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请客

    到了火车站,王桥在停车场将摩托车停好,提着行李送吕一帆进站。

    此时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回家,车站上应该没有其他学生。

    分手之际,吕一帆飞快地用冰冷地嘴唇亲吻了王桥同样冰冷的脸颊,然后提着行李就朝火车走去。进入密集的人流,吕一帆暗自想道:“蛮哥是个好男人,能做事,对女人也好。我们算是什么关系,比一般朋友肯定要亲密许多,亲。吻。过,拥。抱。过,可是两人又和一般恋人不一样,始终没有明确确定恋爱关系。换句话说,两人都没有明确地给对方以承诺。”

    “我真傻,为什么不能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次回家解决自己以后工作地点问题,然后回来以后就勇敢地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不管王桥说不说出来,反正我要说。”吕一帆在离开王桥的短短时间里,下定了决心,同时还用手朝空中挥了一下,显示自己的决心。

    王桥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吕一帆背影融入密密麻麻的人流之中。人群中的吕一帆突然朝空中挥了拳头,但是并没有回过头来。

    回到老味道餐馆,停车时,王桥听到一串来自东城方向的自行车铃声。

    在铃声方向,陈刚顶着寒风,弯着腰,用力地蹬着自行车。

    在这个时间点,从东城方向而来,百分之一百是砂。舞刚回来。年青男人身上充满着,去砂舞场所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渠道,这和靠看黄。片解决生理相类似。虽然在道德上不被承认,王桥本人能够理解。

    这是王桥经过的第二个寒假,相较于第一个寒假,他的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至少不会为经济而发愁。

    送走吕一帆的第二天,王桥照例拜访姐姐的老人公。李家人对侯氏姐弟极好,特意安排在省交通厅宾馆吃晚餐。晚宴结束,王晓悄悄对弟弟道:“明天你又来找我。我们请李澄吃顿饭,表示谢意。”

    王桥经常为姐姐当挡箭牌,心领神会地道:“中午还是晚上?”

    “李澄晚上有应酬。中午,我们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干脆就在老味道土菜馆。”

    王桥忍不住道:“姐,你没有必要一直住在李家,没有自由,活得压抑,你总得有自己独立于张家的生活。”

    王晓道:“我知道。等安健大一些再说。”

    孙子李安健是李家夫妻的心肝宝贝和精神寄托,两位老人家绝对不会同意李安健离开李家。王晓又舍不得将儿子单独留在爷爷家里。王晓要离开李家,儿子李安健必然是双方争夺的焦点。

    王桥换位思考亦觉得这个问题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分手后,他试着和久不见面的孟辉联系。与孟辉联系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主要是即将放假,与在山南的老朋友见个面,喝喝酒。他对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有着深刻的认识,当初要不是孟辉出面。要摆平静州黑社会发出的追杀令还真是一件难事。

    电话里,孟辉的声音透着股高兴劲:“蛮哥,在大学乐不思蜀吧,都不找老哥聊聊。”

    “我怕打扰你的生活。”

    “我重回阳光下,不怕你来打扰了,有时还真想跟你聊一聊。”孟辉由黑暗世界重回光明,现在的生活与他的部分历史完全割裂,王桥是他愿意接触且又联系着过去的人。

    王桥道:“我和广南第三看守所还是很有渊源,陈强的女儿陈秀雅跟我在一个班,看守所李澄所长明天还要跟我和我姐吃饭。”

    “我知道李澄从广南调到东城分局了。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见过面,可否过来蹭顿饭。”孟辉不愿意跟黑暗世界的人再有任何来往,李澄是刑警,见面无妨。

    王桥直言道:“稍等。我得先和我姐联系,看是否方便,五分钟回话。”

    得到大姐肯定回答后,他随即给孟辉回了电话。

    由于两位客人都比较特殊,王桥特意和艾敏商量如何配菜。艾敏作为餐馆老板之一,自然知道公安朋友的价值。连忙安排采购黑鱼,力争让两位公安朋友吃得满意。

    采购一大早就出去,到了十点钟,依然一无所获。王桥骑着摩托车到西城太平农贸市场找老李,结果也是空手而回。

    艾敏很感慨地道:“如果黑鱼能够人工饲养,饲养人就发大财了。等有钱了,我去找山大搞这方面专业的人,和他们联合搞黑鱼人工饲养项目。”

    王桥又道:“山南大学生物学院有专门搞鱼类研究的,我们养不了黑鱼,说不定专家们有办法。”

    艾敏道:“如果真能人工饲养,那肯定会赚大钱。”

    王桥道:“那我就联系联系。”他随即给书法协会里生物学院的朋友打电话,委托他帮忙联系相关专家教授。

    等到王桥放下电话,艾敏感慨地道:“我知道蛮哥为什么要考大学了。大学里好多专家教授,而且你们这些毕业生出来就会在各行各业掌权,象蛮哥这种会交际的人,以后在山南横着走都行。”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啧啧有声。

    王桥道:“那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以后大学都是基础教育了,双向选择意味着出校门就得找工作。我们比较幸运,大学毕业还有一份工作。”

    艾敏道:“其他大学或许会存在分配工作的困难,山南大学不会,毕竟是全省第一的大学。”

    十二点,孟辉第一个来到老味道。他一身便装,脚蹬一双布鞋,显得轻松随意。

    十二点半,王晓开车接李澄过来。李澄是从单位直接出来,身上还穿着警服。当他刚进雅间,孟辉主动招呼道:‘李所长,我曾经是你关押的犯罪嫌疑人。”

    李澄迟疑道:“你是?”

    孟辉道:“我是孟辉。”

    在刑警系统,只有高层警官才知道孟辉这个传奇人物。李澄曾经是看守所所长,后来又调任东城分局刑警大队长,因缘巧合下,他知道孟辉。不料今天能在这里见面,出于对警界英雄的警重,李澄庄重地敬礼。

    在私底场合。王氏兄妹很少看到警察之间正式敬礼,都有些愣神。

    孟辉回了礼,伸手相握,道:“李所。你别客气。当初你在看守所威名赫赫,凡是你当值的那一天,所有监舍全部都规规矩矩。你对犯罪嫌疑人的人性化措施也搞得不错,我先后进过六个看守所,广南第三看守所名不虚传。”

    王晓道:“你们别站着叙旧。快请坐,坐下再聊。”

    冷盘热菜一样样传了上来,四人开了一瓶红酒,喝一口红酒,品一块鸡肉,土洋结合,另有一番滋味。三人正谈论着广南第三看守所种种趣事和恶心事,房门被推开,校保卫处老杨和陈刚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李支队,怎么有空到山大。到了山大不跟我打招呼。”老杨是保卫处老人,与东城区公安分局颇为熟悉,他从包间门口经过时,无意中瞧见房里的李澄,便带着小老乡陈刚一起过来敬酒。

    李澄开玩笑道:“杨处长,这里不在山大范围内,是我的辖区。我是主人,应该我过来敬酒。”

    李澄和老杨寒暄之时,王桥向姐姐隆重介绍了陈刚。王晓与弟弟心意相通,从其眼神便知道这是个关键人物。热情地道:“陈老师,我是王桥的姐姐王晓,这一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有来拜访你。”

    陈刚的眯眯眼睛黏在漂亮的王晓身上有几秒钟。然后客气地道:“王桥很能干,是优秀的学生会干部。”

    互相敬酒之后,王桥主动来到老杨那一桌,轮番给另外几个老师敬了酒。陈刚眯着小眼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王桥,你上次说了请我们吃黑鱼。到底什么时候请啊。”

    王桥实话实说道:“今天没有买到,几个菜市场都没有。明天还要让采购去搜,如果买到肯定给陈老师留着。”

    陈刚道:“此话,当真。”

    王桥道:“肯定。”

    酒足饭饱后,李澄乘坐孟辉的小车回刑警支队。

    王晓来到弟弟所在的三楼阁间,进门以后夸道:“我还以为会闻到一股汗臭味,没有想到清清爽爽。我上次看到一位勤工俭学的女生,模样还不错,身材也好,是不是她上来帮你收拾的屋子。”

    王桥知道姐姐想问什么,开玩笑道:“你弟弟在山大很受欢迎啊,真要谈恋爱,早就将女朋友带回家了。”

    王晓道:“我是过来人,那个女孩子看你的眼神不一样,肯定是有意思的。”

    王桥没有再开玩笑,道:“那个女孩叫吕一帆,我们关系是不错。我觉得自己未老先衰了,最初谈恋爱时是死去活来。”

    王晓道:“是那个姓杨的女孩?”

    王桥道:“不是,是后来在广南认识的那一位,她还在旧乡住过一段时间,种花椒那里。本来打算和你们见面,阴差阳错就没有见成。现在回想起来,与吕琪在一起应该是最有激情的时候。看来我老了,没有少年时的激情。”说到这里,他猛然意识到吕一帆也姓吕,难怪听到这个名字便觉得亲近。

    “你才多大年龄,就装得这么老气横秋。你终究会遇到一个让你激情四射的人,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王晓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又道:“你和辅导员关系不太对劲,是不是?”

    王桥道:“陈刚以前是学生会干部,今年毕业后留校。我和他不太投缘,从学生会时代就尿不到一壶。”

    王晓知道上一个毕业季发生的诬告信事件,道:“凭我的直觉,那些诬告信肯定和他有关,他就是一个小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你千万要小心,不要得罪他,也别靠得太近。”

    “这两天我天天转菜市场,争取收几条黑鱼,请陈刚吃了饭我再走。”

    “请他吃饭的时候,记得给一个红包。”

    “我是学生,给老师送钱,他敢要吗?”

    “对付小人和君子的方法不同,君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小人则只需要诱之以利就行了。你是闯过社会的人,不会向真正的学生那样纯洁吧。”毕业几年,见惯社会上的风风雨雨,王晓不再是那位喜欢弹吉他的小姑娘,而成为一位很现实的单身母亲。

    王桥道:“我考虑一下,请吃饭我没有心理负担,让我送钱就有点超出底线了。”

    送走姐姐,王桥立刻行动起来,骑着摩托车来到西城太平农贸市场找老李,空手而回。到各大菜市转了一圈,也没有货。

    第三天,西城老李终于弄到一条黑鱼。

    从老李处拿到黑鱼后,王桥到青教楼请陈刚吃晚饭。陈刚道:“两个人吃饭没有意思,我约几个老乡一起吃饭,没有问题吧。”王桥爽快地道:“没有问题,晚上六点,我在大包等着。”

    六点,陈刚和他的同乡陆续来到老味道土菜馆。陈刚是吴州人,吴州是山南第二大城市,经济水平仅次于山南市,教育水平亦高,在山大工作的吴州籍教师人数不少,今天到座的就有十一人,坐了满满一桌。

    王桥估计只有三四客人,没有料到来了十一人,赶紧吩咐厨房加菜,好在厨房备货充足,热菜很快就源源不断地送了上去。他见人多,提了四瓶泸州老窖特曲到包间。

    酸菜黑鱼端上桌以后,客人们赞不绝口。新教师陈刚只觉得脸上有光,道:“王桥,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的客人,都是在山大工作的前辈们。”

    陈刚介绍一个人,王桥就碰一杯酒,一圈下来,喝了十一杯。虽然不至于当场醉酒,肠胃已经辣地起了反应,王桥赶紧喝了一碗酸菜汤,肠胃这才舒服起来。紧接着,吴州老乡们互相敬酒,王桥此时已经由主人变成了无关紧要的陪客,他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听吴州同乡们臧否校内人物,畅谈国家大事。倒是听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第一百四十二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