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学艺

    吊汤是山南菜品中极为重要的环节,只要汤吊得好,其他菜品就容易烹制。没有好汤,酸菜鱼、肥肠鱼、烧鸡公就要差好几个档次。老段当主厨时,都是由他来吊汤,而且不让外人在旁边观看。

    汤锅前,热气袅袅升起,散发着鸡鸭的混合香味。

    艾敏站锅边道:“我在静州当墩子时,见过老师傅吊汤。当时我常给老师傅打下手,学了点本事,就是不知道成不成。我偷学的吊汤办法应该与老段不一样,他是一锅起,我偷学的是双吊汤。其实就是先吊一锅普通清汤,然后将清汤用纱布过滤。将鸡肉斩成肉茸,放葱、姜、酒及清水浸泡。泡半个小时,把鸡肉茸放入清汤,用鸡肉茸去吸附汤中浑浊悬物,把鸡茸去除后就是一锅精制清汤。双吊汤应该不比老段的一锅起要差,只是麻烦点。”

    在汤锅前站了一会儿,王桥上三楼收拾阁间,艾敏则心神不宁地守在锅边,希望能出一锅好汤。

    在搬动阁间杂物时,无数肥大的老鼠蜂拥而出,在狭小的阁间纵横驰骋。王桥随手抓起棍子一阵乱打,这才赢回阁间主动权。忙到十一点,他出了身大汗,将阁间大体上清理出来。

    到楼下洗了脸,来到了汤锅前。艾敏一脸喜色地道:“成了,吊成了。不比老段师傅的汤差。”

    汤锅里有清洌的汤,散发着稍有些闷的香味。王桥道:“那我就去换衣服,充当一会大厨。能否渡过难关,就在些一举。” 艾敏道:“我虽然多次看过老师傅吊汤,但是自己做还是第一次,没有想到居然成了。蛮哥手艺好,肯定能过关。”

    王桥换上白色的厨师服,戴上滑稽的高顶白色厨师帽,在厨房里坐等客人上门。

    厨房里走了三个厨师,除了临时招的服务员,其他人都是从静州过来的有股份的老员工。她们见到王桥穿着厨师衣帽的样子,觉得好笑,又担心到时做不出客人满意的酸菜鱼,砸掉了老味道辛苦积累起来的口碑。都是心有忐忑。

    十一点五十,有客人来到。

    十二点二十分,有客人点了酸菜鱼。

    由于人手不够,墩子帮着做其他事情,只能由王桥剖鱼。王桥从小在河边长大。在羊背砣时天天吃鱼,练了一手剖鱼的好技术。面对五斤重的花鲢,他抛弃杂念,刀刀都如小李飞刀那般准确,如魔术一般变出了洁白、规整的鱼片。

    服务员将煮好的散发着浓香的大盆酸菜鱼端上桌以后,筷子纷飞,食客们吃得不亦乐乎。王桥躲在门口仔细观察食客们的表情,数着动筷子的频率,几分钟后,他自信满满地回到厨房。

    整个午餐时间。王桥宰杀了十三条鱼。接近三点的时候,疲惫不堪的艾敏走到厨房,道:“今天客人对酸菜鱼反映不错,没有人提出味道不正,就是油用得有点多。”

    王桥道:“为了提味道,起锅时我还泼了热油干辣椒。”

    艾敏道:“总算是把第一顿撑了过去,两个多月不上灶,我的手艺都生疏了。”

    王桥打着哈欠,道:“我要去睡一会儿,早上起得太早。”

    艾敏跟着打哈欠。道:“我还不能睡,走了三个厨师,还有一个服务员家里有事也要辞职,我得弄个招聘广告。贴到外面去,否则人手不够。”

    阁间没有收拾好,王桥仍然睡在办公室,头刚靠在枕头上,立刻沉入梦乡。

    被推醒时,已经到了晚餐开火时间。揉着眼屎下楼。迎面见吕一帆正在擦桌子,惊奇地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吕一帆穿着体育系训练用的旧衣服,围着一条服务员的围裙,乐呵呵地道:“我刚应聘过来,你是老板亲戚吗?可要多多关照。在餐馆打工比花店好,除了工资还可以混两顿饭。”

    王桥用温水洗脸,弄掉眼屎,戴上白帽子,又变成精神抖擞的厨师。吕一帆有些发傻,眨着眼问道:“你居然是老味道的厨师,这事怎么怪怪的。”

    “今天大厨走了,新厨师没来,我临时客串。”

    “小锅小灶应该可以,客串大厨,你行吗?”

    “中午弄了几盆鱼,没有问题。”

    “你到底是中文系,体育系还是美食系?”

    王桥此时自信心爆满,道:“我是自学成材的美食系。”

    晚餐生意依个不错,王桥比起中午来更加得心应手,所做的酸菜鱼得到了一致好评。

    客人走完时,就由平时不太上灶的女墩子给大家作饭。王桥兴致不减,道:“今天大家都辛苦,我给大家做一道酸菜鱼。” 艾敏道:“蛮哥,你也累得很,就别做了,大家随便吃点就行了。”王桥道:“我做的不是菜,而是商品。等会我做出来以后,你们多提意见。”

    服务员们一致拍手。

    在做鱼时,吕一帆跟了过来,道:“顾客对你这道菜反映很好,盆里都没有什么剩菜。”

    王桥手脚麻利地开始操作,道:“是哄我开心,还是当真如此。”

    吕一帆给了王桥一个白眼,道:“我为什么要哄你开心。现在的人真是,听到人们说点真话,反而疑神疑鬼。”她穿了一身服务员的服装,由于身材超棒,仍然穿出了特殊的味道,让呆板的服装变得生动起来。

    王桥觉得与吕一帆这种对话对放松,道:“那你跑到厨房来做什么,专门过来表扬我?”

    吕一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是来学杨露蝉,来偷拳学艺。以后可以将这道美食原汁原味带回老家去,说不定也开一个餐馆。”

    北三省国企破产得多,经济不好,王桥是知道这一点的,从吕一帆到花店和老味道打工的情况来看,她家的经济条件多半不好。王桥就道:“不用偷拳,我给你讲具体操作办法。但是真要学好,得从剖鱼开始。”

    吕一帆跃跃欲试地道:“那我帮你剖鱼。”

    王桥原本不靠着酸菜鱼当家,又对吕一帆颇有好感,便毫不保留地细心的传授技艺。讲完以后,道:“正餐时,你剖鱼的速度跟不上,明显要影响进度。我们员工吃饭做鱼时。我就让你来操作,行不行。”

    吕一帆道:“当然行,以后我是不是叫你师傅。”

    王桥道:“我没有叫你教练,你也别叫我师傅,大家扯平了。”

    王桥一边讲解一边麻利的操作。不一会功夫,飘着香味的酸菜鱼便被吕一帆端到了桌上,引得大家一阵欢呼。

    按照原计划,王桥在大年三十要回红星厂同父母一起过年,谁知计划没有变化快,老段带着徒弟离开了老味道,新厨师一时半会来不了,他只能继续客串厨师。

    大年三十下午五点半,黄永贵一家人陪着校党委副书记梁柏文一家人来到老味道。

    黄永贵在厨房里找到王桥,道:“黑鱼买到了吗?质量怎么样?”王桥揉着被冻得发红的鼻子。道:“我骑着摩托车将山南菜市场跑遍了,幸不辱命,弄到两条黑鱼,质量比上次的还要好。”

    黄永贵道:“今天这顿饭是我请客,你别急着给我买单,当然打点折还是行的。下回我想过瘾,你再请客。”他打量着戴着白帽子的王桥,道:“戴上白帽,还像个大厨师,等会给梁书记敬杯酒。他若是问起餐馆的事,你得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这是一个含义模糊的概念,王桥想起关于梁柏文的种种传闻。隐约猜到说实话的真实意义,暗自奇怪:“这个餐馆和我的关系,应该没有外人知道,黄永贵这是什么意思。不管什么意思,他肯叮嘱我总是好事。”

    大年三十除了黄永贵一家人,几乎没有客人。吕一帆便抽空来到厨房,继续学艺。

    “哇,这是什么鱼?好漂亮。”

    “这是黑鱼,用来做酸菜鱼味道非常棒。这鱼一般生活在冷水,对水质要求高,因为产量少,价格比四大家鱼要贵得多。”

    “那做法是一样的吗?”

    “做法一样,但是黑鱼肉质嫩,起锅时间要更加精确,起早了,鱼肉还带血,起晚了,就老了。”

    醇香的酸菜黑鱼出锅后,王桥端着酒杯出去敬酒。他稳步走到桌前,道:“梁书记,祝春节快乐!”梁柏文见到一个高大厨师向自己敬酒,奇怪地问道:“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姓梁。”黄永贵笑着介绍道:“这是中文系九五级新生,打篮球一流水平的王桥。”

    梁柏文看过好几场新生联赛,对王桥印象挺深,他打量着高高的白帽子,道:“原来是你啊,怎么变成厨师了?”

    王桥道:“这是我姐姐与人合股的餐馆,春节前厨师因故离开了,我现在客串当厨师。梁书记,今天的酸菜黑鱼合不合胃口,是我的手艺。”

    梁柏文刚才还对黑鱼赞不绝口,道:“你还有这个本事,专门学过?”

    王桥答道:“我是红星厂的,周边有条小河,我从小就在河边玩,经常做鱼。我还看过几本菜谱,做菜手艺还不错,所以临时顶个差。”

    梁柏文在“文革”期间被打倒过,当时他年轻且有文化,在落后的山区里算是高级知识分子。村里支书是老游击队员,威信高,不信邪,把右派分子全部弄到村小教书,右派分子里就有好几个红星厂的知识分子。红星厂的知识分子动手能力强,经常在野外弄点河鱼、野菜等东西,这是梁柏文最享受的时刻。那一段在山区教书生涯成了混乱青春时期最美好的回忆。他神情柔和下来,道:“喔,小王是红星厂,我还有好几个朋友是厂里的。”

    梁柏文说了几个朋友的名字,都是红星厂有名望的知识分子。王桥从小在红星厂长大,恰好这几人都认识。

    有了这一段渊源,席间气氛就轻松了。

    黄永贵见气氛不错,介绍道:“王桥现在是系学生会宣传部干事,正在积极追求上进。”

    黄小波素来畏惧“大官”梁伯伯,一直憋着没有把“蛮哥”两个字叫出来,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道:“蛮哥,什么时候教我新绝招。”夏琴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她又笑着对梁柏文解释道:“梁书记,王桥是小波的篮球偶像,天天都在唠叨。”

    吕一帆端着另一盆烧鸡公走了过来,也称呼一句:“梁书记,您好。”梁柏文抬眼看了看高挑的服务员,道:“你也是山大的学生?”吕一帆快活地道:“我是体育系大三学生,寒假没有回家,今天看到这里有招聘,就过来应聘。第一次当服务员,服务得不好,梁书记可不能怪我。”

    梁柏文最不喜欢大学生谈恋爱,认为这是玩物丧志,凡是学生干部谈了恋爱,就会失掉很多印象分和机会。看到吕一帆第一眼,脑子里自动将吕一帆和王桥联系在一起,道:“你读大三啊,大学生活还有一年就要结束了,一定要珍惜在校的最后一学年,人最宝贵的时间就是青春,青春最有味道的就是大学。”

    “想到毕业,我真舍不得同学和老师们。”吕一帆甜甜地应了一句,又道:“梁书记,各位老师慢慢用,我得服务去。”离开梁柏文那一桌后,她脸上笑容敛去了,自嘲道:“青春,我哪有什么青春。”

    等到一身厨师装扮的王桥离开,梁柏文装作随意问道:“王桥是大一?”黄永贵道:“大一,今年新生篮球联赛的绝对主力。”梁柏文道:“长得又高又帅,讨女孩喜欢。”黄永贵明白其意,道:“梁书记放心,凡是要到学生会来工作的同学,我都打过招呼不准谈恋爱,要谈恋爱也行,得交上辞职报告。”

    夏琴对梁柏文书记一直挺尊重,唯独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与梁柏文有不同看法,觉得在大学这种管理法太落后了。她端着酒杯,道:“梁书记,感谢一年来对我们全家的关心,小波,小琴,站起来,一起敬梁伯伯。”

    (第一百一十九章)(未完待续。)

    ps:第二章来了!晚上还有第三章,大家多支持哟!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