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四十七章东城之西

    由于支部大会迫在眉睫,王桥立刻开始背诵入党志愿书。 ..≧,

    志愿书正文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对党的认识入党动机和对待入党的态度;二是个人在政治思想学习工作等方面的主要表现情况;三是今后努力方向以及如何以实际行动争取入党。

    整个入党志愿书结构清晰,简单明了,只是字数多,背下来得花点工夫。

    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中文系召开了支部大会,王桥和秦真高经过支部大会讨论,顺利成为预备党员。

    支部大会散会以后,蒋玲气呼呼地找到辅导员陈刚,道:“我递交了入党志愿书,参加党校培训,为什么这次没有讨论我,难道我比起秦真高和王桥就那么不堪,中文系是典型的重男轻女。”

    陈刚笑容可掬地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系总支开会讨论的结果。这事你不必急,今年才大二,中文系每年都要吸收学生干部入党,机会多得很。”

    蒋玲抱怨道:“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忘记我。”

    陈刚笑道:“下次绝对忘不了。”

    漂亮女孩子在社会上有独特优势,容易得到男性领导的谅解,特别是年轻男性领导更容易谅解漂亮女孩子。如果换成王桥或者秦真高,遇到这事只能咬牙忍了,因为在老师面前抱怨是极其不理智的。

    经过一年多的大学学生会培训,蒋玲也成长了。她抱怨几句以后,在陈刚面前慢慢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谈起系学生会工作。她如今是学习部副部长,职务上虽然与秦真高和王桥有些许差距。但是只要熬一段时间,等到大三师兄师姐再毕业一批。学习部部长十有跑不掉。

    聊天时,陈刚眨着小眼睛,心里活泛起来,道:“蒋玲长得漂亮,为人处世落落大方,倒是一个良配,最关键的是到现在还没有谈恋爱。不知她有没有留校的愿意,如果能和我谈恋爱,我就使出全力帮她。”

    想到这一点。再,只觉得既漂亮又有气质。

    经过香樟大道时,吕一帆骑着自行车经过蒋玲和陈刚身边,自行车速度快,带起一阵轻风。陈刚眼光快速在吕一帆身上滑过,暗道:“体育系女生身材真好,这个好白菜到底会被哪条猪拱了,那条猪真有福气。”

    吕一帆骑着自行车来到老味道,把车靠好后就去找艾敏。

    “王桥这人也是。让他配个传呼机,他就是不肯。”艾敏是结过婚的过来人,这些天来,早就瞧出吕一帆和王桥眉来眼前。有意撮合这一对年轻人。

    吕一帆抿嘴笑着,没有接话。

    她和王桥的事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之中,这是两人的共同需要。在山大有十几个同乡。若是自己与王桥谈恋爱之事弄得沸沸扬扬,同乡知道以后难免不会在家乡传开。对家里影响挺大。而王桥是中文系学生干部,按照系内传统。一般不提倡学生会干部谈恋爱,谈恋爱是自毁前途。

    到了晚饭时间,王桥慢条斯理地来到老味道,与厨师服务员一起吃过晚饭。等到天色黑尽,他提着两个头盔下来,搭载着等在前方街道拐角处的吕一帆,消失在夜色之中。

    在山南,除了东城之东这种砂舞场所以外,还有不少正规舞厅。

    王桥和吕一帆选择了一家叫做“舞动人生”的舞厅,舞厅从位置来算作东城之西,接近西城开发区的中心位置,这里聚集着山南最成规模的喜欢玩情调的白领群体,“舞动人生”应运而生。

    进入舞厅,小厅里跳舞的人衣着整洁,舞厅有乐手唱着悱恻缠绵的歌曲,“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在你遗忘的时候,我依然还记得,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这是一个著名歌星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大家都很熟悉的一首歌。

    室内飘着淡淡的香水味道,这让王桥想起了东城之东无处不在的充满着的椰子味道,他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想起椰子味道很龌龊,但是这个想法始终盘踞在头脑里。

    牵着手进入舞池,吕一帆道:“你跳舞的水平如何?”王桥道:“一般,没有经过训练,就和游泳差不多,野路子。”吕一帆道:“我们选修有舞蹈课,专门练过华尔兹,由我来教你。你打篮球能进校队,游泳虽然有九个缺点但是掌握得还是很快,所以你的身体悟性应该不错。”

    经过吕一帆指点,基础原本就不错的王桥进步迅速,将三四曲以后,华尔兹就跳得有模有样。

    舞动人生里的舞曲有快有慢,慢曲就是俗称的两步,深爱情侣们欢迎。灯光比华尔兹舞曲时稍暗淡,还开了紫光灯,紫光灯加上射灯能营造光怪陆离的感觉。王桥和吕一帆相。拥而舞,随着音乐节奏缓慢移动。砂。舞是裸的发泄,男女间皆以性为重点,弄湿小裤之事时有发生。此刻王桥将吕一帆拥在怀里,随着音乐摇摆,也有,但是与砂。舞不同点在于是有情的——欲有节制地缓慢释放。

    吕一帆闭着眼睛,跟着着王桥的指示在摇摆。尽管是短暂的且注定没有结局的校园不正常爱情,她仍然感觉如此美好,希望这种日子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舞会结束后,王桥和吕一帆牵着手走出舞厅。

    吕一帆道:“我后天去实习,要在五月中旬才回来。”王桥“嗯”了一声,发动摩托,回头道:“戴上头盔,坐稳。”

    坐在摩托车后座,吕一帆将头盔摘了下来,脸贴在王桥后背。她轻轻地哼着自己最喜欢的歌:

    ……

    我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山南城

    还进了有个叫王桥的山南大学

    其实我最怀念老味道的那段时光

    ……

    回到老味道门口。将摩托车放进杂物间。由于这是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王桥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必须压制情和欲。十来分钟后,两人走出了杂物间。王桥道:“晚安。”

    “晚安。”吕一帆见王桥没有挽留自己,暗自失望,慢慢地走进校门。

    三月中旬到五月中旬,吕一帆外出实习。

    上课进图书馆完成层出不穷的无甚意思的学生会活动,王桥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杜建国所有重心放在新闻社和陈秀雅身上。新闻社完成了学校交给的任务以后,在经费场所和设备等诸多方面得到学校支持,《山南新闻》成为学生社团中后起之秀。他和陈秀雅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开始了卿卿我我的校园恋爱生活。

    赵波的录像厅生意越来越红火,成天忙得不见人影。课外精力几乎都投入到能赚钱的录像厅事业。

    秦真高作为系学生会副主席,每天都在深入细致地思考系学生会的工作,额头出现了淡淡的纹路。

    5月9日下午,96级新生的演讲比赛结束,评委们从阶梯教室鱼贯而出。评委王桥跟着人群走到香樟树大道。身穿鹅黄色连衣裙的吕一帆沿着香樟树大道朝校外走,迅速与王桥目光相对,然后继续朝校外走去。

    王桥找了个借口返回阶梯教室,等到中文系师生全部离开,便从阶梯教室直接走出学校。。

    老味道土菜馆大堂。吕一帆正在与艾敏聊天。艾敏将一块方方正正的方糖递给王桥,道:“小吕带回的土特产,很好吃。”

    王桥嚼着粘牙齿的土特产,问:“实习结束了。”

    吕一帆道:“昨天结束。”

    两人目光交接。又迅速分开。

    吃了两块方糖,王桥道:“艾姐,吕一帆实习回来。要加点好菜啊,我先下楼。到楼上”

    八点半左右,晚餐结束。艾敏等人都回到租来的宿舍。吕一帆先回学校,等到九点过再出门,此时老味道已经熄灯关门。她刚走近侧门,王桥就从侧门闪身而出。

    王桥第一句话就是:“你实习回来情绪不高。”

    吃饭时,吕一帆已经尽量想表现得情绪高涨,谁知还是被王桥一眼道:“有点累。”

    王桥十分熟悉她的性格,这种表情绝对有事,道:“找地方走一走,或是喝茶杯。”

    吕一帆道:“不喝茶,去舞动人生。”

    初夏时节,舞动人生里面长裙飞扬,女人们脱掉冬装以后,在舞厅里或张扬或含蓄地显露示性感。

    几曲跳罢,吕一帆心烦意乱地道:“我不想跳舞了,找个地方喝酒。”

    在实习期间,老家那人带着父母和大嫂找了过来,要求订婚,生活折磨得提前衰老的父母以及憔悴的大嫂,她请假回去办了订婚酒,约定毕业后结婚。虽然这是早就决定的事情,可是每次想到这事,她就心烦得想哭,可是她不愿意哭,将所有委屈和不甘化作大大咧咧的微笑。

    走到一家小馆子,吕一帆却不进去,又道:“你骑了摩托车,我们回老味道喝,这样才能尽兴。”

    王桥依着她,骑车回到老味道。他从餐馆里提了半瓶白酒,炒了盘肉丝,抓了一把盐花生,回到三楼阁间。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瓦上霜,我现在要做梁山好汉,大碗吃肉,大杯喝酒。”吕一帆仰着脖子喝了一大口,再把杯子递给王桥。

    几杯酒后,王桥再问:“实习回来就闷闷不乐,不顺利?还是家里的事情。”

    吕一帆端着酒杯,道:“实习就是这么回事情,大家都差不多,我没有出纰漏。是家里的事,现在不说这些事,我们喝酒。”

    菜见底时,酒亦见底,吕一帆脸颊绯红,道:“再来一瓶。”王桥摇头道:“差不多了,再喝就醉了。”

    吕一帆道:“你是不是个爷们,喝这点酒就醉了,我去拿酒。”王桥伸手拉着她,劝道:“你别去,实在要喝,我下楼拿。”吕一帆停下脚步,与王桥对视片刻,双手猛地搂住王桥脖子,两眼亮晶晶地前的男人,道:“蛮哥,我是故意喝酒,喝酒好壮胆。”

    (第一百四十七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