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三十八、踏破铁鞋无觅处

    周一早上,肖开元就收到了Ada的短信:我妈妈说让你周六来我家,她问我你想吃什么。

    肖开元回:我想吃你。

    Ada回:去死,说真的呢。

    肖开元回:只要是妈妈做的,我都爱吃。

    人生中第一次要见准丈母娘,肖开元又有点兴奋。肖开元心想:千万别把Ada这项目做砸了。以前还只是工作责任心让自己在这项目上拼命,现在又多了一份Ada的期待,要是自己把这个项目做砸了,以后在Ada面前颜面何存?

    周一,肖开元带着手下又把身边的人联系了一遍。基本没什么进展,但是得出了一个结论:由于ABAB软件采购金额巨大,都是需要总装备部经手。所以,不联系到解放军总装备部的相关负责人员就没有任何意义。

    周二,肖开元又带着手下的人挨个打电话问身边的朋友是否有认识解放军总装备部的。这一天下来,还是没任何进展。张青、何华华俩人都已经完全放弃了,消极怠工了。只有李月还在满是激情的打电话,连冯然也由于已经把身边的朋友联系完了一遍,没法再打电话联系了。也不怪冯然他们几个,最近一个礼拜,肖开元和手下的这几个人已经跟身边的朋友都至少打过两个电话,开始问人家是否有认识做ABAB软件的,后来又问人家是否认识军方的人。这电话如果再打下去,朋友估计都该怒了。

    周三早上,还在坚持打电话的只剩下了肖开元和李月,不过他俩的电话也打得不多了,因为,该联系的,已经都联系得差不多了。但肖开元和李月这俩人,还真都有点干“传销”的劲头,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中午,骆三郎过来溜达了一圈,问肖开元:“怎么样啊?”

    “还没联系上相关负责人。”

    “没事儿,别急,到了今天下午下班前再联系不上的话,那我们就用竞争对手的信息和他们交换,军方的采购慢慢来,咱们还有20多天的时间呢。”

    “恩!”

    虽然肖开元还在努力的打着电话,但他也知道,希望太渺茫。

    起身准备出去吃饭的何华华说:“我早就说了,这样做肯定没什么效果。Eric,你下午也别打电话了,没用。”

    看着何华华那有几分轻蔑还有几分得意的表情,肖开元从心底冒出一股邪火:我拼了命,也得多少干出点成绩来!午饭不吃了,就坐在办公室打电话!

    这就是人生态度的不同,肖开元在遇到冷眼的时候,从来就不是想反唇相讥或者自己生闷气,而是会让自己的斗志更加旺盛,争取让对方闭嘴。

    肖开元冷静了下来,又翻了一遍名片夹,又查了一遍手机上的电话本,他这样做目的有二:

    1、找出那些还没能彻底联系“透”的朋友,再打一遍电话。

    2、找出那些自己的名片夹和手机电话本上之前根本不好意思联系的朋友,厚着脸皮,打电话。

    肖开元本来是个腼腆内向的人,换在平时,有些人他根本就不好意思联系,比如他的那些债主。但是今天不同,肖开元拼了!谁的电话他都敢打!

    “你好,最近忙吗?”肖开元居然连他赌球时的后庄的电话都打了。

    “不忙,找我有事儿吗?”

    “你认识解放军总装备部的人吗?”

    “解放军总装备部?哈哈!解放军?我怎么会认识那里的人。”

    “啊,不认识啊,那好吧。不好意思啊。”

    “对了,你那球帐从下个月开始应该还我了吧!”

    “恩,啊,对,咱们这个事儿,改天再说吧,我现在忙着呢。”

    肖开元给他的20、30个大小债主挨个打了电话,连放他高利贷的电话都打了。他是真疯了。

    可是,肖开元依然没有任何收获。

    肖开元再次拿起手机看时间时,发现已经是下午3:30了,再有俩小时没效果,他只能接受何华华再次对他白眼了。

    这时,肖开元的手机翻到了一个名字:汤乔乔。

    汤乔乔就是那个他唯一一个在飞机上认识的姑娘,也就是那个主动要了他名片但回头就忘了他是谁的那个北京贫嘴妞。其实这个名字在肖开元这几天打电话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无数次,但是肖开元实在是没能厚下脸皮给她打电话,因为挺他知道,汤乔乔可能又忘了他是谁了。

    肖开元咬了咬牙,拿起座机按照手机上的号码就拨了过去。

    “你好,汤乔乔吗?我是肖开元……”

    “谁?”

    “就是那次,在虹桥一起上飞机,你留了我名片的那个,就是那个在北京问你咖啡馆那个。”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PPT!”汤乔乔居然还真想起来了,而且她压根就没记住肖开元的名字,就记住了肖开元会做PPT。

    “啊?!啊!对,对,对,我是PPT!”肖开元只能接受自己被命名为PPT这个事实了。

    “你又来北京了?又要问咖啡馆?哎呀,不对,你这是上海的电话号码。”汤乔乔开始自言自语了,她连自言自语都那么滔滔不绝。

    “没,我在上海呢!”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莫非想主动帮我做PPT?可是我暂时不需要啊……”

    “不是,我是有问题想请教你。”

    “请教我?哈哈,什么事儿,快说吧!”

    肖开元发现了,跟汤乔乔说话必须得抢着说,否则她废话太多。

    “是这样,你认识解放军总装备部的吗?”

    “认识啊!干嘛?”

    “你真认识啊?”

    “废话!总装的又怎么了?总参、总政、总后的,我全认识!”

    “啊,那太好了!你认识的总装的那个,是什么级别的啊?”

    “什么叫什么级别的啊?我什么级别的都认识!从列兵到少校,从少校到少将,我全认识!”

    “啊?”

    肖开元激动得差点没站起来。

    “啊什么啊?我从小就在部队大院儿里长大的,认识个总装的又怎么了?”

    肖开元自我平静了一下,心想:都说北京人一聊起来各个都像是刚开完政治局扩大会议似的,此话果然非虚。再加上此前汤乔乔在虹桥机场还自称小学时写作文上过北京电视台,所以很有可能汤乔乔是在顺口开玩笑。

    “你真的认识总装的?”肖开元问。

    “不是我就纳闷了,认识个总装的怎么了?有那么需要质疑吗?总装的怎么了?你知道XXX元帅吗?”

    “知道啊!他老人家不是前两年去世了吗?你连他老人家都认识?”

    “嗨,也不能说认识,小时候我们都一个院儿的,我按过几次他家的门铃儿,按完就跑,这算认识吗?你还别说,他家那卫兵特负责,有人按门铃他肯定跑出来开门……”

    虽然汤乔乔又开始没完没了的贫了,但是肖开元真相信了汤乔乔的确是认识总装的人。

    “啊!你按过他家门铃,那……那也算认识。我现在可真有事儿可能要麻烦你。”

    “啥事儿。”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软件的研究项目,需要了解一下总装近期可能的采购需求以及以往的应用情况?”

    “你要刺探军事机密?!”汤乔乔的语调骤然升高,看样子这从小生长在部队大院的姑娘警惕性极高。

    “哎呀,这算什么军事机密啊,这连市场机密都不算!军方每次采购都是向公开向社会招标的,只不过我们一直联系不上军方的人,不知道他们对这ABAB软件有什么看法。你不是认识总装的人吗?我就想让你帮忙介绍一下,不管他是不是负责这一块的,人托人呗!”

    “这真的不算军事机密?”汤乔乔半信半疑。

    “真的不算!不信你问问总装的人去!你不是认识那么多人吗?这真的不算军事机密!”肖开元急了,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一个汤乔乔,自己还被怀疑是刺探军事情报的。

    “我就是随口这么一问,你怎么就蹿秧子了?”

    “啥?”肖开元不懂什么叫蹿秧子。

    “我的意思是,你别急,有话慢慢说。”

    “你要是能帮我那可太好了,哎,我上次出差去北京,也是做这个项目。现在这个项目卡在这个环节上了。”

    一向腼腆矜持的肖开元现在真是豁出去了,面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姑娘开始死缠烂打了。他自己也在问自己:就见过一次,人家凭什么帮助自己?

    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肖开元必须抓住这仅有的一根救命稻草。

    “恩,你要了解什么内容?”

    “很简单,就是了解咱们军队ABAB软件的应用情况以及未来对ABAB软件的采购计划。真的很简单,如果你能帮我联系到人,我们公司肯定会拿出一部分费用给你,信息费嘛。”

    肖开元赶紧利诱,因为他也想不出什么其它的道理能让汤乔乔帮他。

    “恩?还有钱拿?不错不错。多少钱啊?”汤乔乔还真直接。

    “如果真能联系成功,肯定不会低于5位数啊!”肖开元继续利诱。

    “哇,不少啊,我考虑考虑。”

    “帮帮忙啦。”

    “对了,我凭什么信任你啊?你把你身份证和公司营业执照传过来。”

    “啊!?”

    “否则我怎么相信你啊!”

    “好啊,把你们实验室的传真机告诉我,我马上传!”

    “呵呵,跟你开玩笑呢,看你急的那样儿。”

    “嘿嘿,那……”肖开元只能讪笑。

    “这样吧,我有个发小的爸爸在总装的工程研究总院,我问问他是不是了解你说的这东西。如果他不了解,那我也没办法了。”

    “对,对,就是你说的这个研究院管这东西,哎呀,汤乔乔,你要是能帮上我,这个信息费我肯定尽量多的给你争取!”

    “切!你能给多少钱啊?老娘我见过世面!我就是看你着急帮帮你,再说,我也未必能帮得上呢。我问问吧。”

    肖开元被汤乔乔这几句话说得有点儿无地自容。正所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看样子这汤乔乔还真是个君子。虽然汤乔乔一个小姑娘自称老娘不太好,但是显然这汤乔乔具备北京妞的最大俩特点:嘴贫、心眼好。

    “那你能不能现在帮我问问呢?”

    “呦嗬!现在是你在求我吧?求人还带催人的?”

    “不是……我这不是比较急吗?”

    “呵呵,我帮你问问吧。”

    “那我半小时以后给你打电话。”

    “好吧!”

    肖开元挂下电话过后半分钟,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肖开元再转头看同事,同事们都在纷纷侧目。大家肯定都听见了刚才肖开元打电话的全过程,都在纳闷:这肖开元的脸皮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厚。

    这算天上掉馅饼吗?二狗认为:不算。这奇迹是凭空而来的吗?二狗认为:不是。

    过了大概20分钟,汤乔乔把电话打过来了。

    “哎,哎,你记个电话,电话号码是010……”

    “我记下了,这电话是??”

    “这就是你要找的人的电话啊!总装工程研究总院的。”

    “啊?!”

    “你先给他打个电话,你就说你是叶小西的朋友。然后你把你要问的问题跟他说一下,看看他是不是方便回答。要是人家不方便回答,那我也没办法,毕竟我军是有严格的纪律的。叶小西就是我发小,我找她爸爸帮忙联系的人。”

    “真是太好了,如果做成了,我肯定给你申请一笔信息费!”肖开元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得,你又来了,我说了,老娘我见过世面!就是看你急所以帮帮你,下次我要是找你帮忙做PPT,你可要帮忙啊!”

    “那肯定,那肯定。”

    肖开元赶紧按着汤乔乔给的号码把电话拨了过去,对方是个中年男人。肖开元把自己的意图一说,对方答应得挺爽快。而且,肖开元还在电话里和他简单聊了几句ABAB软件,现在的肖开元也得算是半个ABAB软件的专家了,和他在电话里聊的还挺投缘。最后,肖开元和他约好,周五见面谈一谈。

    挂了电话,肖开元差点没哭出来。以他的经验,他知道了,这事儿基本成了。冯然、张青、李月等人给肖开元鼓起了掌。肖开元按着电话长舒了一口恶气。

    临下班前,骆三郎召开了个会,会的内容就两条:

    1、肖开元马上去北京访问总装工程研究总院的相关人士。

    2、由李月联系ABAB软件的竞争对手公司,和他们谈交换一下信息。如果李月联系不成,那么由骆三郎亲自和那些竞争对手公司联系。

    会上,一向爱表扬员工的骆三郎根本就没表扬肖开元。因为,肖开元做的实在是太出色了,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肖开元的工作职责是撰写研究报告和开报告会,不是去做“访问”这样的“低层次”的活儿。但是,肖开元却把这“低层次”的活儿干到了最好。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