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十六 地铁一号线

    六点下了班儿,肖开元也不能走,毕竟答应了张青晚上9:00要去喝酒,肖开元又点了一份鸡腿饭外卖,他是真吃不腻。他吃了点儿东西,又上网瞎转了一圈,才7:00多。实在无聊,肖开元就溜达到了上海书城,他去看看有什么和他专业相关的书没,肖开元爱买上海书城英文影印本的书,因为价格实在是便宜,比翻译过来的版本便宜至少50%,而且,翻译过来的版本很多专业术语的翻译的确是令人喷饭,让人读不下去。肖开元在上海书城的三楼转了一大圈,也没看中什么书,无聊啊。

    忽然他想起了件事儿,今天晚上哥们儿我也要去相亲了,这得告诉阿南一声。他给阿南发了条短信:今天,我同事给我介绍了个女孩子,晚上我们一起去babyface喝酒去。

    他给阿南发这短信目的有二:一是告诉阿南,我会好好的活下去,我对人生还充满希冀。二是说,我以后不会纠缠你了,这次是真的放弃你了。

    不一会儿,阿南就回了短信:哈哈,是吗,太好了,有好消息告诉我。

    肖开元苦笑,回了俩字:一定。

    阿南不再回消息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肖开元就溜达到了金陵中路的babyface,一共也没几步路。路上,肖开元又用自己的信用卡取了2000块的现金,尽管是别人请喝酒,但是一旦需要买瓶酒之类的,自己兜里就不到50块钱,也有点太丢人了。

    在门口,肖开元看到了和2、3个女孩子在一起的张青:“来的这么早?”

    “我也刚到,走,进去吧!”

    “这是我同事,肖开元。”张青存包前还简单的介绍了下。

    张青存包的时候,肖开元解下了自己的领带,来这样的场合穿西服已经很过分了,再打条领带就太不像话了。以前肖开元也经常陪客户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喝喝酒、聊聊天,但是去的多数像是新天地之类的比较静的小酒吧,在露天的地方喝几杯红酒聊聊天也就算了。像是babyface、bonbon这种纯粹的夜店,肖开元23岁以后从没来过。因为这种地方,不太适合那些30、40岁的客户,肖开元自己也很少有闲心来这种地方。

    肖开元观察了下:张青的裙子虽然已经够短了,但是貌似还是这些女孩子里最长的。

    到了张青的朋友订的卡座,肖开元发现沙发上已经坐了5、6个男男女女。

    “这是我同事,肖开元 ,灵伐?”张青跟大家介绍肖开元。

    “灵啊灵啊,坐,坐。”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对肖开元说。

    在babyface这种夜店里,放眼望去,几乎全是美女,其实也未必是经常混在这里的女孩儿有多漂亮,主要是灯光暗,这些女孩又比较会化妆,所以看起来,是千篇一律的漂亮,而且长相看起来都接近。如果把这些女孩放在光天化日之下,那可能也就是一般般。

    肖开元下意识的想和每个人都握握手,但手都伸出去了以后自己又缩了回来:自己穿西装跑到这来再跟每个人握握手,这是来夜店玩来了还是商务谈判?

    “今天是周末,这里的人肯定多,现在人还少,过了10点,那肯定人更多。”张青对肖开元说。

    “……”肖开元看着眼前那些挤来挤去的人心想:这人还少啊?

    “这几个女孩子漂亮伐?”张青问。

    “恩,恩”肖开元只好这么回答。

    “都是我在英国时的同学。”

    “都不错。”

    肖开元明白:如果是在国内高中毕业,没在国内读大学直接去国外读三、四流大学的话,那么肯定说明:1,这人学习成绩一般,在国内根本考不上大学或者在国内考不上好的大学。2,家庭条件肯定不错。

    眼前这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肯定就是张青所读的那个野鸡大学批量制造出来的产品,这些人或许有在国外认真读书的,但是应该是凤毛麟角。肖开元就曾管过一个在英国读了四年大学但是连写个英文E-mail都写不明白的,离奇不离奇?

    台子上已经放了两瓶芝华士、一瓶香槟和一大堆绿茶、一桶冰块、一个大果盘。

    “芝华士喝得习惯吗?”张青挺照顾肖开元。

    “还行吧,我什么酒都可以。”肖开元喝点红酒还行,洋酒他真是不愿意喝,但是今天来这种场合没办法,客随主便呗。

    “一会儿肯定还得再喝别的,到时候你说了算。”

    “一会还有别人来吗?”

    “没了。”

    “……”

    肖开元瞠目结舌,一共就这8、9个人,肯定还有2、3个不喝酒的,剩下这5、6个人把这几瓶酒喝下去,还不都得晕了,再要酒,还不都得多了?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

    张青坐在肖开元左边,绝口不提要给肖开元介绍女朋友的事儿,把在坐的3个男生都给肖开元认真的介绍了以后,一个女孩子都没给肖开元认真介绍。张青不说,肖开元自然也不好意思问。

    Babyface的音乐声挺强烈,说话如果不用自己的嘴对着对方的耳朵喊,对方很难听清楚。张青不断的趴在肖开元的耳朵旁边说话。尽管肖开元对张青没什么感觉,但是被她这样一个20出头的漂亮姑娘在耳边不断的说话,肖开元还是有点把持不住。因为肖开元能感觉到她呼吸的热度,还能感觉到她那头发丝儿刮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再加上她身上那香水味,肖开元不但感觉左边那半边身子都酥,而且还挺冲动,心荡神驰。

    “不行,不行,我还没怎么喝酒呢,怎么就这样呢?她比我小好几岁,而且还是我同事。再说我也不喜欢她。”肖开元心想。

    肖开元定了定神,倒了杯酒跟张青的朋友喝了几口,挨个敬了一杯,客套寒暄了一下,不过音乐声太劲爆,根本谁也听不见对方在寒暄什么。反正最后一仰脖,都干了。看得出来,和张青一起来的那几个女孩子显然对肖开元也挺有兴趣的,眼睛不停的往肖开元身上瞄。

    肖开元被她们几个瞄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始跟那几个男生喝酒了。

    本来肖开元也想偷着多瞄几眼那几个姑娘短裙下穿着丝袜的大腿,但是他自己先被人家瞄了,反倒不好意思再瞄人家了,一旦互相瞄了个对眼,多尴尬。

    肖开元的酒量二狗是认可的,二狗经常跟他喝,啤的黄的白的红的肖开元都能喝。二狗是个“酒篓子”,尽管没什么酒量,但第一个端起杯的肯定是二狗,最后一个放下杯子的也是二狗,从来都是喝到把所有人都喝倒了然后自己再倒。但即使是这样,二狗也始终没把肖开元喝倒过,从来都是肖开元把二狗送回家。

    按理说,肖开元也有能力把这一桌子人都喝倒。但是毕竟是刚认识,肖开元这“杵窝子”不能太放肆。几个回合下来,那几个男生就知道不是肖开元的对手,开始上色盅了:喝不过你,我玩儿色子还不行么?

    张青拿了色盅要跟肖开元玩儿:“玩儿吗?”

    “玩儿呗。”

    肖开元虽然从大学毕业就没来过这种场合,但他还是有自信肯定能赢张青,因为无论什么游戏都跟智商相关,肖开元的智商肯定和张青不是同一个档次。

    “五个五。”

    “张青你输了。”

    “六个二。“

    “张青你输了。”

    “四个一。”

    “唉,你又输了。”

    “……”

    掺了绿茶的芝华士喝起来不怎么难喝,张青一次又一次的输,一杯又一杯的干。

    肖开元赢得已经不好意思了:“张青这杯不用喝了。”

    “不行!我必须喝!”一仰脖,又干了。

    “别玩了……”肖开元很少见到像张青这么喝酒的姑娘,是真怕她多了。

    “不行,我就是要赢你。”

    “……那就继续吧!”

    肖开元只能故意输给她,因为张青自己已经至少喝了半瓶芝华士,再喝下去,那是非多不可。再说,已经喝了几杯酒的肖开元最近这些天找回了当“人”的快乐,心情舒畅了许多,自己也想喝点酒。但是总赢喝不到酒啊,那就输吧,输了有酒喝。

    即便是这样,张青还是又喝了不少。

    “张青,我真不和你玩儿了,你不能再喝了。”肖开元看出来了,只要再这样下去半小时,张青非倒在这。

    “那你干嘛去?”

    “我去和你朋友喝几杯去。”

    “……那好,我去下面跳舞。”

    谢天谢地,张青总算不喝了,而且还知道要去跳舞,说明还不是太多。

    肖开元站起了身,往场子的中间看了一眼:霍,真是人头攒动啊,果然人比刚才多了许多。肖开元再仔细看看:这么多青春靓丽的姑娘。

    “生活真TMD美好。”肖开元自己感慨了下,长舒了一口气。

    “过来,喝酒啊!”张青的那几个女同学朝肖开元招手。

    不就喝酒吗?喝呗!好久没这么畅快了!喝!

    “肖开元,听说你是张青的领导?”那个身材比较高挑的女孩儿问肖开元。

    “什么领导啊,就是同事。”

    “多照顾照顾张青啊。来,喝一杯。”

    “喝!”今天,肖开元是放开了量喝,他的确有以一敌四、敌五的酒量,而且他最好的一点就是极少酒后失态。

    肖开元坐在了那几个姑娘中间,大肆喝了起来。花丛中的肖开元,有那么几分左拥右抱的感觉。碰了几次杯以后就玩色盅,肖开元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肖开元就知道自己喝晕了,但是呢,肯定还没太多。

    正在肖开元在几个姑娘中间喝个没完没了的之际,张青回来了。

    醉眼朦胧的肖开元发现了:张青好像有点儿不高兴。张青为什么不高兴呢?

    人在即将醉的那个阶段思维有时候会骤然清晰,经常会有很多惊人的灵感迸发出来,而且平时想不明白的事儿就在那一刹那就忽然想明白了。

    肖开元就是忽然想明白了:张青是看上我了,我在这跟她的这些女同学喝酒,她当然不开心啊!

    想明白了的肖开元起身了:我去下洗手间,你们继续喝。

    肖开元尽管还没大醉,但是走路还是有点儿不稳。晃晃悠悠的走向了洗手间,babyface人真多啊,真挤啊,想要去趟洗手间真是不好走啊,眼前全是人,人挤人。

    肖开元忽然出现了幻觉:这是在地铁一号线上吗?怎么挤得跟地铁一号线上班高峰时似的呢?这是夜店还是地铁一号线?

    肖开元闻了闻,各式不同的香水味儿,挺浓。恩,是在夜店,不是在一号线。

    肖开元伸手抓了抓,头顶上没钢管。恩,是在夜店,不是在一号线。

    肖开元又抬头看了看不停变换颜色的灯。恩,还是在夜店,还不是在一号线。

    但是这拥挤的感觉,除了地铁一号线以外还哪儿有?不可能啊,只有地铁一号线才这么挤,这肯定是地铁一号线。肖开元想了半天,自己一步都没走。

    哦,不对,不走不行,乘地铁可以不走,过了一段路就到站可以下车了,但是站在这不走,永远也到不了洗手间。肖开元想清楚了,继续向前走,尽管走得很艰难,但肖开元依然艰难的前行着。据说肖开元在去洗手间的路上还突发奇想:我要是在地铁一号线上装上babyface这样的灯,然后每名乘客上车就发一杯伏特加,那是不是全上海滩最浪漫的夜店?地铁版的babyface?反正这俩地方最大的特点都一样:人多,挤。

    “我TMD居然每天上下班都乘babyface!还是移动的。”肖开元是越想越开心。

    肖开元这一趟洗手间来回一趟足足用了半个小时,人忒多,忒挤,没办法。

    等肖开元回来时,发现又上来了一堆高脚杯,大家正在开香槟。桌子上也又多了一瓶伏特加。看样子,还要继续喝。

    张青已经明显醉了,脸蛋通红,眼睛也直了。当然,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来,生日快乐!”大家齐齐举起一杯香槟,敬向了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

    一晚上了,肖开元总算知道了谁过生日,总算是知道了张青要给他介绍的“女朋友”是谁。要不是有人说“生日快乐”,肖开元都忘了“介绍女朋友”这茬。这高个女孩儿虽然长得不错,但是也不算是太漂亮,和张青大概一个水准。

    刚来时那两瓶芝华士、一瓶香槟喝光了。大家又开始喝伏特加了,那个高个子女孩子又买了两支红酒。

    肖开元明白了:他遇上了一群酒鬼。

    喝吧!谁怕谁!

    11:30,两个人不行了,回家了。

    12:30,两个人不行了,回家了,张青躺沙发上睡着了。

    1:00,除了肖开元,都不行了。

    “我们……不行了……回家了,你……把张青送回家。”

    “张青家在哪儿啊?”就肖开元还算明白,但也仅仅是相对明白,其实也多了。

    “……徐……家汇。”

    “徐家汇哪儿啊。”

    “我也说不清,你叫醒她,你和她顺路。”最后那三个人也都回家了。

    肖开元摇醒了张青:“醒醒,醒醒,回家了。”

    “哦,回家,回家。”

    “起来。”

    “恩……”张青勾住了肖开元的脖子。

    勾就勾吧,肖开元也不好意思躲。尽管张青勾着肖开元的脖子,可肖开元现在是一点儿邪念也没有了,他就想早点儿把张青弄回家。

    其实肖开元也有点多了,只是意识还算清醒。他搀着张青走错了出口,本来是从金陵中路的门进来的,结果走错了门,从淮海中路的门走了出去。

    肖开元忽然想起件事儿:“张青,你包呢?”

    “……”张青已经说不出话了,眯着眼睛抬了抬手腕。

    肖开元这才想起来,张青的包在另一个门口存着。肖开元解下了张青手腕儿上的牌儿,说:“你在这里站着,别动,我马上回来!”

    “……哦”张青倚着墙,不动。

    肖开元跑到另一个门口好说歹说把张青的包要了回来。

    等肖开元回来时,发现张青跌坐在了地上,倚着墙睡着了。

    “起来……”

    “我再睡会。”

    “你家在哪儿?”

    “……徐家汇。”

    “徐家汇哪里?”

    “就是徐家汇啊。”

    “我问你住哪儿?”

    “徐家汇。”

    “……”

    徐家汇大了,都是她家?肖开元哭笑不得。

    “起来。”肖开元奋力一拉,终于拉起了张青。

    结果……

    站起来的张青“哇”的一口喷在肖开元的胸上,这一口,水流很湍急,而且,流量很大,肖开元满身都是。

    看张青马上就要摔倒了,肖开元赶紧搀住了她。

    “你家在哪儿?”

    “阿拉屋里厢……”话说了半句,张青又趴在肖开元肩膀上睡着了。

    “……”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