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离别

    两人在一起互相……

    “等会。”吕一帆推开王桥,关掉顶灯。几秒钟以后,路灯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她安静地站在屋内,左手伸向后背,将后背连链往下拉,哗的一声脆响,后背拉链滑到底。

    “我的身材好吗?”

    “非常好,游泳时我就知道得很清楚。”

    “你在水下偷看了我。”

    “在水下经常偷看。”

    “你倒是坦承。我漂亮吗?”

    “漂亮。脱了衣服更漂亮。”

    两人渐渐意乱情迷,最后……。

    吕一帆紧张地问道:“门锁紧没有。”

    “艾姐她们都不住在这里,楼下守夜师傅睡得死沉,他从来没有到三楼阁间来过。”

    “轻点,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

    “嗯。我的第一次要给我喜欢的人,否则就亏死了。等会,你难道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我只是觉得,算了,不说这些事。注意,我要动手了。”

    渡过最初的紧张以后,在强健汉子忽快忽慢的节奏中,吕一帆身体变成了地幔部分,温度接近了3000度。热火沿着一条条小通道向全身发散,热量越来越足,最终让身体完全燃烧起来。

    激情之后,王桥与吕一帆并排躺在床上,透过阁楼的窗户看着遥远的星空,星空中罕见地出现了点点繁星,安静、广阔、深遂。

    吕一帆侧过身去看着王桥,用手抚了抚英俊的脸,道:“我有一个计划,说出来给你听,想听吗?”

    一缕发丝钻进王桥鼻孔里,让他感觉有些痒,道:“你说吧,我会认真听。”

    吕一帆满脸严肃地道:“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

    王桥道:“你准备用什么方式不放过我?”

    吕一帆道:“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的情人。”

    “当然。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王桥从内心深处非常同情吕一帆的遭遇,也很欣赏她面对困难时的坚强。除此之外,还有对自己还没有能力解决北三省之事感到愧疚。

    吕一帆又幽幽地道:“你这人特有大男子思想,非要等到我来找你。”

    对于这一段情,王桥内心是很复杂的,他没有矫情。道:“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我们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不至于最后落入社会底层,落入社会底层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吕一帆狠狠地点头,道:“这个我最明白。如果我们家不是沦为社会最底层,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烂事。”

    此后的一段日子,吕一帆疯狂地挥洒最后的大学时光,与同学们一起打球唱歌喝酒,与王桥疯狂地聚在一起。

    美好的日子总是格外短暂。97年毕业季转眼就到。

    王桥遵照约定没有替吕一帆送行,他与黄永贵等人在一起,为中文系毕业生送行。

    前任中文系主席雷成毕业后进入省委宣传部,成为笑到最后的人生赢家。女友韩萍分到山南金融专科学校任教。分配结果出来以后,书法协会在老味道单独搞了一次欢送会。欢送会上,雷成和韩萍终于以恋人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

    “王桥,大三第一学期要选学生会主席,我支持你去竞争这个职位。有了更高的平台就能做更多的事,你千万不要客气和退让。”雷成抽了个空子,拉着王桥说知心话。

    “我会全力争取。”有了雷成的例子。王桥从政的念头又猛地升了起来。

    雷成道:“秦真高的威信、办事魄力以及心胸不足以担任中文系学生会主席。黄老师支持你,陈刚则支持秦真高,我抽时间再给陈刚谈谈。你别太担心,系里学生工作以黄老师为主。另外。系主任杨名那里也得找机会去汇报工作。”

    “明白,谢谢雷兄。”

    “遇到什么难事,不管是在校还是毕业以后,都要来找我。”

    雷成和王桥紧紧握手,许久才分开。

    雷成等人的分配结果让王桥更加坚定了目标,通往精英社会的一扇门已经打开。浪费这个机会就是犯罪。

    “送战友,踏征途,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传来驼铃声……”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给你做了嫁衣……”

    “朋友朋友一起走……”

    广播里传来了煽情的歌声,弄得车上车下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水。这是年年都要发生的故事,年年在这个时候相似的离愁别绪就会笼罩在校园上空。

    在大巴车一辆辆开动,送行人陆续散去。在足球场另一边停着一台山南牌照的豪华小车,一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中年壮汉子李青明站在车尾抽烟,道:“可以走了吗?”

    吕一帆望着大巴车队方向,寻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眼中全是不舍。

    “走吧,随时可以回学校。杨总还在等着我们,他是大客户,我们别失礼。”李青明催促了一句。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扰,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寻扁舟。”这是王桥挂在阁间的书法作品,吕一帆背得很熟悉。离别之时,这首诗总是在脑中盘旋。

    李青明第三次催促之时,吕一帆收回目光,上了车。

    小车超过好几辆大客车,出了山大的校门,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

    老生离校,无数个曾经发生在校园的故事便结束,若要继续,只能在校园之外。而校园之外的故事往往失去了校园的色彩,成为另一段故事。

    1998年9月14日,新生入学报到日。

    辅导员陈刚带着一帮学生会干部坐在中文系的彩旗之下,高音喇叭播放着流行音乐,《千千阕歌》、《牵手》、《恋曲1990》、《一生何求》、《光辉岁月》轮番在学校上空盘旋。

    王桥听到这些歌曲之后暗自撇嘴:“这些歌都是胖墩最喜欢的歌,他和陈秀雅谈起恋爱,陈秀雅在广播站播音,结果全校师生都得听胖墩喜欢的歌。”

    撇嘴这个动作曾经是吕一帆自嘲时的招牌动作,王桥不知为什么时常会做出这个动作。

    接连有好几个漂亮女生来报到,秦真高等人积极主动地带着羞涩的女生去办手续。以前由黄永贵定下的规矩是老生按顺序帮助新生,免得老生们一窝蜂地为涌向漂亮女生。陈刚主持接新生活动,将这条规矩废掉,这大大增加了众狼友的主观能动性。

    王桥作为大三师兄,第二次参加接新生,他一点都没有主观能动性,坐看秦真高等人乐滋滋地帮着女生提行李,主动与陈刚聊着闲话。

    一位相貌清秀、留着俏皮短发的女生来到中文系新生接待处,她右手拖着大皮箱、左手提着帆布包,鼻尖上挂着粒晶莹汗珠。前几位女生都有家人陪送,这位女生却是独自一人来报到。此时陈刚身边只有王桥一人,他只能主动迎接这位女生。

    “你好,欢迎来到山大中文系。”

    女生见到王桥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等到王桥询问第二遍时,才点头说是。

    看罢录取通知书等相关证明文书,王桥接过沉重的手提袋,道:“我带你办手续。”

    办手续过程中,王桥感觉女孩的眼光总是停留在自己脸上,开玩笑道:“你怎么一直看着我,我今天脸没有洗干净吗?”

    女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微微笑道:“我叫张晓娅。”

    王桥道:“我叫王桥,听你的口音,静州的吧。”

    张晓娅道:“我家确实在静州,小时住昌东。”她成长于昌东县,后随父亲张大山一起来到静州,她是从静州一中考入山南大学。

    在93年时,王桥曾经和张晓娅有过短暂交集,张晓娅第一眼就认出眼前之人是中学里的篮球明星,只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突然间他会变成大三的师兄,禁不住多看几眼。

    而此时此刻,王桥压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子和王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把她当成一位漂亮的小女生。

    (第一百四十八章)(未完待续。)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