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章:回归 1、雪耻

    第二天早上,冯二子就跟厂子里请了假。回到了家中又拿起了自己的那把扎枪。

    本来,冯二子已经把这把扎抢在江里洗干净了。可是到了今天,冯二子的这把扎枪上,注定要再次沾染血污。

    冯二子知道王罗锅这样的惯犯的心理素质肯定比美犯过什么大案的新手要强得多。要是个新手,犯了案子肯定仓皇出逃,然后惶惶不可终日。可王罗锅不一样,他是犯罪专家,心理素质极强,他几乎弥天都在干违法的勾当,而且也不太把进监狱当回事。他干了某件大案以后,会观察警方对他采取了什么行动。如果几天之内警方煤油大的动作,那王罗锅肯定依然故我,依旧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大街上。对于王罗锅这样的人来说,每在监狱外面多玩一天,就赚到一天,他怎么可能放弃在外面穷得瑟的机会?

    冯二子已经和王罗锅交过几次守,他知道仅凭自己一人之力不可能制得住王罗锅。可发生了周萌被弓虽.女干这样的事,自己又不好意思再去找张一零、杨帆这样的好朋友来帮忙。那可怎么办呢?冯二子又想到了一样东西:生石灰。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冯二子不仅仅懂打架时要运用战略战术,而且还懂使用化学武器。

    如果自己趁王罗锅不注意给他眼睛里洒进生石灰,然后趁王罗锅揉眼睛的时候,自己扑上去一通扎枪,王罗锅肯定必死无疑。

    从那天起,冯二子每天裤子口袋都装着一包用油纸包裹的生石灰粉。每天,冯二子就去俩地方。第一个地方,是张浩然家。第二个地方,是张浩然所在的医院。

    冯二子早就料到,王罗锅必将在此处出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周萌被弓虽.女干的第四天晚上,冯二子终于在张浩然家门外看到了王罗锅。冯二子亲眼见到王罗锅进了张浩然家,又一直等到王罗锅关灯睡觉。

    既然已经睡下了,那么肯定最早也得清晨出来。只要从清晨就开始在王罗锅家门口等。就不怕等不到王罗锅出来。

    在等待战机这个方面,冯二子比谁都有耐心,他真的可以一等就是一天,不吃不喝的苦等。

    冯二子骑上自行车心满意足的回了家,他要回家拿扎枪,明天不等天亮,他就会出门,守在张浩然家门口等着王罗锅出来。冯二子回到家时,发现家中正在包饺子。自己的父母正在和周萌聊天,聊得十分开心。

    周萌虽然刚住进冯家三两天,可冯二子的爸妈太喜欢这个姑娘了。周萌不但温柔漂亮,而且还勤劳能干,而且,还跟冯二子的爸妈一样都是南方人。自从周萌到了冯加,冯二子的爸妈基本什么活都不用干了。

    冯二子的爸妈每天脸上都带着笑模样,连走路都轻快了许多。自从大二子死了以后,这老两口还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

    冯二子回到家时,饺子已经包完了,全下到了锅里。

    妈妈对冯二子说:“是啊!你看看人家周萌!人家来咱们家这么几天,帮咱们干了多少活儿!”

    周萌美滋滋的看着冯二子。

    冯二子此时心乱如麻,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干死王罗锅,根本就没心思跟家人说笑。只能讪笑两声勉强应付。

    饺子煮好以后,冯二子又站到了花墙上,隔着墙,把这碗饺子递给了陈白鸽。

    “嫂子。”

    “今天你怎么叫得这么亲?”

    “本来你就是我嫂子,我不叫你嫂子叫你啥?!你要是喜欢,我天天这么叫你。“”对,你就应该对我有点礼貌。“陈白鸽笑着说。”今天饺子是我媳妇做的。“”知道,知道,早就见过了,不就是糊弄到家来了一个漂亮媳妇吗?至于这么臭显摆嘛?“

    冯二子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没显摆,我就是让你尝尝她手艺。”

    “哇!今天的饺子怎么这么多?”

    “多吃点,你现在一个人得吃两个人的饭。”冯二子说。

    “那我也吃不了这么大一盆啊?”

    “今天这些饺子,你必须全吃了!一个都不许剩!”

    “怎么这么凶?"”明天我要是不能来给你送饭,那就让周萌给你送。“”明天你要出差吗?“

    冯二子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拼命的点了点头。”到底是出差不出差啊?“”呵呵……“冯二子笑笑,没说话,下了花墙。

    下了花墙,冯二子眼泪掉了下来。

    吃饺子时,冯二子的父母都十分高兴,不停的大赞饺子做得好吃。周萌一直开心的笑,冯二子也一直僵硬的笑。

    饭桌上,爸爸问:”你俩啥时候正式结婚啊?“

    周萌抿着嘴笑着说:”我听小冯的。“”二子,你打算啥时候结婚啊!“

    冯二子支支吾吾的说:”恩,过些日子吧!“

    是个人就看得出冯二子在敷衍。

    爸爸显然有点不悦,饭后,爸爸把冯二子叫到了一旁,说了一句:”你把人家姑娘都睡了就得对人家负责,现在也不结婚就住咱们家里算怎么一回事!抓紧给我结婚!这么好的姑娘都跟你了,你还想咋样?!"

    “马上,马上,这几天我有点事儿,忙完马上结婚!”冯二子又敷衍。

    晚上,冯二子和周萌来了三次,冯二子一次比一次猛,周萌都招架不住了。

    周萌说:“看你那傻样!非今天一天就类死吗?”

    冯二子说:“我要是累死了,你可得帮我照顾我嫂子,起码得把我侄子照顾出世。”

    周萌说:“你傻了你!”

    冯二子笑笑,没再说话。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还蒙蒙亮,冯二子就守在了张浩然家的胡同口的砖垛旁,左手放在口袋里摸着石灰包,扎枪藏在了砖垛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浩然家门口。

    冯二子还真没就等,居然只等了一刻钟,王罗锅就打着哈欠出来了。冯二子在口袋里解开手中的石灰包,抓了一把在手里。右手轻轻的拉出了扎枪。

    当王罗锅看到了眼前这个就是冯二子时,冯二子拖着扎枪朝王罗锅迎面冲了过去。

    王罗锅看见冲过来的只有冯二子一人,于是站在原地,拉开了架势,准备迎战。

    还没等王罗锅明白是怎么回事,冯二子一把生石灰已经扬到了他的脸上。王罗锅下意识的一躲,躲了过去。此时冯二子的第二把生石灰扬了过来,这下王罗锅躲都来不及躲,石灰全扬进了眼睛。剧痛之下的王罗锅使劲揉眼睛时,冯二子一眨枪扎在了王罗锅的胸口。

    王罗锅一生惨叫之后,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扎枪的枪头。

    此时的王罗锅的眼睛火烧般的剧痛,已经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看什么都是雾蒙蒙的一片。王罗锅拼死把枪头从自己的胸口拔了出来,奋力一拗,就把扎抢夺到了自己手中。

    扎枪到手之后,王罗锅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瞎了。他像是一只垂死的野兽一样胡乱的挥舞着扎枪,但是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这样瞎着眼乱扎,又怎么可能扎倒冯二子?!

    冯二子在扎枪被夺之后也是一惊,可他随后就发现自己的生石灰起了相当的效果,王罗锅的眼睛已经瞎了。

    如果冯二子像以前一样只是以报复为目的,那他一定见好就收,转头就跑。可今天冯二子是来杀王罗锅的。王罗锅还活着,他怎肯罢休?!

    冯二子把心一横,回头从砖垛上拿出一块板砖,悄悄的绕到了还在乱抡铁枪的王罗锅背后,照着王罗锅的后脑就是一下!

    后脑是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按常理来讲,谁要是挨了这一下,肯定马上栽倒。哪知道,王罗锅的身体构造远异于常人,挨了这一板砖之后居然连晃都没晃。

    而且,瞎了眼的王罗锅一回手胡乱一抓,正好抓住了冯二子的衬衣领子。

    此刻,进入到了王罗锅最熟悉的流程。

    王罗锅一记肘拳砸在了冯二子的肋骨上,冯二子的肋条断了几根。

    又是一记肘拳砸在了冯二子的肋骨上,冯二子的肋条又断了几根。

    王罗锅再一记肘拳砸在了冯二子的胸口上,冯二子终于软绵绵的倒下去。

    王罗锅又一记肘拳……

    冯二子被人发现后送到医院时,肋骨、手臂骨、锁骨、全被砸断了。但是冯二子那口气,始终没咽下去!

    大夫说:“第一次看到受外伤这么重的人!而且这人受了这么重的外伤,居然都没死!”

    10多年以后,冯二子说:“我死?笑话!王罗锅都没死,我怎么能死!!!”

    对,人活着,就不能随便就咽下那口气!!!那口英雄气!!!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