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百七十五章心真硬

    七八分钟以后,浅绿色裙子、青春洋溢的楚小昭与王桥一起走进餐馆。

    王桥用目光示意吕一帆。他直接将楚小昭带到了桌前,道:“我介绍一下,吕一帆,山大体育系毕业的,我的师姐。”

    “你好,小师妹。”吕一帆站起来时,很亲热地为王桥理了理衣领,自然而然地拉着王桥的手。

    楚小昭吃惊地见到高挑漂亮的吕一帆,眼光在吕一帆和王桥之间来回移动,脸色骤变,失望、悲伤之情几乎喷涌而出。

    吕一帆很卖力地演戏。其实也不是演戏,而是另一种意味的本色演出。她热情地招呼道:“小师妹还没有吃早饭吧,吃点什么,有面条,也有包子馒头。馆子小了些,味道很好,很不错。”

    楚小昭摇头道:“我吃过了。”

    王桥道:“一帆吃过早餐要到静州办事,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楚小昭听到“一帆”这种称呼,眼泪水就要涌出来。她强忍即将夺框而出的泪水,故作镇定地道:“你们要到静州,我就不打扰了,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过来,临时想起来看看。”她转身离开小餐馆,走到远处时,双肩开始不停耸动。

    吕一帆望着远去的背影,道:“小姑娘长得挺漂亮,身材也很,你的心真硬,故意把她气走。”

    王桥道:“我这样做是对她负责。既然不想和她谈恋爱,就不要唧唧歪歪,免得发出错误信号。”

    吕一帆定眼看着王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好?”

    王桥道:“那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

    吕一帆抬腿欲踢,道:“去你的,你说说谁是王八谁是绿豆?”她又道:“小姑娘会不会做傻事?”

    王桥道:“楚小昭敢于主动追到这里,说明她还是一个性格外向,胆子大、行动力也不错,这种性格的人不会做傻事的。conad1”

    吕一帆几口就将馒头和咸鸭蛋吃掉。道:“这样吧,我反正都要走,就去跟在那个小姑娘后面,以防万一。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直接走了。”

    王桥道:“我在山南那边还有另外一些关系,如果事情还搞不定,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吕一帆点头道:“我不会客气的。这是我自己的事业,做好了,我就自由了。”她趁着早餐店无人注意。飞快地在王桥脸上啄了一下,留下了淡淡的咸鸭蛋香味。

    昌东县城不大,没有太多的岔道。吕一帆加快脚步,很快就追到了楚小昭。

    楚小昭在前面走着,低着头,神情郁郁。来到昌东汽车站时,她并没有上去,而是在车站前徘徊。徘徊了十来分钟,楚小昭走进了车站。

    吕一帆目送着楚小昭走进侯车室、买票、进站,然后给王桥打电话:“你的判断是对的。那个小师妹走了。郁闷肯定郁闷,不会做傻事。”

    王桥道:“你什么时候走?”

    吕一帆道:“我马上去买票。”

    王桥道:“我现在才到城管委,还不熟,要不然都可以让小车送你一趟。”

    吕一帆道:“算了,你才当官,还得把尾巴夹着。”

    王桥挂断电话,想着楚小昭念着眼泪的眼睛,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此时,楚小昭正在汽车上抹眼泪水。在路上,她强忍着泪水。等到汽车发动之时,泪水终于又流了出来。

    回到山南,满腹心酸的楚小昭必须要找人倾述,否则这股郁闷会在胸口爆炸。conad2

    “晓娅。你在哪里?”楚小昭来到了盛世华庭的小区门口,给闺蜜打电话。

    张晓娅计划明天到广南去看望侯爷爷,这是从小时候到现在每个暑假不变的节目。她接到楚小昭的电话,道:“我在家里?怎么听起来有点怪。”

    楚小昭道:“我就在你家门口。”

    张晓娅赶紧来到门口,见到楚小昭面脸痕的模样,吃惊地道:“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还没有走。哭成这样。谁欺负了你?”

    楚小昭见到张晓娅就如遇到了亲人,立刻抽泣起来,道:“我到昌东去见了王桥。”

    张晓娅无奈地道:“你这个痴情丫头,肯定是遇到负心汉子。不对啊,你和王桥还没有正儿八经打恋爱,不存在负心汉子啊。”

    楚小昭愤愤不平地道:“我还以为王桥没有谈恋爱,所以今天早上我去找他,结果,他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吃早饭。”

    张晓娅瞧着梨花带泪的室友,反而笑了起来,道:“他和一个女的一起吃早饭,很正常啊。”

    楚小昭道:“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王桥是个大骗子,明明有个女朋友,还对外说没有。”

    张晓娅越瞧越觉得哭哭泣泣的楚小昭很好玩,道:“具体讲讲,是怎么回事?”

    楚小昭狠狠地抹了眼泪,道:“那个女的是山大体育系的,王桥叫她师姐,看模样应该是毕业一、两年的。王桥还叫她一帆。”

    “王桥在学生中还算不错,有女朋友很正常,没有才不正常。”张晓娅道:“原来他的女朋友是体育系的。他是篮球健将,经常和体育系的混在一起,找个体育系女生应该很正常。conad3对了,你怎么判断他们是在谈恋爱,完全可能是偶遇。”

    楚小昭想起吕一帆含情脉脉的模样以及细小的动作,道:“肯定是谈恋爱,没有证明,是凭直觉。”

    张晓娅道:“别哭哭啼啼了,把眼泪擦干净,然后象扔餐巾纸一样把王桥丢掉,这样你就有新生活了。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单相思两年,也应该觉醒了。”

    楚小昭道:“理智上我觉得应该这样,可是想到他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就心如刀绞。”

    在两个女子交谈时,王桥直奔县政府,参加上午十点的工作会。

    这是一个关于益杨中学环境整治的会议,主持会议的人是常务副县长吴永志。吴永志见到一个陌生年轻人面前放着城管委的牌子,还以为是帮领导开会的年轻人,于是皱眉问道:“城管委领导没有来?今天是研究具体事情的会,领导怎么能不来?”

    县府办工作人员笑着介绍道:“他是城管委新来的副主任王桥。”

    “你就是王桥,还真年轻。”吴永志想起这事,没有再追究此事。

    正式开会后,吴永志开门见山地道:“今天是研究益杨中学环境整治的工作会,上一次会议要求各个部门提出具体方案,今天各部门依次谈各自的方案,然后交由领导小组办公室来综合。”

    昨天办公室通知开会,并没有说城管委有什么工作方案。现在要当场谈方案,王桥一下就傻眼了。

    他借着尿遁之机给办公室打电话,万幸的是刘友树还在办室室,不幸的是刘友树压根不知道什么工作方案。他急忙打电话询问办公室主任邵林森,邵林森懒洋洋地道:“以前的会是刘主任去开的,刘主任住院了,这个方案就没有搞,现在没有方案。”

    得知这个结果,王桥只觉得头大无比,轮到城管委发言时,只得道:“上一次开会是刘主任来的,刘主任还在住院,我不清楚以前的方案。”

    吴永志之所以在星期六来开会,是因为省教育厅检查组在星期二要到昌东。他毫不客气地训斥道:“你不清楚以前的方案,跑来开什么会。你马上打电话,让知道情况的人来开会。”

    无数道目光刺向王桥,让他觉得十分难堪。

    王桥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道:“目前城管委没有人知道情况,曹主任调走了,朱主任还在住院。我和乐主任都是新来的,确实不知情。”

    吴永志知道城管委有特殊状况,没有深究,黑着脸道:“那你就好好听,回去给乐彬汇报,制定工作方案,星期一送到府办。”

    十点半钟,县政府会议结束,灰头灰脑的王桥赶紧给乐彬打电话,汇报会议情况。

    乐彬安慰几句,又道:“时间很紧啊,下午三点钟,我们开个班子会,研究益杨中学整治工作方案。吴县长就是那个脾气,你得习惯。”

    王桥随后又给环卫所乔勇打电话:“我散会了。你到县政府门口来接我,我们一起到居委会,免得毛主任说我们不讲信用。”

    乔勇道:“毛主任催了我几次,有点生气了,说我们不守信用。我正要到居委会,先把环卫所的钱先付了。”

    趁着乔勇开车过来之前,王桥赶紧到银行取了三千三百元现金。在山大的老味道土菜馆渡过第一年的艰苦期以后,每年都有相当稳定的利润。他还清了借款,还有了一笔可观存款。为了自己处理化粪池能够首战成功,他动用了私人存款来做原本应该由集体做的事。

    王桥取钱后刚走到县政府大门,乔勇开着小车也到了。

    乔勇压根没有想到这是王桥私人的钱,将钱放到黑色皮手包里,高兴地道:“小王主任还能拉到赞助,以后多帮环卫所拉点,我们环卫所日子过得紧巴巴,干部职工积极性都不高。”

    (第一百七十五章)(未完待续。)

    printchaptererror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