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九十章苏丽

    (这星期裸奔,请朋友们帮助宣传宣传,拜托!)

    苏丽知道赵波身体素质一般,和教官比武是找死,急得变了脸色,溜出队伍就去找赵波。没有走几步,遇到了赵波和王桥。

    苏丽急着嚷道:“赵波你疯了,怎么能和教官比武,你这个豆芽菜身材,几拳就被教官打趴下。”

    赵波体会到苏丽的关心,心里美滋滋的,同时觉得受到了轻视,不服气地道:“豆芽菜身材怎么了,我还不是把他摔了个狗吃屎。”

    苏丽道:“你那是偷袭,教官最恨这个。”

    王桥不管两人斗嘴,一脸平静地走到队伍前面。

    赵波知道自己打不过教官,指了指王桥,道:“蛮哥找了熟人去通融,教官都不答应,所以蛮哥帮我去打。”

    苏丽看着王桥,道:“蛮哥虽然长得高大,但是,教官是练过拳的。我说就算了,大不了我去买束花,当着全班给教官道歉。教官也是年轻人,应该不会太过份。“

    王桥道:“我已经答应了教官,打一场就打一场。”

    苏丽担心地道:“你有没有把握。“

    王桥轻松地道:“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界谁怕谁。就是教量一番,没事。”

    王桥轻松的态度感染了苏丽,苏丽道:“不管打赢还是打输,我都请你吃饭。”

    赵波急忙道:“这顿饭我来请。”

    苏丽道:“算了,还是我请。”

    王桥道:“要请客也行,不过要等军训结束。”

    苏丽道:“一言为定。”

    在操场上,张建见对手来了,表现欲被彻底激发出来,拉开架式打了一套军体拳。军体拳吸收了八极拳成分,简单实用,打起来虎虎生风,赢得了女生们一片掌声。张建脱下外套,只穿了一件背心,故意露出结实的肌肉,洋洋得意地对王桥道:“是你来比武吗,不要怕,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他又道:“你是自愿比武,不是强迫的吧。”

    王桥道:“那我就和教官学习两招。”

    王桥脱掉t恤衫和长裤,做准备活动。穿着外套时,他看上去并不结实,还稍显单薄,换成短装后,手臂、胸部露出结实的脻子肉,精悍有力。众美术系女生都是画画的眼睛,瞧见一身好皮肉,眼睛如百瓦灯光那么亮。苏丽更是紧张地用手捂着嘴,不眨眼盯着王桥。

    “这位同学,开始吧,我会手下留情的。“

    “教官请。“

    张建两手握拳,前后拉开,左肘微屈,拳与肩同高,这是标准的军体拳起手式。动作摆好后,他见王桥不主动出招,大吼一声,弓步向前,右拳从腰间发力,旋转冲出,使出军体拳中的弓步冲拳。

    王桥没有起手式,右手格住来拳,猛地用鞭腿直扫对方小腿。

    “啪”的一声响,张建小腿处传来一阵疼痛,身体不由得产生偏转,差点摔倒。他将身体稳住以后便猛冲上前,接连使出弓步冲拳、上步砸肘两招,企图捞回面子。

    王桥最擅长的招数是用直拳打击面部三角区,最历害的招数是胃锤,只是这两招都有点凶狠,用在教官身上不太妥当,他向后退一步,趁着对手招式用老,又一个鞭腿抽过去。

    小腿同一个部位被踢中二次,张建痛得吸了一气,勃然大怒,也不用军体拳招数,冲过来抓王桥的衣领。

    王桥再退,又是一个凶猛的鞭腿,击打在对手相同部位。

    美术系女生们原来都以为中文系这个帅哥会被肌肉发达的张教官蹂躏,谁知交手几招,张教官反而接连中招。战斗开始之时,苏丽下定决心:“只要王桥挨了打,就冲上去阻止这一场荒唐的比武。”谁知场上形势和预料相差太远,她高兴得跳起来,喊道:“王桥,加油,王桥,加油。”

    张建弯下腰,揉了揉大腿。三招之后,他收起轻视之心,不过仍然认为王桥不敢与自己硬碰硬较量。再次摆好架式,准备进攻。

    王桥退出张建的攻击距离,道:“张教官,我甘拜下风。等我向康教官学了军体拳以后,我们再来较量,今天到此为止。”

    张建急欲报仇,哪里肯罢休,叫道:“不能走,才开始打,怎么就退了,再打三个回合。”

    较量再次开始,这一次是两人同时进攻。

    两人交手即分开,张建抱着腹部蹲在了地上。王桥揉了揉被打中的肩膀,问道:“教官,没事吧。”他见张建纠缠不休,而且身体素质不错,便使出胃锤招数,用了三分力气。

    张建捂着肚子站起来,道:“你打架厉害,在哪里学的,是什么招数。”

    王桥道:“这一招叫胃锤,是警察打人的招数。我从小练过长拳,把胃锤结合在长拳里。”

    “原来你是练家子,难怪。”张建自知不敌眼前的高个子,不愿意在美术系女生面前丢丑,有气无力喊了“解散”,一个人怏怏不乐地回营地。他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被人揍了一顿后,输得心服口服,就从牛角尖里爬了出来,不再提起此事。

    此事的后遗症就是王桥在美术系女生威名大振,女生们一致认为中文系王桥很帅很男人。

    较量完了以后,几个同寝室女生将苏丽拉到一边,叽叽喳喳如雀湖里的麻雀。

    “苏丽,刚才那位帅哥是谁?”

    “别人帮你打架,你不请客吗,请客我要作陪。”

    更有爽快的女生直接道:“那位帅哥有男朋友吗,介绍给我们。”

    “苏丽有赵波了,不准跟我抢男朋友了。”

    苏丽红了脸,道:“帅哥是中文系的,有没有男朋友我不知道。谁说赵波是我男朋友,我们只不过是高中同学。”

    王桥与张建的较量只是军训的小插曲,军训按照既定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军训进行一半,请假的人越来越多,个别班级请假人数占了三分之一。军训部队向学校反映以后,学校决定凡是请假条都要校团委盖章,这才刹住了请假。

    军训过程中,同学们彼此渐渐熟悉,消解了陌生感,大家在一起训练,一起拉歌,不知不觉中加深了对班集体的认同度,减弱了思乡之情。

    杜建国在军训前被认为百分之一百要昏倒和翘课之人,谁知他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完整地坚持了下来,一身肥肉没有减掉一两,反而因为食量大增而增重五斤。

    身体素质出色的王桥被任命为十七连一排副排长,并在队列练习时担任旗手。军训结束时参加汇演,他举着红旗的身姿被拍成照片,出现在山大校报上面。校报在美术系女生中间被传看,王桥成为在美术系女生中最知名的新生。苏丽根据报纸画了一幅肖像,据说有参加新生画展的潜力。

    十五天后,军训结束。

    教官离开学校前,下起了蒙蒙细雨。

    军训期间,教官颇为严格,初期时同学们很有抵触情绪。在集体生活的熔炼之下,尽管只有十来天时间,年轻同学们和年轻教官们建立起一种特殊的感情。

    “胖墩,别跑这么快,以你的体重撞到人不得了。”王桥从卫生间出来,叫住了一路小跑的杜建国。

    杜建国停下脚步,道:“教官今天走,班上同学要去送教官们,你不去?”

    “我要去,送送康红。”

    王桥到楼下买了两包烟,不紧不慢来到教官驻地。在细雨中,驻地前围了一圈同学,多数是女同学。大楼门口站着部队领导和学校干部,耐心地劝阻想要进入驻地的同学。副书记梁柏文苦口婆心地劝着近前几位女生,“同学们,昨天开了欢送会,大家已经表达了对教官们的心意,他们等会就要离校,为了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你们还是不要进去了,这也是部队的要求。”

    苦劝之下,同学们停留在驻地外围。不知谁起了个头,唱起《真心英雄》:“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开始是几个人唱,后来是全场同唱,女生们感情更细腻一些,唱着歌,流着眼泪,现场出现一种特殊的离愁别绪。

    由于不能进驻地,两包烟不能送给康红,王桥平静地站在远处听歌。看着哭得花容色变的同学们,觉得自己的心比他们要硬得多。

    汽车喇叭乱叫,教官们隔着车窗挥手,雨中人群陆续散开。杜建国头发全部被淋得趴在头上,眼睛红红的,仍然张着嘴在唱“真心英雄”,一群男女生也跟着在吼。王桥在细雨中缩着脖子,快步离开送行的人群。

    军训结束,正式步入学校生活。

    (第九十章)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