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二十四、女王

    肖开元安排了两件事:1、张青长期驻守在访问部,监督访问部的约访。2,冯然和何华华熟悉访谈大纲,争取能脱稿访问。

    张青接到命令以后连蹦带跳就跑到了访问部的办公室,因为这是肖开元交给她的任务。冯然依然很淡定,耐心的看大纲。何华华又有点不开心,肖开元也没办法。骆三郎有权力给肖开元封官加爵,肖开元可没权力承诺何华华什么。

    下午,肖开元看见骆三郎去会议室面试了刘云,顶多也就面试了15分钟,骆三郎就出来了,随后,公司的人事经理就进去了。肖开元当然明白了,这人差不多是用定了。

    随后,肖开元就被骆三郎叫进了玻璃罩子。“刘云就安排给Kevin部门了,他们现在要处理的数据挺多的,也缺人手,呵呵。”

    “没问题,没问题。”肖开元心想:你都赐我一支“霸王枪”了,我还要刘云干嘛。

    肖开元回到工位没多久,潘东子也进了骆三郎的玻璃罩子,不一会儿,兴高采烈的出来了。肖开元心想:分给你个刘云就把你美成那德性?肖开元平时还真的很少烦谁,但是这潘东子昨天下午的表现,的确是让肖开元恼火。

    下午快下班时,张青从访问部回来了。

    “约人的情况怎么样儿?”

    “不太好。”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很多竞争对手公司的人都一时联系不上,只联系上了2、3个,我们的话还没等说完人家就把电话挂了。结果最后一个也没约上”

    “那核心客户和核心潜在客户呢?”

    “确定了两个,都在下周。这个也挺难约的,经常是刚说没几句对方就挂掉了电话。”

    “那硬件供应商呢?”

    “约上了一个,明天就可以访问,这个是我在英国的同学介绍的。”

    “那行业专家呢?”

    “找了几个,他们都说他们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不太了解这个,然后,就挂了……”

    “哦……”

    肖开元明白了,TG的竞争对手公司和核心客户这两个最重要的受访对象一个也没约到,只约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硬件供应商。

    这些都在肖开元的意料之中,以访问部这些人的能力如果能约到受访者总数的20-30%已经不错了。主要的受访对象还是要靠公司和自己的关系去约。假定A和B分别是MIF的两家竞争对手公司:1、MIF公司和A公司的市场部门有过其它领域的合作,那么就直接约这个市场部门的客户聊一聊ABAB软件,如果该市场部门的客户并不负责ABAB软件的营销,那么就请他帮忙介绍一下ABAB软件的负责人。2、如果自己的同事或同学有在B公司工作的同事和同学,那么,也麻烦他们帮忙介绍一下。

    总之,人脉特别重要。

    换在平时,肖开元是一点儿也不急,约不到人可以慢慢约嘛,毕竟离交中期报告还有一个月。但是现在,肖开元有点急:如果周五下午交不上四份试访问的笔录,那么Ada非得“作”死他。

    下班了肖开元也不敢走,挨个打电话。“你在A公司有认识的人吗?”“你认识你们公司ABAB软件的负责人吗”。肖开元又开始亲力亲为了,到了晚上10点,终于约到了一个竞争对手公司的深访,约好了周五中午一起喝咖啡。

    其实二狗早就给肖开元总结出了:无论什么项目,无论他手下有多少人,到最后肯定至少有60%的活儿是肖开元干的,肖开元干活儿肯定是能以一当十,但是此时仍然不明白管理为何物。

    第二天早上九点,肖开元就又接到了Ada的电话。现在肖开元完全是享受Ada男朋友的待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搞对象的才每天早上一个电话然后晚上再一个电话呢。

    “预约的情况怎么样?本周能做完四个试访问吗?”Ada上来就问。

    “……差不多吧,约上了两个。”

    “差不多?什么叫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你们才约上了两个?”

    “我现在没把握把四个都做完啊!”

    “我不都已经跟你说了么,到周五,那四个必须做完!”

    “是,是……”

    肖开元现在被Ada蹂躏得精神有些恍惚,差点没说:“是,是,我的女王……”但是叫“女王”也没用,Ada照样儿得跟他催东西,照样儿不给他面子,尽管Ada还真就是肖开元心中的女王,就是那种穿着小皮裙,左手拿根小皮鞭,右手拿着低温蜡烛,穿着高跟鞋用鞋跟踩在肖开元的私处然后说:“四份深访必须本周完成!”的女王,那蜡烛火苗子挺长而且还滴答着蜡油,“快去约人!”

    “是什么啊是!必须完成!你已经约到的那两个,是什么人?”

    “一个硬件设备供应商,还有一个你们的竞争对手公司。”

    “竞争对手公司约到什么时候?我要去陪访!我装作是你的秘书或者助理。”

    Ada这女王还要化身女秘书,苍天啊!

    “明天中午12:00,淮海路的香港广场,一进门左手边有个咖啡厅,我约在了那里,你能来吗?”

    “我肯定来!”咔嚓,电话又挂了。

    每次被Ada挂电话,肖开元总会先是楞一楞,然后胸中燃起一团无名业火。

    “何华华,你今天去监督访问部约人,今天一定要约到一个核心用户和一个行业专家,一定啊!”

    “冯然,你和张青一起去访问那个硬件供应商,这是咱们做的第一份深访,一定要做好啊!本来这样的活儿不用你们亲自干的,但是客户要求了,没办法。辛苦一下吧。”

    肖开元分派任务时愁眉苦脸。

    下午,终于传来了一点儿好消息,骆三郎打来了电话:“郭状来面试了,你先去面试吧。”

    肖开元心想:我哪儿有资格面试这样级别的员工啊,骆总你真是太给我面子了。

    到了会议室,肖开元见到了久未谋面郭状。这个郭状,二狗也认识,他和肖开元的最大共同点就是干活不要命,他业务水平应该和肖开元接近不相上下,但是此人口吃非常严重,而且,长相也远不如肖开元。肖开元是适合带出去讲标然后给公司形象加分的,这郭状是适合留在公司里埋头干活儿的。据说此人说中文大家还能听懂,但是他讲英文时读一个单词结巴好几次,外国人根本听不懂,中国人更听不懂。当然也可能是他知道自己先天的缺陷,所以工作极其认真努力。

    从这点来说,肖开元的确是有资格领导郭状,因为郭状先天的缺陷让他不能谈客户,不能做深度访谈,不能跟自己公司高层的外籍领导沟通。但这些,肖开元全能,又能写又能谈。郭状和肖开元的区别大概就是葫芦兄弟跟金刚葫芦娃的区别,因为葫芦七兄弟每个人只有一种本领,但是金刚葫芦娃却是七种本领全会。和郭状比,肖开元就是金刚葫芦娃。

    与其说肖开元面试郭状,倒不如说是和郭状叙旧。因为这郭状的个人能力肯定没问题,肖开元又没有和他谈工资的权力,那还能聊啥啊?就是叙旧呗。俩人不但是从同一个学校的同一个专业出来的,而且又是从同一个公司同一套培训机制里出来的。这俩人的工作水平和工作方法都太接近了,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俩人从同学聊到同事,从学校聊到公司,反正,聊了半小时,和所谓的“面试”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最后,肖开元说了句:“走流程,一会儿骆总来面试你,对了,你什么时候能来入职?”

    “我……我……我……,1……1……1……礼拜。”

    “好……好,好。”如果肖开元再和他说半小时,那肖开元也快结巴了。

    肖开元挺开心:通常录用一个正在工作的人,离职手续通常要办一个月,可这郭状一个礼拜就能来,实在是解了燃眉之急。

    下午快下班时,肖开元又得到了俩好消息:1、张青和冯然回来了,深访做得还不错。2、何华华监督了访问部一天,终于约上了一个核心客户又约上了一个行业专家。

    随后,Ada果然又把电话打过来了:“明天交四份深访记录,没问题吧!”

    “没问题!”肖开元底气十足。

    “明天中午,香港广场,你别迟到!”

    “好的!”肖开元说得很轻松,今天他心情不错。

    晚上回家时,肖开元还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爸,我明天晚上下班了以后回家。”

    “快回来吧,都多久没回过家了。”

    要交四份深访记录的令人心惊胆颤周五到了,肖开元心里很有底,手中已有一份深访记录在握,自己马上要亲自去做一份。而且,其它两家已经约上了。自从上周五认识Ada以来,今天的确是最开心的一天。他让何华华去深访核心用户,又让冯然带着张青去访问行业专家。

    肖开元约了人家12:00,也不好意思太早打电话给人家,毕竟这是人托人的事儿。从肖开元的公司步行到香港广场也就是20分钟,没多远。

    11:30,准备出发的肖开元给受访对象打了个电话。

    “刘先生您好,我是张圆的同学,叫肖开元,昨天打电话约了您……”

    “你好,你好,对,对,昨天我们联系了。”

    “那这样,我现在去你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咱们12:00见如何?”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在浦东机场呢。昨天我没要你的联系方式,联系不上你。”

    肖开元的心骤的一沉:“啥?浦东机场?”

    “是啊,今天早上刚接到通知,让我去给成都分公司的人去培训产品知识。你看……这……”

    “啊,啊……”肖开元晕了。千辛万苦约上的,结果今天就要飞了。

    “不过没事儿,我下周二就回上海,回上海我们再聊吧。你不是很急吧。”

    “恩,不是很急,不是很急。”肖开元的心沉到了谷底:完了。但是他能说啥啊?对方又不欠他的,他发火有什么用?再说以后还得访问人家呢,所以只能说:不急,不急。

    “那不好意思啊,我马上登机了。”

    “好的,好的,回来聊。”

    “再见。”

    “再见。”

    肖开元撂下电话以后,抄起电话就给Ada打了过去。

    “Ada……”

    “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在公司呢?”

    “我……”

    “你快出来,我已经马上到香港广场了!”

    “Ada,那个竞争对手的受访对象今天去成都了!”

    “你快……啊?!去成都了?我都已经快到香港广场了!”

    “不好意思啊!他也是临时的紧急任务。”

    “那咋办?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咱们去浦东机场访问去行不行?浦东机场咖啡厅也不少。”

    “肯定不行啊,他刚才已经马上要登机了。”

    “那怎么办?”

    “……”肖开元无言以对。

    “我在问你!那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

    “……”肖开元的额头渗出了汗。

    “那你今天中午还能约到别的受访对象吗?”

    “不能了。”

    “那你下午还能交四份深访记录吗?”

    “其它的三份应该问题不大。”

    “那竞争对手的这深访记录该怎么办!!”

    “……他说下周二回来。”

    “那今天下午怎么办?!”

    “今天下午只能交三份了!”

    “那我问你,我现在已经到了香港广场怎么办?!”

    “……”怵窝子肖开元自然不敌“作”女Ada。

    “我怎么办!”

    “……”

    “刘师傅,掉头,回公司。”Ada那语气真霸道,她对自己公司的司机都是凶巴巴的。

    Ada让单位司机把车掉头以后,就挂了电话。肖开元已经了解了Ada的套路,她的下一步肯定是找骆三郎投诉。

    果然,午饭时间,骆三郎找了肖开元。

    “唉,Eric,那个Ada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一向都自信满满的骆三郎居然也愁眉苦脸,天知道Ada又怎么“作”他了。Ada就是有本事,不服不行,她就真能把长得跟笑口常开的弥勒佛似的骆三郎弄得满脸忧伤。

    “唉,骆总,我也是没办法啊,谁知道那个受访对象怎么就忽然出差。”

    “唉,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当然知道你的难处,但是Ada太难缠。我好说歹说,她终于同意了:下午,咱们把其它那三份试访做得好一些,发给她。另一份,下周二再给她吧。没办法。”

    “唉,那只能这样了。”

    “唉,Eric,下午把那其它的三份深访好好整理一下吧,Ada快下班的时候还会过来。”

    “唉。”

    “唉。”

    肖开元和骆三郎两个大男人对着长吁短叹。这情景,真难见到。

    下午1:00,Ada又把电话打来了,语气中,还带着火。

    “说定了,下午5:00,我过来!你那三份深访不要再出任何问题了!”

    “是!是!”

    Ada这女王踩在肖开元的私处的鞋跟又用了用了力,小皮鞭也抖起来了,低温蜡烛的火苗子也越烧越高,眼看那蜡油就要滴下来了。肖开元疼啊,想想就疼。

    下午3:00,张青和冯然回来了。看得出,他俩并不怎么兴高采烈。

    “怎么样?”肖开元冲上去问,骆三郎也从玻璃罩子里出来了。

    “还行。”

    “那就好,那就好。”肖开元舒了口气。

    “不过有个问题啊,今天访问的是核心客户的网络部门负责人,他只负责网络的维护以及与软件供应商关于售后服务的事宜。虽然回答问题回答得都不错,但是关于软件的采购、未来的规划等等问题都没法作答。也就是说:我们问卷的问题他只回答了一半,只回答了关于应用情况的部分,其它部分,他也并不是十分了解。”冯然说。

    “那为什么不让他介绍一下当时负责该软件招标的同事来帮助回答一下呢?”

    “我们也说了,但是今天他的同事不在,只能下礼拜再去一次了,把这问卷补充全。”张青的眼神挺无辜。

    “……那,咱们这深访记录,就大概只能写上一半的问题了是吗?”

    “恩,也就是大概一半的样子。”

    肖开元和骆三郎面面相觑:就一半,怎么对付Ada?

    正在这时,何华华也回来了。

    “那个专家访问得怎么样?”

    “他算什么专家啊!他对ABAB软件的了解还没我多呢!”何华华显然又不淡定了。

    “那你当时怎么约的他?”肖开元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也没法淡定了。

    “我在网上看他是这方面的专家,然后打电话问他是否有兴趣聊聊ABAB软件,他就欣然应允了。结果一见才知道,他只是对ABAB软件感兴趣,但是对这个市场一点都不了解。他还想从我这了解一些关于ABAB软件的信息呢。”

    肖开元快哭了。

    “Eric,你怎么了?”

    “没,没,没,没怎么。”肖开元站都站不稳了。

    其实这些情况在实际做项目中几乎是每次都会遇到,往常根本不用为这样的事儿着急。但这次不同,这次的客户是Ada。

    不一会儿,骆三郎打来电话:“我出去拜访客户,你让张青注意一下接我电话。如果有人打电话找我,告诉他礼拜一再说。还有啊,Eric,一会Ada如果再找你,你就实话实说吧,我觉得,她能理解……”

    肖开元明白,骆三郎怕Ada找他告状,跑路了。骆三郎当然知道做项目中遇到这些问题很正常,但是遇到这么个蛮横的客户下午就要来,骆三郎总不能当着她的面训斥肖开元,总得给肖开元留点面子,但不训斥肖开元又难以平息Ada的怒火。那该咋办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跑路呗。

    骆三郎跑路了,肖开元总不能也跟着跑啊,毕竟他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肖开元只好咬牙等着,只能束手待毙,除了让手下整理那两份残缺不全的资料别无他法。他办公桌上这个黑色的电话,就像是个定时炸弹。只要“叮铃铃”一响,就会爆炸。

    终于,下午4:00,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肖开元慢慢的接起了电话,手有点抖,电话拿在手上,仿佛有千斤重。

    “你好,哪位?”肖开元明知故问。

    “我现在就去你们公司,你那三份访问做完了吗?”

    “做完了。”

    “好,那我现在过去!”

    “Ada,是这样,我这三份虽然都做完了。但是有两份还不是很完善……”

    “我早就猜到了,呵呵。”又是冷笑。

    “那……”

    “等我吧。”

    肖开元多少有点意外,Ada居然没很残暴的用那踩着肖开元私处的高跟鞋鞋跟一脚狠狠的跺下来。

    下午5:00,准时,Ada来了。可能是周五的原因,Ada没再穿西装套裙,而是穿了条黑色的裙子,配白色的上衣和一双皮靴。虽然依然冷艳,但是多少让人感觉不是那么的令人生畏。

    “Ada,咱们进会议室吧。”肖开元不太敢抬头看Ada。

    “好,你把整理好那三份记录打印好一起带到会议室来。”

    “好,好。”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