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九、 美丽心灵

    有这么个人在自己手下,换谁谁不发毛?发毛归发毛,肖开元该干的活儿,还是要干。但是干活之前,肖开元还小跑着去了一下洗手间,他去洗手间不是想去厕所,他是想去照镜子。他去照镜子也不是为了整理自己的发型,是想看看自己的眼神,研究一下究竟哪儿飘忽,哪儿浮露。肖开元认真地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眼睛:咋了,我这小眼神儿,挺镇定挺宁静挺淡泊啊,为啥冯然就能看出我心神不宁、心事重重呢?他怎么看出来的呢?

    看来,人最难认清的永远是自己。

    肖开元照完镜子确定了冯然这个半仙儿肯定是眼花了之后,又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小跑着去洗手间、小跑着去饮水机、小跑着去吸烟是肖开元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可能他并不是想节约这点儿时间,而是他觉得这样做会让自己找到紧张忙碌的感觉。一旦这感觉找对了,工作效率自然就上来了。但是不了解肖开元的同事,还认为肖开元泌尿系统有问题,尿频尿急。

    项目的标书必须得肖开元来写,而且这是肖开元在MIF公司的处

    女作,必须得好好写。这标书不但是MIF的门面,还是肖开元自己的门

    面。

    在咨询业的竞标时,标书有时也用powerpoint(以下简写为PPT)来写,肖开元用PPT做文件的水平一向比较强,虽然他做的PPT水平跟孔二狗比尚存在一定差距,但是已经可以称得上美轮美奂了,已经可以让一部分没有见过真正高水平PPT的客户惊为天才之作了。很多没有从事过咨询业的人可能没法知道PPT的应用能力究竟在这个行业有多重要,简而言之:在这个行业里,PPT的应用能力和熟练听说读写英文一样重要。

    PPT这东西,如果说用,谁都会,只要学上俩小时,都能用个大概。但是如果说运用得炉火纯青,做出来的东西又美观又直观又耐看,会用图表说话,那可就需要多年的功底和天赋了。通常有经验的客户,只要随便翻几页PPT,就可以看出负责该项目的项目经理的从业年限和水平了。如果PPT做得实在不堪入目,即使内容再好,也肯定会被否掉。

    咨询业竞标有时有点像是客户在KTV里选小姐,衣衫褴褛的小姐就算是长得再漂亮,也不会被选中。对,PPT就是那衣服,人靠衣装马靠鞍,狗挂了铃铛跑得欢。这道理,肖开元当然懂。孔二狗的PPT做的不错,那是因为他对自己做的东西很自恋,每次做完都会一遍又一遍地赏析,从字体到颜色对比度,总是不厌其烦地打磨。肖开元的PPT做的不错,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认真与耐心,从肖开元手里出去的PPT,任何人都不会发现字或图有不整齐的地方,而且,肖开元还爱学习,自己攒了一堆做PPT的模板,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宫保鸡丁每个厨师都会,这是入门菜,但一百个厨师炒一个宫保鸡丁肯定有一百个味道,味觉正常的人凭一个宫保鸡丁,就能判断一个厨师的水平。这个道理极其浅显,懂的人也特别多,但是就有厨师天天去琢磨做新花样儿,不愿意去用心雕琢这宫保鸡丁。

    工作也是这样,同事的水平其实差距都不十分明显,但如果有人能把一件看似极其简单的事情做得出色,那么这个人或许很快就会得到领导的赏识。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做PPT是一件看似没技术含量的糙活儿,不愿意下苦功去学习去打磨,但肖开元愿意,所以,在过去的三四年中,走完了别人需要走六七年的路。

    肖开元虽然一晚上又软又硬了十几次,耗费了不少精力,但是干起活儿来还真不含糊,晚上十点多,终于把策划书的框架搭了起来。这第一天工作,还真是充实。

    肖开元幸运地乘上了地铁一号线的末班车,他顺便记下了末班地铁的时间。在地铁上,他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他好久没主动给他妈妈打电话了,原因可能他自己都不清楚,但二狗清楚:他觉得他在过去一年的行为,实在是愧对父母。

    今天,虽然肖开元经济的困窘依旧,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重生,他想把这份喜悦传达给妈妈。尽管他不敢明说,但是他还是想,让妈妈感受一下他这个干劲儿十足的儿子。

    “妈,睡了没?”

    “没,你才下班?”

    “是啊。”

    “你别太累了,回去早点休息。”

    “我知道,我回去就休息。”

    “你别太累了,工作别总那么拼命。”

    “我没拼命……”

    “你别太累了。”

    打了近两分钟,肖开元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啥,就记住了妈妈翻来覆去的两句话:“你别太累了,回去早点睡。”天下的父母可能都这样,对孩子健康的关注远远超过对孩子事业的关注。孩子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多数父母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从这天起,肖开元养成了两个习惯:一,乘末班车下班;二,在末班车上给家里打个电话。之所以给家打电话是因为他现在知道了“平安”二字的意义,也渐渐明白了给父母“报平安”的意义。

    这天夜里,肖开元做的梦和工作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全是淫梦。出现在他梦中的,有张柏芝,有希尔顿、有何华华……居然还TMD有谢大脚!太可耻了!

    累,真累,做一晚上这样的梦,比上一天班还累。

    “冯然你小子害人不浅!”第二天一早,有些萎顿的肖开元心里咒骂着走进了办公区。

    迎面,婀娜的何华华端着杯咖啡施施然的走了过来。

    “Eric,早啊!”何华华问好。

    看见了何华华,肖开元一愣神,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向了何华华的眉心。

    “怎么……”何华华显然感觉肖开元眼神不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啊,你……昨天给我发的邮件我收到了。”肖开元险些没说:冯然说你眉心过宽,主淫荡。

    “哦,还行吧?”何华华还在摸自己的额头,她显然不明白肖开元为什么盯着她额头看,她认为自己的额头上一定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何华华伸手一摸自己的额头,肖开元又忍不住观察她手的第三个指节:我靠,果然很粗。

    “邮件收到了,挺好,挺好。”肖开元边说还边盯着何华华的第三个指节看。

    “那就好,我……我……”

    何华华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端着水杯快步走进了洗手间,她确定:自己的额头眉心处,一定是沾上了什么东西,肖开元和她还不熟,所以不好意思跟她直说。

    肖开元也觉得自己刚才盯着人家姑娘看有点失礼了。本来肖开元从来都不好意思这样盯着人家看的,但今天他是为了考证冯然的说法,实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把人家看得都不好意思了,肖开元自己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肖开元继续暗骂着冯然向自己的工位走,路过冯然的工位时一抬头,看见冯然正优哉游哉地坐在电脑前翘着二郎腿看着他笑。

    看见冯然那双神采奕奕的大眼,肖开元觉得心一哆嗦。“这么早就来了。”肖开元打了个招呼,但他有点不敢直视冯然的眼睛。

    “昨天看到我整理的文档了吗?”

    “看见了,不错,不错。”肖开元这可不是恭维,那些文档实在是忒“不错”了,肖开元整整看了一晚上,还梦了一夜,一大早上来单位,还不忘印证一下。

    “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跟我说啊!”

    “嗯,好,好,一会儿说!”

    通常,小公司养不起闲人,只有大公司才有实力这么干。进入中国十年以上的大型外企,只要高层领导变成了中国人,总会变得比国企还国企,每个公司至少有百分之二十拿着高薪但终日无所事事的人。冯然是块“好钢”,肖开元是绝对不会让他闲置的。肖开元昨天晚上就下定决心了,让谁闲着也不让你冯然闲着,一定得让你没时间写黄色小说,也没时间给这个那个的相面。

    肖开元本来想等到张青来了以后给大家开个简短的会,可左等右等张青都不来。一直到了九点半,肖开元才接到了条张青的短信: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请半天假,下午来。

    无奈,肖开元只好召集何华华和冯然俩人开了个不超过十分钟的会:

    一、冯然负责翻译几份他昨天整理的二手资料。其实这活儿肖开元也能干,肖开元的英文未必比冯然差,可肖开元就是不想让他闲着。

    二、何华华今天再去整理一些公司过去做此类项目的分析模型。毕竟肖开元刚进公司,虽然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但是总得尊重公司过往的一些习惯。

    三、下班前,把东西交上来。

    开这个短会的过程中,肖开元觉得相当不舒服:一,他有点不太敢看冯然那似笑非笑的脸。二,他不好意思看今天早上刚被他盯着看了半天额头的何华华。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午餐时间,冯然果然不在电脑前码字了,而是跟着何华华等人下楼吃饭去了。看来,工作对冯然的吸引力显然没有写黄色小说大。

    肖开元叫了份外卖后埋头干活儿,他有点儿不敢跟同事们下去吃饭,因为他的兜里就一百多块钱,这也是他现在的全部财产。下楼去吃一顿饭总得三五十块之间,这样下去两三天,他就没钱了。要是每天都叫外卖,还能多撑几天。

    不一会儿,何华华、冯然还有另一个部门的女同事就回来了。这个不归自己管的女同事叫Ami,阿咪,很嗲的英文名字。

    昨天何华华、张青、阿咪这三个女人的午餐后闲聊差点没把肖开元烦死,今天中午,肖开元看见只剩两个女人了,心里多少踏实了点儿。

    可肖开元万万没想到,两个女人聊天,一样能把人听得接近崩溃。

    “看见了没,今天骆总换了块手表。”阿咪说。

    “什么表?”

    “江诗丹顿,你没看见啊?”

    “……没啊!”

    这俩人刚开始话题,冯然就插话了:“江诗丹顿啊,我知道,不就江诗丹顿吗,我前段时间总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戴眼镜的台湾人卖,现在电视上卖可便宜了,八心八箭,破盘价,才……”

    听到冯然这句,肖开元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冯然不是故意的吧。

    “那是侯总!那是劳师丹顿!冯然……你……”何华华和阿咪这俩姑娘笑得花枝乱颤。

    “不就差一个字么?”冯然挺不以为然。

    “那是差一个字吗?差得太多了。冯然你看看人家骆总那品位,你再看看你。”

    “……我不太关注这个。”的确,冯然是真不关注这个,他只关注女人。

    这世界上,只要是女人聚集的地方,就会有攀比。只要是上海女人聚集的地方,就会把攀比发挥到极致。当然,没有什么比攀比品牌更直接、更有效的了。

    “说实话,我现在也不太关注这个。”何华华接过了冯然的话茬。

    “为什么呢?”

    “我觉得,什么名表啊、名包啊,现在对我诱惑都不大。”

    “为什么啊?”阿咪睁大了眼睛。

    “提个名包,戴只名表,又能证明什么呢?我现在看明白了。”

    “……怎么?”

    “上个月,我去了趟西藏……”

    听到这,肖开元完全明白了:原来,何华华也去了西藏这个“圣地”。

    西藏,绝对是某些上海白领心中的“圣地”,就好像唐僧要去西天取经才能成佛一样,在上海,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优质的、纯粹的白领装逼犯,是必须要去西藏荡涤一下心灵的,这是必修课。哪像孔二狗这样的土流氓,小时候一放暑假就想让家人带自己去北京、青岛这样的旅游城市转转。上海的白领,不屑于去任何一个普通的城市,他们要上高原!上青藏高原!感受原生态!在雅鲁藏布江把自己的心洗清,在唐古拉山巅把自己的梦唤醒。让洁白晶莹的雪山唤起心中的纯真,让高原那特有的强紫外线阳光陶冶自己的情操,让浑身充满力量的牦牛使自己感受到野性的力量,让虔诚的老喇嘛给自己花一块钱买的佛珠开开光。

    多美好啊!

    从青藏高原上刚下来的白领,普遍表示自己不一样了,灵魂被青藏高原那雪山蓝天这么一荡涤,不一样了,与世无争了,什么都看得开了。虽然他们依然不知道达赖和班禅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们都以藏传佛教俗家弟子自居了,六根清净了。

    跟我提BMW、GUCCI?朋友,侬帮帮忙好伐?!我能在乎那些东西吗?我是俗人吗?!俗人才成天提那些东西呢!

    “朋友,侬帮帮忙好伐”这句上海话千万别从字面上理解,她绝对不是想让你帮忙,说这句话的人通常都是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翻译成普通话大概是“别瞎扯了”的意思。

    何华华无疑就是“青藏高原旅游综合症候群”中的一员。根据二狗观察,一般来说,这病发病并不持久,最多过俩月,就会自然痊愈。也就是说,从青藏高原上下来两个月的人,肯定是该追求名牌还追求名牌,该追求升职加薪还追求升职加薪,本性又恢复了,或许,还变本加厉。

    但何华华现在显然是在发病期,她上个月刚从青藏高原下来。

    “西藏好玩儿吗?”阿咪很虔诚地问,眼神中还带着点景仰。

    “……不能说好玩儿,只要你去了那里,你就会觉得……”

    何华华还没说完,肖开元就起身出去抽烟了。他按捺不住了,在过去几年中,他见到患该病的同事太多了,他不听也知道何华华想说什么。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