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审方案

    在艺术节期间系学生会宣传部有一个初步分工,黄永贵老师同意了这个分工。

    李华主要负责学生会宣传部日常工作,吴湘负责艺术节各项工作。其中,吴湘除了抓艺术节总体安排以外,具体负责大型文艺演出,李华负责话剧专场,杨强负责化装舞会,王桥负责第一届雀湖杯征文大赛和中文系书法作品展览。其他各部的同学将在校方同意的正式方案出来以后,再进行安排,原则是每个人都有任务和压力。

    艺术节、期末考试、还有老味道餐馆,事情多了,王桥感觉时间过得飞快,第一学期眨眼间便结束了。

    离校第二天,偌大的男生一公寓空空荡荡,少了喧嚣,安静得让人心慌。509寝室里,王桥细细地研读中文系艺术节总体方案初稿,四十来页的书稿被翻得起了毛边。根据总体方案的要求,他将第一届雀湖杯征文大赛和中文系书法作品展览的子方案做得很细,再三斟酌和修改以后,觉得没有什么毛病,又重新誊写一遍。

    正在誊写时,雷成来到寝室,道:“十点钟到中文系办公室集体讨论,黄老师要参加。”

    王桥在两个方案上下了功夫,自信地道:“我负责的两个方案基本做好,可以向黄老师做汇报。”

    雷成道:“看来给你压的担子少了,文艺汇演最复杂,影响最大,你到时协助吴湘,行吗?”

    王桥爽快地道:“力气出了力气在,只要相信我,我就做好。”

    雷成最欣赏王桥豪爽且敢于任事的作风,道:“那你认真看一看文艺汇演的方案。”

    离开公寓以后,雷成来到音乐系所有的女生公寓。

    女生公寓的守门阿姨趁着放假空隙,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溜之大吉,以前严防死守的女生大门失去了最有力的人民防线,雷成昂头挺胸走上了女生寝室。

    因为男友雷成没有离校。韩萍准备在学校住个三四天再离校。女生寝室的条件比男生寝室好得多,有单独的阳台和卫生间,每个人还有属于个人的储物柜。韩萍正在阳台上洗衣服,听到敲门声。立刻心跳加速。

    雷成站在门口微笑,一只手藏在背后,道:“猜一猜,我手里拿着什么礼物?”韩萍道:“别站在门口,等会被阿姨看见了又要大惊小怪。”雷成闪进门。将一枝腊梅举在面前,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送你一枝腊梅。”韩萍高兴地接过腊梅,嗔道:“中文系的人最喜欢掉书袋,不过这两句我喜欢。”

    进屋后,雷成关掉房门,道:“这几天忙坏了,没有时间陪你,可想死我了。”

    韩萍感受到了男友的热情。道:“等会,我去把门关了。”

    雷成道:“我把门插死了,外面不能进来。”

    “这是寝室,我觉得怪怪的。”

    “别怕,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进门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刘阿姨不在。”

    正负极相遇便会擦出火花,擦出火花遇就不惧寒冷。当身体距离变成负数时,厚厚的被子被掀落在地。高低床受到外力冲击,发出嘎嘎声音,歪歪斜斜似乎有垮掉的危险。

    “床要垮了。”

    “不会。床很结实。”

    正在关键处,门外传来敲门声,刘阿姨扯着大喉咙在外面叫道:“小韩,小韩。”

    雷成被惊得打了一个哆嗦。急忙躲进卫生间。打开门时,韩萍故意打着哈欠对刘阿姨道:“今天不上课,躲在寝室里睡懒觉。”刘阿姨将手里的袋子递给韩萍,道:“我家里做的包子,知道你没有走,给你带来。”

    雷成躲在卫生间。暗骂:“这个刘阿姨怎么偏偏选这个时间来送包子,若是把我吓得不行了,一辈子和她没完。韩萍也真是,平时和这些看门中年妇女套什么近乎。”

    刘阿姨谈兴甚高,站在门口说了接近十分钟,过足了话瘾以后,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韩萍有意道:“平时上课不能睡懒觉,今天好好睡一觉。”她说这句话是为了等会关门打个伏笔,巴不得刘阿姨早点走。谁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刘阿姨闻言停下脚步,转身道:“小韩,我这就得说说你,早睡早起身体好,这是中国传统中的老话。”

    雷成是匆匆忙忙躲进卫生间,衣服穿得薄,冷得瑟瑟发抖,叹息道:“韩萍啊韩萍,你何必多这么一句嘴。”

    终于听到关门声,雷成被冻得直流鼻涕。韩萍急急忙忙来到卫生间,将衣物递给雷成,道:“冻着了吧,赶紧把衣服穿上。我先洗个澡,你等会也冲一冲。”

    雷成笑嘻嘻道:“别浪费水了,要洗就一起洗。我快冻死了,必须得用热水洗一洗。”韩萍脸红得像烟台苹果,道:“想得美。刚才差点把我吓死。”雷成道:“反锁了门,谁也进不来。”

    再次激情之时,雷成透过了卫生间顶部的小窗看到了对面的男生一公寓,他在事业和爱情上都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王桥从男生一公寓里走了出来,步频很快,不一会儿就走出校门。

    从杨琏建议再到雷成启发,他用了整整大半个学期来确定自己以后的人生目标。如今大学期间的目标已经完全明确,他开始坚定地实施自己的行动。

    在广南第三看守所时,如果没有看守所所长李澄打招呼,王桥极有可能与白脸汉子暴发不死不休的恶斗,在特殊的环境下,谁死谁活真的很难预料。残酷的现实生活让王桥深刻地体会到“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目前木桶最短的板就是关系不远不近、不咸不淡的辅导员黄永贵。

    寒假期间留校是改善与黄永贵关系的良机。

    到老味道餐馆预留了一个小包间,精心排了菜单,王桥这才返回学校。中文系办公室大门紧锁,等了一会儿,吴湘拿着资料走过来,两人站在门口闲聊。

    吴湘抱怨道:“艺术节事情多,千头万绪,在4月中旬搞起来够呛。我们四个人留在学校里,实际上做不出什么事。所有事情还得等新学期同学们到校才行,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完善方案。”

    吴湘说得有道理,只是已经自愿留校,王桥认为抱怨纯粹是让自己不愉快。道:“书法展表面上看起来不难,可是要搞出新意就很难,这一点让我最头疼。”

    “我读大一的时候,书法协会搞过一场现场书法活动,吸引了很多人。”

    “你的意思是书法展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展出,另一部分是现场表演。”

    “嗯。”

    “这个创意我记下了。”正要继续探讨细节,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雷成走路素来急迫,这一段时间经常来509,王桥对这脚步声颇为熟悉。

    雷成与女友刚有了深入而亲密的接触,身心十分舒畅,笑呵呵地道:“辛苦大家,寒假都要留下来,等到艺术节成功,我们痛痛快快喝一杯庆功酒。方案正式定下来后。吴湘可以回家,早去早回。”

    吴湘追问:“怎样才算正式定下来?”

    雷成道:“今天让黄老师看方案,修改之后再送给梁书记,如果通过,就算正式定下来。”

    吴湘只觉头大如麻,道:“唉,这么麻烦。”

    王桥对艺术节方案钻研最深,道:“我觉得方案很详尽,应该能通过黄老师的法眼,最多不过是小修改而已。”

    黄永贵和陈刚一起朝办公室走过来。走到拐角处,黄永恰好听到此语,道:“王桥自信得很,如果方案做得不好。必须打回去重做,不能回家过春节就怪不得我。”

    五人进了办公室,王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热水器电源,第二件事是帮着黄永贵倒残茶,第三件事是拿了四个纸杯子摆在桌上。王桥开玩笑道:“我们四人加班,得喝点黄老师的好茶叶。算是犒劳。”

    黄永贵眼睛未离开方案,用手指着柜子道:“茶叶在二层,90级毕业的大师兄专门拿过来的春茶,没有用过农药。”

    王桥好奇地问:“大师兄如今做什么?”

    “在沙州市委办,沙州市委书记周昌全正在走鸿运,能跟着走鸿运的领导,你的大师兄前途不可限量。”黄永贵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几个学生干部,见王桥眼里能见事,暗自称赞。

    王桥将几杯茶泡好,端到雷、吴、陈三人身前,道:“我姐姐在校外开了一家老味道餐馆,酸菜鱼、肥肠鱼还有烧鸡公都做得不错,中午请黄老师和各位师兄赏光。”他之所以想到请黄永贵吃饭,是因为秦真高父亲用过这法子,想必黄永贵不会拒绝。

    黄永贵道:“老味道是你姐开的?听说味道还不错。餐馆最拿手的菜是什么,酸菜鱼、肥肠汤还是烧鸡公?”

    王桥道:“最拿手的菜是酸菜鱼和肥肠火锅鱼,酸菜鱼中最有名的是黑鱼酸菜鱼,只是黑鱼不常见,若是弄到一条,一定请黄老师和师兄师姐们一起尝尝我的手艺。”

    “我是好几年前吃过黑鱼,味道确实霸道。你的手艺行不行,莫要把黑鱼糟蹋了。”黄永贵在公众场合颇为严肃,在私底场合则露出本性,性子诙谐且洒脱。

    雷成、吴湘是外地人,十有不知道黑鱼,王桥解释道:“黑鱼是昌东特产,性喜冷水,产量不高,我这几天到批发市场寻一寻,说不定会有收获。”

    黄永贵拍了拍手中的方案,道:“王桥不准再谈吃喝,弄得我的肚子都饿了。大家把精力集中在方案上,我刚才翻了翻,觉得方案还是不够细致。大型文艺演出是重头戏,4月15日开演,时间确实很紧。我就不瞒大家了,演出时间订在4月15日是有意图的,教育部有检查组要来山大,与大学校园文化建设有关系,梁书记相当重视我们这场演出,校内各部门都将全力配合。我们从今天开始弄一个进度表,在寒假以10天为一个时间节点,开学3天为一个节点,另外还要列举出需要配合的单位。方案弄好以后,写一个请示送到梁书记批示,然后就可以运行。”

    每年毕业之时,各系都会选择优秀学生留校,吴湘成绩优秀,工作能力突出,是留校的热门人选。有了这个念想,她自然不希望把艺术节这么重要的事情弄砸锅,做演出方案时下了一番苦工夫,基本上让黄永贵满意。

    讨论完艺术节时间安排表,黄永贵拿起王桥所做的子方案,道:“王桥这一笔字确实漂亮,书法作品大赛就全权交给你,有书法协会撑着,这事出不了纰漏。吴湘的意见比较中肯,书法协会活动显得单调,同意补充现场表演环节、书法家现场讲座和点评书法环节。至于征文大赛,你的眼光还小了一点,评委最好请到两三个中国作协会员,开学后我带你到省文联去一趟。”

    到了十二点时,几人肚子饿得咕咕叫,黄永贵将方案扔到一边,道:“雷成是艺术节总指挥,具体事情你负责,我给你当好后勤。如果办砸锅,我可要找你算总账。吴湘主要精力抓好文艺汇演,陈刚要把话剧专场盯紧点。”

    在艺术节分工之时,学习部部长陈刚并没有负责具体工作,他主动在寒假留下来,黄永贵对此很满意,交给他盯着话剧专场的任务。

    在老味道餐馆里,五人品尝酸菜鱼和烧鸡公,喝了1斤山南高粱酒。黄永贵喝酒之后妙语连珠,逗得吴湘等人哈哈直笑。

    送走黄永贵等人,王桥坐在老味道二楼临窗座位喝茶,盘算道:“以前与黄永贵都是公事公办的关系,自从寒假主动留下来以后,关系就得到了改善。下一步要趁热打铁,弄一顿酸菜黑鱼,将关系巩固下来,要想办法将公事公办的关系变成私交。”

    艾敏提着茶壶来到二楼,见王桥临窗沉思,悄步走近,给茶碗继了水,道:“在想什么?这么深沉。”

    王桥道:“想些龌龊事。刚才你抽空说要和我商量事,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紧张?”

    艾敏环顾左右,见无闲杂人,低声道:“最近生意好了起来,晚上二楼还有翻台。老段昨天找到我,要给他们几个厨师涨工资,我暂时没有答应,今天上午老段开始甩脸子,中午干脆借口身体不舒服,让徒弟掌了勺。”

    (第一百一十四章)(未完待续。)

    ps:明天继续三章,大家继续支持!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