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三十三、赤道新几内亚

    肖开元回到房间就开始查北京的饭店,以前的肖开元没恋爱过,的确是对吃喝玩乐不怎么在行,北京的西餐厅他肯定不知道了,只能找中餐厅。即使是中餐厅,他也只知道上海的一些他经常去饭店。他在google里输入了“鹭鹭酒家”、“俏江南”、“渝信川菜”,运气还不错,都找到了。

    他把电话打给了Ada。

    “Ada,明天你过生日,估计你在北京也没什么熟人,要么,我请你吃顿饭?”

    “你要请我吃什么?”Ada一点也不见外。根本都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直接问肖开元要请他吃什么?

    “鹭鹭酒家吧!就是你们公司四楼的那个,上海本帮菜,好吧?”

    “你在上海活了这么多年没吃够啊?来北京吃上海菜,亏你想的出来!就我们公司四楼那鹭鹭酒家,连我们公司的老外都吃腻了。”Ada边说边笑,听起来好像是在吹头发。

    “那就渝信川菜吧!”

    “……恩,我不吃川菜!”

    “那就俏江南吧!北京也有。”

    “侬脑子瓦特了?俏江南也是川菜!”Ada继续笑。

    “啊……那吃什么。”肖开元的确对吃没研究,吃了无数次俏江南居然不知道也是川菜。

    “在北京,就吃北京特色的么。”

    “炸酱面!!!”肖开元一下想起来了。

    “……”Ada被肖开元雷晕了。

    “咳,也是啊,那我再想想。”

    “你怎么不说请我吃老北京卤煮火烧呢。”

    “那是什么东西?烧什么?哎呀,好了,我再找找,一会儿打给你。”

    肖开元只能拨打求助热线给二狗:“那什么,就是那Ada,我明天请她在北京吃饭,她过生日。我说了几家饭店,她好像都不爱去”

    二狗问了肖开元一句话:“你是不是喜欢她?”

    “她……我……她不是我们公司客户么?你别瞎想。帮我琢磨个好地方。”

    二狗一听肖开元吭吭哧哧就明白了个大概,告诉了肖开元仨字:“庆云楼”。

    肖开元立马打电话给了Ada:“庆云楼好么?也在后海。”

    “好啊!”Ada马上就同意了。

    “今天晚上的深访我约在了7:00,你到时候别忘了。”

    “我今天不陪访了。”

    “那你干嘛去?”

    “我干嘛需要向你汇报么……”Ada还是习惯性的呛着别人说话。

    肖开元听得出Ada很开心:“呵呵,那我自己去了。”

    周五一整天,肖开元也不见Ada的踪影,心里有些空荡荡的。肖开元穷极无聊,在酒店里开始给下属挨个打电话。询问他们工作进度。

    “张青,预约的怎么样儿,现在访问的怎么样?”

    “还可以吧,现在非军事领域的核心用户在上海的已经访问完了,都是我和冯然一起去的。”

    “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电话刚放下,肖开元就收到条张青的短信:你这个大骗子,说好了上周和我一起吃饭,结果去了北京现在还没回来,你要是不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准备以后不理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肖开元给张青回了条:下周吧,下周中应该就能回去。

    其实肖开元心里想的是:此间乐,不思蜀。

    肖开元又把电话打给何华华:“访问进展的怎么样?”

    “行业专家已经基本访问完了,但就是竞争对手总约不上啊!”何华华看样子又是一肚子气。

    “咳,对了,那个李月入职了吗?要么让她帮一下你?”

    “入职了,昨天刚入职,分机号8223。”

    “好,我打电话给她。”

    肖开元又拨了李月的电话:“李月,还记得我吗?我是肖开元,Eric。”

    “当然记得,帅哥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入职了啊!”

    “呵呵,骆总说急缺人,我就赶紧来了啊!”

    “这么容易就辞职了?”

    “怎么说我也干了那么多年了,还不给我开点绿灯?工作交接完我就辞了。怎么,我来得快你不高兴啊!”

    “没有,没有,我太高兴了。对了,郭状在吗?”

    “在!”

    “我打电话给他。”

    肖开元又把电话打给了郭状:“郭状啊,那个中期报告再有10几天就该交了,你好好看一下他们做的深访记录,着手准备吧!”

    “没……没……没……没……没问题。”

    “他们做好的东西你帮忙审核一下,毕竟我在北京。”

    “没……没……没……没……没……没问题。”

    “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肖开元的确对郭状的能力放心。

    最后,肖开元又给冯然打了电话,自从肖开元上次看了冯然意淫阿南的骚文以后,多少对冯然有些心存芥蒂。

    “冯然,最近几天工作怎么样?”

    “不错,不错,没什么事儿。”

    “恩,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直接电话我或者问郭状。”

    “呵呵,好。”

    冯然永远这么淡然,现在在肖开元眼中,冯然就是个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但是他好像除了有点色心以外,完全是与世无争。

    打完了这一通电话,肖开元找到了当领导的感觉。肖开元虽然以前也管过人,但从来没管过这么多人,也没管过像是郭状、李月这样的强人。想到自己再过俩月就能当研究总监,肖开元真的很兴奋。当了研究总监,不但月薪至少可以提高50%,而且离“玻璃罩子”真的只有一步之遥了。如果当上了骆三郎这样的利润中心负责人,自己那百万外债,或许一年也就还清了。

    晚上做完访问,肖开元收到了Ada的短信:逛了一天街,累死了。你访问做得怎么样?

    肖开元心想原来你是逛街去了啊,回了条: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别忘了。访问做的没问题。

    刚把短信发出去,肖开元忽然想起件事,抓起电话给Ada的房间打了过去:“Ada,今天是周五,我中午就把周度进度报告发到了你的信箱,但是还没跟你汇报具体情况呢。”

    “明天吧,我已经洗完澡换上睡裙了,再说,今天也太累了。”

    “啊……啊……”

    肖开元挂了电话,开始想入非非了,他开始想像隔壁Ada穿着睡裙的样子。那睡裙是什么颜色的呢?红色的?黑色的?那睡裙有多长呢?能遮住多少那两条雪白的大腿?

    想着想着,肖开元手又麻了。现在如果发给肖开元一个凿子,肖开元肯定把墙凿开偷窥,手再麻也凿。古有匡衡凿壁偷光,今有肖开元凿壁偷窥。

    肖开元自己在那张大床上翻来覆去好几个回合,还是睡不着。一会爬起来上上黄色网站,一会看会电视,然后再躺下,还是睡不着。

    早上肖开元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抱着一床被子睡呢。

    白天肖开元没事儿,去了趟王府井书店转了转,转完发现王府井书店里的工具书还没上海书城全呢。他本来也给Ada打了电话,问Ada去不去书店,Ada说昨天逛得腿酸,今天不逛了。

    下午5:00,肖开元自己洗好了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然后给Ada打了电话:“出来吧!一起吃饭去!”

    “恩,你在一楼大厅等我。”

    肖开元到了一楼大厅等着,大概等了3分钟,Ada从电梯门口出来了。

    如果不是肖开元太熟悉了Ada那特有的摇曳生姿的走路姿势,根本就认不出来这人就是Ada。

    只见Ada穿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配上了一双高跟鞋,手里挎着个包,正款款的向肖开元走过来。Ada本来气质就出众,再穿上这套衣服,真有点儿公主的感觉。

    肖开元有点瞠目结舌:一向涂着浅色唇膏的Ada今天居然涂了深紫色的唇膏,不知道该说她成熟,还是该说她妖艳。

    更重要的是:Ada那昨天还是清汤挂面似的栗色长发,今天就变成了方便面似的垂肩卷发!天呐,这也太百变妖女了吧!敢情着Ada还为了今天的生日宴会换了个发型?!二狗知道用“清汤挂面”和“方便面”来形容一个美女的发型有些粗鄙,没有大师风范。但是没办法,二狗暂时实在想不出来别的词了。

    肖开元这才想明白:她昨天逛了一天街就是弄头发去了,她那黑色连衣裙和高跟鞋也应该是昨天买的。

    肖开元不但没恋爱过,而且他还是个连自己生日都经常忘的人,他不懂女孩儿的心事,他不懂对于一个女孩儿来说和自己喜欢的男人过生日有多重要。而且,还是没捅明关系的那种男朋友。

    看着Ada那精致的鼻子和水汪汪的大眼睛,肖开元是真愣神了。

    肖开元不由自主的盯着Ada傻看,肖开元前27年只盯着阿南一个人这样看过,Ada是第二个。肖开元这眼神太火辣而且很无礼,不但能把阿南这样的姑娘盯得吃不下饭,而且,就算是职业妓女被肖开元这样盯着看,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肖开元对Ada的认识已经经历过了三个阶段,两次飞跃。现在,刚刚经历了第二次飞跃,到了第三个阶段。

    Ada果然被肖开元盯得害羞了,转过了头指了指外面,轻声说:“出去叫车。”

    出租车上,肖开元又闻到了Ada的香水味,有点晕眩的感觉。因为这香水味也是格外的暧昧,显然和Ada以往用的香水有很大的不同。

    到了庆云楼,肖开元和Ada面对面坐了下来。

    “这地方真不错!”肖开元望着窗外那平静的湖面和灯红酒绿下的游人如织,再次感慨了同样的一句话。

    “乡倭宁。”Ada说这仨字的时候眉梢眼角都带着笑。在后海,这已经是Ada第三次这样说肖开元了。

    “你点菜!”肖开元把菜单递给了Ada。

    Ada点菜,肖开元盯着Ada看。和阿南一样,Ada也用菜单挡住了自己的脸。但是她没有阿南和肖开元那么熟,不好意思说肖开元什么。

    Ada点了几个菜,肖开元又加了两个菜。“喝点什么酒?”肖开元问Ada。

    “百利甜酒吧。”

    “好。”

    肖开元显然被Ada今天的美艳给震到了,直到现在还有余震,不由自主的盯着Ada看。尽管Ada这么打扮就是为了给肖开元看的,但是Ada还是相当不适应,只能转头向窗外看。直到菜都齐了,俩人都没说几句话。

    肖开元也觉得有些尴尬,举杯说话了:“Ada,生日快乐。”

    “谢谢。”Ada喝了一口酒“只祝生日快乐,没礼物吗?”

    “啊……这个。”

    “呵呵。”Ada又冷笑了。

    肖开元就怕Ada冷笑,赶紧说:“明天补上,明天补上!”肖开元根本就没想到Ada居然张口要礼物。

    “明天补上的就不要了,我是今天过生日,今天送才算。”

    “那……”肖开元琢磨:现在都几点了,我去哪儿给你买礼物去,你再“作”也不能这样啊。

    “呵呵,算了,下次记得就行了。”

    Ada说完这句话也觉得有点不妥,举起了杯子。

    肖开元又喝了一大口,把那一杯喝光了。Ada两口却只喝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这酒也太没味道了,这是酒吗?一点儿酒味儿都没有,这是饮料吧。”肖开元什么酒都喝过,但就是没喝过这百利甜酒,因为这东西,就不是给男人喝的。

    “呵呵,你想喝有酒味儿的酒,那得去找你那帮北京朋友去,啤酒白酒他们什么都敢喝。我只能喝这个。”Ada总是一句话就能把肖开元噎得说不出话来。

    “……哎,哈哈,对了,今天有两个上次参加咱们座谈会的北京大哥还找我晚上喝酒呢。”肖开元这话题转移得明显不好,又给了Ada把柄。

    “那你去啊,呵呵。”Ada是不“作”死肖开元根本不罢休。

    “我这不是陪你过生日呢吗?”

    “没事儿,过完生日你再去参加呗,他们喝酒不是能喝到凌晨三点呢嘛!你急什么啊,你一会儿去肯定来得及。”

    肖开元被噎得没话说了:“服务员,两杯百利甜酒!”

    Ada看着肖开元笑。

    “Ada,你为什么没男朋友啊!”

    昨天早上的肖开元还觉得Ada不适合搞对象呢,但今天的肖开元显然不同了,真动了和Ada搞对象的心思。但是肖开元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先从感情聊起呗,瞎聊呗。

    “我为什么有男朋友啊!”

    “你不应该没有男朋友啊,你一直没男朋友么?”

    “以前有过一个。”

    “现在呢?”

    “你听得懂中文么,我说以前有过一个,听得懂吗?”

    “……”肖开元又被弄得没话说了。

    Ada问肖开元:“你呢?你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

    “没有过,真没有过。”

    “不应该啊,你在飞机上都能认识女孩子,而且每天还那么多短信。”

    “真没有。”

    “你也不是特别差啊,应该有过吧!”

    “真没有。服务员,两杯百利甜酒!”

    肖开元想好了,把自己单恋了阿南这么多年的事儿和盘托出吧!反正,阿南那边已经不可能了,自己也真的挺喜欢这Ada。就像办个交接仪式似的,把自己的事说给Ada听算了。

    “以前我有个大学同学,叫阿南……”

    “阿南,哦,这人我认识!”

    “你怎么会认识?”

    “美女么,我当然认识。”

    “那你上大学时认识我吗?”

    “我怎么可能认识你!”

    “……我。”

    “那你认识我吗?”

    “我……好像是见过!”

    “我呸!”

    “我真的好像见过。”

    “你接着说你的事儿吧!别虚伪了!”

    喝了点久的肖开元一提阿南,那话匣子又开了,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他已经一年多没听众了,今天可算逮着一个,管她是谁呢。Ada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口又一口的小口抿着酒,耐心的听肖开元说。

    肖开元当然没提阿南借给他钱的事儿,但是其它的事儿都如实说了。最后肖开元总结陈词了一句:“其实阿南这人,真不错。”

    Ada冷笑:“恩,听起来是不错。”

    肖开元也觉得在这个自己想下手的女孩子面前说了这么久阿南有点不合适,赶紧说:“不过,我和她那是绝对不可能了。”

    Ada假装叹了口气:“唉,是啊,就是人家不愿意搭理你啊。”

    “服务员,把酒水单拿过来。”肖开元没话说的时候就叫酒。

    “干嘛?”Ada问。

    “要瓶红酒,这酒没味道。”

    “你再喝的话,过一会儿就不能再和你的那两位北京大哥喝酒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去和他们喝酒了!我今天就是出来陪你过生日!”酒壮熊人胆,喝了7、8杯百利甜酒的肖开元终于敢和Ada顶嘴了。

    Ada低着头笑,没说话。

    红酒来了,服务生想给Ada倒酒,肖开元抢了过来给Ada倒上了。

    “喔呦,很殷勤么。”Ada向来是说什么能让肖开元脸红就说什么。

    “呵呵。”

    百利甜酒其实度数也不低,肖开元喝了不少杯又喝了红酒,有6、7分醉了,眼神有点儿迷离。

    Ada喝得比肖开元少多了,也就是4、5分醉,脸上粉扑扑。

    肖开元盯着Ada的脸看,Ada也被看习惯了,也盯着肖开元看。谁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尽管两个人都没说什么,但这是心照不宣的暧昧。只要情商不低到潘东子那地步,都能懂。

    从饭店出来后,肖开元走路有些晃了,又被同一个小女孩拉住了:“哥哥哥哥买束花吧。”

    肖开元这次想都没想就买了一支。

    这花的包装真一般,有点粗制滥造,肖开元拿在手里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赵歌,送给你。”肖开元第一次叫Ada的中文名字。

    “谢谢你。”Ada咬着嘴唇低着头接过了花,抱在了胸口。

    出租车上,肖开元觉得左边的半边身子一暖,Ada抱住了他的胳膊,把头偎依在了肖开元的肩膀上,肖开元用自己的右手拉住了Ada的左手。

    肖开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古今中外写爱情小说的人总用“甜蜜”这词,因为,他现在的心头就很甜蜜,难以名状的甜蜜。

    肖开元是拉着Ada的手走进的酒店大堂。

    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这个在过去一个月里把自己欺负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蛮横霸道女孩子,怎么现在就像是只驯服温顺的小猫一样,一句话不说低着头任由自己牵着手走。

    这一切似乎都不太正常,但是这一切又都似乎极其正常。

    到了Ada的房间门口,肖开元说:“……那,那什么,我不是还没跟你说那项目进度呢么,我……我一会儿来你房间说。”虽然肖开元早就情难自禁了,但总不能直接跟Ada说:今晚我想和你上床。

    Ada小声说:“那你一会儿带着笔记本过来吧。”Ada当然也知道肖开元想的是什么。

    俩人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这俩人,到这时候还不忘工作呢!不得不让人顿生敬仰。

    肖开元回了房间,用3分钟的时间冲了个澡换了套衣服,用1分钟的时间收拾了一下笔记本电脑,敲开了Ada的房门。

    他看见,Ada把他刚才送的那支玫瑰拆了包装,插在了一个水杯里。

    肖开元坐在了电脑桌旁,像模像样的打开了笔记本。

    “肖开元你喝什么?”

    肖开元定睛看了看Ada,Ada没换衣服,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连衣裙,脸蛋粉扑扑,秀色可餐。

    “红酒。”肖开元朝Ada笑笑。

    Ada笑笑,打开了小冰柜,拿出一小瓶红酒:“这么小的一瓶,够你喝的么?这酒柜里一共就两瓶。”

    “把酒和开酒器给我。”

    肖开元开酒,Ada又拉了把椅子坐在了肖开元的右后侧。

    “好了,给你!”肖开元回头,把红酒瓶递给了Ada。

    肖开元回头看见Ada那大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看着他,俩人的脸相聚连20cm都没有。

    肖开元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搂住Ada的肩膀,在她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Ada没有任何反抗,闭上了眼睛,身体贴了过来,自己的嘴贴上了肖开元的嘴,把舌头伸了过来。她早就春心荡漾了。

    肖开元的心跳已经加速到了极限,他感受到了Ada那呼吸的热浪,那热浪中,夹杂着红酒和甜酒混合的味道。

    肖开元刚缓过神来,Ada咬着嘴唇轻笑着把那小瓶红酒倒在了他脸上,咕嘟咕嘟的,沿着他的额头流到了脸上,沿着耳根又到了脖子,又从脖子流到了胸口,弄湿了大半件T恤。

    Ada起身,坐在了肖开元的腿上,肖开元搂住了她的腰。肖开元感觉到了,Ada的心跳也同样厉害。Ada开始舔肖开元脸上、耳根的红酒。

    肖开元彻底酥了,浑身都软,就一个地方硬。

    意乱情迷的肖开元失去了重心,搂着Ada山崩地裂般摔到了地毯上。

    肖开元一个鹞子翻身滚了起来,抱起了Ada,扔到了床上。

    “啪”“啪”几声响,房间里一片漆黑,Ada在床头把灯都关了。

    接着笔记本显示屏幕的一点荧光,肖开元爬上了床,把Ada压在了身下。肖开元在喘着粗气,他也能感觉到Ada的胸口也在起伏不定。

    肖开元扯Ada的裙子,被Ada那冰凉的小手抓住了……

    “这里……”Ada趴在肖开元耳边小声说。

    Ada是抓着肖开元的手告诉肖开元她这连衣裙的拉锁在哪儿。

    好不容易把连衣裙脱了,肖开元又解不开Ada的内衣了,在Ada背上胡乱抓了半天。本来肖开元就没经验,再加上紧张,怎么可能解得开。忙活了两分钟,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终于,开了, Ada自己解开的。

    “笨死了!”Ada终于忍不住笑场了。

    “咳……”肖开元忙活得满头是汗,手忙脚乱的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

    一个更大的难题出现了,他找不到地方。空有一身蛮力,没地方使。Ada只能谆谆善诱,她别无选择。

    “再上面一点!”

    “错了,下面一点!”

    “不对,上面。”

    “……”

    “啊……这回对了。”

    起码十分钟,肖开元才根据Ada提供的坐标系找对地方。

    “笨死了!”抱着肖开元头的Ada拍了一下肖开元的后脑。

    “嘿嘿。”

    肖开元笑得特别不好意思。本来今天她在Ada面前已经有了点自信了,可是,刚才那一番“前戏”,他也知道自己表演得太拙劣了,不被评为零分已经不错了,在Ada面前又丧失了自信。

    进去了肖开元也不会动,每动一下就跟做个俯卧撑似的。笨拙啊!

    “……你笨死了!”

    “我……咳!”肖开元也知道自己技术经验为零,现在的肖开元觉得特自卑。

    “……你快点儿。”

    “啊,好,五分钟!”肖开元习惯性的说了个五分钟。

    肖开元话刚说完,后脑被巴掌重重的拍了一下,肖开元被打得眼冒金星。

    “侬为啥打我。”肖开元委屈啊,第一次上床就遭到家庭暴力了。

    “……我让你快点,不是让你五分钟。”

    “还怎么快啊!”

    “我是让你动得快点……”

    “……哦。”

    “快!”

    “……我不会快啊!”

    “笨死了!”

    肖开元的后脑又挨了一巴掌。

    被连打了两巴掌的肖开元心头火起,看着眼前这个欺凌了自己足足一个月的闭着眼睛的Ada,肖开元是满腔怒火。据说男人愤怒时肾上腺激素会加速分泌,肖开元虽然动得不太好,但是每一下都很用力。

    “让你欺负我!”

    “让你打我!”

    “让你训我!”

    肖开元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冯然说:“陈冠希从小被女警察欺负,所以他长大了以后想欺负女警察。”冯然这心理描写实在是太好了。成天被Ada欺负的肖开元,现在可算是找到了发泄的办法。他每一下在心里都愤懑一句:“让你再欺负我!”

    “对……对……就这样!”Ada好像很享受。

    “你下来。”Ada说。

    Ada一个鹞子翻身,趴在了肖开元身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肖开元的耳朵说:“还记得那次咱们俩那次吵架么?你说我是妓女那次。”

    “记得啊。”

    “开元……我就是你的妓女。”

    “啊?!”肖开元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就是你的妓女。”

    “啊?”

    “你一个人的妓女。”

    以前Ada在肖开元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青藏高原上那冰山,一夜之间Ada变成了赤道新几内亚,这反差也太大了。这个一向冷若冰霜的女子居然趴在肖开元耳朵边上说自己是妓女,实在是太淫荡了,太不要脸了。

    肖开元更加冲动了,一把把Ada从自己身上拽下,一个鹞子翻身,又压在了Ada身上……

    俩人又鹞子翻身翻了好几次才结束。浑身是汗,气喘吁吁。

    Ada趴在了肖开元的胸上,说:“开元,我想咬你。”

    肖开元气还没顺过来呢,说,“你想咬我哪里?”

    “我不告诉你。”

    “你说。”

    “你去洗澡,洗完澡我告诉你。”

    “……”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