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壮烈 4、我不受那气

    刘海柱呆呆的站在已经被炸得封了口的水井旁,也是不知所措。难道,自己刚才杀人了?

    只有老魏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老魏头喊了一句:“哭啥哭?!谁都没死,哭啥?!都别哭了!!”

    老魏头说话就是有效果,整个院子又是鸦雀无声了。

    老魏头拄着拐棍,慢慢的走到了刘海柱和大洋子身边:“你俩走吧!”

    “去哪儿?”

    “跑吧!今天这事太大,我老魏头,保不了你们了。”

    刘海柱跟大洋子都明白,今天在这里弄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死了人。老魏头面子再打,也绝不可能再罩得住了。如果刘海柱和大洋子俩人身家清白,那么有这么多人可以给他们作证,他们完全可以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但是这俩人都有案底在身,券是潜逃在矿区的黑户,**不可能不去调查他们,一旦调查起来,俩人都得进监狱。

    刘海柱好像还是没缓过味来,还在那呆呆的站着。

    老魏头说:“走吧!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那……”

    “那什么那?!走!”

    大洋子一拉刘海柱:“走吧!还想啥呢?!”

    刘海柱转身看了一眼郑丽,郑丽似乎才缓过味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喊一声:“柱子你快走!咱们有见面的机会!”

    刘海柱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大洋子住着刘海柱的胳膊:“快走吧!留得青山在!”

    大洋子和刘海柱俩人,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跑去。就当俩人要跑到门口时,老魏头喊住了他俩:“你俩站住!”

    刘海柱和大洋子俩人站住了,回头看着老魏头。

    老魏头指着全院的人说:“你们知道他们俩是什么人吗?”

    整个院里200来号人,没一个人敢说话。

    “没人知道是吧!那我告诉你们,你们甭管他俩以前是什么人,你们就要知道,他俩是你们的恩人!!恩人!!!明白吗?要是没他俩,你们都得死!我也得死!!!”

    老魏头接着说:“这院里,20岁以下的,都朝他俩给我跪下,给他们磕个头!”

    年轻人都跪了下来,认认真真的朝门口方向磕了个头,甚至有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也归了下来。

    头磕完了。老魏头手一挥:“走吧!越远越好!”

    刘海柱和大洋子也跪了下来,给老魏头磕了个头。磕完头转身就跑,消失在夜色中。

    刘海柱和大洋子跑了不到10分钟,工村***的果然来了。

    调查了一番以后基本核实了情况,唯一的疑点就是:那两个把林三给扔下井的“英雄”是谁。

    ***的**问老魏头:“魏叔,那两个把林三给扔下井的人是谁啊?林三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今天他们俩干的事肯定得算是正当防卫,你有啥不能说的?”

    老魏头说:“我就是不说,你们都是孩子,我不愿意撒谎骗你们。”

    “他们俩是不是以前犯过事儿?”**也看出了老魏头的顾虑。

    “你们问我干啥?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魏叔啊,你不跟我们说,也得跟别人说。我们问不出来话,肯定咱们矿区公安局的人就得来问,**队的人一会肯定得来,这是程序。你跟我们说清楚了,我跟他们说就行,我们都认识你,都敬着你,跟你好说好商量,那要是别人来了……”

    老魏头那目中无人的眼神精光大盛:“别人来了怎么着?还把我老魏头抓到局子里去审?!”

    “那可说不准。”

    “你们几个走吧!我老魏头这一辈子没被人审过,我不可能让谁审!我看谁能把我带到局子里审!”

    **苦苦哀求上了:“魏叔,这事儿真不是我们几个能说的算的,要是我们说得算,那这事就这么压下来了。我们问不出来,矿区公安局的肯定要来把你带走,我们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你们都是好孩子。我再最后说两句。第一句:我肯定不说那两个人是谁。第

    二句:我肯定不能让谁审,这你们放心,没人能审我!行了,你们走吧!”

    几个***的民jing知道老魏头的性格,没人再追问下去了。“魏叔,那你保重吧!”

    “你们快走吧!”

    不到半个小时,矿区公安局刑jing队的人来了。他们来之前,也都听工村***的民jing介绍了情况。而且,

    工村***的人也嘱咐了矿区公安局刑jing队的人:对老魏头好点,老魏头是个地地道道的好人。

    矿区**队的人来到老魏头家中时,院子里很多人正在帮老魏头收拾桌子。

    老魏头自己一个人坐在院中间的桌子前自斟自饮,边喝酒,边剧烈的咳嗽。

    矿区刑jing队的人问:“老魏啊,那俩把林三扔下井的人是谁啊?”

    老魏头喝了一大口酒,咳嗽了半天,说了一句:“我说了,我不知道。”

    “老魏,整个矿区这么10多万人,都知道你是个明白人,你别在这事上犯糊涂啊!”

    “谁糊涂?你问问你院里的人,我老魏头糊涂吗?”

    “行了,都说了你是明白人,可你真别犯糊涂啊!你看你明白了70来年,这点小事咋还想不明白呢?你为

    啥就不愿意说呢?难不成那两人都是逃犯?”

    “我说了,我不知道!”

    刑jing队的人说:“老魏啊!我们真不愿意把你带走,可这俩人的真正身份只有你才知道,你要是不说,

    我们真的得把你带回局里审了?”

    “带回局里审?我可受不了那气!你们是不是还得给我上点手段啊?!我老魏一辈子坦坦荡荡,老了老

    了还要受你们那冤枉气?”

    “怎么可能给你上什么手段呢?就是走流程,我们也是没办法。”

    “你们就非把我带走不可?!”

    “那你要是还不想说,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行吧!我去里屋,换件衣服。”

    “去吧!”

    矿区刑jing队的人左等老魏头不出来,右等老魏头不出来。

    有心急的行径等不及了,进了老魏头的房间。

    一进老魏头的房间,一股刺鼻的农药味扑面而来。

    再一看,老魏头口吐白沫,端端正正的平躺在炕上,右手,还攥着一瓶甲胺磷。

    老魏头是睁着眼睛死的,据说那死时的眼神,也像是他活着时那么肆无忌惮目空一切。这个牛逼了一辈子

    的人,就这么牛逼的自杀了。

    他宁可死,也绝不愿说出刘海柱和大洋子的真正身份,因为他是受了过命的朋友的托付,留下的这两个人

    ,其实,他不死也完全可以。但他就必须要接受审问,他豪横了一辈子,怎么能在临死之前受这冤枉气呢?!

    为了不受这冤枉气,宁愿自杀!这是何等的刚烈!

    刘海柱的喜事,变成了老魏头的丧失。

    据说,老魏头出殡那天,整个工村只要会走路的人,全来了,在老魏头灵前,绝大多数的人都洒下了热泪 。据说,每逢清明节和春节,想在老魏头那坟头前烧纸,需要排队。因为老魏头是整个工村的恩人。

    老魏头,这个横行霸道了一辈子的人,这个大岳四工村的保护神,就以这样极其悲壮的方式,带着他那一生的传奇,离开了人世。

    可能除了刘海柱,没人知道老魏头究竟从哪里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一定去了天国。他这样的好人不去天国,谁还配去天国?!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