熙攘攘的市区相比,东郊可冷清多了,小马路上,有时候10分钟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这时冯朦胧等人路过一个公共厕所,冯朦胧进去上了趟厕所,两个姑娘在外面等着。而周萌一回头,看见了离她们不足10米的王罗锅。黑暗中,周萌盯着看了半天,也没能辨清究竟是不是王罗锅。只能小声跟颖颖说:“那个罗锅可能跟来了,咱们赶紧走。”

    “是吗?”颖颖也朝后面看。

    可能王罗锅想一直跟到只剩一个姑娘然后动手,可是跟着跟着被这俩姑娘发现了,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还没等周萌和颖颖俩人动身,王罗锅已经骑着自行车赶过来了,咧着大嘴朝这俩姑娘笑。夜色中,看不到王罗锅长得究竟是啥样子,只能看见王罗锅那口白森森的牙。颖颖吓得已经不会说话了,直筛糠。

    周萌胆子还多少大一点:“你要干嘛?!”

    “干你!”王罗锅一把抱住了周萌。

    周萌一声惊叫:“救命!”

    话还没等喊完,王罗锅已经把手伸进了周萌的裙子,只一下就撕碎了周萌的内裤。

    颖颖扔下自行车,冲上去扳王罗锅的胳膊,可王罗锅一回手,也把颖颖搂进了怀里。王罗锅的那一双手臂简直就像是一对钢箍,被紧紧箍住的颖颖连气都喘不出来,根本动弹不得。

    王罗锅左边亲了一口,右边亲了一口。那钢丝般的胡渣子扎得周萌和颖颖嫩脸生疼,周萌拼命的喊:“救命啊!二子!”

    钢丝般的胡渣子又扎了过来,又是重重的亲了一口,弄了周萌一脸口水。

    王罗锅一只胳膊夹着一个姑娘,手还不闲着,在俩姑娘屁股上乱摸。

    周萌咬了王罗锅一大口,可王罗锅似乎没有疼痛的神经,被咬以后居然还哈哈大笑,更加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

    冯朦胧提着裤子从厕所里冲出来,冲到马路边朝王罗锅腮帮子就是一记冲拳。冯朦胧这些天真没白练,这一记冲拳把王罗锅打得头昏眼花。

    王罗锅这下疼痛的神经起作用了,松开了夹在胳膊下的俩姑娘,朝冯朦胧就是一记窝心脚。冯朦胧灵巧的一躲,躲过了这第一脚。

    可王罗锅用的是连环脚,冯朦胧躲过了第一脚,却没能躲过王罗锅的第二记势大力沉的回旋踢。这记回旋踢端在了冯朦胧的胸口上,冯朦胧感觉胸口一闷,嗓子一甜,险些晕倒。

    虽然王罗锅看起来又笨又重,可动起手来却是灵巧非常。就在冯二子摇摇欲坠的时候,王罗锅又是一记直冲拳,又击在了冯朦胧的面门上,冯朦胧一个趔趄,王罗锅就又是一记肘拳,砸在了冯朦胧的胸口,冯朦胧两腿一软,轰然倒地。王罗锅又朝冯朦胧的面门处重重一踩,懒汉鞋那大塑料鞋底重重的印在了冯朦胧的脸上。冯朦胧好像是被打晕了。

    王罗锅转身朝周萌和颖颖走了过去,还是咧着嘴傻笑,呲着那口大白牙。周萌和颖颖俩姑娘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不知所措。她们也明白了,跟这个怪人反抗,一切都是徒劳。当冯朦胧冲过来时,她们还以为来了救星,哪知道,已经练了好几个月功夫的冯朦胧,在王罗锅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今天,你们姐俩谁陪我一起玩啊?”

    “……”周萌和颖颖吓得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王罗锅正要伸手再去抓周萌时,忽然背后被人抱住了腰。王罗锅回头一看,正是冯朦胧。王罗锅回手就是一肘,砸在了冯朦胧腰间,冯朦胧胳膊先是一松,随后又紧紧的抱住了王罗锅的腰。

    “你们快走!”冯朦胧喊。

    “你……”

    “快走!!报警!!”

    王罗锅又是一肘,又砸在了冯朦胧的肋骨上,冯朦胧剧痛之下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快走!”

    周萌和颖颖匆忙扶起自行车,骑上就猛蹬了起来。王罗锅看见这俩块已经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要溜走,一呲牙,用脚跟狠狠的跺了冯朦胧的脚面。冯朦胧的胳膊又是下意识的一松,但随即又紧紧的箍住了王罗锅的腰。

    看着周萌和颖颖已经要消失到了视野之外,王罗锅彻底癫狂了。用自己那猿人一样的大脑袋的后脑勺,重重的撞到了冯朦胧的前额上。

    冯朦胧终于倒了,但两只胳膊还在死死的抱着王罗锅的腰。

    王罗锅掰开了冯朦胧的两只胳膊,指着倒在地上像是一滩烂泥似的冯朦胧说:“行啊!今天你让我玩不成,我就只能玩你了。”

    冯朦胧已经不能动弹,疼得满头虚汗,满眼怒火的盯着王罗锅看。

    要么怎么说王罗锅是个全能型犯罪人才呢?他男女通吃!像他这样坐了20多年大牢的莽汉,连男人一起喜欢,是很正常的事。

    王罗锅看着冯朦胧那张虽然满脸是血但依然秀气的脸,又呲出了他那两排白亮亮的大牙。王罗锅拎起了冯朦胧的衣领,像是牵着条狗一样,直接把他拽到了厕所后面。厕所的后面是块空地,人迹罕至,白天都没人来,晚上更没人来。

    王罗锅把冯朦胧往地上一摔,伸手就开始拽冯朦胧的裤子。冯朦胧这才明白王罗锅要干啥,咬着牙拼命的抓住自己的腰带。

    王罗锅上去就是两耳光:“你这个嫩瓜蛋,今天我就开了你!”

    冯朦胧不还手,不顶嘴,两眼紧闭,双手紧紧的抓住裤子。看样子,除非是王罗锅杀了自己,否则自己不可能把裤子脱下来……

    十几分钟后,周萌和颖颖带着警察来了。王罗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满脸是血的冯朦胧坐着倚靠在墙边,两只手还在死死的抓住裤带。

    有警察说,冯朦胧跌坐在厕所墙边儿的姿势,让他们想起了他哥哥东霸天死时的样子,但也有些许的不同。

    因为,冯朦胧那双仇恨的眼睛,就可以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他还活着!

    黄老破鞋说:从那夜起,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懦弱怕事的冯朦胧,却多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冯二子。再也没有人记得这个东霸天的弟弟曾经是个诗人,只记得他的狠毒和他哥哥相比,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老破鞋还说:东霸天其实是正常人,他是在演一个精神病人,因为他演精神病人的时候,大家才格外怕他。可冯二子似乎和他哥哥恰恰相反,因为自从那夜过后,冯二子实际上是成了一个精神病,可他总在勉力演一个正常人。

    警察问冯二子:那个罗锅跑哪儿去了?

    冯二子摇头:不知道,番强走的。

    警察又问冯二子:他后来都怎么打你了?

    冯二子摇头:被打晕了,不知道。

    警察再问冯二子:要是再见到那个罗锅,你能认识吗?

    冯二子忽然狂躁了:不认识!操,我不认识!

    警察把笔一往桌子上一摊:你能不能文明点,我们是来帮你的。

    冯二子更加狂躁了,扶着椅子勉强站了起来: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们帮!

    警察也很无奈:你看看你这态度……

    冯二子不肯说王罗锅对他干了什么的细节,周萌和颖颖也不愿意说王罗锅都曾经对她干了些什么。这笔供,根本没法录。警察虽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三个受害人这么不配合,也没办法给这次遭遇战定性。冯二子也没希望警察能帮到他。就算是警察把王罗锅抓到,最多也就是判他个两三年,可判他两三年,又怎能解冯二子心头之恨?!

    黄老破鞋曾大概说过这么一句话:真不知道老冯家的祖先以前在南方是干什么的,反正冯家这哥俩的血液里都流淌着极强的暴力的基因,他们这暴力的基因远远超过正常人,可在没爆发出来之前,隐藏得又很深。可一旦爆发出来,足以让所有人都恐惧。他们之所以能够把这暴力的基因隐藏起来,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有较高的文化素质。

    冯二子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干脆跟厂子里请了长假,在家静养。他还怕陈白鸽知道他也受了伤,担心他。所以一直让他妈妈替他送饭。

    陈白鸽在隔壁喊:“二哥!”

    冯二子在这边回答:“白鸽,我在呢。”

    “二哥你是不是病了?听你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

    “我没事儿。”

    “瞎说,你肯定有事。这几天你都不给我送吃的了。”

    “不是有我妈给你送嘛?”

    “你要是没病,为啥不让我见你?你过来,让我看看你!”

    “我忙着呢,明后天过去!”

    “不行,你现在过来,我给你开门!”

    “我……”

    “过来!”

    冯二子无奈,只能进了陈白鸽的家。

    看着冯二子本来英俊秀气的脸,被打得青一块、肿一块的样子,陈白鸽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二哥,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和别人打架吗?”

    “不是跟人打架,前几天晚上回来时,路上碰见歹徒了。”

    “那就给你打成了这个样子?”

    “打不过他,碰上歹徒了,怎么办啊!”

    “你不是天天锻炼呢吗?”

    “呵呵。”冯二子无奈的笑笑。“从小到大,你看我跟谁打架了。”

    “报案了吗?有事儿咱就去找公安,别总想自己解决。”陈白鸽也担心。因为她觉得冯二子的眼神似曾相识,似乎就是东霸天临死那天从家里走的眼神。

    看着陈白鸽腆着的肚子,冯二子又想起了哥哥:“嫂子,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乱惹事儿。”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