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章:复仇 5、血战转盘街

    很多人得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想找冯二子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现在的冯二子成天骑着自行车在街上

    溜达,虽然不知道他每天都想干啥,但是每天只要在市区里多少繁华点的地方等着,肯定就能等来冯二子。”

    李老棍子说:“行,那咱们明天就去转盘街那等着!冯二子要是想上街,肯定得路过那里。”

    第二天是礼拜天,一大清早,李老棍子等人就去了转盘街。所谓转盘街就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中间有一个大

    转盘,冯二子要想从东边进市区,肯定要从这条路走。

    李老棍子等一群农民打扮的人蹬着个三轮车,地上栽放几把镐,守在转盘街周围实在是太惹人注目,路人

    纷纷侧目这些身形彪悍长着一脸横肉的混子。

    李老棍子等人根本不在意,7、8个人仨一群俩一伙的,沐浴在清晨的阳光底下,卷着旱烟抽,显得格外的

    惬意。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冯二子每天上街也是找他们。他们这一群人的目标太大,围在转盘街周围简直像会议时在主席台上就坐,而自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上街的冯二子,则像是大会的普通听众。礼拜日清晨街上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谁能主席台上注意到台下的观众?

    冯二子远远的看见转盘那里有一群奇形怪状的人,就放缓了车速。再仔细看看:没错,这群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西郊混子们。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本来还想逐个击破呢,现在可好,他们自己聚在了一起,等着自己一锅烩了!

    很多人得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想找冯二子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现在的冯二子成天骑着自行车在街上

    溜达,虽然不知道他每天都想干啥,但是每天只要在市区里多少繁华点的地方等着,肯定就能等来冯二子。”

    李老棍子说:“行,那咱们明天就去转盘街那等着!冯二子要是想上街,肯定得路过那里。”

    第二天是礼拜天,一大清早,李老棍子等人就去了转盘街。所谓转盘街就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中间有一个大

    转盘,冯二子要想从东边进市区,肯定要从这条路走。

    李老棍子等一群农民打扮的人蹬着个三轮车,地上栽放几把镐,守在转盘街周围实在是太惹人注目,路人

    纷纷侧目这些身形彪悍长着一脸横肉的混子。

    李老棍子等人根本不在意,7、8个人仨一群俩一伙的,沐浴在清晨的阳光底下,卷着旱烟抽,显得格外的

    惬意。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冯二子每天上街也是找他们。他们这一群人的目标太大,围在转盘街周围简直像会议时在主席台上就坐,而自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上街的冯二子,则像是大会的普通听众。礼拜日清晨街上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谁能主席台上注意到台下的观众?

    冯二子远远的看见转盘那里有一群奇形怪状的人,就放缓了车速。再仔细看看:没错,这群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西郊混子们。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本来还想逐个击破呢,现在可好,他们自己聚在了一起,等着自己一锅烩了!

    冯二子又远远的看了两分钟,发现他们似乎暂时没有走的意思。其实西郊的混子们还带了几把镐,只不过都放在了大转盘的花池子里,冯二子并没有看到。冯二子觉得他们是赤手空拳来逛街的,这样的大好时机,怎能错过?冯二子掉转自行车的车头一通猛蹬,路过张一零家、杨帆家时还把这俩人一起叫上。

    “二子,啥事呢,这么急?”杨帆问。

    “碰上仇人了,要不是他们把我哥手打坏了,我哥肯定不能死。”

    “那肯定得找他们报仇啊!!”杨帆说。

    “其实这事说不定就会搞大了,其实我不想找你们,怕连累你们。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麻烦你们了。”

    “咱们是兄弟,别说这些客套话。”

    的确,混子们普遍要求讲义气,诗人则更感性,更讲义气。

    三个人回冯二子家取了扎枪。出门时,正好看见大腹便便的陈白鸽。

    “二哥,你们干啥去?”

    “我们去锻炼锻炼身体。”

    “不对,你眼神不对!”陈白鸽抓住了冯二子的车把。

    “没啥不对的,白鸽你别拦着我们啊。”

    “锻炼身体有这么急吗?咱们聊一会再走。”

    “我们约了人,真的,你别拦我们。”冯二子急了。

    “约人打架吧!”陈白鸽都快哭了,她从小见过东霸天、哥哥等人的打架打得太多了,光看冯二子他们三个人的气场,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要出去跟人家打架。

    “不是,真不是。”冯二子开始掰陈白鸽的手指了。

    今天的机会实在难以错过,那些跟自己哥哥在桥上决战的西郊混子居然全凑到了一起,而且还看似手无寸铁,这样的好机会稍纵即逝,怎能错过?

    没等冯二子太用力掰,陈白鸽自己就松了手,眼泪流了下来:“二哥,你当心点。”

    “你放心吧!”冯俄日蹬上车子就走了。

    陈白鸽还站在原地发呆,静静的落泪。

    “白鸽,对不起啊!”冯二子骑着自行车回过头喊了一句。

    陈白鸽勉强笑笑,擦了擦眼泪,转身走了。

    冯二子等人蹬着自行车到了转盘时,看见李老棍子等人还继续在那晒太阳。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好,这些西郊的混子们已经都昏昏欲睡了。

    冯二子是讲究战术的,他不但带了扎枪,而且还背了一军挎砖头。

    “看见了没,前面眼睛上裹着纱布的那个,就是他们中间领头的,咱们先扎他!”冯二子说完,下了自行车,递给了张一零和杨帆没人一块砖头。

    西郊这群混子的眼睛够瘸的,冯二子他们已经离他们15、6米的时候,他们还都没看见冯二子,还在抽着烟晒着太阳。

    忽然听见前方有个晒得黑漆漆的小伙子正高速朝他们跑过来,并且大喊了一句:“给我扎!”,然后几块砖头几乎同时飞来。

    西郊的混子们几乎同时都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各个都手足无措。只有李老棍子还算镇定,回手就从转盘的花池子里提出了一把镐头

    此时,冯二子等三人却已经杀到他们面前,而且,这三个手持扎枪的人几乎是站成一排,同时向李老棍子扎了过去。

    李老棍子侧身躲开了冯二子的第一枪,又用镐把隔开第二枪,但是却没能躲开杨帆扎出的第三枪。这一枪重重的扎在了李老棍子的胳膊上。常人胳膊挨了这么一下,早该松开拿着镐把的手了。可是李老棍子真不是一般人。之间剧痛的李老棍子一咬牙,一镐把抡到了冯二子的肩膀上。李老棍子的镐是尖镐,这一镐足足刨进了冯二子肩膀至少10厘米。

    冯二子耐痛能力也是极强,回手又是一枪,扎在了李老棍子的大腿上。李老棍子自己知道可能就要死在这了,既然要死了,那就拉一个垫背的。此时李老棍子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扎枪是否扎到了他,只想盯着冯二子一个人干,干死拉ji巴倒。他又是一镐,刨在了冯二子的天灵盖上,要不是冯二子举起扎枪挡了挡,恐怕这一镐就直接刨死了冯二子。但即使是冯二子挡了一挡,可还是被这一镐刨得险些昏了过去。

    张一零下手远不如冯二子和杨帆俩人黑,扎枪本来是杀人的工具,可是到了他手中,却始终不敢朝致命的

    地方扎,他好不容易扎中了一枪,又是扎在李老棍子的胳膊上。李老棍子又一镐,朝冯二子头上刨了过去,冯

    二子一躲,又一扎枪扎在了李老棍子的大腿上。

    此时,西郊的混子们也缓过了神。也抡起了手中的镐把朝冯二子等三人刨来。只见冯二子等人不慌不忙,

    倒退几步,依旧站成一排,手里的扎枪又是齐齐的朝对方扎去!

    冯二子他们三个居然还将就阵型!李老棍子他们这些土流氓从小就以打架为乐,可是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

    打架居然还排列阵型的?!

    几杆扎枪同时向前扎,简直像一个超级战车!谁敢不躲?!

    这三个人虽然没喊着类似于“1、2、3、扎!”这样的口号,但是的确是动作极其整齐划一。西郊的混子

    们齐齐的向后躲,而冯二子等三人又几乎用同一种步速向前进,又是同时扎了出去。西郊的混子再向后躲,虽

    然没人再被扎到,但是极其狼狈。

    西郊混子们毕竟实战经验丰富,缓过神来马上就发现了冯二子他们这个阵型最大的弱点:只要是从后面袭

    击他们,那他们的阵型必定大乱。

    毕竟西郊混子们有将近10个人,而冯二子他们只有3个人。尽管冯二子他们手中的武器先进,可毕竟双拳

    难敌四手。西郊混子们散开了队形,开始从西面八方涌上。

    只见冯二子等人不慌不忙,马上也换了阵型,由进攻阵型换成了防守阵型,三个人背靠背,呈铁三角状,

    依然猛扎。

    原来,人家冯二子他们三个人,在公园里练的还真不仅仅是如何扎这么简单,人家还演练了无数阵法!有

    战术!

    不过话说回来,镐头还的确是真的克制扎枪。因为镐头的长度和扎枪差不多,而且抡起来要远比扎枪重,

    只要抡镐头的是个力大无穷之辈,那可能手持扎枪的只有招架之功。换了别人可能抡这镐头还没什么太好的效

    果,可是西郊这群混子全是农民出身,各个抡起镐头来都非常娴熟。只十几秒钟的时间,冯二子等人虽然没受

    什么大伤,但是显然是招架不住了。

    只见冯二子大喊一声:“冲!”

    三个人肩并肩朝刚才放自行车的方向冲了过去。西郊混子虽然人多,但是毕竟围成了一圈就散开了。冯二

    子等三人集中优势兵力,从一面迅速突围,在突围的过程中,冯二子和杨帆还各扎翻了一个。冯二子扎翻的正

    是黄中华。

    三个人突围以后,西郊的混子从后面追了上来,冯二子大喊一声:“回头!”

    冯二子等三人忽然杀了个回马枪,齐齐的回头朝西郊混子们迎面冲了过去。西郊的混子马上又被冲得七零

    八落,四散逃跑。

    冯二子又是一声大喊:“走!”

    三个人又是同时转身,跑向了自行车,扶起自行车,蹬车就跑,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大家面前。

    冯二子他们三个哪儿是混子打架啊?这简直是训练有素的骑兵跟农民作战!冯二子他们三个都有比较高的

    文化素养,战术素养那是相当的高。李老棍子他们这群土流氓,是从日常街头斗殴中汲取经验,可人家冯二子

    他们三个是从中国古代兵法战术上汲取经验。这效果能一样吗?

    由于这天是礼拜天,街上的行人格外的多,都亲眼目睹了这场在转盘街的血战。各个都对冯二子等人高超

    的战术素养瞠目结舌。进入和平年代以后,能有几个人能目睹如此的血战?!

    几夜之间,冯二子等人就被传得神乎其神。更有甚者,还给他们三个人的组合起了个血淋淋的名字:扎枪

    队!

    冯二子只用这一架,就奠定了相当的江湖地位。他哥哥东霸天虽然厉害,可是终究还是个街头流氓。而冯

    二子这个真正的精神病,简直就是个被古代将军灵魂附体的人物!

    试问,在那个年代,有谁敢跟这样训练有素的团伙干?!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