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三十五、我们要省钱

    尽管肖开元加班到了12点,完全有理由下午再去公司,但是他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起床准时上班了。

    临走时,他对二狗说:“这一夜,流了不少冷汗。”

    肖开元每天都做噩梦,他宁愿昨天晚上冯然对他说的话是噩梦而不是事实。自己这命运,也忒多舛了点儿。他现在有点后悔昨天给Ada说自己要提升为PD了。

    现在的肖开元,有点像是一个贫寒人家的孩子,爸爸刚刚承诺给买了个自己最喜欢的玩具,现在姐姐又告诉他,你那玩具现在商店里被人订走了。肖开元连觉都不睡,就是想跑到商店里,看看自己那玩具是否还在,尽管他知道,这玩具肯定被别人订走了,但他还是想快点去百货大楼看看这玩具是否还在,多看两眼,慰籍一下自己。

    进了办公室的肖开元第一眼看到了依然胡子拉碴的潘东子,在今天的肖开元眼中,潘东子无比的可爱,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单纯的人。

    肖开元又看到了郭状那张貌似忠厚的脸和憨厚的笑。认识了这么多年,肖开元第一次觉得那张脸居然那么可憎。

    肖开元咽了口唾沫,脸上的肌肉有点抽搐,还是朝郭状笑了笑。如果肖开元面前有面镜子,那肖开元一定能看见自己笑的多难看。肖开元也知道自己笑得挺扭曲,所以愈加佩服冯然。

    整整一上午,办公室里肖开元都很迷糊。看着郭状那忠厚的脸迷糊,看着李月那真挚的笑容迷糊,看着骆三郎那慈眉善眼迷糊。

    他现在只盼着下午快点到来,不但下午冯然会来,而且,Ada也会来,看到他俩,或许肖开元的心能踏实点儿。本来肖开元就光棍一个,做什么事儿还没那么多顾虑,那么多大事儿都挺过来了,可他现在就想见到Ada。

    肖开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大早来,为什么非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后悔了。待到上午10:00,肖开元自己实在不愿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耗着了,因为自己也实在是没什么事儿可干。所以肖开元就去了访问部,那地方电话打得热火朝天,看着热闹,心情好了不少。

    终于,下午一点,冯然溜溜达达的来了。肖开元羡慕冯然,公司即将天翻地覆,他自巍然不动。有理想的人,就是和凡夫俗子不大一样。

    冯然见到肖开元习惯的点了点头:“大家都在忙呢?我也加入吧!”

    “呵呵!”

    肖开元和冯然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在同事面前不能表现出来关系太近。

    下午三点,骆三郎召集了大家开会。会的内容很简单,汇总各方进度,向Ada汇报。

    会上,共得出以下结论:

    1、专家深度访谈、焦点小组座谈会、普通核心用户,都已经完成或接近完成。

    2、难点在于军事领域的核心用户和主要竞争对手的访问。

    3、中期报告质量不错,应该能通过Ada这样严格的客户。

    会后,骆三郎说了句:“Eric你和Ada一起在北京出差这么久,应该和她比较熟了,一会她来了,一旦问到什么比较关键的问题,还是你来回答吧!

    看着骆三郎那微笑,肖开元忽然想起了一个成语“老奸巨猾”。肖开元赶紧看了看冯然,他怕冯然忍不住坏笑,还好,冯然没笑。肖开元心想:好兄弟,够义气。

    正在此时,肖开元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Ada发的短信:我已经到你们公司楼下了。今天晚上,我要送给你一个礼物。

    “Ada来了。”

    “咳,那你们在这等Ada开会,我出去了,我和Kevin还有点事儿要谈。”说完,骆三郎就走了。显然,即使是骆三郎这样的老油条,也有三分忌惮Ada,能不撞见就不撞见。

    现在Ada来MIF绝对熟门熟路了。不一会儿,Ada就进了会议室。今天的Ada,又穿了黑色的西装套裙、白衬衣,格外的职业,冷艳一如初见。肖开元本来已经习惯了穿牛仔短裙或者牛仔裤的Ada,忽然Ada又恢复了原样,有点儿不太适应。

    “给二位介绍一下,这是TG公司市场部的Ada,赵歌,负责本项目的。”肖开元给Ada介绍。

    “这是我们的项目经理,郭状。这是我们的研究员,李月。虽然他们都是我们公司的新员工,但却是有多年研究经验的人才。”

    Ada礼貌**的面无表情的点点头:“Eric,介绍一下中期报告吧!”

    肖开元尽量让自己自然一些,开始用投影机讲这中期报告了。通常情况下,客户对于中期报告的要求并不严格,只是想知道项目的具体进展情况。所以,只要过了Ada这一关,问题就不大。最终的项目报告会和研究结论需要在最终报告中体现。

    在肖开元讲解这中期报告时,Ada不住的点头:“恩,恩,不错。”,“恩,很好。”

    肖开元心想:就算是你为了帮我树立威信,也没必要一味的叫好吧。这里还有两位新同事呢,你总得提出点问题来意思一下。

    果然,Ada发问了:“就现在来看,整个项目的访问已经完成了约三分之二,但是,最关键的竞争对手研究和军事领域的采购依然没有进展,你们目前是否有进展?”

    肖开元张口刚想解释,李月发话了:“应该问题不大。”

    “呵呵,是吗?那为何到现在还没有进展?”在肖开元刚才讲中期报告时一直耐心听的Ada终于冷笑了。看来,Ada冷笑这习惯并没随着爱情的到来而消失,仅仅是不再对肖开元冷笑了而已。

    “这是我们的安排,我们就是准备在中期报告结束后再进行主要竞争对手的访问和军事领域核心用户的访问。”李月回答得不卑不亢。

    “恩,那就好,我也相信Eric强将手下无弱兵。”Ada居然说了这么一句。

    Ada看来具有上海女人最大的优点之一:无论在家怎么欺负老公,只要出了家门,就算是老公再差劲再窝囊,也给老公留足了面子。

    “嘿嘿……”肖开元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又忍不住偷着看了冯然一眼,这小子依然没什么表情。靠,敢情着这小子在戏剧学院的时候还业余学过表演?真是好演员,不露声色。

    “我今天早上就已经把这中期报告转给了我们公司的高层,截至到我来你们公司之前,他们还没有回复消息。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希望各位继续努力。”Ada边说边收拾包。

    Ada说完,就站起了身,肖开元一直把她送到了公司门口。什么叫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就是!

    虽然说有点无奈吧。

    回到工位上,肖开元就接到了Ada的短信:我不回公司了,我在来福士喝杯咖啡,你下班就过来,晚上我跟我妈妈说我出差了。我本来还想在你们公司等到你下班的,但是看到你讲报告时认真又有条理的样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亲你几口。

    看来这世界上真是爱好什么的都有。

    收到这条短信,肖开元开始干不下去工作了,开始心猿意马了,开始想入非非了,开始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倒计时了。根本都没注意骆三郎走了过来。

    “Ada没提什么太重要的问题吧。”

    “恩,恩,没有,就是让咱们抓紧把最重要的访问做完。”

    “那就好!呵呵。”

    骆三郎笑得越温暖,肖开元就越胆寒。天知道骆三郎在笑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下午6:00,肖开元第一次准时下班打卡,在走的同时,肖开元也看到了同事们诧异的目光:这把公司当家的肖开元今天是怎么了?什么急事儿?

    肖开元刚上电梯就收到了冯然的短信:是去见Ada吧?太明显了,哈哈。连张青都好像猜出来了,你赶紧跑啊,张青在收拾包呢!

    肖开元来不及回短信感谢,按下电梯就下了楼。高层写字楼里上下班高峰时间一班电梯至少三分钟,等张青下来,只要肖开元快步走早没影了。毕竟现在还是在做项目的过程中,被同事看见不太好,尤其是被张青撞见,那就更不好了。

    在来福士的那家比菜市场还拥挤的星巴克里,肖开元看到了Ada。Ada挥了挥手中的电影票:“走,看电影去。”

    “好啊!好啊!”肖开元心想进了电影院就不会被下班的同事撞见了。

    “我今天在去你们公司之前就买好了票,今天是周二,半价。我们现在要省钱。”

    “……”肖开元听Ada说了这句话,挠了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犯了错误,现在连女朋友也要跟着受罪。

    肖开元太多年没去电影院看电影了,毕业以后就没看过,要看也是自己下载看。这次和Ada一起看的这电影,肖开元也不知道电影究竟演了什么,他就知道Ada抬起了隔在两人之间的扶手后,扑在了他的怀里。肖开元哪有心思看电影啊?一心盼着电影快结束。

    “一会儿咱俩去哪儿啊?”肖开元实在忍不住了趴在Ada耳边问。

    “什么去哪儿啊?”Ada假装不懂。

    “就是……”肖开元还不好意思说。

    “去你家。”

    “啊?我家那么远。”

    “远怎么了?咱俩得省钱,锦沧文华离咱们近,就一站地,花自己的钱你去住吗?波特曼、希尔顿也不远。”

    “咳,这附近还有个Motel168,就在金陵东路上,大床房才278。”

    “你怎么这么清楚!”

    “嘘……小声点,看电影。”肖开元被Ada这句话问得冷汗直流,赶紧转移话题。他哪敢说自己前段时间还和个女同事在那莫名其妙睡了一夜。

    “戆伐?”Ada也觉察到了肖开元紧张了,捶了肖开元一下。

    “我不是急吗?”

    “哧……”Ada憋不住笑了。

    肖开元终于熬到了电影散场,或许Ada也同样挺煎熬,但是人家Ada不表现出来。

    “赵歌,就在这附近,步行也没几步路。”看出来了,肖开元确实挺急。

    “省钱!!!你自己欠了多少钱你不知道啊!!我们要一起攒钱!”

    “再省也不能差这几百块钱啊,我刚发了工资。”

    “钱不都是这么一点儿一点儿省出来的!走,上地铁!”

    虽然现在Ada已经不拿客户的名头来压肖开元了,但是肖开元还是习惯**的听Ada的话。

    尽管地铁一号线已经过了晚高峰,没那么拥挤了,但是肖开元还是觉得这段路程是他有史以来经历过的最漫长和最痛苦的一次。

    在地铁上,Ada还说晚上要送给肖开元一个礼物,肖开元问是什么,Ada不说,说要到了肖开元家再送给他。

    肖开元的家虽然不大,但是肖开元比较爱干净,弄得比较温馨。Ada刚刚坐定,肖开元就扯下了领带进了浴室。

    “我洗好啦!你快去!”肖开元洗好以后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急什么啊?!”

    女孩子洗澡就是慢,肖开元躺床上等了半个小时。

    “关灯。”Ada终于洗完了,站在卧室门外小声说。

    肖开元依言关了灯,拉开了窗帘,Ada走了进来。虽然关了灯,但是接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和灯光,肖开元还是能看见Ada。

    Ada这一进来,把本来已经急不可待的肖开元看得血脉贲张。

    原来,Ada洗了这么久是去换了战袍!她那战袍是两件套,黑色的,上身是一条薄弱蝉翼的黑色吊带睡衣,下身穿了一条布料少得不能再少的丁字裤。

    且问Ada的战袍究竟有几多诱惑?!有诗为证!

    床前佳人笑

    床上**火烧

    冰肌雪骨身段妙

    蹙眉咬唇浅笑意迢迢

    道一声:郎君啊,奴家来迟了。(liao)

    玉腿姣姣

    几许风**

    开元先恨春衫薄

    再恨香矜小

    好诗!确实是好诗!虽然像冯然一样不按任何套路出牌且不讲平仄,但是妙句信手拈来。

    肖开元再也抵挡不住诱惑,一把将身披战袍的Ada扔在了床上,一个鹞子翻身就压了上去。且说这一战,真是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

    还有诗为证!二狗现在真是七步成诗啊!

    撕去战时袍,扯开轻罗裳。

    铁马冰河厮杀震天响。

    却是一对俏鸳鸯。

    脂正浓,粉正香。

    春夜暖,明月光。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山川震眩北风壮壮

    鹰隼试翼风尘吸张

    冤家啊!

    五分钟太短

    春宵它根本就不嫌长

    马蹄南去人北望

    剑气如霜

    爱已化作那

    玉液琼浆。

    好诗!真的好诗!

    Ada趴在了肖开元的胸口听肖开元那刚刚冲刺完的剧烈的心跳。

    “开元,累吗?”

    “……”肖开元摸着Ada的头,还在大口的呼吸,说不出话。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以后我不买衣服了,我们一起攒钱。以前我所有的钱都被我用来买衣服和出去玩儿了,到现在也没攒下什么钱。”

    “那怎么可以呢?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谁不买衣服?”

    “我衣服已经够多了,以后我只买内衣……穿给你看。”

    肖开元紧紧的抱着Ada,不说话。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