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工村 5、大洋子

    且说冯二子等三人从医院走后,黄中华可是相当的郁闷。他本来是来医院三顾茅庐来了,哪儿知道茅庐没顾成,却走了麦城,被一群无名之辈一通乱棒打得浑身肿痛。而且,既然来了,就不能不帮张浩然找大夫啊?!黄中华只能忍着剧痛开始楼上楼下的忙活了。

    张浩然看着獐头鼠目的黄中华也觉得生气,这哥们儿就是扫把星啊?!从一进门就提自己那两次挨揍的经历,刚刚换个话题,就又冲进来一群野人,又给了自己一扎枪。张浩然现在算是懂了兵器“一寸长、一寸强。”的真理了。自己挨的这三次揍,全是吃了对手手持长兵器的亏,第一次是刘海柱的管儿锹,后两次都是扎枪。今年张浩然真是流年不利,在市区里嚣张跋扈了这么多年,居然今年连吃败仗,连续栽在小字辈的手里。

    到了晚上,黄中华终于忙活得差不多了。此时张浩然的其它兄弟也来了,黄中华可算是喘了口气。

    黄中华朝躺在病床上的张浩然说:“浩然哥,那今天咱们谈这事儿,改天再谈?”

    “恩,改天再谈,改天再谈。”张浩然的麻药劲刚过,还在剧痛呢。

    “行吧,改天我也得去收拾收拾今天那帮小崽子,我今天就是没带家伙,要么非把他们几个给放倒在这,以前我就跟他们交过手,他们根本不是我对手。”

    张浩然无暇顾及黄中华的牛逼吹得多响亮,只是听着好像黄中华认识今天这几个野人。赶紧问:“他们是谁啊?”

    “我就知道那个第一个冲进来的叫冯二子,其它两个我也叫不上名字。”

    “冯二子,姓冯……”张浩然自己嘟囔,他也因为这个“冯”字想起了东霸天。

    “对,他就是东霸天的弟弟。”

    “啥?!”张浩然最怕东霸天了。东霸天总是能把张浩然欺负得一愣一愣的。

    “对,亲弟弟。以前我们跟东霸天大干过几场,起因就是这小子。”

    “冯二子……冯二子……”

    张浩然头疼死了,刚死了个冯子文,又来了个冯二子。看样子,这哥俩儿一个赛一个厉害。哥哥霸道归霸道,可毕竟还不至于出手就要致谁于死地,可是看着冯二子这劲头,一出手就想弄死个俩仨的。

    “浩然哥你放心,我那李老哥连他哥哥都不怕,还能怕他?”

    “恩,恩。”

    “早晚我们得收拾他!”

    “恩,恩。”

    张浩然实在懒得听黄中华吹牛逼了,就看他刚才被冯二子等人堵在墙角时那孙子样,能有多大的本事?!

    “浩然哥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养伤,过几天我和李老哥过来看你!”

    “好吧!今天,你受累了。”

    张浩然可算是送走了这颗扫把星。说实话,他对李老棍子、黄中华等人也没抱有什么希望。看黄中华这个样,就可以猜出李老棍子他们究竟是什么水准。连王罗锅这样的高手,在那三杆扎枪面前都得舍命跳楼逃跑,他一个李老棍子能有多大的本事?还能干得过这三个人不成?

    现在张浩然主要是关心王罗锅是死是活。他知道王罗锅肯定是干了坏事儿得罪了冯二子等人,可究竟王罗锅是干什么得罪的冯二子,张浩然也不知道,也搞不清楚。医生大夫问张浩然腿上的新伤是哪儿来的,张浩然都不敢说是刚被扎的,他怕医生护士都去报案。因为如果报了案而王罗锅又没死,那肯定是王罗锅先进监狱,他太了解王罗锅了。

    黄中华出了医院门,才想起自己那封情真意切的信还没送呢。刚想送回去,可掏出来一看,那封信已经被雨淋得的稀巴烂了。得,还是别送了,改天再跟李老棍子一起过来吧!

    黄中华没回家,直接去了李老棍子家。

    李老棍子一见黄中华,楞了:“咋了?你让谁给打了?咋打成这bi样?”

    黄中华也是一脸懊恼:“刚跟张浩然谈了几句,张浩然的仇人就到了,拿着扎枪一通乱扎,把张浩然那个罗锅兄弟差点没扎死,后来跳楼跑了。张浩然自己也挨了一扎枪。还好那几个小子认识我,知道我不好惹,没敢扎我。”

    李主播正在扫地,听见黄中华又在吹嘘,忍不住怒骂了一句:“对,你最不好惹,谁都不敢惹,就你那逼嘴,谁敢惹啊!”

    黄中华不敢吱声,毕竟李主播是他的天敌。

    李老棍子问黄中华:“谁啊?!这么厉害?”

    “咱们老熟人,冯二子!就是东霸天那弟弟!”

    李老棍子摇摇头:“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

    “那哥们儿现在晒得跟个黑炭似的,上来二话不说拿枪就扎,看样子就想要人命。真***猛。”

    李老棍子叹了口气:“张浩然算是混败喽,就今年这一年,他都挨了多少次打了?想再混起来,难喽!”

    “也不能说张浩然太怂,今天冯二子他们几个实在太猛。”

    李老棍子哼了一声:“能有多猛?我又不是没见过他。黄鼠狼你放心,早晚有天我抓到他给你报仇。”

    “恩,我跟张浩然也这么说。他不是怂吗?咱们可不怂。”

    “你跟张浩然聊得咋样?”

    “聊得挺好,我跟他说过几天你去看他。到时候你们商量商量,干点儿大事!”

    “好!”李老棍子看起来挺兴奋:“我这边儿也联系上了二东子,过几天跟他谈谈。”

    “这么着急找二东子?”

    “对!听说下个月中,有一批12英寸电视机要到咱们这,肯定有挺多人去排队买。能买电视机的人,口袋里的钱肯定都是鼓鼓的,只要咱们干成这一票,以后两三年的吃喝都不愁了!我也去找了别的扒手,他们都说没把握,要是二东子领着,他们就敢干!”

    李老棍子把目光,投向了有钱买电视机的人们。这一票,可是要干大的!想干大的,就必须要找二东子!

    而此时的二东子,正在陪郝土匪养伤。郝土匪伤得可不轻,膝盖骨被砸碎,就算是伤好了,说不定也会落下个终生残疾。

    郝土匪说:“你能不能叫柱子回来,陪我呆两天?我老巴想他了。他是不是死在外边儿了?”

    “可别叫他回来,他要是看见你现在这个样,还不得拿刀杀了张浩然?”

    “对了,你真准备洗手了?”

    “真不干了。这两天,又有人说要找我去干活,听说是西郊的大哥,听说还是大活。”

    “那你怎么想?

    “不干了,再大的活儿也不干了。”

    郝土匪说:“你已经上了贼船,想下来就那么容易?”

    “不容易下,也得下!”

    二东子又想起了老魏头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和那句声色俱厉的:“跪下……”

    刘海柱一共也没见过几次老魏头的眼睛里流露出人味,即使偶然有点人味,那也是一瞬间的事儿,转眼就又恢复了那目空一切的表情。

    只有在大洋子刚进家门的时候,刘海柱才有幸看到了老魏头那眼睛里不但有人味,似乎还有些温暖。这种温暖,在老魏头看自己的女儿时都不曾有过。

    刘海柱认真的端详着大洋子。大洋子是典型的矿工打扮,他穿着一条帆布的裤子,上身是件红背心,脚下穿着一双黄胶鞋。就穿着来讲,看起来绝对没有任何不同之处。可大洋子的长相却实在是让人过目难忘,他的左侧太阳穴处和右侧太阳穴处各有一颗红痣,虽然他用头发遮着,可是刘海柱依然看到了这两颗红艳艳的痣。民间有传说,长着这两颗痣的人,前生都是被枪决的。那两颗红痣,就是被子弹贯穿后留下的印记。大洋子虽然是矿工的打扮,但是气质却和一般矿工有着显著的不同。他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有点像老魏头。大洋子的眼神中也有些目空一切的感觉,虽然没有老魏头那么严重,可是也让人觉得足够的盛气凌人。大洋子长得也像是老魏头一样清瘦秀气,而且大洋子的鼻梁格外的挺拔。虽然大洋子不算是帅哥,但是却让人觉得英气逼人。

    画家陈丹青大概说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八十年代刚到美国时,发现美国人都长着一张没被欺负过的脸。”

    的确,80年代的中国人,普遍长着一张被欺负过的脸,各个看起来都逆来顺受低眉顺眼的,老魏头和大洋子绝对是另类中的另类,都长着一张不但没被欺负过而且堪称桀骜不驯的脸。而且,这两张桀骜不驯的脸还同时出现在了矿区这个最能磨灭人斗志的地方。实在让人啧啧称奇。

    刘海柱那张脸,在多数中国人中已经算是没被欺负过的了。可和老魏头、大洋子相比还是差距不小。

    刘海柱刚端详完,老魏头就说话了:“大洋子啊,你们俩,在这世界上,是亲哥俩儿了。这是你叔的干儿子。”

    大洋子说:“我比你大几岁,你得管我叫哥。”

    “大哥,我干爹现在身体挺好的。”

    “身体好就好,我也不能回去看他。”

    “行了,菜炒的差不多了,上桌吧!”

    一样是最辣的菜,最烈的酒。大下午的,这三个豪气干云的爷仨儿很快都喝多了。

    老魏头倚着墙说:“大洋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柱子你还得好好的活。”

    大洋子说:“为了你能给我叔送终,咱们俩再喝一个!”

    刘海柱和大洋子俩人都是一饮而尽,这俩人骨子里都是一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交往,很快就在最烈的酒下成为了生死的朋友。有些人认识了10多年,还是无法成为好朋友,而有些人只见过几次,就成了生死的朋友。这就是是否气味相投的问题。

    刘海柱没有过问大洋子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儿跑出来的,刘海柱看大洋子这桀骜不驯的表情就知道,这人肯定不是个能受得住欺负的人。他要是犯了事儿,说他干了灭门案,刘海柱也信。

    老魏头说:“这10多年,大洋子在大岳一工村,混得可不错。”

    大洋子说:“我跟你比不了,你这人能讲道理。我不行,一急就想动手。”

    老魏头说:“谁年轻时那么爱讲道理啊?都是上来就吵,吵完就动手。都是到了岁数大了,打不动了,才开始讲道理。”

    刘海柱感慨了一句:“牛逼的人在哪都牛逼。”

    大洋子笑了:“就在这几个工村里,再牛逼能牛逼到哪儿去,再牛逼能牛逼成啥样。有本事的人不会在这破地方呆着,我们在这破工村里有那么点面子,又能咋样。”

    刘海柱说:“这工村里也有一万来人呢。”

    老魏头说:“对,一万来人呢。可这有啥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对了,大洋子,这几天你在,正好帮着我们忙活忙活,把柱子的婚事办了。”

    “马上就办?”刘海柱说

    “对,从速从简。”

    “可是我还没跟人家郑丽商量呢。”

    “商量什么商量,一会儿叫她过来,我来跟她说。你懂什么叫趁热打铁吗?这样的事儿,就得趁热乎办!再说,她们一家子人,连个在家的爷们儿都没有。”

    大洋子看着刘海柱笑:“结婚么,是好事儿。

    刘海柱也不知道该说啥好。

    老魏头说:“人牛逼的时候,别人得求着你用着你,还得看你脸色,那时候你看不出来谁好谁坏。但是吧,人啊,一定得记得自己落魄时谁对自己好,一定得记着,这时候谁对你好,那才是真好。你刘海柱光棍汉一个,要啥没啥,人家郑丽对你那么好,你还犹豫啥?”

    “我的意思是总得人家郑丽同意吧?!”

    “这就不是你操心的事儿了!一会儿我就把郑丽叫来。对了,你跟郑丽说你是因为什么跑到这来的了吗?”

    “我说了。”

    “郑丽怎么说?”

    “郑丽说没事,不管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现在对她好就行了。”

    老魏头说:“啧啧,多好的姑娘!”

    晚上,老魏头果然叫来了郑丽和老郑太太。老魏头继续着他那一贯霸道的性格,还“强行”安排了刘海柱和郑丽的婚期:“你们家是特殊时期,特殊时期就要特事特办!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再过俩礼拜,就结婚!”

    老郑太太跟老魏头说:“我们一家三个女人再加一个孩子,现在全得靠你张罗了。你说啥我都答应,我们都相信你。”

    老魏头说:“相信我能有啥用?我使个大劲再活一年,以后,你还得靠柱子他们。”

    “好人都有好命,你肯定能多活几年。”老郑太太说。

    “我也活得差不多够了。人活那么多年干啥?非长寿干啥?一辈子,把该做的事都做了,不亏谁欠谁就行了呗!我再活,纯粹就是给国家浪费粮食。但是,我活着一天,我就得干点积德的事。你这俩孩子结婚,就是积德的事儿。”老魏头边说边咳嗽。

    刘海柱看着老魏头,也觉得老魏头似乎真的时日不多了。就他来的这不到两个月时间里,老魏头就老了不少,腿脚也没以前灵便了,头发也掉了不少。唯一没变的就是眼神和嗓门。

    人老了,一般豪情都会不如年轻时,可老魏头不一样,虽然已经半截子埋进了土里,可是豪情却不减当年。这才是真不容易。但是想想这个嘴皮子特损的可敬可爱老魏头很快就要离开人世,刘海柱还是有些伤感。

    从这天开始,大洋子开始帮刘海柱忙活结婚的事,大洋子不但是个热心肠,而且做事也是有条不紊。刘海柱越看他越像是小一号的老魏头。在筹备婚礼的这个过程中,刘海柱和大洋子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刘海柱这样的人,走到哪儿都不缺朋友。刘海柱真感谢二东子,有事没事就跟大洋子聊二东子。

    而此时二东子,不得不去和李老棍子见面了。不是因为李老棍子胁迫他,而是因为李老棍子确实很真诚恳切。

    李老棍子的确是个干大事的人,虽然他为人一向阴狠,做事不择手段,可是对兄弟真是没说的。他不像是张浩然那样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而是始终找二东子身边的人约二东子出来喝酒,就是想交下二东子这个朋友,二东子最后拒绝得都不好意思拒绝了,就只能跟李老棍子见面了。

    李老棍子手头虽然紧,但是依然把二东子请到了全市最好的饭店里。而且李老棍子也是独自去赴宴。

    “二东子,请你可真费劲啊。要是你再不来,那我只能去把你绑来喝酒了。”李老棍子给二东子倒酒。

    “李老哥,前段时间张浩然可真把我绑了,要不是卢松大哥后来去了,我能不能活着出来都难说。”

    “是吗?你跟张浩然还有这过节?不过你尽可放心,我肯定和张浩然不一样,那样的事我干不出来。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不管咱们能不能合作干点事,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的确是,能不能合伙干事,那要看缘分。”二东子觉得李老棍子说的话显然比张浩然顺耳多了。

    “就是,你听说了吗?下个月中,有一批电视机要到,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排着队去买,我想和你一起大干一票!”

    “的确是个好机会,但是说实话李老哥,我真的已经洗手了,不干了。”

    “咋还洗手了呢?”

    “一句两句也说不清,反正,这样的事,以后真的不干了。”

    李老棍子一脸惊诧:“这么好的手艺不是白瞎了吗?那你以后准备干啥?”

    “还没想好,干啥不是活啊。”

    李老棍子端起了酒:“洗手是好事。敬你一杯。”

    二东子也端起了酒:“你能理解最好了,我是真不想再干了。”

    “还是那句话,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今天虽然刚认识,但是我认可你,咱们今后就是兄弟,以后不管有啥事,能用得上你李老哥我的。就直说!”李老棍子说完,端起酒一饮而尽。

    “好!”二东子也是一饮而尽。

    二东子挺喜欢李老棍子这人,他觉得自己不能帮李老棍子做事,可李老棍子还这么器重他,实在有点过意不去。既然过意不去,那就多喝点吧!二东子是一杯接一杯的干,李老棍子也不含糊,二东子喝多少他就喝多少。

    到最后,俩人都喝多了,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李老棍子其实也急,可是他却没张浩然那么急功近利,张浩然笼络人心的方法就是单纯的利诱,而李老棍子却是先交朋友,然后再做事。

    李老棍子回去以后,把老五、房二、黄中华都召集来了,又开了个小会。

    “我跟二东子聊得挺好,可二东子说是洗手了,不能帮咱们去干那票大活了。”

    “二东子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洗什么手洗手?打服他,看他还洗不洗手!”房二说。

    李老棍子摆摆手:“哪有这么做事的?我找你们来,就是想跟你们说两件事儿,赶紧去找别的扒手,比如大民、二民什么的。还有,这几天,咱们去看看张浩然。”

    此时的张浩然基本上跌落到了人生中的最低谷,以前呼风唤雨了挺多年的张浩然在这大半年间堪称江河日下。年初被刘海柱追了好几条街已经够丢人的了,然后又被卢松堵在家门口一通乱捅,还没等出院呢又被冯二子这精神病给扎了一枪。张浩然能不懊恼?现在张浩然真怕冯二子再来医院给他补上几枪,天天找来一群小弟给他把着门。连他的小弟都觉得张浩然够窝囊、够丢人的了。

    那个年代房间里也没空调,夏天天气又这么燥热,张浩然心烦意乱。他自己也清楚,要是这次他不找回面子,那将来肯定是没办法再在社会上混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是个面瓜,人人都可以欺负他。

    张浩然觉得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但是又能怎么办呢?让他去跟卢松、冯二子这样的武疯子拼命?那肯定不行!他张浩然的命金贵着呢。找人来收拾他们?找谁?现在王罗锅的命都没了大半条,还能指望谁?

    王罗锅不但身材外形接近于野人,其身体素质也接近于野人,按理说一个正常人从三楼平着拍到了地上,肯定是非死即残,可王罗锅摔了那么一下却似乎啥事没有,他身上的伤就是脸上和肚子这么两处。脸上被扎枪刮掉了块肉虽然恐怖,但是还不是什么大伤。他肚子上挨的那一枪才是要命的。据说那天那一枪把王罗锅的肚皮都划破了,肠子都流了出来,王罗锅是用他那破背心兜着肠子跑的。他不但能跑走,而且还能跑回医院来,医生都从来没见过如此彪悍之人。

    主要是干将王罗锅也基本交待了,张浩然更无助了,只能渴望天降奇兵来帮助他了。真不知道张浩然有没有祈祷,反正,老天还真给他降下来了一个奇兵: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和黄中华来看张浩然时,在门口被张浩然的小弟盘问了半天。张浩然的小弟们都知道自己的大哥比较孬种,要是眼前这个高高瘦瘦戴着一副大眼镜的李老棍子也是来寻仇的,那张浩然那已经千疮百孔的残体肯定是抵挡不住。被盘问的李老棍子可不知道张浩然是被吓的,只是觉得这张浩然的派头不小啊,住个院都这么多人看护着。

    进了病房,黄中华简单的介绍和短暂的寒暄过后。李老棍子没再多废话,直接就进入了正题。

    李老棍子说:“其实上次小黄来这里,已经跟你说个大概了,我们现在人手不缺,就是不知道干啥能挣钱,现在想来请教请教你。”

    “你们擅长干啥呢?”张浩然看李老棍子说得又真诚,又谦和,也真想给李老棍子出出主意。

    “唉,我们这些人都没什么文化,都是大老粗。除了打架基本啥也不会。”

    张浩然乐了:“能打架也是本事啊!”

    “能打架算啥本事啊?我那些兄弟都不要命,可不要命有啥用?难道我还让他们全都上街抢劫去?”

    张浩然听到李老棍子说出“我那些兄弟都不要命”时心中一动:这不正是我要找的人吗?

    不过张浩然还是不动声色,继续说:“我倒是有些好生意可以给你推荐推荐,可是你们有本钱吗?”

    “不瞒你说,现在就快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了。我就琢磨着,要是真到了那份上,我这群兄弟真得去砸银行了。”

    “哈哈,不至于,不至于!看李老哥你说的。”

    “咋不至于啊!太至于了!”

    “行,这样,你让你的兄弟先出去。就咱们俩,好好唠唠。”张浩然心里已经有谱了,他们不是缺钱吗?自己啥都缺,就不缺钱!

    病房里就剩下了张浩然和李老棍子俩人。

    “你看看我这一身伤,都是让人扎的。本来我想早点养好病去找他们算账,可是你也看到了,现在我这一身伤也没法出门……”张浩然边说边看李老棍子的脸色。

    “恩,恩,接着说啊。”

    张浩然接着说了:“李老哥我看你是个实在人,我呢,是个生意人,还是个挺讲信用的生意人,生意人嘛,做事就是喜欢拿钱说事。你做生意缺钱,我可以借给你,甚至给你都行,但是,你得帮我办事。”

    “说吧!办啥事!”一听到有钱拿,李老棍子兴奋了。

    “今年真***流年不利,连着被扎了两次,一次比一次狠。扎我的是两帮人,一帮是土匪大院的卢松,还有一帮是东霸天的弟弟冯二子。我现在这情况是不能去找他们算账了,你要是真能把他们两帮都收拾了,我可以给你拿800块钱。这800块钱你有钱就还,没钱就算了。”

    “800?”李老棍子没想到,张浩然直接雇他当杀手了。而且,开的这价还真不低。

    “怎么?800还嫌少?”

    “不少。咋个收拾法?”

    “这你看着办,反正,别比我身上这伤轻就行了。”

    “恩……”李老棍子沉吟了一下。

    “怎么?怕了?”

    “呵呵!”李老棍子拍了拍张浩然。“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怕字咋写!”

    “那就等你去办事儿了,办完以后,来我这拿钱。以后咱们或许还能合伙做点生意。”张浩然说。

    俩人谈定了价钱,又聊了一会做生意的事,李老棍子彻底被张浩然的商业头脑折服了。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张浩然武力一般,但光是有钱就能让江湖大哥李老棍子给他当打手报仇。李老棍子也真是人穷志短,为了800块钱就去替张浩然拼命。李老棍子不拼命不行啊,基本上这就是最后一搏了。此时再不博,可能真得把这团伙解散了。

    回去的路上,黄中华问李老棍子:“这么一来,咱们不是成了跟着张浩然混的了吗?不是成了张浩然的手下了吗?”

    李老棍子停下了脚步,说:“咱们跟他混?呵呵,他有那个本事吗?早晚有一天,我得让张浩然跟我混!”

    “他怎么可能跟你混?”

    “早晚有天他离不开我,他不跟我混我也逼着他跟我混。”

    黄中华星星眼的看着李老棍子,不再说话。他从小就有点崇拜李老棍子,因为李老棍子这人不但主意正,而且说到做到,从不吹牛逼。

    晚上,李老棍子又把10来个人聚到了家里,开了个小会。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