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三十七、Loser

    下午快下班时,骆三郎把肖开元部门的全体人员都叫进了办公室,让每个人都谈一下自己的进展。

    李月先发言:“我做了两份竞争对手深访,但是找到的人都不太合适,他们大概只能回答整份问卷三分之一的内容,而且回答的那三分之一还都是些很浅显的问题,即使不直接访问,我们也都有所了解。就目前来看,访问效果一般。”

    冯然也发言:“我只做了一份竞争对手深访,虽然找的人比较合适,但是他不太愿意透露本公司的一些营销计划和发展规划,访问中一直和我捣浆糊。最后他说:这些东西我的确不能跟你说,你们应该是做了不少类似的访问吧,那这样吧,咱们干脆交换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我从你们那了解一部分有用的信息,然后我也告诉你你想了解的信息,怎么样?”

    “那你怎么回答?”骆三郎插了一句。

    “我说,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呵呵。”冯然说。

    张青又跟着发言:“我联系了一些同学和朋友,但是一直没能真正联系到真正合适的人。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这边应该也没什么效果了。”张青这孩子单纯,总是实话实说。

    没等张青说完,何华华就搭腔了:“张青说的对,我自始至终认为Eric这样的做法就很难收到效果。茫茫人海中去哪儿找合适的受访对象啊,我看再这样下去,那这个项目也不会有进展。再说,约访和访问都是访问部该做的事儿,不应该是我们该做的事儿。我们把访问部的工作都做了,访问部干嘛去?”

    还没等骆三郎说话,李月就先答话了:“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现在访问部不是没能力做好这件事儿吗?我们如果不做,那这个项目如何跟客户交待?”

    “那我们这样做有效果吗?”

    “起码还是做了三个吧,虽然说效果不怎么好,但是做了总比没做强。”

    又黑又瘦的李月语气还算平淡,但何华华显然被李月这几句话呛得不舒服了。

    “那现在我们三天做这三份的访问质量,你认为做到最后会有结果吗?再说,这几天电话打下来,你身边的资源也用得差不多了吧,再接下来,你用什么?”何华华这话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了。

    “呵呵,那我起码还做成了两份,不管效果如何,但起码是多少对项目有点儿贡献。”李月一向好强,也有点得理不饶人。

    “呵呵,有用吗?”何华华嗤之以鼻,看样子她是有点瞧不起李月这个“中专生”。

    “肯定比不做有用。”

    骆三郎看这俩人再“讨论”下去,非吵起来不可,打了圆场:“那何华华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咱们这不是开会讨论呢嘛,大家畅所欲言,有什么好的想法说出来啊。”

    何华华一时语塞,她向来只有冷嘲热讽的本事,要是真干活儿,她可能是差了点儿:“好的办法我一时也想不出来,反正,这样不行。”

    “恩,Eric你怎么看?”骆三郎不再搭理何华华了。

    肖开元现在完全明白为什么上一任领导开公司时没带何华华了,因为就何华华这性格注定是职场中的Loser。

    二狗平时不是很爱在中文中夹杂英文,但是对于何华华必须要用Loser这个英文单词来定义,因为似乎中文很难用几个字凝练的描述清什么是职场的Loser。

    Loser这个词的英文释义就是:做不成事儿的人,屡屡失败的人,失败者。

    根据二狗研究,职场中的失败者通常有如下几个特质:

    1、不停的抱怨。不是抱怨领导无能就是抱怨同事无能,却很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2、不起同事。经常瞧不起一些比自己能力或学历低的同事,无论对付做出了什么成绩也一样瞧不起。

    3、嫉妒和眼红。在同事升职或者加薪的时候,不去反思同事的成功之处,却在不停的想同事不如自己的地方,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了嫉妒和眼红上,而不是学习同事的优点。

    4、没有主见。所有的想法都很普通、很大众,从来提不出别具一格的建议。

    5、遇到挫折时没有韧劲。

    而且二狗还在研究中发现,职场中的Loser和教育背景关系不大,和智商关系不大,和工作经验关系也不大。只要他(她)的性格中具备以上五条中的任何一条,那他(她)就绝对有成为Loser的潜质,如果他(她)具备了以上五条中的两条,那他(她)就很有可能成为职场中的Loser了,如果他(她)具备了以上五条中的三条,那他(她)就必将是职场中的Loser,即使他(她)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而且智商高达146,也仅需三年,就能证明他(她)一定是个职场中的Loser。

    何华华基本以上五条全具备,彻底完犊子了,肯定是一Loser。连潘东子都比她强多了,起码潘东子在抱怨时被领导一鼓励,马上就能鼓足干劲儿迎难而上。

    肖开元看了一眼何华华,心想:我再“噢吗迷吗迷贝贝红”也没用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骆总,我现在也在考虑别的办法,但是这几天,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唉,这个项目也真为难你了。”骆三郎抬头又说:“这样吧,大家先散会,我和Eric聊聊。”

    会议室里就剩下了骆三郎和肖开元。

    肖开元心想:骆总不会是要跟我说他要开公司的事儿吧,这么直接?

    “Eric,刚才的会开完,我有个想法。”

    “骆总你说。”

    “冯然刚才说交换信息,我倒是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啊?可是我们是跟TG公司签了合同的,保证信息不外泄。”

    “呵呵,你怎么这么老实,做事情该用点手段就用点手段。我们又不是拿我们的整个报告去换,我们只拿出来一小部分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去换,我相信这样,所有的竞争对手公司的高管都会感兴趣的,这个项目这样就很容易完成了。”

    “这样,被TG公司知道不太好吧!”

    “我说了,我们不是拿报告去换,而是拿一些他们感兴趣的资料去换。这些是我们调查得来的材料,我们合同上约定的是报告不外泄,又不是一切调查资料都不外泄。我们拥有对调查资料的知识产权。再说,我们如何运作项目,TG公司又怎么可能知道。”

    “啊……我还真没仔细看过合同。”

    的确,肖开元这样干活儿的人基本不会关注合同,更别说合同上那些咬文嚼字的细节了。

    “听我的,没错。”

    “可是我从来都没用过这样的调查手段啊!”

    “没用过?呵呵,那这次不是用了吗?”

    “唉,也是,否则看来这个项目也办法交差了。那骆总你说用哪部分和他们交换呢?”

    “恩,那你说这些ABAB软件厂家最关注的是什么呢?”

    “应该是军事领域未来的采购意向和竞争对手的动向这两方面。”

    “那好,那就用这两类信息中的一类和他们交换。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集中精力去调查军事领域的采购情况,如果调查出结果,那么我们就拿这部分信息去跟竞争对手交换。如果调查不到,那么我们就拿已经调查到的竞争对手动向和他们交换。”

    难怪骆三郎永远稳如泰山,项目到了关键时刻,他还真是什么招数都想的出来。做了这么久行业研究,肖开元一门心思的调查调查再调查,真的是从没想过要拿自己已经得到的信息去进行交换,骆三郎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虽然说“以物易物”属于原始社会的交易手段,但“以信息易信息”似乎就高明多了。尽管肖开元觉得这么干有点儿不合理,但是经骆三郎这么一说,他又觉得貌似很合理。

    “那好吧骆总,我再努努力,争取周三前在军事领域的调查有所突破。”

    “呵呵,别着急。最关键的那几个竞争对手,我可以帮你联系。”骆三郎那厚实有力的大手又拍了拍肖开元。

    “太谢谢了骆总。”

    肖开元现在认了,就算是骆三郎把他给卖了,他也认了。因为他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智,远非人家骆三郎的对手。

    肖开元回到工位,看见电脑上那MSN又弹出对话框了,又是张青。

    “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呵呵。”

    “恩,是啊!”肖开元赶紧承认。

    “是谁啊!”

    “我不说!”

    “不会是Ada吧?”

    “别瞎说,呵呵。”

    “我还想给你介绍女朋友呢,上次给你介绍你也没好好的跟人家聊。”

    “多谢你的好意了。”

    “对了,你这个大骗子。”

    “我怎么了?”

    “你就是个大骗子,你之前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吗?”

    “我也是最近才有的。”

    “不会是那天和你在一起走的那个美女吧!”

    “不是,那个是我同学。”

    “那你也是大骗子。”

    “我怎么了。”

    “你说和我一起吃饭,现在有一个月了吧,还没吃呢!”

    “啊,对,对,咱们部门最近不是在忙嘛。”

    “那就不吃了!你请我吃我也不吃了。”张青还发过来了一个面红耳赤的表情。

    肖开元傻看着对话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张青看肖开元不回话,又发了一句:你认你当哥哥好不?

    肖开元一看见这句,乐坏了:好啊,太好了。

    张青回:我一直希望自己有个哥哥,你就当我哥哥吧。

    肖开元回了个笑脸:好!好!

    二狗一直觉得什么认哥哥认妹妹的很没劲,基本都是司马昭之心:凡是主动认哥哥或者主动认妹妹的,多数都是求爱不成采取的下策。虽然暂时搞不成对象了,但是还假装私下以兄妹相称,继续暧昧着,直到等着对方感情空缺然后伺机下手。虽然这机会很难等到而且即使机会来了也未必能得手,但还是有无数青年男女愿意这么干。直至今日,二狗还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晚上,Ada又去了肖开元家缠绵。俩人迫不及待的折腾完,开始聊天了。这真是肖开元初恋,盯着怀里的Ada,肖开元真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不是吞到胃里,而是吞到心里。Ada的心,都快被肖开元看得化了。

    “咱们什么时候抓紧把家长都见了吧,我成天在家里念叨你,我妈这两天一直说要见见你。”

    “好吧,那什么时候见呢?”

    “下周日,来我家吧!然后再过两周,我去你家。”

    “咳,好吧,咱们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快吗?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呵呵。”Ada冷笑,她好久没对肖开元冷笑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还没见过哪个女孩子的家长,有点怕。对了,你以前的男朋友见过你妈妈吗?”肖开元掐住了Ada的脖子。

    “没有!怎么可能!我妈妈最讨厌他,还从我这里弄到了他手机号,经常给他发短信告诉他:请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那你怎么那么不听妈妈的话呢!”肖开元又开始吃醋了。

    “当时我不是傻么,我妈妈听到他们家搬到北京的消息,差点儿没放鞭炮庆祝。”

    “哼。”

    正在此时,肖开元手机响了,阿南打来的电话。

    “啊,阿南,什么事儿?”

    “最近你忙什么呢?短信也不发一个!”

    “咳,这不是工作忙么。”

    “就你忙!你现在在哪儿呢?在上海吗?”

    “在啊,在家呢!”

    “还记得我上个月跟你说同学聚会嘛,明天聚会,你来吗?”

    “我啊!我明天要开会,下午两点开会,咱们同学几点聚会啊?”

    “六点!四川北路钱柜!你开完会过来吧!”

    肖开元看了看怀里的Ada,张口就想拒绝,但忽然想起了件事儿:“哎呀,好啊!对了,明天我可以带人去吗?”

    “女朋友吗?”

    “嘿嘿,是啊!”

    “好啊!什么时候认识的?是你那个同事吧!带来让咱们同学认识认识。”

    “不是!不是那个!阿南啊,我要带个帅哥过去给你认识。”

    “你能认识什么帅哥?再说,本小姐对帅哥一向不感兴趣,你也不是不知道。”

    “真的是帅哥,而且,就是你喜欢的那种,有内涵的文学青年,他可比你以前的那几个男朋友强多了……”

    “西开!带就带呗!那么多废话。”

    “呵呵,那到时候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

    “呵呵,好,等着看你的女朋友,也等着你看你的帅哥。明天见。”

    “明天见!”

    肖开元电话还没放下,Ada就掐住了肖开元的脖子。

    “刚才这个就是阿南吧!”

    “是啊!”

    “你的哪个同事?她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肯定有奸情!你说,是哪个?张青还是何华华还是那个什么李月?”

    “没有,没有,真没有,她瞎说呢!我对天发誓,真的没有!”肖开元的确是冤枉。

    “哼,信你一次。”Ada的手松了点儿。

    “那你松开我啊!”

    “不松,那你明天是不是要去见阿南了?你会不会旧情复燃?”

    “怎么可能啊!我是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我要带冯然去见她,冯然,就是我们部门那个帅哥,戏剧学院的那个。”

    “哼,反正你不许旧情复燃。”

    “我要是旧情复燃我干嘛还带你一起去?”

    “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

    “就是不去。”

    “我都跟人家说了,明天你不去怎么办?你为什么不去。”

    “你喜欢阿南那么多年,喜欢我才一个多月,我在人家阿南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可是我认识你才两个月啊!我和你的关系和她能一样吗?”

    “反正我就是不去!阿南是超级美女啊,我在95%的女孩子的面前都有自信,但就在阿南面前,我没什么自信。”

    “你……”

    “这样吧,我们明天在你们公司看完座谈会,你去和同学吃饭唱歌,然后我回家等你,好吗?我不愿意去钱柜那种地方,太吵。我已经跟我妈妈说了我出差要到周日才回去,明天要是回家就穿帮了。”

    “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别犯傻,你不是还要给那个阿南介绍男朋友呢嘛。”

    “……那好吧!”

    肖开元拿出手机给冯然打了电话。

    “啊,冯然啊!明天我们同学聚会,你有时间吗?”

    “有!有!”冯然第一次表现得这么不淡定。

    “这么激动干嘛?我那个同学阿南也不知道会不会去。”

    “哦……”冯然明显语调降下来了。

    “哈哈,反正,明天下午5:00,来公司吧!咱们俩一起过去。”

    “那阿南会去吗?”

    “肯定!”

    “肖开元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

    “干嘛?”

    “我想亲你一口。”

    “我靠,滚。”

    “哈哈,明天见。”

    “恶心,明天见。”

    第二天是周六,Ada和肖开元在MIF公司那个狭窄黑暗的监控室里隔着一层单面玻璃看何华华主持座谈会。坦率的说,何华华主持座谈会的水平不算高也肯定不算低,70分水平。但坐在黑暗的监控室里的Ada和肖开元根本没心情听何华华的会究竟开得怎么样,抱在一起舌吻了起码半小时,要不是玻璃对面还有7、8个人,肖开元和Ada俩人恐怕早就控制不住了。

    会结束以后,何华华拉开了监控室的门问还有没有什么问题时,Ada的脸还是粉扑扑的。幸好监控室没有灯光,何华华根本看不见Ada的脸色。

    在和何华华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Ada先行离去,回了肖开元的家。肖开元留下等冯然。

    果然,冯然不到5点就到了。

    “哦呦,还理发了?你这新发型怎么看起来那么难看啊?”肖开元故意逗冯然。

    “难看吗?我平时都是花20块钱理发,这次花了200多,靠,我在我家旁边一家韩国人开的理发店理的。”

    “呵呵,难看,真难看。”

    “别说没用的了,上车吧!”

    “真难看啊真难看。”

    肖开元和冯然到了钱柜时,包括阿南在内的大部分同学都到了。

    今天的阿南穿了件很特别的翠绿色裙子,白上衣,依然美艳过人。不过今天,肖开元再见到阿南时却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紧张和局促。

    “阿南你知道你今天像什么吗?”

    “像什么?”

    “慈禧太后那翡翠白菜!白绿相间的那个!”这么多年,肖开元第一次敢跟阿南开这样的玩笑。

    “去死,我看你像慈禧太后那五花肉的那个肉石!”

    “哈哈,我全身都是瘦肉。这是冯然,我同事,他正好没事儿,跟我来玩儿了。”肖开元跟阿南介绍完,就带着冯然坐在了阿南的身边。

    “你好。”冯然大大方方的跟阿南打招呼。

    肖开元落座以后没说几句话,就被同学拽过去喝酒了。都是老同学,有的甚至几年没见,所以,没到一个小时,肖开元就喝得迷迷糊糊了。而且,肖开元还欠着好几个同学的钱,暂时又没钱还,只能多喝点儿了。

    此时肖开元再转回头看冯然,冯然正在跟肖开元的另一个女同学聊天,不知道在聊什么。显然冯然是不好意思多跟阿南说话,所以只能跟别的女孩子聊天。

    男人好像都有这特点: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时不太敢表现,总是不能发挥出正常水平,让自己的魅力大打折扣。但当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时,却又能滔滔不绝。

    肖开元心想:靠,想不到冯然你小子也跟我一样,一见到阿南连话都不敢说了,真是没用啊!

    “冯然,过去点歌啊!你再不点歌,那俩麦霸能唱一通宵。”肖开元指了指正在唱歌的那两个女同学。

    “恩,恩,好。”冯然起身点歌了。

    “阿南,我那同事怎么样?”

    “呵呵,挺不错的啊!你女朋友怎么没来?”

    “她今天有事。”

    “下次带来,一起吃饭唱歌啊!呵呵。”

    这时冯然点歌回来了,肖开元又知趣的走开了。

    等过了一会儿,喝得迷迷糊糊的肖开元再回头时,看见阿南和冯然俩人开始有说有笑了。肖开元也会心的笑了。

    不一会儿,肖开元耳边响起了清亮的男音,显然盖过了刚才那两个已经连续唱了一个多小时“萧亚轩”“周杰伦”的麦霸女同学。大家纷纷回头,看是谁在唱歌。肖开元的这些同学互相都了解,似乎没人唱得这么好。

    肖开元定睛一看,是冯然,唱的是庾澄庆的《春泥》:“……多想提起勇气,好好的呵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苦也愿意……”

    认识了冯然俩月,肖开元还真不知道冯然的歌唱的这么好。刚才那两位麦霸女同学虽然唱了近俩小时,但是似乎只是在“唱”而已,没有投入什么感情。冯然不但嗓子好,不跑调,而且唱得很动情。

    “好!”肖开元鼓掌!

    “好!”“好!”大家也鼓掌。

    冯然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唱得更认真了。

    到了歌厅几乎从不唱歌的肖开元被感染了,也抢过了一个麦克风,摇头晃脑的跟着冯然唱了起来:“……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

    肖开元唱得也格外动情,他那过去一年多“痛的记忆”,真的落在了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现在的他,真的开出了下一个花季。

    一首爱情歌曲,现在被肖开元当成“励志”歌曲了。唱着唱着,肖开元眼睛又有点湿。

    冯然和肖开元唱完,大家都鼓掌:“好!”“喔,再来一个。”

    下一首歌是阿南唱,阿南唱的是一首老歌,叶倩文的《祝福》:

    “徘徊丛林迎着雨,染湿风中的发端,低诉细雨路遥若困倦,静靠湾湾小草倚清泉。

    悠悠流泉随路转,偶于山中转数圈,一片软软渐黄落叶,荡向清溪之中早飘远……”

    阿南唱歌时极为专注,一双特大号的眼睛盯着屏幕。唱得哀怨,唱得深情,确有几分古典才女的味道。

    肖开元又开始呆呆的盯着阿南看了,虽然他已经听过阿南无数次唱这歌,但是再听还是那么的心动。不过今天的阿南,在肖开元眼中,可能仅是个歌星而已,已不再是魂牵梦绕的对象。

    肖开元再看冯然,原来冯然也在静静的听着。肖开元看过冯然的文章,知道冯然正喜欢这一类女孩子。光看阿南唱的这歌的歌词,就明显跟那些流行的口水歌的品味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肖开元忽然想起了Ada,自己没心没肺的在外面花天酒地,可Ada正在家里等他呢。一想起Ada,肖开元心就长了草。

    “我有点困,我先回去了啊!”肖开元找个借口想跑。

    “开元,这不是你风格啊!你每次不都是坚持到最后吗?”

    “哈哈,开元,你是不是想提前走不用买单啊!没事儿,今天不用你花钱,这么多人AA,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同学们开始调侃起了肖开元。

    “哎呀,我真有事儿,买单时你们找他啊,他替我垫。”肖开元指了指冯然,转头开门就跑了,不管身后有多少同学在怒骂。这的确不是肖开元一贯的风格,以往的肖开元无论什么聚会都坚持到最后。

    这是肖开元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有人等他回家,也是第一次这么憧憬着回家。以往肖开元之所以总在聚会时坚持到最后那是因为他光棍一个,回家了也没事儿干。

    肖开元刚出钱柜的门,就接到了3、4条短信,也包括冯然的,基本全是骂他的,内容都是雷同的:又没人逼着你喝酒,你为什么跑掉了啊!

    肖开元看了笑笑,一条都不回,揣上手机就奔向了地铁三号线。因为他知道,再过一会儿三号线就停了。

    晚上10点多,肖开元进了家门,他看见头上裹着块毛巾Ada正在客厅里用拖把拖地板,Ada身上只穿了件他夏天时经常穿的一件肥大的白色T恤,这T恤穿在Ada身上,倒是像个睡裙。

    “喂!你怎么能拖地呢?”肖开元劈手去夺Ada手中的拖把。

    “我怎么不能拖地,我在家天天拖地。”

    “那你到我家不能拖地!”

    “呵呵,别抢了,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变化?”

    肖开元一看,嗬!家里变化真不小!墙上镶上了五块板画。电视旁边多了两个大花瓶,花瓶里还插着花。茶几和沙发上多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毛公仔。餐桌上都多了个小花瓶,花瓶里还插着一支红玫瑰。客厅的窗户旁边,还挂了两只小红灯笼。就连卧室的门上,都新挂了一只红色的小兜。

    这个家,真是太温馨了,前所未有的温馨。

    肖开元虽然爱干净,从来都把自己的小家收拾得一尘不染,但是以前却是典型的单身男人的家,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儿点缀。

    “这些,都是你弄的?”

    “不是我弄的是谁弄的?阿南会帮你来弄吗?”Ada撩了撩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肖开元说。

    “你真伟大!”肖开元抱着Ada就亲。

    “刷牙去!一股酒味!”Ada躲。

    “我不刷!”有了七、八分醉的肖开元抱起了Ada。

    “哎……别闹……我手脏!哎……拖把!你还没洗澡呢!”

    肖开元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了,他一睁眼,看见Ada正躺在他身边静静的看书。看着Ada那长长的睫毛和安静的样子,肖开元又控制不住了,搂住Ada就要干坏事,Ada拦住了。

    “别闹,你继续睡!”

    “怎么啦……”

    “我……今天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肖开元还似懂非懂。

    “……我老朋友来了,懂了么?”

    “老朋友……啊,懂了。”肖开元倒头又睡着了。

    “傻死了。”Ada用书轻轻的敲了一下肖开元的头。

    中午,肖开元和Ada一起出了门,去超市里买了青椒、鸡蛋、土豆、番茄,最后,Ada还买了条小鱼,她说肖开元这几天太累了,需要补补。

    午餐是肖开元和Ada一起做的,很丰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Ada在熬鱼汤时弄破了鱼胆,这汤,真苦,没法下咽。

    “开元,这汤鲜吗?”

    “鲜。”肖开元又喝了一口。

    “等以后我们结婚了,我天天给你熬这样的汤喝。”

    Ada拿着筷子不吃饭,瞪着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肖开元看,眼神里,似乎还有点母爱,像是妈妈看着自己那正在狼吞虎咽的儿子。

    “恩,你也喝。”肖开元咂嘴,意思是这汤真不错。

    “你都喝光了吧,我不喝。”

    “我喝不掉,我们一起喝。”

    “……”Ada也喝了一大口。

    “……哈哈哈哈哈哈。”肖开元在观察完Ada喝汤的表情变化后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

    “你怎么就那么坏!!!”

    “……我喝了两口,你才喝了一口!”

    两根筷子抽在了肖开元的后脑上。李岩

    “赵歌,早晚有一天,我不被你骂傻了也得被你打傻了,你见过总往人家后脑上打的么。”

    “阿呦,揉揉,过来,帮侬揉揉。”

    晚上肖开元把Ada送上地铁前,俩人在地铁站抱着一通腻歪,招来了老头老太的无数白眼。可他俩根本不在乎。

    肖开元自己回到家以后,看到家里的毛公仔、花瓶、板画、小红灯笼,又是一阵幸福涌上心头。真想在这个家里翻个跟头。

    肖开元拿出手机给Ada发了条短信:我爱你

    Ada马上又回了一条:我爱你。

    肖开元再回:我爱你。

    Ada回:我想你了。

    肖开元回:我也想你。

    Ada又回:这个礼拜我不来你家了,周末见吧!

    临睡前,肖开元还给阿南打了个电话:“你对我那同事印象怎么样啊?”

    “我说了啊,不错啊!”

    “那改天我带上我女朋友,咱们四个一起出来吃饭?”

    “好啊!”

    挂了电话,肖开元心想:冯然你小子还真没白闷骚一次,见了一次阿南就勾搭上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