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壮烈 1、扎得真顺手

    冯二子等人风驰电掣的走了以后,李老棍子才发现自己的浅蓝色涤卡裤子,居然已经完全被染成了红色,

    身上那件懒汉衫,整个左面也被染成了红色。

    此时的李老棍子才想起来疼,刚才在生死的关头,受到这些重伤,根本不觉得疼痛。

    西郊的混子们把李老棍子、黄中华等三个受伤的人都送进了医院。李老棍子失血虽多,但毕竟还是皮里肉

    外的伤,创口虽然难逢,但是毕竟没有生命危险。黄中华和另外一个兄弟可不一样了,他们受的伤都在肚子上

    ,虽然没生命危险,但是都得住院。

    李老棍子和张浩然进了同一家医院,到了中午,医生才基本把李老棍子的伤口处置完。

    医生说要给李老棍子输血,李老棍子问了下血的价格后,摇摇头说不用输血了。医生让李老棍子别乱动,

    可李老棍子却在医生走了以后就自己出门了。

    李老棍子要去找张浩然,找张浩然也没别的事,就一件:要钱。他已经没钱了,再不跟张浩然要钱,明天

    黄中华他们俩就得被赶出医院去。

    流血已经流掉了李老棍子的大半条命,李老棍子是扶着墙走的,每走一步,都要承受着伤口撕裂的剧痛、

    但李老棍子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从他那仅剩一只的眼睛里,只能看见冷酷和倔强。

    李老棍子推开了张浩然的房门。

    当张浩然看见浑身是血但嘴唇却没有一点血色的李老棍子时,竟然吓得不会说话了。张浩然心想:难道李

    老棍子这野人刚刚杀了人?

    李老棍子用独眼看了一下张浩然的病房,看见又是张老六在陪床。李老棍子没说话,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那

    只二东子“送”给他的那只上海牌手表。

    “李老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来跟您拿钱。”

    “你把冯二子也收拾了?”

    “给他肩膀上来了一尖镐,天灵盖上一尖镐。够了吗?”

    “够了,够了。”张浩然连连点头。

    “你这一身伤,是被冯二子扎的?”张老六故作关切。

    李老棍子没回话,也没正眼看张老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说:“15秒。”

    “什么15秒”张浩然楞了。

    “你和冯二子打了15秒?”张老六问。

    这回李老棍子抬头看了一眼张老六,然后又低下头看自己的手表,说了句:“5秒!”

    张老六一下想起了是怎么回事,昨天李老棍子刚说完,见到他半分钟不走就把自己腿打折。

    张老六来不及多想,撒丫子就跑。连头都不敢回。

    张浩然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还不敢说什么,就说:“你这伤可真不轻……哎呀……这个冯二子。”

    李老棍子没接张浩然话茬,继续说自己的:“我已经把我答应你的事儿干完了,现在到了你兑现承诺的时

    候了。”

    “我的承诺?哦,哦,哦,对!800块钱,明天我就让张老六去取去。我先给你拿1000块!不够再来我这

    拿!”张浩然一向大方着呢。

    “不用,我就要800。”

    “行啊,明天让张老六给你送到家去。”

    “不行,今天。”

    “非要今天?”

    “对,今天!”

    “那……那我得让张老六快去取。”张浩然说完以后朝门外大喊:“张老六,张老六!进来!”

    张老六战战兢兢的进来了,站在门口不敢往里面进,他一抬头,看见李老棍子有低头看手表了!

    张浩然也知道要是张老六在这屋里呆上半分钟,真不知道会出啥事。赶紧从枕头底下掏出个存折:“老

    六,快去取800块钱去!”

    张老六两个箭步窜到床前,一把拿过存折,两个箭步就又窜出了门。

    大家说说这李老棍子有多恐怖!?已经没了大半条命,可还是能把张老六吓得屁滚尿流。

    李老棍子说:“我怎么每次来都看见是他在?你就这么一个兄弟?”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只是张老六这人虽然是讨厌了点,但是干活还是挺麻利的。”

    “狗腿子。”

    张浩然脸青一阵红一阵,不知道该说啥好,只能岔开话题:“你身上这伤,是冯二子扎的?”

    李老棍子说:“对!我和你的事算是解决完了,但是我跟冯二子的事,肯定还没完!以后就是我和他的

    事了。”

    “恩,恩……”张浩然自己偷着乐。心想这李老棍子貌似比什么刘海柱,卢松什么的都恐怖,让他去跟冯

    二子玩命吧!他们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下午4:00,我来这拿钱!”

    李老棍子说完,扶着墙走了。

    下午,李老棍子把钱拿到手以后,基本全部给黄中华他们两人交了住院押金。这哥俩儿受的伤太重,基

    本都要像张浩然那样在医院住上一个月。

    李老棍子的兄弟都劝他:“输点血吧!”

    李老棍子咬着牙说:“输个ji巴毛血,输血?一想到自己学管里流着别人的血,犯膈应!”

    其实兄弟们都知道,李老棍子是为了省钱给别人治病。李老棍子穷是穷了点,可是对兄弟,那是没说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帮穷兄弟才愿意跟着他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之后的小20年里,只要李老棍子真

    的急眼了想收拾谁,只要一个电话,这帮已经有家有业的当年兄弟们,都是二话没有,拿着命来跟李老棍子玩 !

    晚上,李主播抱着孩子来到医院,看到李老棍子被扎成这个德行,哭得不成样子。

    李老棍子说:“老娘们就是老娘们,哭啥?要哭给我出去哭去!”

    李主播说:“我替孩子哭呢。”

    “又不是爹死娘忘,你看你哭成这b样!快点给我回家!”李老棍子不耐烦了。

    “那你总得换套衣服吧?”

    “换j巴毛换!就这么穿着!”

    “……那我回去了,明天来给你送饭。”李主播被骂得哭都不敢哭了。

    “多送点,我那些兄弟还没人给我送饭呢。”

    “知道了……”李主播深情的看了李老棍子一眼,依依不舍的走了。

    出了医院的大门,李主播就又变成了那个英姿飒爽无所畏惧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李主播。她骑上自行车

    ,把孩子放在横梁上,一阵风似的回家了。

    可李主播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男人尾随他!按理说,李主播这长相很难让男人起尾随她的心,而且,尾

    随她的居然还是个帅哥。对,这个帅哥不是别人,正是冯二子。

    原来,人家冯二子在打完架以后根本就没回家,虽然张一零和杨帆都回了家,可冯二子却直奔各大医院而

    来,冯二子虽然也受了点伤,但是都是皮里肉外的伤,远不如李老棍子等人的伤情严重。为什么他要直奔医院

    而来呢?目的有二。1、了解李老棍子等人的伤亡情况。2、他恨死了房二,但是今天房二不在现场,冯二子万

    分懊恼,他知道,李老棍子等人都受了伤,房二一定会来看望。

    冯二子哪儿知道,现在的房二屁股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扎枪,现在正在家养伤呢!

    全市一共能做大型手术的也没几家,冯二子很轻松的找到了李老棍子住的意愿。然后,冯二子就蹲在暗处

    ,等房二出现。

    冯二子没能等来房二,没想到却等来了李主播。李主播也是冯二子当仁不让的仇人之一,冯二子干脆一不

    做二不休,直接尾随上了李主播。

    一路上行人不少,冯二子没法下手,直到李主播过了桥,冯二子才加快车速冲了上去,一直冲到了李主播

    前面,用自己自行车后轮一别李主播自行车的前轮,李主播当时就摔倒在地。

    冯二子早就想好了要过了桥动手了,因为经过他的调研,只要晚上过了桥,就经常半个小时都没有一个人

    经过。

    孩子躺在地上哇哇的哭,可李主播连孩子都不顾,站起来就破口大骂:“c你m!你长没长……”

    骂到一半,李主播忽然不骂了,因为在月光下,她认出了眼前这人就是哪天在火车站被她扇了俩耳光的冯

    二子,而且,冯二子脸上带着诡异微笑,让李主播这样的悍妇都觉得心里发慌。更让李主播觉得胆寒的是,冯

    二子手里还拿着一把扎枪,还正向自己慢慢的走过来。

    李主播给自己壮了壮胆:“c你m你要干啥!”

    冯二子一句话也不说,脸上还带着那阴森森的微笑。

    “你tm的想报仇是吧?!跟我一个娘们动手算什么老爷们!你要是有种着我们家爷们干一把,那算你有

    本事!”李主播虽然心虚,但是还是唾沫横飞。

    冯二子还是不说话,慢慢的举起了扎枪。

    “救命啊!救命啊!”李主播开始喊了,她从冯二子这个“孬种”眼睛里看到了杀意。

    李主播如果不喊救命,恐怕冯二子还不会真想杀了她。可她一喊救命,更加刺激了冯二子这个精神病的神

    经。

    冯二子一扎枪就捅到了李主播的胸口,李主播不愧是个虎娘门儿,挨了一枪以后双手抓住扎枪的枪头就要

    多枪。冯二子飞起一脚,把李主播蹬飞了,冲上去又一扎枪,扎在了李主播的肚子上。

    冯二子把扎枪拔出来以后,李主播捂着肚子和胸口,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冯二子似乎不是特别想杀了谁,

    他就是想看到这些曾经得罪过他的人痛苦的样子。

    看着李主播躺在马路边的地上呻吟,冯二子的kuai感到了极致。两眼放着光。而且那诡异的微笑变得更加诡

    异。

    李主播是死是活冯二子真的不太关心,只要看到李主播那张扭曲的脸,就只够了。

    冯二子拖着扎枪,走到了自行车前。刚想推着自行车走,忽然看见了李主播的儿子在地上躺着。冯二子忽

    然来了兴趣,提着扎枪缓缓的朝这孩子走了过去。

    冯二子抱着扎枪正琢磨酒精是戳这孩子哪里的时候,这孩子忽然看着他笑了。冯二子的手停住了,他看到

    了这婴儿的那黑溜溜的眼睛,正在盯着他看。而且,居然都笑出了声。

    冯二子蹲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捏了这孩子的脸,那诡异的笑容里,居然还有了点温暖。冯二子轻轻的拍了

    拍这孩子,蹬上了自行车,晃晃悠悠的走了。这回,他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李主播是不是已经死了?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了杀人犯?恩,这似乎不太重要。回家,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个

    好觉了。希望明天,还能抓到房二,还能再好好的过一把瘾。

    李主播是被路人救起送到的医院,住进的市区里的另一家医院。送到医院时,李主播尚且有一时,跟人家

    说了李老棍子的名字和现在所在的医院。

    当深夜李老棍子得知李主播被送进抢救室生死不明的时候,竟然一阵怒火攻心,晕倒了!大家又泼凉水,

    又扇耳光,终于把李老棍子唤醒。

    李老棍子醒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要是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我要杀他们全家。”

    随机,李老棍子赶到了李主播所在的医院,李主播尚在抢救,尚未脱离危险。

    “是谁!对女人都下这样的毒手!”李老棍子又是一阵急火攻心,又晕过去了。本来李老棍子的身体就已

    经虚弱到了一定地步,如今再两次震怒,能不晕倒吗?

    能让李老棍子这样的爷们一夜晕倒两次的,这世界上有且仅有冯二子一人。

    而此时的冯二子,正躺在家中甜美的睡觉。就算是冯二子知道自己杀了人,**马上就要来到自己的家中

    ,他也会如此甜美的睡觉。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还不好好享受一下这幸福的时光?

    当第二天李主播苏醒过来以后,李老棍子知道差点把自己老婆也杀了的人就是冯二子的时候,竟然有些恐

    惧。李老棍子连卢松都不怕,居然怕起来了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冯二子。自己的确是不要命,可这冯二子显然比

    自己更加超脱的不要命。而且,自己在明处,冯二子在暗处,说不定什么时候再给自己来一下,那自己是怎么

    冤枉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这冯二子肯定是不能以常理度之了。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对女人下手,而且,还下了如此的毒手,几

    十年来,就没听说过哪个混子敢这样干。的确,人家冯二子本来就不是混子,人家只是为了报复。

    如果现在李老棍子的腿和胳膊没受重伤,那李老棍子肯定就自己去跟冯二子拼了,俩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总得有一个进太平间。

    就算是现在住在医院里,李老棍子也觉得不保险。谁知道什么时候冯二子再来?不过即使是这样,人家李

    老棍子还是没有想过要去报案,的确是有点本事。

    李老棍子还是不太了解冯二子,人家冯二子一直也不以杀人为目的,就是要折磨这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

    如果杀死了那该他倒霉,最好还是没杀死,这样就可以多折磨几次了。多折磨几次多过瘾!

    冯二子扎人是彻底扎顺手了,越扎越有心得,以前只是练,没真扎,现在扎了才知道居然如此有kuai感。

    以前的罪过风儿子的人,现在除了房二以外,全都住进医院了,只有房二还在外潇洒。这怎么行?!抓到

    房二,肯定要给他几枪!抓到房二还不容易?反正已经知道他家在哪儿了,没事儿就去他家门口守着,还能守

    不到他?

    当时通讯工具不发达,李老棍子和他老婆都被冯二子干进医院这消息第三天才传到房二耳中,平时李老棍

    子对房二不薄,就算再艰难,房二也得去看看李老棍子他们两口子去。房二是在行走不便,屁股上挨那一扎枪

    弄得一走路就疼,更骑不了自行车,于是把他哥哥房老大叫了过来,让给领导当司机的大哥开车把他送到医院

    去。

    活该房二倒霉,那天中午他在家门口上了吉普车以后,他哥哥说要进家里拿包洋火,行动不便的房二只能

    在212吉普车里等着,可哪儿知道一等就是半天,也不知道他哥哥究竟是进去干嘛去了。  

    左等右等等不来哥哥,却等来了冯二子。据说挺悠闲的骑着自行车的冯二子还真没往车里看,边骑自行车

    边往房二家的院里看,可正在这时,坐在吉普车副驾驶位子上的房二等不及了,伸出了头,大喊:“大哥,大

    哥,你还不出来啊!”

    房二伸出的这个头,被冯二子看了个正着。据说冯二子十分气定神闲,没有像以往一样冲上去连骂带扎。

    而是溜溜达达的走了过去,双手倒握着扎枪,走到了副驾驶室的门口。还认真的向里面看了看,确定了眼前这

    人就是房二。

    刚把脑袋缩回车里的房二向外一看,正好看到了冯儿子那张诡异的笑脸。

    还没等房二明白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一把大铁扎枪已经扎了进来,车里的空间实在太小,房二根本无处

    躲闪,这第一枪就正中房二的胸口。房二胸口一闷,冯二子已经拔出了扎枪,朝里面又是一扎枪,扎到了房二

    的脸上。

    第三扎枪……

    第四扎枪……

    第五扎枪……

    第六扎枪……

    冯二子足足扎了六枪,扎完以后,冯二子又微笑着看了看倒在副驾驶室血泊中的房二,心满意足的骑着自

    行车走了。

    现在冯二子所有的使命都已经完成了,他还怕什么呢?就算是马上自己就死了,又有何妨?

    冯二子骑车到了江边,把沾满了血的扎枪在江里认真的洗刷了半天,才回家。这把扎枪上,基本上已经沾

    满了他所有仇人的血。仇人的血都挺脏的,得洗一洗。

    到了家,冯二子若无其事的趴在墙头上跟陈白鸽说笑。

    “白鸽,你还记得不?去年元旦时,我被几个混子把脸给打坏了。”

    “记得啊!你还住了很久的院呢,你哥不是替你报仇了吗?”

    “对,对,我哥是替我报仇了。那你还记得不记得有一天,我去给你买水果罐头,,去了很晚才回来。”

    “记得啊,那天我还很担心呢,担心你和人打架。”

    “呵呵,对了,那你肯定还记得前几天我和周萌我们碰上歹徒的事儿吧!后来我还去你家了。”

    “这才几天啊!我当然记得啊!二子你怎么了,怎么总提这些不开心的事?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

    冯二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是啊,过去了,都过去了!”

    “你真没事吧?!你成天在外面溜达,心情应该不错才对啊,怎么还在想这些不开心的事儿?过去了,真

    的都过去了。”

    冯二子说:“你啥时候生啊?”

    “12月份吧!”

    “唉,我要是能看见我侄子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是侄子,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侄女?”陈白鸽忽然觉得冯二子这句话似乎很不对劲:“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说话?”

    “没事儿没事儿。”

    “看你说的,好像你得了绝症似的!”陈白鸽白了冯二子一眼。

    “我身体,好着呢!就算是谁得了绝症我也不会得!晚上你想吃啥?!我自己去给你做。”

    “呸!你做那玩意,有法吃吗?我宁愿饿着。”陈白鸽说。

    “那还让我妈给你做,让你和你肚子里的侄子都健健康康的。我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惦记你们几个人了。”

    “你今天究竟怎么了,二哥?!“

    “啥事没有,你看我,多开心啊!”

    “傻样儿!”陈白鸽乐了。

    冯二子也看着陈白鸽傻笑。

    冯二子不敢跟自己的亲人说自己干的这些事,怕亲人为自己担心,但是冯二子还真想让大家都分享到自己的快乐。既然不能说,那就傻笑吧!冯二子朝着陈白鸽傻笑了一会儿,说:“我去找我老婆喽!”

    冯二子就又去找了周萌,先是朝着周萌傻笑,然后又在周萌脸上乱亲。

    周萌说:“你真是病得不轻。”

    “我要是死了,你会难过吗?”

    “你不是废话吗?没事儿说这样的废话有劲吗?”

    “那你难过多久啊?”

    “恩,很久,一辈子不嫁都有可能。”

    “真的吗?周萌,真的不用一辈子不嫁。你就春节啊、清明啊,给我烧点纸就行了。”

    “你真病了?高烧烧糊涂了?”周萌摸冯二子的脑袋。

    冯二子把周萌按在了床上,俩人颠鸾倒凤起来。没办法,不能不**,冯二子实在是心情太好太好了。

    李老棍子的心情实在是太差太差了,老婆刚刚脱离生命危险,房二又是生死未卜,而且,凶手还就是同一个人。

    据说房老大发现倒在血泊中的房二以后,马上把房二就拉到了医院。在路上,房老大问房二凶手是谁。房二的回答是冯二子。房老大说马上去报案,被还剩一口气的房二劝住了,说自己的事犯得也不少,如果不死,那就不报案。

    李老棍子那张本来就沉郁的脸变得更加沉郁,他人生中第一次觉得无计可施。

    在医院病房里,老五已经气疯了:“李老哥,那个什么冯二子怎么这么嚣张?凭什么这么嚣张?你现在行动不方便,我带人去平了他家?”

    老五转身就走:“我去了!”

    “回来!”李老棍子说。

    “为啥不让我去?!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欺负。”

    李老棍子特不耐烦:“你去平了他家?别扯淡了行吗?你不被冯二子在他家门口杀了就不错了。”

    “我被他杀?!”

    “对,要么你就杀了他。就这两选择,你不被他杀,你就只能杀了他,你要是不杀他,他肯定杀了你!”

    “李老哥,你咋跟说绕口令似的呢?”

    “谁他妈的有空跟你说绕口令,我就问你:你敢不敢杀了他!你敢不敢!”

    老五还真被李老棍子将住了:“我……我……我……”

    “你不敢!你要是敢,你现在就去杀了他!”

    “要是杀人不偿命,我就敢。”老五那纯真劲儿又上来了。他一纯真,就让人感觉他是黑猫警长跟葫芦娃的综合体,这俩卡通形象的年龄加在一起,估计也没10岁。

    “都别他妈的扯淡了,该养伤的好好养伤,还没被这个精神病扎过的都防备着点!”

    李老棍子不愧是大哥,他对这一切的判断非常正确。现在的冯二子简直就像是专门搞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而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兄弟,哪儿有一个能达到冯二子这境界的?

    如果想要没有后患,那么似乎唯一的选择就是杀了冯二子,就算是让冯二子在病床上躺三年都不行,过了三年,出院了的冯二子非把这些人全杀了。

    晚上,二东子又来了。自从李老棍子住院,二东子几乎每天都来。他要给李老棍子拿钱,李老棍子坚决不要。实在不行了,二东子只能带营养品、鸡蛋之类的。东西都带来了,李老棍子总不能不收。

    “李老哥,现在这情况,咱们过几天那事儿,还干不干了?”二东子问。

    “干,怎么不干!”

    “那你这身体……”

    “没事,到时候,我身体就该好多了。咱们该干的事还是要干,等到把该干的事干完,再去找冯二子算账。”

    其实,李老棍子也不知道究竟怎样才能找冯二子这个已经癫狂了的魔鬼算账。他只知道,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那么该干的事情还是要干。

    在医院的病房里,李老棍子跟二东子简单的确定了方案。这方案其实说来也简单:等到买电视的那天上午10点前后,排队的人最多的时候,就出手!如果一旦被群众发现,那么李老棍子的兄弟们负责掩护二东子逃跑。

    二东子听完这话,笑了:“李老哥你太谨慎了,我干了这么多年,没有一次炸过。”

    “以前你是摸完一个就走,这次不一样,这次总得摸个10个8个的再走。”

    “没事儿。”

    “难说。”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