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七十章夜探

    办公室主任邵林森知道借调刘友树意味着什么,脸色难看,闷头抽烟,在心里骂道:“妈的,乐彬早就想好了要调刘友树,否则借调手续不能这么快就办下来。你不用我,老子还不愿意侍候。”

    按着昌东习俗,凡是有新同志报到或者老同志调离,同志们都要在酒场上对主角进行合理围殴,一直到大醉才罢休,喝得越醉,新同志或是老同志才会对这一天印象特别深。众人喜滋滋地响应乐彬的号召,积极踊跃地开始敬酒。

    王桥对于今天这顿接风酒有大醉一场的心理准备,来者不拒,一口气喝了二十来杯。这二十杯昌东高梁酒下肚,肠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王正虎眼见王桥脸色不对,道:“小王主任,赶紧吃点菜,胃里空空最容易醉酒。”

    王桥舀了一碗鸡蛋面,呼噜呼噜吞进肚里。

    鸡蛋面刚刚进肚子,第二拨敬酒随即开始,王桥喝了七八杯酒以后,捂着嘴朝门外跑去。在卫生间,混合着面条、酒精和胃液的呕吐物不可抑制地喷射出来。他再次坐回餐桌时,眼睛血红,面部肌内僵硬。

    乐彬问道:“还能喝吗?”

    王桥强忍着醉意,点头道:“还能喝几杯。”

    乐彬喝了酒以后话就比较多,唠叨道:“在城管委工作,每天面对最基层的老百姓,处理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必须要得到各方人士的帮助,从这个角度说,会喝酒在工作中有优势。我们基层干部认为能喝不喝的人是不耿直,不能喝总是喝醉的人是没有节制。小王主任,我们再来碰一杯。”

    这一杯酒下肚,王桥只觉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从腹部升起,来不及到卫生间,转身对着角落的垃圾筒一阵狂吐。

    王桥吐得越狼狈,各科室、事业单位负责人笑得格外开心。

    在充满酒精味道的欢乐气氛中,王桥正式成为了城管委的一员。

    王桥被同事们扶到电力局家属院。

    他意识还有几分清醒。坚决不让同事们扶自己上楼,站在楼梯口不停挥手:“你们走吧,我能行。”

    刘友树道:“你行不行?”

    王桥喷着酒气,挥着手道:“女人不能说随便。男人不能说不行。友树,我肯定能行。”他强撑着身体,一步一步往上走。

    刘友树站在楼下看着醉态可掬的王桥上楼。

    数年前,刘友树利用牛清德的关系由旧乡学校调到旧乡镇政府,而王桥不是旧乡牛背砣过着悲摧的日子。进入旧乡以后。刘友树在一次抢险救灾中与党委书记乐彬走到了一起,关系逐渐密切起来,却与镇长蒋大兵渐行渐远。第一次提拨受挫,让他意识到自己改换门庭是一个错误。刘友树意识到犯错以后却无法再改变门庭,只能紧跟乐彬,否则两头都不讨好。

    “我要想办法利用乐主任和邱大海这条线,等到邱大海退休,我就更没有希望了。”刘友树看着王桥消失在楼梯口,转身上了小车。

    王桥突然跃至领导岗位,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这让刘友树心中颇有些酸楚,他念着:“生活就如强.坚,不能反抗就尽情享受吧。”

    王桥在楼梯口听到院内小车发动的声音,全身力气就消失了,身体发软,挪不开步子,只能坐在楼梯上休息。半个多小时后,他勉强起身,进门后倒床就睡,醒来以后己经是满天繁星。

    由于吃的东西全部吐完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煮面条的时候,带着残酒的王桥想起了在旧乡羊背砣与吕琪一起煮饭的情景。旧乡物质条件极差,个人前景更是暗淡,两人在一起的温馨缠绵成为驱走乌云与黑暗的唯一力量。这么多年过去。期间还有过晏琳和吕一帆,但是发生在旧乡的温馨场景越来越清晰,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淡忘。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王桥看着在锅中翻滚的面条,哼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老歌。歌词带着深深的忧伤和怀念。完全契合他的心境。

    哼了数遍以后,王桥不愿意陷入多愁善感的负面情绪,将思绪强行转到工作上。他吃着面条,回想着粪便四溢的场景,琢磨修建化粪池是否是唯一的途径。思来想去,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放下面碗后,干脆出门前往化粪池爆溢现场。

    盛夏夜晚,小城宁静安逸。不少临街居民拖了凉板铺在街边,以街道为床,以天空为被,凉板旁边点上一盘蚊香,与睡在凉板上的左邻右舍聊聊天,慢慢进入梦乡。

    这种生活方式深深印在一代人的记忆之中,成为故乡最经典的画面。

    在化粪池爆溢的街道附近,没有人敢于在街道上睡觉。王桥在满街的粪水旁边走来走去,寻找着解决之道。

    这一片居民楼都是70、80年代的老房子,多数没有卫生间。头发花白的居民胡立诚起了夜,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小便就用夜壶解决,今天要大便,只能出门前往附近唯一的公共厕所。胡立诚远远就看见一个人在粪水前转来转去,暗生警惕,随即哑然失笑:“没有小偷会喜欢粪水,这是谁?”

    走近才认出此人是年轻的城管委领导,招呼道:“这位主任,这么晚了还到这里来?”

    王桥认出来者是上午见过面的老者,道:“天太热,睡不着,出来随便走走。”

    胡立诚弯着腰,捂着肚子,道:“你是不是真想帮助我们解决这事?如果真想解决,等会我详细跟你摆谈。我先上厕所。对了,你是城管委领导,能不能修点好一些的厕所,现在的厕所又破又旧,太丢昌东的脸皮了。”

    王桥道:“你快去上厕所,出来我们聊。”

    几分钟后,胡立诚挺直着腰走了回来。

    王桥道:“你是知情人,能不能给我出点主意。”

    胡立诚道:“找个路灯亮一点的地方,我给你画个图,你就明白怎么弄。”

    两人蹲在路边,胡立诚详细地将周边几幢楼的地下沟道的走势画了出来,说出自己想法。

    王桥道:“这么说来,在两幢楼之间修一个小化粪池是唯一解决办法。”

    胡立诚道:“总得有个地方装这些脏东西,其他地方修池子不现实,我给你画的那个地方是唯一可以修池子的地方。”

    王桥道:“我心里有数了,谢谢你。”

    胡立诚道:“从来没有见到那个当官的半夜来看现场,既然你是诚心想解决事情,我就帮着毛主任做点工作,每家凑个三五十块钱。大家现在经济都不宽裕,只能出这点钱,就是这点钱都还要做工作才能收齐。”

    王桥回到电力家属院,出了一通热汗,酒意这才慢慢散发。

    早上,王桥翻看办公室送来的文件夹。文件夹第一页是文件签阅单,上面印着“乐彬、王正虎、王桥”三个名字。他学着王正虎的方式,在自己名字后面写下一个“阅”字,再将文件送回办公室。

    王桥对刘友树道:“友树,办公室有没有业务范围内的相关法律法规,我想学习一下。”昨天在处理化粪池时,他意识到自己对业务范围内法律法规基本上两眼一抹黑,很难做出正确决策,因此急于补课,尽快熟悉业务工作。

    刘友树在办公室的文件柜里翻找一番,拿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道:“小王主任,我找到一本创卫留下来的小册子,里面有些规范性文件,你先将就看,我等会去问一问老同志,有没有比较齐全的文件汇编。”

    小册子又黄又旧,毫不起眼。王桥随手打开,立刻就发现捡到了一本宝贝。他道了声谢,急匆匆回办公室翻看。

    此时,在山南大学外面的土菜馆里,吕一帆和艾敏坐在一起喝早茶。

    吕一帆是昨天晚上来到山南。她下了飞机以后,没有去住宾馆,直接来到了老味道。

    与艾敏以及熟悉的厨师、服务员一起喝了酒后,吕一帆道:“我今天晚上就住阁间。”

    艾敏知道吕一帆与王桥有暧昧,笑道:“阁间平时就是王桥偶尔来住,平时没有人进去,倒是干净的,只是灰尘有些大。”

    吕一帆道:“有点灰尘怕什么,擦一下就行了。”虽然如今经济条件彻底转变了,她还是体育生那种简洁打扮,牛仔短裤,红色t恤。虽然是极简的打扮,由于身材好,反而显得又性感又简练。

    艾敏道:“你明天有什么安排?”

    吕一帆没有掩饰,大大咧咧地道:“明天我到静州,去找王桥。”

    艾敏道:“你给他打电话没有?”

    吕一帆道:“不用,直接奔他的老巢。我还以为他要分到大机关,没有料到在县城,所以给他一个惊喜,让他高兴高兴。”

    艾敏惋惜地道:“你们是多好的一对,可惜有缘无份。”

    吕一帆自嘲地笑道:“我早就认命了。现在也不错,我以后要经常跑山南,见面的机会还多。”

    (第一百七十章)(未完待续。)

    ps:生活就如强。坚,不能反抗就尽情享受吧。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