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章东城之东

    ps:今天第一章,下午还有一章。

    王桥盯着三人的身影,直至消失。

    杜建国顺着王桥看过去,刚好见到三个背影,他沉浸在新闻社的世界里,压根没有去想这三人是谁。

    等到七点钟,新闻社的全体成员聚集在杂屋室旁边的阶梯教室里,杜建国将厚厚的铅印报纸放在讲台上,用力在讲台上猛拍,道:“新闻社的同仁们,从今天开始,我们新闻社就将有了自己阵地,每人取一张报纸留作纪念。我手里的是第一张铅印报纸,所有的同仁们都来签个字,作为新闻社的传家宝。”

    杜建国身胖体壮,声音洪亮,表情生动,很有煽动性。

    阶梯教室里气氛热烈,男男女女们挤成一团,纷纷在第一张铅印报纸上签字。

    王桥不是新闻社的人,与满屋喜庆稍有隔离,从后门离开了阶梯教室。

    出了教室,独自行走在雀湖边,在闷热的天气里,王桥忽然觉得少有的百无聊赖,浑身上下憋着许多精力,左冲右突寻找着发泄的通道。

    正式上课时,除了老味道以外,图书馆是消磨时间的好去处,同时还有学生会的杂事,日子过得还算充实。此时刚刚开学,手中没有杂事,反而变得无所事事。

    回到寝室,王桥见到一个闪闪发亮的光头站在510寝室门口。

    赵波抱怨道:“你和胖墩哪里去了,找你们半天。”

    “新闻社弄了一份铅印报纸,正在搞庆祝。”

    “蛮哥,如此良辰美景,有啥子安排?

    “没有安排,准备回寝室,百~万\小!说。”

    “我知道一家很棒的舞厅,名字叫东城之东,去潇洒一盘。”赵波神神秘秘地凑在耳边道:“在里面可以跳贴。面。舞。”

    听到最后一句话,王桥不由自主地呯然心动。二十出头的年龄正是血气最旺的时候。又曾经与女孩子有过肌肤之亲,荷尔蒙在身体里聚集了一年多,身体达到了爆炸的边缘。他明白了刚才的百无聊赖其实就是荷尔蒙聚集的正常反应,一年多时间没有异性的爱抚。身体了。

    王桥不太放心地问:“那个东城之东有没有学校的人。”

    “距离我们这里挺远,东城区往东的角落里。蛮哥够意思,不像有的学生干部装得人模狗样的。”赵波原本是无聊之时随口一说,如果王桥不愿意去跳舞,就寻一个其他玩法。谁知王桥居然答应了,这让他感觉很爽。

    两人怀着跳贴。面。舞的骚动之心离开了学校,骑上摩托车直奔东城区之东。

    从广南回来以后,王桥甚少走进娱乐场所,读大学以后偶尔参加周末舞会,今天要和赵波一起到山南社会上的舞厅,颇有之念。

    半个小时,来到东城之东舞厅,门票三元,门口处站了六七个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女子们大多在二十六七岁的年龄,浓妆艳抹,看不清楚原来的相貌。赵波已来过数次,识得路数,介绍道:“这些都是陪跳的砂。女,十块钱可以陪跳三曲。”

    王桥笑道:“你龟儿子胆子大,这就是跳砂。舞的地方。”

    山南最初砂。舞开始于防空洞等地下建筑,因而这些舞厅被称为“洞洞舞厅”。一般都是男女方在舞厅中一动不动,唯有敏。感部位紧密接触,上下左右反复摩。擦。形同砂轮打磨物件,顾名思义曰砂。舞。又因跳舞时双方贴在一处,除敏。感部位外,身形一动不动。形如站桩,又名桩桩舞。

    男女双方跳舞时叫“砂一曲”。舞女统称砂轮女。

    砂舞还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男方要向女方付费,这是打的进派出所的擦边球。

    赵波道:“砂。舞好耍,在这里玩了以后,根本不想跳学校周末舞会。完全没有意思。”他看王桥有些犹豫,道:“既来之,则安之,如果不喜欢,以后就不来。”

    见到门口站着的女轻女子,王桥内心渴望被猛地点燃,道:“确定没有学校里的人?”

    赵波道:“这是东城之东,距离学校远得很。进了舞厅,灯光越靠里面越暗,没有人认识你。你有零钱没有,如果遇到合适的,连跳七八曲,也要花二三十块钱。”

    经过大半年经营,老味道土菜馆走上了正轨,效益虽然没有完全显现出来,但是解决了王桥中午和晚上的吃饭问题,他要用钱还可以在财务室预支,因此他手头颇有些余钱,比纯粹靠家里吃饭的同学宽裕。

    王桥将零钱拿出来买票,顺手给了赵波二十块。

    东城之东舞厅很有特色,分为左右两个独立舞池,面积都有400多平方米,左、右舞池中间有一些座位,提供酒水和饮料。赵波道:“1号厅的舞曲开始时间比2号要早一些,如果曲子开始,你在1号舞厅没有请到合适的舞伴,可到2号舞厅。那些砂。舞妹妹如果在1号没有被选上,也要来到2号舞厅参与候选,效率和使用率那是相当的高,哈哈。”

    舞厅里有暗淡的灯光、缠绵的音乐和乱哄哄的人群。

    赵波抽着烟进入了1号舞厅,随即淹没在黑暗之中。王桥在音乐和鼓点的刺激下,将目光投向了散布于黑暗之中的女子们。女子们一律短裙和低胸,甚至还有穿吊带裙的,在墙角坐成一排。

    王桥站在角落里抽了一支烟,让眼睛完全适应舞厅里的环境,同时观察舞厅的细节。

    东城之东采用的是一曲明舞一曲暗舞的方式,所谓明舞就是有点灯光,暗舞又称黑舞,整个舞厅漆黑一片,完全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舞厅内除了灯光、烟雾以外,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椰子味道。

    “小姐,请跳支舞。”王桥等待几曲以后,看见一位身穿黑裙的女子落了单,便过去礼貌地邀舞。

    黑裙丝袜女子打量王桥两眼,款款地伸出手。

    王桥初次到山南的东城之东这类有砂。女的歌厅,拿不准眼前气质、相貌都还不错的女子到底属于正规跳舞还是十块钱三曲的砂。女。他便采用学校正规交谊舞的跳法,与黑裙丝袜女保持至少两个拳头的距离。

    黑裙丝袜女约有一米六三四。她见舞伴高大英俊,比大腹便便的中午猥琐男顺眼得多,添了些好感。当然好感不能代替金钱,好感最多能让身体尺度放宽。

    “我要说清楚。等会那支舞是十块钱一首。”

    一句谈话证实眼前女子确实是砂。女,王桥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他“嗯”了一声,朝着黑暗处挪动脚步。黑裙丝袜女配合得很好,如风吹柳絮一般轻柔。借着舞曲节奏,轻轻地主动投怀送抱。

    王桥身体如一块干渴许久的海绵,突然间遇到一场大暴雨,瞬间就膨胀起来。

    黑裙丝袜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深情地将头靠在强健男子胸前。她主动将手伸向自己的后背,隔着衬衣轻轻巧巧将带子松开。

    面对着大胆泼辣的女子,王桥隐藏于胸的负罪感渐渐消失。

    两个人确实如砂轮在打磨物件。

    纸上得来终觉浅,此时,王桥才明白为什么砂舞会火爆全市。

    整个晚上都在和黑裙丝袜在一起,几乎没有谈话。沉浸在的享受之中。

    舞曲结束,黑袜女道:“这算包半场,我看你顺眼,收便宜点,五十块钱。”接过钱,黑袜女转身走人,舞曲中的脉脉温情荡然无存,只留下一个背影。

    等到赵波时,他贼兮兮地笑道:“蛮哥,爽不爽。”王桥实话实说:“身体爽了。心情不怎么好。那女子漂亮,气质又好,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蛮哥别矫情了,大家都在这里寻个乐子。我们给钱,她们出身体,没有伤害其他任何人,我觉得问心无愧。比起那种伤害学生妹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们纯洁百倍。”

    “你这是自圆其说。”

    “能够自圆,也就是道理。”走出舞厅时。赵波道:“我一直有疑问,凭着蛮哥条件,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不仅能砂,还能进。”

    王桥神情有些忧郁,道:“不以结婚为目的而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大学生谈恋爱有几人能成功,所以还是不耍流氓为好。”

    “操,蛮哥原来是土老冒。”

    骑着摩托车回到山大,王桥在校门口停下,道:“我这个摩托车没有通行证,晚上进不去,我就住在阁楼,明天早上回来。”

    赵波下了车,蹒跚着朝校门走。

    王桥打开老味道侧门,为了不打扰守店师傅的睡觉,轻手轻脚上了三楼。

    冲澡以后,换上干净,只觉浑身轻松,王桥斜躺在床上看电视,回想着砂舞的诸多细节,发泄时固然痛快,发泄后却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蛮哥,蛮哥。”

    正欲睡觉之时,门外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

    王桥伸头出去,道:“你轻点,师傅明天还要早起。”下楼开侧门,只见赵波手里握着一个酒瓶,嘴巴里喷着酒气。王桥奇怪地道:“你怎么喝上酒了?”赵波脸色苍白,双眼却奇异地发红,道:“弄点下酒菜,我们哥俩喝酒。”

    王桥脑袋转得很快,心道:“在分手时赵波情绪还正常,如今情绪波动这么厉害十有是与苏丽有关。”他没有追问细节,只道:“我去到楼下去摸点菜,你先上去坐一会儿,别空肚子喝酒。”

    端着卤菜到楼上,赵波手里还拿着酒杯,瓶中酒喝掉了四分之一。

    “遇到什么事情?这样喝酒。”

    赵波埋头吃着肉,再喝一口酒,抬起头时两眼全是血丝,道:“我回校时,看见苏三妹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牵着手。”

    (第一百三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