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莺歌燕舞

    四人离开省教育厅,来到距离省政府不远的省美术馆,恰好有免费画展。看罢画展,吃了街边小吃,兴尽而归。

    王桥回到寝室,屁股没有坐热,赵波找了过来,道:“不是我请客,是苏丽要请客。上次你和教官打架,苏丽一直记着心里,说了几次要请客。”

    王桥想着苏丽多情的眼神,找借口推脱道:“晚上没空,已经有安排了。是真话,不骗你。”

    赵波道:“你得给我一点面子,完不成苏三妹的任务,又要挨批评。”

    王桥对于赵波在爱情上的愚钝感到不可思议,旁敲侧击地道:“你和苏三妹是青梅竹马,现在关系发展到哪一步。”

    赵波摸着后脑勺,苦恼地道:“我们太熟了,反而不好下手。”

    王桥道:“这层窗户纸终究在捅破,你得拿出点男人气魄,把话挑明了,能成就成,不能成拉倒,现在不明不白没有意思。”

    赵波身体扭来扭去,颇有些不自在,道:“我找机会试一试。”

    王桥鼓励道:“你们这么熟了,直接说吧,要象个男人一样。”

    下午无事,王桥来到图书馆。图书馆窗明几净,同学们专心百~万\小!说,窗外香樟林上的麻雀不停地叽叽喳喳,衬托得室内格外安静。嗅着淡淡书香,王桥心情宁静,不知不觉看了三个小时。

    到吃晚饭的时候,由于婉拒了赵波的邀请,王桥不便回寝室吃饭,他沿着图书馆侧面的香樟小道,走出校门。

    围绕在山大校园四周是各种各样针对学生服务的小生意,从衣、食、住、行到书店、花店,凡是王桥能够想到的生意都有。其中最火爆的是小食店,从川菜馆到拉面馆,至少有四五个菜系的馆子出现在山大周围。

    “我必须要做生意,再不想办法就要坐吃山空、朝父母伸手了。”王桥打定主意要自食其力,一个多月时间过去,还是狗咬乌龟找不到地方下口。

    走到左侧门花店,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子正在专心致志地扎花,她取了几枝白色百合花,配上两枝红色百合花,再加上四枝玫瑰,手脚利索地将花扎好。旁边站着一位买花的客人,眼光不停地偷看扎花的女子。

    王桥认出了眼前女子,招呼道:“吕教练。”

    吕一帆朝王桥略为点头,回头喊道:“老板,收钱。”

    从门店深处出来一位精瘦小个子男人,身高只到吕一帆耳朵处,他数了数花篮中的百合花和玫瑰,向顾客报了花篮总价。吕一帆的任务是做花篮,从来不收钱,她走出店门,道:“别叫我教练,直接叫名字就行。你一个人在这里瞎逛?”

    王桥道:“你在花店帮忙?”

    吕一帆道:“你们衣食无忧,当然可以安安心心读大学,我还得赚点小钱,补贴生活,否则就要喝西北风。”这时又有顾客过来看花,她便去招呼客人。

    王桥见吕一帆挺忙,打了声招呼,继续胡乱逛街。

    走回学校,天色已黑,王桥离开香樟大道前段,走到雀湖边上。湖面泛点灯光,远处香樟树被路灯勾画些朦胧影子,他漫步在湖边,享受独处的快乐。

    “蛮哥,你怎么一个在这里。”湖边传来苏丽快乐的声音。苏丽吃了晚饭,来到湖边唱卡拉ok,刚从香樟大道的中段踏上湖边小道,她就见到独自散步的王桥。

    王桥外出吃饭主要目的就是回避苏丽,岂知躲了半天,居然又在湖边遇到苏丽,道:“我在外面吃了饭,回来在湖边走一圈,帮助消化。”

    苏丽娇嗔道:“我们要去唱歌,蛮哥必须参加啊。”

    赵波、杜建国、柴采、钟梅等人身影出现在湖滨小道上,杜建国隔着老远就喊道:“苏三妹,位置订好没有。你是故意逃酒,必须惩罚。”

    晚餐时,杜建国豪气勃发,端着酒杯,一人独战美术系所有女生,苏丽最怕喝酒,浅尝小半杯,借着要到卡拉ok订位置,逃之夭夭。她回家换了衣服,这才慢慢来到湖边。意外遇到王桥,苏丽兴致格外高涨,用撒娇的声调道:“女孩子有迟到的特权,胖墩不能咄咄逼人。”她特意叮嘱王桥道:“你不准跑啊,我马上去订位置。”

    面对面相遇,王桥只得答应去唱歌。等杜建国走近,他问道:“胖墩,你们的活动搞完了,没吃饭?”

    杜建国抱怨道:“下午五点就回来了,大家各顾各,没有人管饭。”

    今天是509寝室与同班蒋玲寝室结为友好寝室后的第一次活动,活动地点仍然是乌龟峰。早上八点出发,由于中途时间没有控制好,联系农家又没有成功,回来时已是下午五点,女生们累得够呛。秦真高提出共进晚餐时,几个女生乏得腿都提不起,蒋玲揉着腰道:“这一顿饭先欠着,改天再吃。”秦真高看着蒋玲凤眼里的笑意,浑身舒坦,豪气地道:“这顿饭我请定了,只要你们肯来。”蒋玲道:“又不是鸿门宴,本姑娘什么时候嘴馋了,什么时候来吃饭,不过时间和地点要由我们来定,到时别反悔。”

    秦真高又叮嘱道:“蒋玲,记得帮我组织拉拉队啊。”蒋玲道:“你啰唆,像个女人。”

    被蒋玲调侃一句,秦真高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甜蜜。

    在爬乌龟峰时,秦真高向女生们谈起了新生校际篮球联赛,女生们对组织新生拉拉队相当支持,出了不少好点子。得到以蒋玲为首的女生支持,秦真高对组织优秀拉拉队的信心大增。

    吃过晚饭,秦真高来到教师楼,准备向黄永贵汇报组建拉拉队的思路。

    黄永贵正与几个年轻老师围在一起喝酒,道:“秦真高,坐下来整两杯。”秦真高在老师面前颇为拘束,犹豫着不肯坐下来。黄永贵拿着筷子,指着空位,道:“读大学了,别像个中学生,找我有啥事。”秦真高道:“黄老师交给我组织拉拉队的任务,我有点想法,向黄老师报告。”

    秦真高父母是经过辛苦拼搏的生意人,早年进城时,走街串巷摆摊,后来生意做大了,在城里置门面,买房子,生儿子。从社会最低层变成经济上宽裕的生意人,在发财的过程中,他们被各种人欺负过。在儿子成长时,秦真高父母便将“当官”灌输成了秦真高的理想。秦真高来到大学,开始努力实践父亲传授的社会经验和理想。

    对于老师们来说,组织拉拉队是非常小的事情,他们瞧着秦真高一本正经的样子都觉得无趣又有趣。黄永贵没有打击秦真高的积极性,道:“喝两杯,边喝边说。不知道小秦酒量好不好,今天检验你的酒量。”

    烈酒顺着食管一路下行,秦真高感觉腹部升起暖洋洋的一团火,紧张的情绪慢慢消解,再喝一杯酒以后,端起酒杯,主动向各位老师敬酒。敬完一圈,秦真高打着酒饱嗝告辞了诸位老师,迈着还算稳定的脚步走在校园里。

    “这个新生酒量还不错,至少喝了六七两酒。”

    “现在的学生比我们当年成熟,我们当新生的时候,哪里敢到老师家里喝酒。”

    “抓学生工作,学生干部就是牛鼻子,抓好了,事半功倍。抓孬了,事倍功半。我们暂且不管秦真高的能力,这个态度就值得鼓励。能考上山大,智商肯定不低,至于能力则可以一步一步培养。秦真高是个不错的好苗子。”黄永贵抿着小酒,自得其乐,在新生中培养得力学生干部是出成绩且减少工作量的重要方法,在座之人都懂,只是操作水平各有高低,他自认为在喝酒几人中算是翘楚。

    在老师们的议论声中,秦真高身影没入黑暗中,躲在拐角暗处,心道:“今天我在黄老师面前没有丢脸,喝醉也值了。”酒意不断上涌,他“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一股酒臭迅速弥漫在草丛之中。

    大吐特吐以后,秦真高在路边条石上坐了一会儿,头脑清醒过来。经过雀湖之时,湖面上灯光粼粼,有着与白天不同的美丽,他大口呼吸着带着水腥味的新鲜空气,将酒气尽量吐出去。

    绕湖小半圈,远处树林上挂着一串串的闪光小星星,透过小星星可以看到半岛卡拉ok厅的闪光牌子。

    “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月儿弯弯的海港,夜色深深灯火闪亮……”这几年来,卡拉ok厅以极快速度横扫山南大街小巷,给全民进行了一场广泛的音乐普及,在普及过程中,各种各样的跑音方式折磨着大家的耳朵,偶尔遇到不跑调的,必然会赢得众多掌声。

    杜建国在平时看上去完全不像个艺术家,谁知拿起话筒后,顿时给人一代宗师之感。他宽大的胸腔天然就是一个音箱,发出强大共鸣声,十分浑厚。一曲唱罢,如雷的掌声响起。杜建国优雅地将话筒交给吧台服务员,交出话筒后,回到人群中,他立刻就由宗师变回了胖墩。

    秦真高透过树与树的间隙看过去,见到一群男女聚在一起,有杜建国、王桥,法学系赵波,以及几个花枝招展的漂亮女生。他不愿意与杜建国和王桥在这种场合见面,利用树木阴影作掩护,沿着湖滨道快步离去。

    “妈的,我在为系里拼命工作,这些人莺歌燕舞,快活得很,这不公平。”

    他转念又想道:“以后大学毕业,我要当大官,让你们这些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第一百零一章)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