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四十、我花开后白花杀(完)

    肖开元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Ada的话。其实肖开元心里早就想过:赵歌可能真的不是去约会,而是这俩人的确有事儿需要处理,有情需要了结,因为他记得Ada也说过,那几天,她不方便。

    肖开元恨的是Ada不真诚,如果Ada把这一切告诉了他,那可能这一切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他本来对Ada曾经当过小三儿这事儿并不耿耿于怀,因为他爱赵歌,所以他能理解小三儿的痛苦。

    现在的肖开元,对Ada的确是心存芥蒂了,原因有二 :一、Ada的确骗了他,每当他想起Ada那天电话里说“我在家”时,马上就变得很狂躁。二、他恨赵歌和前男友纠缠不清,即使Ada说的是真的,那个男人一个电话就能让Ada冒着被自己发现的危险去北京,日后,天知道Ada会给自己带多少次绿帽子。

    肖开元到家的时候只有晚上七点,可肖开元却把灯关了,蒙着头想一些没有头绪的事情。他不愿意看房间,十几平米的小卧室里,有太多Ada留下的东西,那些小饰品虽然都不大,也不值钱,但是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Ada花了多少心思,是个人就能看得出来Ada有多爱这个“家”。

    都说每当人有愁事儿的时候睡不着,可肖开元却好象恰恰相反,脑子中想的事儿太多就来瞌睡。不到七点半他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一觉莫明其妙地睡了近十二个小时,肖开元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过,这一夜瞌睡让委靡了快一个礼拜的肖开元又精神抖擞了起来,明显感觉自己的肺活量比以往高出了许多。在过去的一个礼拜里,肖开元总感觉自己呼吸只能呼到一半。

    肖开元进入公司后还没来得及落座,就被骆三郎叫进了办公室。“Eric,我们这个项目已经成功百分之九十五了,现在就是交换信息的问题了。昨天下午,我约好了AG公司,那负责人是我以前的同事介绍的,所以,一会儿跟你一起去。”

    肖开元看着骆三郎笑了笑:“骆总,现在您都出马了?”

    今天的骆三郎在肖开元眼中没那么居心叵测了,刚刚经历过Ada对他的隐瞒和欺骗,骆三郎对他的伤害怎么可能比Ada更大?肖开元现在对骆三郎的感觉有点儿复杂。

    肖开元简单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跟着骆三郎下了楼。

    “我们公司的司机在楼下等着了吗?”肖开元问骆三郎。

    “呵呵,不用咱们公司单位的司机,我当你司机。”同样的一句话,骆三郎总能比别人说让人听起来觉得舒服。

    在去往AG公司的路上,骆三郎对肖开元说:“如果我当时不是招了你,我真不知道这个项目最后如何收场。工作了这么多年,你真的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员工。”

    “我也就是运气好。”肖开元说。

    “运气?呵呵。”

    AG公司在中山西路和延安西路附近的一座大厦里,骆三郎和肖开元一路畅通,约的是十一点,但是十点十分就到了。

    “咱们到得太早了,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呢,我们喝杯咖啡再上去吧。”骆三郎说。

    俩人在一楼的开放式咖啡座点了两块蛋糕和两杯咖啡,坐了下来。俩人面对面,骆三郎认真地微笑着看着肖开元,不说话。肖开元对骆三郎还是心存敬畏的,不太敢跟骆三郎开玩笑,骆三郎不说话,肖开元也不太敢找什么话说。

    尽管骆三郎的笑容很温暖,但是肖开元却觉得浑身不自在,这也是肖开元第一次被骆三郎看得有点儿不自在,他多少觉得这氛围好象有点儿不对。

    “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看你吗?呵呵。”半响,骆三郎终于发话了。

    “呵呵……”肖开元笑笑不说话,他知道骆三郎这是设问句,不需要自己回答。

    “李月的工作劲头我们都清楚,但是这次,你显然比李月的劲头还足,以前我们都在SVS公司时我就知道你工作很努力,但还真不知道你能这么拼命。我是纳闷儿一件事,你为什么工作能如此投入?”

    “我也是没办法,刚刚入职这么短的时间,要是这个你如此看重的项目我都做不好,一旦被你辞退了怎么办?”肖开元半开着玩笑说。

    “哈哈,可能吗?我好象还没有辞退过哪个员工呢!”骆三郎大笑。

    “那我就更不能当第一个了,呵呵。”

    骆三郎这一番大笑,这气氛轻松了不少。

    “那我再问你,你为什么过去一年多没上班?这个问题我记得我在面试的时候问过你,你是怎么回答的了?我忘了好象……”

    “我……”肖开元也忘了当时怎么敷衍的了。

    “……”骆三郎看着肖开元笑,肖开元有点发毛。

    “……我过去的一年多炒股去了。”肖开元心一横,说出了一半实情。

    经过Ada这件事以后,近半年多来总是满嘴谎话的肖开元忽然发现:人在有选择的前提下,还是说实话好。

    “炒得怎么样啊?”骆三郎继续追问。

    “……不好。”肖开元尴尬地笑笑。

    “嗯,最近还在炒吗?近来的行情更不好。”

    “早不炒了,怎么,骆总你也炒股吗?”

    “从不,那种投机的事儿我从不干。对了,Eric,你炒股赔了吧。”

    “嗯……”

    “是不是现在还欠钱呢?”

    肖开元脑子“嗡”的一声,骆三郎怎么知道的?他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对!”肖开元低着头一咬牙承认了。

    “现在外债多少?”骆三郎问。

    肖开元抬了抬头,看见了骆三郎的眼睛。在骆三郎的眼神里,他看到的是关爱,而不是嘲讽。(南书房整理发布 nansf.net)

    “近一百万。”

    “……这么多,不仅仅是炒股欠的吧?炒股怎么能欠这么多?”骆三郎也有点惊讶。

    “嗯!”肖开元又承认了。肖开元今天难得的坦诚,居然跟上司承认了自己负债的事儿。

    “骆总,你怎么知道我负债?”肖开元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忘了谁把你介绍来的?”

    “哦,对,对。”肖开元想起来了,是前同事Louis介绍自己来的,自己也欠他一点儿钱,但是不多。

    骆三郎沉吟了一下说:“现在有个机会,肯定至少能帮你解决一部分,愿不愿意试一下。”

    “当然愿意!什么机会?!”

    “跟我一起开公司!”

    “……”肖开元心里舒了一口气。

    “怎么?呵呵。”骆三郎说。

    “我……我行吗?呵呵。”肖开元有点儿猝不及防,含糊其辞地回答了一句。

    “你当然行!呵呵,我刚才在车上不说了吗,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员工。”骆三郎没逼问肖开元愿意还是不愿意,他要给肖开元考虑的时间。

    “骆总,你真的要去开公司?”肖开元问了句废话。

    “对!”

    “可是现在市场中已经有很多咱们中国的本土公司了,钱也不如前几年那么好赚了,现在出去开公司是不是晚了点儿?”肖开元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骆三郎前些年咨询业最容易赚钱的时候不单干。

    “晚?呵呵,这种事情哪分早晚啊!什么叫早?什么叫晚?只有成功和不成功的区别,绝没有早和晚的区别。工作这么久,我已经看到了身边的同事至少开了十家公司。十家公司里,有五家已经倒闭了,有两家现在在亏损,只有三家是赢利的,而且,真正赚了大钱的只有一两家。”

    “对,的确这样,这些从外资公司里独立出去开公司的,赚一两年钱没什么问题,但几年以后,通常都走了下坡路。”肖开元点了点头说。他也在业内干了几年,也看到了一些公司的浮浮沉沉。

    “嗯,和我同等资历的人,多数都出去自己开公司了,而我一直在观察,不但是在寻找最好的机会,也在观察他们的得失。你刚才说晚?一点儿也不晚!你肯定听到过一首诗吧,这诗是这么写的: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白花杀!”

    肖开元感觉迎面扑来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势不可挡的气势,令自己窒息。这气势不是出自锋芒毕露的人,竟是出自温吞水般的骆三郎!

    如果说肖开元以前一直感觉骆三郎是个羽扇纶巾的儒帅的话,那么在刚才那一刹那,肖开元感觉眼前的这个骆三郎分明是个“气吞万里如虎”的猛将!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白花杀。”这句子是一般人写的吗?这是黄巢写的绝句!别人都写“九月九”,可他却写“九月八”,别人都写“花开”,可他却写“花杀”,只有黄巢这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诗。喜欢这样诗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项目即将做完的今天不是九月九,是九月八。骆三郎的花,就是要开在百花败、百花杀之时,虽然开得最晚,但是只要一开,满城尽带黄金甲!

    肖开元继续窒息,他继续被骆三郎的气势震慑住了。

    “现在我们前面就有个好机会,我们在中国大陆第一个做出了ABAB软件的研究。因为是唯一的,所以,这份东西,价值连城。这完全不同于我们做出一个笔记本电脑、=显示器之类的行业研究。”

    “那……那就这一份东西,就能保证开公司了?”肖开元多少缓过了一些神。

    “当然不够,但是,它能保证全球这十几家ABAB软件的研发公司多数会成为我们的客户,几十家硬件设备供应商也多数会成为我们的客户。这些带来的受益,足以保证我们开公司了。”

    “是差不多了……但是,这份东西是我们在MIF完成的啊,客户会信任新公司吗?”

    “是MIF完成的?是你独立完成的吧!我坚信,只要我们体现出了对行业的专业的认识和理解,客户一定会愿意和我们合作的。”

    “嗯,那倒是。”

    “从接到这个项目需求时,我就清楚,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但是我那时还不能确定两点:一、你是否是我要找的最佳人选。二、我们是否能把这个项目圆满完成。现在,这两点都确定了。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开公司,我会借给你一笔钱,还掉你急需要还的外债,当然了,这钱是借给你的。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开公司,那我会等你转正把你提为研究总监之后离开,但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你能为我保密。”

    听完这些,肖开元的心怦怦直跳:怎么?险些把自己逼得要跳楼的外债,就这么简单就要被解决了?自己才工作不到两个月啊!

    肖开元尽量不让骆三郎看出自己的激动,问:“骆总你真的觉得我合适吗?是只想帮我一个人出去开公司吗?”

    “呵呵,当然不是你一个人,坦率跟你说,李月和郭壮两人,是我安排进公司帮你完成这个项目的,当然了,也是为了时刻掌握这个项目的第一手信息,而且,我也很看好冯然,我希望他也加入到我们中来,你是不是和他关系不错?”

    “嗯,嗯,我和他关系不错。那Kevin呢?”听到骆三郎这么坦诚,肖开元释然了,随便问起了潘东子。

    “Kevin其实工作能力和热情都不错,但是好象大家都不太喜欢他。我想,还是别找他了吧。对了,那个刘云其实我也很看好,只是后来我面试他的时候他一定要求落户口,我想如果让他到你的部门可能有点儿不太合适,因为一旦MIF给他落了户口,那想带出去也很麻烦,所以在面试之后我就决定把他放在Kevin的部门。我想把你们部门全部带走,除了何华华。”

    “连张青也带走?”

    “是啊,那孩子虽然工作能力差点儿,但是起码听话啊,呵呵,Eric,你说打工是为了什么啊?不就是为了生计么。咱们有能力而且有机会,凭什么给洋鬼子打工?我给洋鬼子打了几十年工,腻了,早就腻了!现在机会来了,我一定要出去单干,不但要开个赚钱的咨询公司,还要开个最好的咨询公司。十年后,要开成顶级的咨询公司。什么MIF、SVS,都会被我们超越。还是那句话:我花开后白花杀!Eric,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我说的话。还记得上次我们竞标时遇到的那个人吗?他就是我以前的同事,我们如果开了公司,绝对会远胜他的。”

    “骆总!我不用考虑了!就按你说的,跟你干!”肖开元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

    肖开元是被骆三郎那句“花开后白花杀”的豪迈折服的,要干事就要跟这样的人去干!虽然肖开元也综合考虑了经济、骆三郎对自己的器重、未来的发展等多方面因素,但是真正折服肖开元的,正是骆三郎以前从未表现出来的豪迈。

    男人通常很难折服于金钱,但却会被另一个男人的气概和气度所折服。

    骆三郎很高兴,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上去吧!”

    “好!”肖开元提起包就要上楼。今天的肖开元嗓门比平时大了不少。

    “你等下,换盒名片。”骆三郎从包里掏出一盒名片递给肖开元。

    肖开元接过来一看,瞠目结舌:上海锐思咨询有限公司研究总监肖开元。

    “骆总?”

    “公司早就注册了,名片也早给你印好了。我约他的时候,就是以这个公司的名义约的,今天我们要找他做的,不仅仅是交换信息,还要介绍我们的新公司和展现我们在ABAB软件领域的专业程度。”

    “啊?”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跟我一起做,我没看错人!”

    骆三郎那双厚重有力的大手又拍在了肖开元的肩膀上。肖开元这次的感觉是四个字:非常踏实。

    肖开元上电梯按楼层的时候,还激动得有点儿哆嗦。他没法不哆嗦,那百万外债,真的有着落了。尽管骆三郎只承诺了借钱给他,但是肖开元明白,只要自己跟着骆三郎干上几年,多帮骆三郎赚几年钱,这钱是不用还的。

    此时的肖开元,还想起了两句老生常谈的话。第一句是:“能真正帮助自己的人永远是自己”,第二句是:“永远不能轻言放弃。”

    电梯门开了。

    肖开元,又迈进了另一个江湖。在这个江湖中,他和骆三郎要并肩作战,第一步,就是要从MIF公司胜利大逃亡。【全文完】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