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二十、第一战

    英雄就义前一般都仰望苍天,再举目四顾。

    肖开元也举目四顾,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玩泡泡龙的何华华,显然是又在写黄色小说的冯然,聊MSN聊得眉飞色舞的张青。

    看着冯然、张青、何华华这“吉祥三宝”,肖开元笑了,笑得不怎么豪迈,但很悲壮。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正在肖开元满腔愁绪与悲壮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喂?”

    “是我!”Ada可真不见外。

    “恩,刚才你怎么……”

    “我刚才给我们的大老板打完电话,他说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肖开元有点理解为什么Ada那么急了,敢情着她的老板在浦东机场即将飞走啊。

    “定了好,改天我给你拟一份合同……”肖开元说。

    “改天?”

    “怎么?!”

    “就今天!”

    “就急在这1、2天?”

    “这是特事特办!我们这边已经跟你们开了多少绿灯了?你见过这么快达成合作意向的吗?你见过连价都不砍的么?”

    “我们这边法务快下班了,明天……”

    “快下班不是还没下班呢吗?!”

    “……对。”

    “那就让他们赶紧拟一个,我抓紧是在为你们争取时间,你懂么?”

    “我懂,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知道你们都有现成的模板,替换一下公司的名字、项目的名字、金额什么的就可以了,我知道!我也在咨询公司里做过!”

    “……”

    “怎么?不行吗?这点儿事儿你都办不了?那我给Leo打电话了,要么把你们法务的电话告诉我,我跟他说!”

    “还是我说吧。”

    “我也让我们的法务今天晚点儿下班,等你们的合同,今天他们把细节沟通完毕,明天我们就签合同!”

    “啥?!”

    “明天,我们就签合同!”

    “通常签了合同三个工作日内你们要给我们首付款的。”

    “没问题。”

    “你们的财务总监、市场总监是要签字……”

    “这是我的工作,你不用管,你现在要做的,是按照我刚才说的那三点,修改一下标书,你的这份标书是要作为合同附件的。”

    “我懂,当然懂。”

    “那你快把这两件事儿办了吧。”

    “好!”

    “你什么时候能把合同和修改好的标书发给我?”

    “很快。”

    “我在问你时间,具体时间。”

    “这事儿不是我一个人办的事儿,我要去找法务,我没法说时间。”

    “好,你现在去问法务,让他给你个时间,然后你再给我时间。”

    “……好吧。”

    “那你什么时候能告诉我具体你们能交这两样东西的时间?”

    “20分钟。”

    “Eric,我想问一下你工作多久了?”

    “5年了。”

    “你5年来效率一直这么低?你们老板可以容忍你效率这么低?问一句话需要20分钟?再过20分钟,我们这边的法务该下班了,我现在就去得告诉他,今天晚上他要等多久!”

    “那你的意思是……”

    “5分钟!”

    “……好,5分钟。”

    肖开元愁死了,他刚进公司,连法务长的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呢,现在居然被Ada逼着要让人家加班去给他改合同了。

    “5分钟后,等你电话!”

    咔嚓,Ada那边电话又挂了,她看来是习惯性的不说再见。

    5分钟,急急如律令。本来肖开元是可以让张青或者何华华去帮他问的,可是现在时间来不及了,而且又是求人家加班,只能自己上了。

    肖开元先是一通小跑进了骆三郎的玻璃罩子。

    “骆总,Ada刚才打电话来,说是签合同。”

    “这么快。”

    “还说今天就让咱们两个公司法务今天晚上就沟通一下合同细节,明天就签合同。”

    “明天?咱们马上要下班了啊。”

    “她说让法务加班……”

    “……”见多识广的骆三郎也有点晕了。

    “她说特事特办,她这么做是为了咱们争取时间,骆总,咱法务在哪儿啊?”

    “恩,也对。出门,左手边,第一间办公室,进去找周律师。你就说:这个合同十分紧急,你是我的部门的人。”

    “好……”

    一共就5分钟时间,肖开元顾不得形象了,撒腿就跑。

    “请问周律师是哪位?”

    “我是。怎么了,急什么?”周律师又是个30多岁的御姐。

    “我是Leo部门的,我们今天有个很急的合同要做,您能不能加班帮我们做一下?”

    “你怎么现在才说,我约了朋友吃饭。”

    “真的很急啊。”

    “我明天早上给你看,行不行?”

    “真不行,客户今天就急着要。”

    “哪有这么急的客户?”

    “真就这么急。”肖开元边说边看表,一共就5分钟时间,现在已经过去2分多钟了。

    “可我真约了人啊!”

    “真的急,不信你给Leo打电话。”

    周律师拨了骆三郎的分机:“Leo,你们那个合同真的那么急吗?”

    “真的很急。”

    “我今天约了朋友吃饭。”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加加班吧,我陪你加班,等你加完,我请你吃饭。”

    “呵呵,这是你说的啊!”风韵尤存的周律师居然笑得还挺妩媚。

    看样子,骆三郎还真是中年妇女的偶像。

    “……周律师,我回去就把客户的资料发给你,这个合同大概多长时间能好?”

    “很快。”

    “很快是多快?要多长时间?几点?”

    肖开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会了Ada催人的方式。这也可能是他的无奈,因为他是被逼的。

    周律师白了肖开元一眼:“我说了,很快。”

    “……啊,那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你什么时候把客户的资料给我呢?”

    “我回办公室就给你。”

    “恩,那我很快就能给你。”

    “大概多长时间?”

    “你把客户的资料给齐我,那我就很快了。”

    “我是说,我把客户的资料给你以后,你大概几分钟能给我?客户那边的律师也在等着……”

    “很……快!”周律师明显不耐烦了。

    肖开元急得满头是汗,也不敢再问周律师了。一看手机,我靠!5分钟了。肖开元撒丫子就往回跑。

    肖开元耳朵好使,高速奔跑中,还是从背后依稀听到了周律师的那句:十三点。

    悲愤的肖开元跑到办公室门口,桌子上的电话正在狂响。

    肖开元冲上前去,拿起电话,对方忙音,看来是断了。肖开元赶紧把电话放下,他已经了解了Ada的习性,肯定马上就会再把电话打过来。

    果然,半分钟电话又打了过来。肖开元调匀了呼吸,慢慢的接起了电话。

    “你好,哪位?”肖开元故作镇定。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没不接啊,我刚才在法务那!”

    “你看看现在几分钟了?你就不会给你们法务打个电话问?你还非跑她那去?”

    “……我。”

    肖开元一肚子气,他也知道,他跟这Ada解释自己刚进公司什么的没用。

    “你们法务怎么说?”

    “她说可以加班。”

    “我问你她说什么时候给我合同!”

    “马上!”

    “又是马上?!我问你几分钟!”

    “……5……0分钟!”肖开元又要脱口而出5分钟,差一点,赶紧改口。

    “要50分钟?!你们公司的人难道都是这个效率吗?我给Leo打电话。”

    肖开元吓死了,就算是50分钟,人家周律师也没答应啊,Ada要是给骆三郎打了电话,自己这话不就穿帮了吗?

    “没,没,半小时就行,半小时肯定行。”

    “这是你说的还是你们律师说的。”

    “这是我们律师说的。”

    “那你刚才怎么说50分钟?”

    “我不是还有个标书要改吗?那不是合同的附件吗?我抓抓紧,半小时能改完。”

    “哦,半小时,我等你邮件。”

    咔嚓,电话又挂了。

    肖开元赶紧整理了一下Ada公司的资料、项目名称、项目金额等东西,按照内部通讯录给周律师发了过去。

    邮件估计还没等发到呢,肖开元已经奔到了周律师面前。

    “周律师,我已经发给你了,帮帮忙。”

    “……恩。”周律师现在根本就不是好眼看肖开元。

    “谢谢了。”

    “你分机多少?”

    “8217”

    “有事我打电话给你。”

    “你大概要多长时间弄好?”肖开元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周律师白了肖开元一眼,没说话。

    肖开元灰头土脸的往回跑,高速奔跑的途中,耳聪目明的他又听到了周律师的一句:噶十三。

    肖开元管不了那么多了。一看表,又过去了5分钟。E-mail里,多了Ada发给他的补充研究内容。

    肖开元赶紧把Ada要求那三点往PPT里加,手忙脚乱。

    添加完内容、调完格式,调完字体,肖开元一看表,正好半小时。

    电话又响了,肖开元刷了一下自己的信箱:完了,周律师的合同还没到。

    肖开元不得不接:“您好,哪位?”

    “这次接电话挺快么,呵呵。”Ada从来没有回答过自己是谁。

    “呵呵,是啊。”肖开元一块石头落了地,Ada这态度可算是和蔼可亲了。

    “你的合同呢?!我没收到!”

    “啊,是吗?!”

    肖开元没料到Ada的话锋转变得这么快,居然顺口说了句“是吗?”,就好像自己已经发了似的。

    “是啊!你发没发啊?”

    “……我……没发啊!”

    “你没发你说是吗干嘛?”

    “我……”

    “你什么时候发?你刚才说半小时,现在半小时已经过了,你能不能守时?你要是再这样,我可真投诉你了!”

    “我马上发!”

    “你还马上!?我问你多长时间!”

    “5分钟,5分钟。”

    “好!”

    咔嚓,电话又挂了。

    肖开元又冲进了周律师的办公室。

    “周律师,咱们那合同快了吧?”

    “咱们公司的合同都是中英文的,哪有那么快?我已经尽快赶了。”

    “这个……能不能快点。”肖开元一脸苦相。

    “快?快出了问题你负责啊?”

    “我……”

    “你能负得了责吗?”

    “我……那大概几分钟能好呢?”

    “马!上!”周律师烦死了肖开元。

    “那好!”

    肖开元一看表,靠,5分钟时间又快到了,撒丫子就往回跑。

    “老戆额。”肖开元耳畔又传来了周律师那熟悉的声音。

    电话铃果然在响。

    “您好,哪位?”

    “你的合同呢?!”

    “……我……”

    “我们这边律师已经等不及了,你说话究竟算不算话……”

    “我正在发呢!”肖开元顺口胡诌了。

    “哦?”

    “我在发呢,哎,哎,哎,点错了。”

    “好!”

    咔嚓,电话又挂了。

    完了,糊弄过去一个电话,顶多就糊弄几分钟,自己不发给她,她肯定马上又来电话。

    肖开元灵机一动:干脆,给她发过去一个不带附件的E-mail。这样,来回一折腾,又能混过几分钟,到时候,周律师的合同也差不多该发过来了。

    肖开元估摸着Ada又要来电话的时候,坏笑着,发给了Ada一个空白的E-mail。

    肖开元为自己的小聪明只得意了不到10秒。

    10秒后,桌子上电话又响啦!

    肖开元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是在连续刷新自己的信箱啊!

    “你好,哪位?”肖开元尽量让自己温柔一些。

    “你发我的E-mail是假的!”

    “咦,假的?怎么可能?怎么有假的E-mail。”肖开元边说边刷新自己的信箱,几秒几秒的拖延。

    “就是假的!”

    “哈哈,那不可能吧!什么东西都有假的,E-mail怎么有假的。”肖开元在电话里假装大笑,其实是在满脸愁容的刷自己的OUTLOOK。

    “没附件!”

    “啊?怎么可能?”

    “Eric,今天,我就是要投诉你。你这点小把戏。”

    肖开元在电话这边快哭了。“我……”

    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此时,肖开元居然刷出了周律师的E-mail!

    肖开元激动得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来啦!”他实在是太兴奋了,嗓子失声了,把电话那边的Ada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Ada被肖开元这一嗓子吓到了。

    “没怎么,没怎么,你再刷一下信箱?”肖开元脖子上夹着电话,手忙脚乱的把E-mail给Ada转发了过去。

    “没收到!”

    “你再刷新一下!”肖开元底气十足。

    “……收到了。”

    “恩,好,那么,你什么时候……”

    “一小时后,等我邮件。”

    咔嚓,电话又挂了。

    Ada根本就没给肖开元报复的机会,直接就告诉了肖开元时间。

    火冒三丈的肖开元记下了:北京时间,晚6:28分。

    一个小时后你Ada不给我回邮件,你看我怎么说!

    肖开元优哉游哉的到了周律师的办公室,这回终于不用跑了:“周律师,您还要再等一个小时,等客户那边的反馈意见。”

    “等呗,反正今天得加班了,我可没逼着谁几点几点把邮件回过来。”

    “嘿嘿……”肖开元讪笑。走了。

    肖开元回到工位上以后,什么都不干,直勾勾的盯着那电脑上的时间:好,过去了一分钟,好,又过去了一分钟,我看你能不能给我。好!又过去了一分钟!

    “Eric,你在干嘛?”办公室里就剩下了骆三郎,看见肖开元在那咬牙切齿的盯着电脑,颇为不解。

    “没干嘛。”

    “看你那表情,好像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

    “啊……”

    “怎么了?”

    “这些藏独分子也太可恶了!打砸抢!”肖开元假装是在浏览网页。

    肖开元义愤填膺,嗓门不小。其实他是想朝Ada吼,但是不敢,只能瞎诌说是藏独分子激起他的义愤了。其实肖开元的电脑屏幕上连个网页都没有。

    “的确是可恶,我早上也看电视了,他们就不想让咱们好好办奥运!”

    “是啊!可恶!”

    肖开元说“可恶”这时候,表情就像是要吃了显示器似的。

    “你别生那么大的气,这小撮人就是跳梁小丑,成不了气候。”骆三郎看这肖开元也太爱国了,激动成这样。赶紧安慰两句。

    “对,到时候有他们好看!”

    肖开元更想说的是:再过几十分钟,到时候有Ada好看!

    “一会儿等把合同改完了,周律师咱们三个一起去简单吃口饭吧,今天你最辛苦了。”

    “哦,哦。”肖开元盯着屏幕,顺口答应了。

    北京时间,晚7:27分。

    肖开元左手按着电话,右手按着鼠标刷新。他表情很激动,因为那激动人心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他严阵以待,只要电脑上的表到了28分,他立马一个电话给Ada打过去。

    至于打电话的说辞,肖开元早在过去的一个小时中准备好了腹稿,就差没写到word里了。

    电脑上的时间在7:27分钟过得特别慢,特别慢。肖开元忍不住想提起电话了,他迫不及待的想报复了,他手有点哆嗦。

    正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肖开元条件反射似的接了电话。

    “Ada!”肖开元十分激动,声音有些颤抖。右手又刷了一下信箱,没有,真没有。

    “哦呦,这次电话接的怎么这么快。”

    “你们的合同修改意见呢?!”这是肖开元腹稿的第一句,开篇就是质问。

    “刷!”

    “刷什么刷?”肖开元的腹稿被打乱了。

    “刷信箱。”

    “没有!”

    “你再刷!”

    “有了……”肖开元失望至极。一个小时准备的字字珠玑的骂人稿,全废了。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Eric,你怎么了?”是个人就能感觉到肖开元的失望。

    “没,没怎么。收到了,非常好。”

    “呵呵,是吗?”

    “你多长时间要修改好的合同?”肖开元又开始紧张了。

    “修改好的电子文本今天不用了,我们的律师只是改了几个极其小的地方,他说,这些东西都无关合同的大局,你们的律师看了肯定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样,你把合同给你们律师再看一遍,如果没问题,那么明天早上打印好了签了字盖好章,给我快递过来。我们这边马上也签。我们的律师说,你们的律师应该是不会提出什么问题了。”

    “那……”

    “我下班了,回家了。”

    “……”Ada不逼肖开元要东西了,肖开元感觉有点儿失落。人么,都是贱骨头。

    “你要早点休息吧!今天你挺辛苦!”

    “……”肖开元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原来Ada你也会说人话啊。

    “再见。”原来Ada还真会说再见。

    “再见。”

    Ada跟肖开元说了声再见,肖开元忽然感觉受宠若惊的。

    肖开元把Ada公司的律师修改后的合同转给了周律师,周律师看了一遍以后,果然说没问题。

    “Eric,一起去吃饭吧。”骆三郎说。

    “……啊,我不去了。”

    “刚才不是说一起去吃吗?”

    “刚才有同学给我发短信,让我去复兴公园钱柜唱歌。”

    肖开元情商可不低,他早就看出来了,周律师想跟骆三郎单独一起吃饭,他可不愿意当那电灯泡。

    “那你就去吧。今天你真辛苦,该好好放松一下。”

    “呵呵。”

    “不过别喝太多酒啊,明天,你的事儿更多!”

    “啊,那肯定,我同学都不喝酒。”

    “那就好了。”

    这一天,肖开元浑身骨头都像是要散了架,上午精神高度集中讲标,下午伺候Ada。

    在地铁上,眼睛都睁不开了肖开元给家打了个电话。

    “妈。”

    “又才下班啊。”

    “是啊!”

    “这样下去你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妈我今天接了个项目。我去讲的标,特别成功。”

    “是吗?多少钱?”妈妈在电话那边挺兴奋。

    “150万左右吧!”

    “那你又要忙了。”

    “唉。那你这周末还能回家吗?”

    “尽量吧!”

    “……”

    这天晚上,已经连续好几天不做噩梦的肖开元,又做了个噩梦。他梦见他在前面跑,后面有只大狼狗在追他,那大狼狗还有个英文名:Ada。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