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七十一章拍板

    (在外出差三天,时间紧,星期五到星期天,每天只有一章,抱歉。)

    在城管委办公室,王桥专心致志地看小册子。

    小册子里收录的第一份文件是《静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区粪便处理设施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第二份文件是《静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切实加强城区下水道和化粪池等排水设施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

    这两份文件出现得很及时,王桥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

    他要查找的第一个问题是:化粪池到底是谁管?

    第一份文件第一条就明确各方责任,第一句话是“城区粪便处理设施安全管理工作实行‘属地管理’和‘谁所有谁负责,谁使用谁负责’的原则。

    第四句话是“粪便处理设施的产权人或使用人负责日常维护工作,保证设施的安全运行。”

    王桥明白了居委会主任毛明为什么会挨家挨户收钱,而且能收到钱,原因是楼下化粪池原本就是应该产权人或是使有人负责维护。

    将两份文件通读数遍,王桥在小本本上写下了读文件心得:在化粪池管理方面,环境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直接负责行政区域内公共厕所、粪便集中处理场、粪便专用管道等公共设施的维护管理,并负责指导街道办事处、镇人民政府做好粪便处理设施的安全运行工作,具体实施监管职能。街道办事处、镇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下水道和化粪池等排水设施安全管理工作。

    把这两份文件读懂了以后,王桥信心大增,如吃了人参果一般神情气爽。

    中午吃饭时,他给乔勇打通电话, “乔所长,毛主任那边的钱收得怎么样了?”

    乔勇道:“小王主任,我们不能表现得太积极,否则城关镇几爷子更会躲在一边去。不是我们踢皮球,化粪池就是他们的责任。”

    王桥已经明白了各方职责。道:“城管委毕竟负有监管职责,如果我们一股脑丢给他们,居民闹起来,我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乔勇用无所谓的态度道:“我们只是监管责任。是间接责任。城关镇是直接责任,皇帝不着急,我们更不用急。如果我们着急,城关镇百分之一百分会趁机耍滑头。”

    “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们可以等一会。但是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县环卫所、城关镇环卫站、居委会和居民们形成了一个蜘蛛网,让一件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王桥采纳了乔勇的部分意见,决定推迟一天再过问此事。

    打完电话,乔勇对身边的副所长姜大战道:“奇怪啊,王桥刚才打电话,居然听起来有点内行了。”

    姜大战道:“他能从大学生直接到副主任的位置,应该还是有点本事的。”

    乔勇道:“以前建委分来的大学生多了去,有的有本事,有的笨得吃屎。不过,王桥从现在看起来还可以。”

    又过一天。城关镇环卫站还没有动静。王桥不愿意再拖。拖下去或许可以在与城关镇的博弈中占主动,可是想起无数居民踩着青砖跨过粪便的画面,他就觉得不可忍受,觉得拖下去就真是冷漠。他坚持主动召开城关镇、城管委和居委会三方参加的协调会。

    乔勇不情不愿地来到居委会,进门没有见到城关镇的人,嚷道:“毛主任,你赶紧给陈武阳打电话,让他过来。城关镇这种办事态度就是把人民的利益当成儿戏。”

    毛明笑道:“乔所长扣了好大一顶帽子,陈武阳听到肯定会和你吵架。杨镇长到县里开会,由陈武阳全权代表。等会就到。”

    陈武阳恰好走到门口。道:“乔皮蛋是不是又在说我的坏话,狗日的乔皮蛋,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乔勇道:“我们领导在这里,你不要乱开玩笑。”

    城关镇环卫站长陈武阳这才注意到现场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互相介绍后,几人围在一起,讨论如何解决四处流粪之事。

    毛明道:“两幢楼居民一共出了六千四百块,都是一家一家说尽了好话才收起来的。收钱是为大家办事,现在搞得我象个乞丐。”

    乔勇道:“供电局和粮食局是大户,这两个单位怎么说?”

    毛明道:“供电局有钱。但是是个铁公鸡。我去找到办公室刘主任,这个刘主任说住房卖给私人,和供电局没有一点关系。我就说等以后修好了化粪池,凡是供电局员工家的水管都不准接进化粪池,堵死他们。好说歹说,又是哀求又是威胁,供电局给了五千块。粮食局没有这么多费话,也给了五千块。”

    陈武阳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如果修了化粪池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些钱就是冤枉钱。”

    毛明不高兴地道:“看现场的时候你偷尖耍滑,连个代表都不派来,提方案你不参加,我们把钱都收了又来提反对意见,你是啥意思,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陈武阳早就习惯了毛明的直脾气,也不生气,道:“毛主任不要急,我是说的一种可能性,万一修起化粪池后继续爆溢,没有能够解决问题,钱白花了,我们几个拿主意的人都要遭骂。”

    毛明心里略有犹豫,道:“乔所长,你是环卫专家,有什么意见?”

    乔勇道:“我是啥子狗屁专家,小王主任在这里,请他来定。”

    乔勇这个说法显得很滑头,又在情理之中。圆滑处在于他明知王桥初来城管委,不懂业务工作,难以决断,仍然把难题交给了王桥,自己不担一点责任;情理之中在于王桥是行业主管部门的分管领导,是在场所有人中职务最高的,应该由他来做决定。

    毛明、陈武阳和乔勇都望着王桥。

    如果没有认真学习静州市关于化粪池管理方面的文件,没有夜访化粪池时与居民胡立诚长谈,王桥很难作出正确的决定。此时他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地道:“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不修化粪池,还有没有其他更节约且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三个人想了想,都摇头。

    王桥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三人。道:“如果没有,那就下定决心修化粪池,早修比晚修更好。”

    他虽然年轻,可是说话之间自然而然带着自信。做出决定后。三人都没有反对,接受了这个决定。

    “毛主任,总预算要多少?”王桥语言温和,态度明确,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三万。这是最便宜的价格。”毛明解释道:“居委会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只筹到一万六千四百块,剩下的钱就得由城关镇和城管委来想办法。”

    陈武阳道:“我来之前请示过杨镇长,杨镇长的意思是居委会筹一部分钱,剩下的钱城关镇和城管委各出一半。”

    乔勇早就料到陈武阳会找各种借口推脱,道:“环卫所和环卫站的职责划分得很清楚,环卫所负责主次干道清扫,垃圾运输和处理,环卫站负责背街小巷和化粪池。师范后街化粪池出了问题,我们过来是监管。是帮忙。”

    “乔皮蛋提起裤子爬,监管个锤子。”陈武阳与乔勇极熟,就爆了一句粗话,然后对王桥道:“王主任,城管委不是主次干道的城管委,是全县人民的城管委,哪一份文件说过环卫站负责化粪池?”

    乔勇针锋相对地道:“宫县长召集开过协调会,会上说得清楚,化粪池就应该由城关镇来负责。”说这话时,他暗自觉得小王主任少了一点工作经验。本来城管委作为监管部门站得拢走得开,现在主动开会,凑得这么近,很有点被动。

    陈武阳针锋相对地道:“会上说得清楚?你拿得出会议纪要吗。口说无凭,我们城关镇不会承认。”

    毛明挨家挨户做了居民们的工作,费话、好话、气话说了一箩筐,见乔勇和陈武阳互相推诿,抱怨道:“乔所长和陈站长不愿意出钱,我就把从居民哪里收到的钱全部退了。再也不管这件事,居民们要去县政府上访,我就帮他们说。”她看着王桥道:“王主任是委领导,干还是不干,总得表个态。”

    乔勇不停地向王桥递眼色,希望不要接招。

    王桥下定了决心,没有理睬乔勇的暗示,拍板道:“三万块钱就三万块钱,毛主任尽快组织人动工。城管委负责的这部分钱我来解决。”他之所以拍板,也有自己的想法,当领导就要敢于拍板,就算错了,以后改正就是。不敢拍板的领导,肯定得不到下属发自内心的尊敬。

    他又道:“陈站长,师范后街的事是我上班第一天遇到的事,特事特办。但是我无意打破老规矩,以后的事情按静州市关于进一步加强化粪池管理的通知办理,关于化粪池的监管和具体管理问题,文件说得很清楚,我就不转述了。如果没有文件,我让乔所长给你送一份。”

    陈武阳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与王桥计较,笑道:“先把师范后科的化粪池解决再说,谁来管化粪池是你们领导的事情,我说了不算数。”

    毛明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知道上级部门经常说话不算数,为了避免被动,斩钉截铁地道:“各位领导,丑话就说到前头,我是不见鬼子不挂弦,不见兔子不撤鹰,你们的钱到了居委会我才动工,免得动工以后你们又不认帐。”

    陈武阳道:“杨镇长表了态,我们先从财政所借支六千八百元。”

    王桥也表态道:“城管委的钱我来负责。”

    乔勇听到王桥表态,眉毛扭在一起,一幅焦头烂额的表情。等走出居委会,乔勇道:“小王主任,我为什么不想答应,不仅仅是出钱的问题,关键是规矩。以后化粪池爆了,他们都会找城管委出钱,这事就会没完没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未完待续。)

    ps:不敢拍板的领导,肯定得不到下属发自内心的尊敬。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