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二、肖开元

    二狗刚走到上岛咖啡的二楼就看见了坐在邻近楼梯口的一张桌子旁的他。

    二狗几乎要认不出他了。

    笔挺的西装变成了一件宽大还有些褶皱的深绿色T恤,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看起来明显有些蓬乱,以前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多了很多胡茬子,连笔直的腰杆看起来都有些微驼。虽然他还依然清秀,但脸色苍白而疲倦。虽然他依然还是帅哥,但却显得萎靡又落魄。而且,眼睛里,还有些血丝。仅仅一年多没见,他看起来已是暮气沉沉。

    他怎么了?究竟怎么了?这还是二狗印象中的他吗?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忽然,二狗觉得有点心疼。

    “开元!”忘了介绍了,二狗的这个朋友叫肖开元。

    “……呵呵。”肖开元那苍白又疲倦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显然笑得很勉强。

    “喝点什么?”

    “咱俩都喝珍珠奶茶吧,你一直挺爱喝的。”

    老朋友就是这样,多久不见也不会觉得陌生。他不但记得你,还能记得你爱喝什么,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二狗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两杯原味的珍珠奶茶。

    “找我啥事儿?!”二狗没废话,直接问了。二狗琢磨着,他应该是来找二狗借钱的,他只要开口,那二狗立马就把工资卡里的钱全取出来给他。反正,也没多少钱。

    “没事儿,就是想找你聊聊。”

    二狗发现,肖开元说话时不大抬头,好像不敢看二狗似的。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比以前小了许多,支支吾吾的。

    “好吧!聊呗!咱就说说,你过去的一年多里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我说了不下二十次要请你吃饭喝酒,你一次都没来过?!以前的同事聚会、朋友聚会你也从来都不参加。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跟我绝交了呢,我琢磨着我没得罪你啊。说实话,开始那几个月见不到你我还挺想你的,但是现在,你要是再有半年不给我打电话,那我真TMD就忘了你是谁了!”二狗说。

    “我一直……挺忙的。最近我找到了个工作,MIF。”

    “哦,不错啊!”二狗知道,MIF是一家外资的咨询公司,在业内曾经也是名气响当当。当然,现在据说优秀的咨询顾问流失了许多,已经不比当年,但是破船也有三千钉,而且该公司的福利待遇还算不错。

    “嗯,还可以。”

    从他的语气中,二狗听不出来哪怕一点点找到工作的兴奋。二狗还发现,他在整个对话的过程中,一直在摆弄手机,不怎么抬头。二狗说过,他是个“杵窝子”,也就是说,他以前只有在见生人的时候,才像现在这样。但今天,他面对的是他的挚友二狗啊。

    “工资待遇咋样儿?”

    “税后大概不到两万吧?!”

    “那和你一年多以前没区别啊!”

    “有个工作就去呗!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了。”肖开元好像话中有话。

    “那也不能将就啊。”

    “我现在的处境比较糟糕,呵呵。”

    “你把话说完!为什么糟糕!究竟糟糕到什么程度?!”

    是个人就看得出他现在的处境的确是糟糕。当年意气风发的翩翩青年,现在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落魄的中年男人。这才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啊!

    肖开元清了清嗓子,抬头看了看二狗。看样子,他终于要说话了。

    “二狗,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经历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都是你难以想象的级别的。但到了今天,我真的明白了,劳动才最光荣,成功没有捷径。当然了,这可能是个极其浅显的道理,是个人就懂。但是,我真的是经历了一番,才弄明白。”

    “嗯……”二狗是个愿意聆听的人,听了他这句话,二狗就知道了,他终于想说了。

    接下来的内容,也可以不称之为对话,因为,这是刚才还在支支吾吾的肖开元一个人在说,在倾诉,而二狗,在目瞪口呆的听,听得已经忘记了说话。

    “2006年秋天我辞职以后,拿着三十几万积蓄就进了股市。二狗我觉得我真的有眼光,你知道那波行情有多好吗?三十几万,到了春节时,已经炒到快六十万了,这时,我又让我爸妈拿出了他们的十几万积蓄给我,这样,我就有了七十多万……”

    肖开元的家庭,真不算富裕,起码在上海人中不算是富裕。他家住在上海郊区,开着个小商店,这小商店就是他家全部的收入来源,十几万块钱,对于他家来说,真不是小数。在肖开元读大学的时候,他家就花了十几万在闵行区(上海的郊区)给他买了个小房子,那时候房价低,十几万就可以买到个四五平米的房子,当时据说是倾他家所有了。估计后来的几年中,他家又攒下了一笔钱,肖开元应该拿的就是这笔钱。

    “当时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就赚到了一百万,才四五个月的时间我的财产就翻了一翻,你说说,我当时还会觉得上班儿有意思吗?那段时间,你经常半夜一两点钟给我打电话找我喝酒,我总推掉,其实我那段时间真是忙,我每天要研究股票到深夜,还要不停地盯着一些论坛看消息,哪儿有时间喝酒啊?对了,二狗,你知道不,我赚到一百万时,我给我哥看,让我哥哥数账户上有多少位,他怎么数都数不过来……”

    肖开元的哥哥是个弱智,智商大概相当于六岁左右的儿童,连穿衣服都分不清楚反正面。就因为他的哥哥是弱智,所以他家才有了二胎的指标,肖开元才能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但有一点很奇怪,他的哥哥虽然是弱智,但就是知道对弟弟好,从小就把所有的好吃的留给肖开元吃,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吃。肖开元小时候,他哥哥每到他放学的时间就站在家门口等着,一旦肖开元回来的晚点,他哥哥就哭。如果有小朋友欺负肖开元,他哥哥就冲上去打,他哥智商不高但力气不小,下手又没个轻重,好几次险些酿成血案。

    “那时候我们全家人都高兴,我也高兴啊。那时候我都有勇气给阿南打电话了。我好久都没联系过她了,我问她现在怎么样。那时候阿南好像跟她男朋友分手了,正郁闷着呢。我就把她约在了恒隆广场吃饭,吃完饭,下楼时我顺便陪她在一楼逛了一圈,我看她在Gucci的专柜盯着一个包看了很久,那包两万多。等她回家以后,我回头进了Gucci的店就刷卡买下了那个包,给她快递了过去,那时候,两万多可能也就是我在股市上两个小时的收入,那点儿钱对我来说,真无所谓。不过,没两天,阿南就又把包给我快递回来了,她说真的谢谢我而且真的很感动,但是不能接受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对了,二狗你还记得阿南吗?”

    以前每次提到阿南,肖开元总是很兴奋,但那天例外,肖开元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点沮丧。看来,即使有了钱,也的确未必能获得一切,比如感情,比如幸福。

    二狗怎么会不记得阿南呢?二狗还看过他俩毕业时的一张合影呢。那照片儿上,就他们俩。阿南的个子很高,约有一米七的样子,身材很好。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精巧细致的嘴唇,虽然显然是素面朝天,但看起来却是说不出的漂亮和精致。阿南穿了条很普通的牛仔短裙,上身穿了件鹅黄的T恤,要多简单有多简单,但却让人觉得高雅大方,青春逼人,比那些在马路上、商场中见到的浑身名牌、手中提着名包的胭脂俗粉,不知道要强出多少。的确,阿南这样的姑娘,是不需要提Gucci包来证明自己的身价的,随便提个包、随便穿件衣服,就会有很多人去效仿。看了照片儿,二狗立马就知道肖开元为什么喜欢阿南了,如果二狗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姑娘,也会喜欢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摆造型的需要,阿南居然还勾着肖开元的手臂。肖开元穿着牛仔裤和一件蓝格子T恤,看起来也很精神。他本来就是个帅哥。但是,表情好像有点不自然,有点紧张。可能是阿南第一次挽住他的手臂,他有点局促、有点受宠若惊吧。

    这照片儿上俩人长得都不错,挺金童玉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二狗觉得有点儿不和谐。还记得那时候肖开元问:“二狗,你说我俩配不?”二狗当时很不厚道地说了实话:“看长相看身材吧,你俩是挺配的,但是呢,却觉得好像有点不配的地方,究竟是哪儿,我还说不清楚。”

    肖开元喝了口奶茶,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记得,呵呵,当时我想,可能是礼物还不够打动她吧,我再努努力,多赚点儿钱,一定能打动她。我那时股票账户里有一百多万,行情又那么好,钱肯定来得容易。”

    听到这里,二狗有点迷糊了:对,谁都知道2007年股市的大行情,但这肖开元怎么就落魄到了今天这境地?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