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壮烈 2、炸了

    自从冯二子把房二也险些送进太平间以后,冯二子似乎收手了。这几天,再也见不到冯二子在大街上转悠

    了,再也没有哪个人遭到冯二子的毒手了。

    据说,冯二子还结束了这悠长的复仇之旅,回单位上班了!真是令人啧啧称奇!冯二子那一通乱扎,居然

    一个人都没有死,而且全扎成重伤,实在是让人不能不赞叹他的狗屎运。

    尽管冯二子似乎暂时消失了,但是李老棍子等人的精神还是高度紧张的,生怕哪天冯二子再出现。甚至连

    张浩然也跟着紧张,因为他后来从王罗锅的嘴里听到了冯二子来医院复仇的原因,张浩然的直觉告诉自己:冯

    二子这疯子早晚有一天还得找上门来。

    张浩然心里这么忐忑,只能找了李老棍子来商量。这次,张浩然没让张老六再在病房里陪着,而是让王罗

    锅跟他一起陪着。王罗锅的身体自愈能力惊人,换了别人可能得一个月才能下地,可是他却10几天已经可以下

    地了,尽管伤害没好利索,可王罗锅已经行动自如了。

    张浩然说:“李老哥啊,这个冯二子实在是太恨人了,咱们得除掉他,否则真是个祸患!”

    “除掉他?怎么除掉他?难道杀了他?杀他,你敢吗?”李老棍子说。

    “那总不能让他继续这么胡作非为,咱们成天提心吊胆吧?”

    “现在我还有点事,等过些日子再去想他的事。”

    王罗锅在那边说话了:“老李,你是不是不敢啊?”

    “不敢?那你敢?”李老棍子斜着眼睛看王罗锅那张毁掉了一大半的脸看。

    “对,我敢。”

    “呵呵,你敢,那你来!”

    王罗锅说:“我肯定让他生不如死。”

    “王罗锅,你别吹牛逼吹大了。”李老棍子故意激王罗锅。

    “吃牛逼?我老王活了40来年,从来就没吃过亏!”

    “行吧!那我们等着看你!我们都等着你让他生不如死。你可别吹牛逼啊!”李老棍子说。

    李老棍子心里偷着乐:本来你张浩然是想激我跟冯二子拼,可是我老李就是不上当。我不上当自然有人会上当。这个王罗锅,不就顺着杆爬上来了吗?你张浩然精明,我老李可也真不傻。

    1982年8月中的一天,我市的第一百货大楼前熙熙攘攘挤满了排队的人。这些人,都是同一个目的:买电视。

    可别小瞧这个现在谁都看不上眼的黑白电视机,在那个年代,可能一家人要攒两年钱才能攒出7、800块钱买这样一台,买进了家里,就是家里最大的件。而且,想买到电视机,那还得有票。这次电视机到货,是我市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一次就足足来了几百台电视机。

    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真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要是这次买不上,那下次买上海说不定是什么时候呢。

    而且,中国人没事就喜欢排队,不管买什么都是一窝蜂,即使到了今天也是如此。比如前段时间苹果的Iphone4在国内正式上市时,那抢购的热潮堪比当年抢购电视机。不过抢购电视机尚可理解,毕竟是家里没电视,只能去抢一台才能看得上。可排队抢购Iphone4似乎没那么大的必要,因为每个排队去买Iphone4的人肯定手里都有手机在用,这东西部是必须品,但即使是这样那也要排队去购买。真不知道把排队一整夜的Iphone4买到手中究竟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买到以后就腰部酸了背也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而且性生活还和谐了。反正,只要是稀缺的东西,那就去抢购!咱们中国人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抢购者。

    这一天,我市百货大楼前面排的队,也根本就不比前段时间在西单排队买Iphone4的队伍短多少,基本上有点家底的人全出动了。

    这哪儿是卖电视机啊?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庙会!而且,参加者这庙会的,兜里肯定都揣着7、800块现金。而且,很多豆是全家出动,虽然排队一个人就够了,可是大礼拜的,没什么事,全家都想来第一眼看到自己家的电视机。

    李老棍子等着这一天等得实在是太久了,他就在等着这一天翻身。

    对于二东子来说,这一天也绝对是个大日子,毕竟,今天也是他所见到的最大的阵仗,更是他金盆洗手退出扒坛之日。

    看着眼前这熙熙攘攘的人群,腿脚还没好利索的李老棍子笑了,他小小的见识过一下二东子的身手,他知道只要二东子出手,今天至少能带回家万八千的。只要有了这万八千的,以后干什么不赚钱?眼前这人头攒动的人群,分明就是一只又一只待宰的肥羊。

    李老棍子甚至都盘算好了,只要二东子能到手上万的钱,那就大方点,分二东子三千块。不管二东子要还是不要,反正自己肯定要给!

    李老棍子、二东子和7、8个兄弟到了这熙熙攘攘的人群边上。

    李老棍子最后嘱咐了二东子几句。

    “二东子,放心大胆的干,没事儿,别害怕。”

    “李老哥,我不怕。”

    “我们几个人会始终跟着你,一旦捅炸了,我们肯定把你救走。”

    “绝对不会捅炸。”

    李老棍子看了看手中的手表,说:“好!现在是10:00,从现在开始计时,就算马上就有人报案,公安来到这也起码要20分钟,这20分钟里,你随便干!”

    “知道了!”

    又瘦又小的二东子涌入了人群,他身后还跟着老五和土豆,老五和土豆每人都背着一个军挎,是专门接二东子扒来的钱包的。

    “借光、借光喽!”二东子假装找人。

    虽然二东子已经决意金盆洗手,但是毕竟他的职业就是扒手,见到这大场面怎么能不兴奋?就好像世界杯的赛场上已经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坐在了教练席上的马拉多纳看到球还是忍不住在场外踢上几脚一样。到了今天这个地方,二东子也是着实的激动。

    第一分钟,老五的军挎里就多了个钱包。

    第二分钟,老五的军挎里多了两叠钱。

    第三分钟,土豆的军挎里多了俩钱包。

    ……

    到了第七分钟时,二东子已经成功的偷了15个人的。

    到了第八分钟时,远远的听见第一声炸雷:“我钱丢了,有小偷!抓小偷!”,此时二东子等人离这个人已经起码40米了。

    紧接着,第二声炸雷也响了:“我*,我的钱包也丢了!有小偷!”

    大家此时都开始摸自己的钱包。

    第三声炸雷……

    第四声炸雷……

    排队的人群顿时乱成了一窝蜂。李老棍子什么时候见过这场面?看见这么多人喊抓小偷,赶紧喊暗号:“咱们下礼拜再来排队吧!

    二东子虽然听见了李老棍子叫他的声音,可是他已经偷到了极度兴奋的状态,他干了这么多年的活儿,也没遇见过这么轰动的场面,二东子彻底偷嗨了,彻底嗨了。

    什么叫艺高人胆大?人们都在看自己的钱包丢没丢时,二东子还在继续偷!

    有的人听到有小偷后刚刚看了一眼自己的钱包还在,可是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居然钱包没了!

    看着骚乱到了一定程度的人群,李老棍子知道今天这事干的有点太大了,收不住了。已经来不及喊暗号了,朝着离他大概10几米的二东子喊:“东子啊!今天这里不太平,咱们快走吧!”

    老五也拽二东子的胳膊,小声说:“快走吧,够了,够了。”

    “你们先带着包走。”

    “那你呢?”

    二东子说:“我再来最后一份!”

    二东子前行了几步,又摸进了一个又高又壮的30多岁中年妇女的包。可这次,摸到的不是钱,摸到的是一只手,一只和这个中年妇女完全不匹配的手。这只手有如钢箍一般,二东子的手根本无法动弹。

    二东子感觉自己的手一紧,紧搂着手腕一阵剧痛,胳膊被拗了过来。

    老五和土豆此时走出没多远,听见了二东子一声惨叫,俩人刚想过去救援,就看见三个壮汉一起扑上,把二东子按住了地上。

    老五和土豆都是被**摁过的人,他一看这几个人的姿势就知道:“彻底完了,二东子遇上便衣了。”

    老五和土豆想冲上前去制造混乱,可是俩人每个人的军挎都是赃物,如果制造不成混乱,恐怕连自己都搭进去。

    人群彻底乱成了一窝蜂,当李老棍子一瘸一拐的冲到前面时,二东子已经被拷住了。

    李老棍子有心去救二东子,可又怎么可能从几个便衣**中救出呢?

    李老棍子再去看老五和土豆,发现这俩人已经走出了很远,李老棍子可算是喘了口长气。毕竟,捉贼要捉赃。不管怎么说,老五和土豆把钱都带出来了。只要二东子不交代,应该就没什么大事。

    当李老棍子合老五、土豆等人在事前约好的文化馆后院再见面时,大家都还十分紧张。

    “李老哥,咱们拿着钱跑吧!”

    “慌什么?!往哪儿跑?!李老棍子说……

    “二东子已经被抓起来了,估计**很快就来抓咱们了。”

    李老棍子摇了摇头:“二东子不会把咱们供出来。”

    “你怎么就知道不会啊?!你又不是没进过局子,只要进了那里面,有几个人能扛得住不交待?”

    李老棍子继续摇头:“你们都太小看二东子了。”

    “好,就算我们小看他了,可是他万一呢?万一交待了呢?!”

    “万一?那我只能赌一把了,赌他不会交待。”

    “**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咱们跑都来不及。”

    李老棍子怒了:“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兄弟呢?!就算是他把我交待出来,我也认了!人家都是洗手的人了,就是因为要帮咱们才又出的手,你们不去想怎么去救他,都在这穷担心自己被抓,谁他妈的跟你们做兄弟谁倒霉。”

    看见李老棍子怒了,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行了,行了,钱先放我这,你们把嘴管的严点。谁要是漏出去了口风,我就干掉谁。二东子那边的事,我去跟我堂哥打听打听。”李老棍子说完,提起两个军挎,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李老棍子也是心乱如麻,觉得自己特对不起二东子。他知道这些钱,简直是用二东子的命换的。

    当天晚上,李老棍子借口给堂哥送鸡蛋,去了堂哥家。李老棍子一直等到深夜,才把堂哥给等回来。

    李老棍子问:“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今天局里有大案子!”堂哥显得很兴奋

    “啥大案子啊?你这么激动。”

    “今天,第一百货大楼那卖电视机,局里早就知道肯定会有小偷盯上,从省里请了反扒专家来,结果,你猜把谁抓住了?”

    李老棍子故作惊讶,问:“是吗?谁啊?!”

    “二东子!!!!”堂哥的声音特激动。

    “二东子是谁啊?!”

    “二东子你都不知道?!二东子是咱们这最大的扒手,我们都盯了他多少年了,就是找不到证据,这下可算给他抓了个现行!对了,上次我让你们别干了多正确啊!就连二东子这样的飞贼都能被抓到,就你养的那几个小毛贼,早晚也得给你抓起来。”

    “我们不是早就不干了嘛。那二东子偷了多少钱啊?”

    堂哥的语气变得很无奈:“一分钱赃款都没起获,这小子抵死不认,今天丢的钱肯定都是他偷的,肯定是在他同伙那。可今天的形式比较慌乱,我们没来得及抓同伙。”

    “审呗!给他上点手段,还怕他不说?!”

    “这小子的嘴,忒硬。不管上什么手段,硬是一句话不说。”

    “是吧!”

    “其实也不怕他不说,咱们这混子就那么多,要是看谁最近手头阔绰了,那十有八九就是二东子的同谋。”

    “呵呵,你们可真有办法。”

    李老棍子又不咸不淡的跟堂哥扯了几句,才离开。

    回到了家,李老棍子从二东子扒到那两万块钱里,拿出了一千块。其他的钱,全埋进了地窖里。这一千块钱,是医药费和零花钱。

    李老棍子是个挺稳当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得瑟,什么时候不该得瑟。即使他堂哥不说出他们公安局破案的思路,李老棍子也绝对不会拿着这笔钱去穷得瑟。

    第二天,在医院的病房里,李老棍子还给大家开了个小会。

    “咱们这次是赚到钱了,钱放在我这保管着,谁家要是有急用就跟我说,要是没急用,钱还是放我这。谁要是缺个10块20块的零花钱,尽管来我这来要。肯定没问题,但是谁要是拿着钱出去山吃海喝去让我知道了,我就掰掉谁一嘴牙!让你吃!让你喝!”

    大家都不懂了:大家打了这么多架,受了这么多苦,就为了赚这点钱。怎么钱到手了还不许花?这和没赚到钱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大家都碍于李老棍子的权威,没人敢说话。

    李老棍子也看出了大家的顾虑,多说了一句:“过段时间风头过了,咱们再谈分这钱的事。”

    老五战战兢兢的问:“要过多长时间啊?”

    李老棍子抽了口烟,沉思了一下,说:“两年。”

    兄弟们又面面相觑了:“我*!两年?!过两年这些钱都该被蛀虫蛀掉了吧!

    李老棍子没再解释,他要去办下一件事:冯二子。

    冯二子的阴影始终(xuan)绕在李老棍子的心头,挥之不去,谁知道这个精神病哪天又冒出来给自己两扎枪?拿自己的命去换冯二子的命,李老棍子肯定不愿意。

    他现在要做的是,促使王罗锅动手,让王罗锅这个虎玩意儿跟冯二子这精神病拼命去,自己看热闹。

    而且,他还要时时刻刻打探二东子的消息。其实对于二东子这事,他心里真的挺有底的,他对二东子这人有信心,而且,即使二东子实在是扛不住了,那还有堂哥呢。堂哥总不能亲眼看着自己被抓。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