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旧乡老友

    走了很远,秦真高还能听见音乐声,灯光倒映在湖面上,闪烁不停。

    半岛卡拉ok厅里,几个女声开始起哄,一身紫色长裙的女生柴采道:“王桥敢和教官打架,怎么唱首歌的勇气都没有,今天我们寝室全体女生请你唱歌,必须得唱一首。”

    在卡拉ok厅朦胧灯光下,经过精心打扮的苏丽、柴采、钟梅等女生显得既漂亮又清纯,既活泼又温婉,在她们的一致要求之下,王桥拿着歌单寻找自己能唱的歌,翻来选去,点了一首郑智化的《水手》,这首歌在读中师时曾经流行一时,广播天天轰炸,他能完整地唱下来。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王桥唱歌的水平明显不如胖墩,只是曲调还是基本准确,没有明显的黄腔走板,也赢得了掌声。

    两首后,轮到柴采唱歌,她唱了一首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在读复读班时,王桥经常听到这首歌,在熟悉的旋律中,脸色沉静下来。

    苏丽走到身旁,道:“王桥,你是男生,得有点绅士风度,请我们女生跳舞。”

    王桥将情绪掩藏起来,礼貌地伸出手,将苏丽带到了简陋的小空坝子里,在音乐和闪光灯打造下,平时简陋的小空坝子变成颇具校园色彩的校园舞厅。

    握着女生细腻的手掌,缕缕若隐若无的女生香气随风钻入鼻孔,王桥头脑中迸出了“暖风熏得游人醉”的诗句,他将所有思绪赶走,沉醉于单纯轻松的浪漫青春之中。

    跳舞之时,苏丽不时仰起脖子,用多情火辣的眼光看着面部线条刚硬又俊朗的王桥。王桥能够感受到苏丽对自己的热情,这种热情不仅仅是单纯的同学关系,里面包含着年轻女子对异性明显的好感。

    “王桥,你有女朋友吗?”苏丽问。

    王桥不想给苏丽机会,但是也不愿意撒谎,道:“没有,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我想进学生会,学校不赞成学生会的干部谈恋爱。”

    苏丽有点失望,又觉得很有希望,道:“我们寝室有女生觉得你很有男子汉的味道。”

    王桥道:“谢谢。”

    苏丽又道:“我听说很多学生会的干部也在暗地里谈恋爱,我们系的就有,大家都心知肚明。”

    王桥用眼睛余光看了一眼赵波。赵波正与钟梅在谈笑风声,快活得紧。

    这一曲结束以后,王桥便主动出击,轮流与苏丽、钟梅、柴采等女生跳舞,还主动唱了歌。

    回到男生一公寓时,恰好是熄灯时间。带着酒意的杜建国最为兴奋,一路哼唱着“今夜无人入眠”的调子。

    寝室里,室友们正在热烈议论篮球赛。裴勇作为班级球员谈得格外兴奋,见王桥回来,道:“蛮哥,听说要打新生篮球联赛,你估计中文系能得第几名。”

    王桥客观地道:“没有看到其他系打球,不知道底细,难讲。”

    裴勇乐观地道:“有蛮哥这种超级武器,肯定能拿前三。”

    秦真高道:“系里很重视新生联赛,黄老师明天要去找体育系,正式协商唐教练来指导我们。黄老师是希望我们能打第一名,洗刷娘们系的污名。”

    王桥心道:“我一直和黄老师有隔阂,关系不融洽,这次篮球比赛是一个契机,争取能得到黄老师的正确评价。”

    果然如秦真高所言,黄永贵为了提高中文系新生队的篮球水平,特意找到体育系卞主任,请求体育系支援。

    这算是半官方半私人的行为,老卞爽快地答应了黄永贵的请求,同意唐勇和吕一帆任中文系新生队教练,在新生联赛期间可以向系里请假。

    得到老卞首肯后,黄永贵把黑脸教练唐勇以及助理吕一帆请到办公室,泡上好茶,道:“两位教练,你们觉得今年中文系新生水准如何,这次新生联赛能得多少名?”

    体育系同学相较普通系学生更加社会化,在老师面前不太拘束,黑唐接过香烟,道:“按照往几年水平,中文系能打到八、九名。今年中文系出了一个妖孽,弄得不好能打到前三名。”

    黄永贵心知肚明地笑道:“妖孽,具体指什么?”

    黑唐道:“妖孽是指王桥,他的篮球水平比一般学生高得太多了,就算在体育系也能打上主力。”

    吕一帆点头同意这个说法。

    王桥能在体育系队里打主力,其水平自然不言而喻。黄永贵道:“王桥打得确实不错,不过进校队恐怕还有点难吧。”黑唐道:“班级赛水平不高,王桥应该没有用全力,如果在正规比赛上,水平还要高一些。”

    黄永贵欣然道:“唐教练,既然有了种子选手,我们就要争取更大的目标,能不能拿到第一?”

    黑唐道:“这要看其他队员配合,加紧进行训练,可能性极大。”

    与黑唐和吕一帆沟通以后,黄永贵对于新生联赛信心倍增,恰好秦真高过来汇报工作,就吩咐他带话让王桥到办公室来一趟,他要亲自鼓励这个妖孽,力争夺得新生联赛冠军。

    第一场篮球赛以后,秦真高已经将王桥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真心不愿意他与黄老师过多接触。可是他没有理由阻止黄老师召见王桥。

    回到寝室,没有见到王桥,杜建国躺在床上百~万\小!说。在这一段时间里,王桥与杜建国犹如孟良与焦赞,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秦真高奇怪地问:“杜建国,怎么没有和王桥在一起?”

    杜建国光着上身,用手拍打着肥厚的腹部,随口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和王桥在一起?”

    秦真高道:“有事找他,他到底到哪里去了。”

    杜建国道:“他长得有腿,我怎么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秦真高暗自松了一口气,下午上课时,他到系办找到黄永贵,道:“黄老师,王桥不在寝室,下午上课也没有来。”

    黄永贵面容严肃地道:“现在正值备战新生联赛的关键时期,王桥跑哪里去了?你给我盯着他,只要露面就叫到我这里来。”

    秦真高领命而回,他巴不得王桥连逃两天课,给黄永贵留下点坏印象。

    此时,王桥骑着摩托驰骋在昌东县到旧乡镇的县道上,满天灰尘与93年没有太大区别,戴着眼镜和头盔依然挡不住无孔不入的灰尘。驶过红星厂,他没有进去,而是朝红星厂附近的场镇骑了过去。

    这次急急忙忙旧乡有两件事情,一是花椒已成熟,他要委托马蛮子采摘,同时用花椒钱抵扣马蛮子的管理费;二是他对暗洞黑鱼还抱着几分奢望,如果老天有眼,出现奇迹,羊背砣暗河能够重新有水。有水就会产出黑鱼,他就有了做生意的本钱。

    回到姐姐家,取出久不使用的摩托车,到修车店加油和检查。细致地做完准备工作后,王桥骑着摩托车开始百里走单骑。从山南到旧乡,坐客车要转三次车,而且有时间和班次限制,骑摩托车虽然辛苦,好处在于来去自由,不受限制。

    太阳落到山坡顶上时,旧乡场镇升起了无数道炊烟,在半山上拖曳,灰头土脸的王桥出现在旧乡场镇。

    时间仿佛在旧乡场镇停滞下来,场镇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的老房子,人们无论从精神面貌到穿着都一如从前。魏官妈妈面无表情坐在柜台前,不知望着什么地方。商店旁边的小饭馆里有一桌客人,正在划拳喝酒。

    鹰钩鼻赵海被判刑以后,王桥在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和旧乡的一群朋友打交道,如果不是确实有事要办,很难再回旧乡。他骑着摩托车直抵小餐馆,在小餐馆前面停下,揭下头盔。

    “王桥,好久没有见你。”见来人是王桥,杨关妈妈脸上表情生动起来,大声地打招呼。

    赵勇、李梅、邱大马等一些留在旧乡的老朋友闻声走了出来。赵勇笑道:“今天我就觉得耳朵痒,就知道要发生事情,没有想到你小子回来了。”

    李梅道:“赵勇,你还是让王桥坐在桌上才问话。有客人来了,是不是加个菜。”

    邱大马嘿嘿笑着,主动对餐馆老板道:“炒个青椒肉丝,再弄两笼肥肠。”

    等王桥落座以后,赵勇道:“蛮子今天不回去吧?喝个痛快。”

    李梅道:“吕琪和你好了没有,她在哪里?”

    邱大马道:“你在哪里发财?”

    三人几乎同时发问,王桥道:“那我先回答哪个的问题?”李梅瞪着眼,道:“你们一点都没有绅士风度,怎么和女士争?”

    王桥知道回到旧乡就回避不了吕琪,道:“吕琪还在广南。”

    李梅着急地问:“那你们好了没有?”

    “没有。”

    李梅好奇心被强烈勾引上来,道:“为什么没有好,你们是郎貌女才、天造地设的一对。”

    王桥把内心的真实感情掩盖在平淡的表情中,道:“我们没有在一起。”

    赵勇道:“李梅别问那些酸不溜秋的问题,我来问点正事,蛮子在做啥。”

    王桥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校徽,递了过去。赵勇接近山南大学校徽,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诧异地道:“怎么是山大的校徽,谁的?”

    王桥道:“这是我的校徽,我今年考入山南大学中文系。”

    王桥之语如孙悟空的定身术,将赵勇、李梅、邱大马三人定住,赵勇最先回过神来,道:“我没有听错吧,蛮子考入了山大,还是中文系?”王桥道:“我这是回炉,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有必要假冒。”

    赵勇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将几人吓了一跳,他抓起酒杯,道:“有出息的人就是有出息的人,蛮子考上了山大,这是我们曾经混社会人的骄傲,喝一杯。”

    (注明:有些人物估计出来的比较突然,可以参看前传!与前传相比,设定略有变化。)

    (第一百零二章)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